人妻美妇疯狂迎合,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第一章

第806章妹妹陈舒琴(求订阅)

“前辈,这些怎么卖?”

“这种顶级的大道石,一枚一百万极品仙晶。”

居然要一百万枚,的确有些多,杨凡并不是没有极品仙晶了,而是没必要花冤枉钱去买已经获得的大道,比如阴阳大道。

“除了这个,其他的我都要了的,没问题吧。”

杨凡指着黑白色的阴阳大道说。

陈信平嘴角抽搐,最好的不拿,偏偏要拿一般的。

“你确定不要阴阳大道石?”

陈信平一脸疑惑,在他看来,阴阳大道这样的顶级大道,杨凡居然不要,这让他十分好奇。

“不需要这种。”

杨凡连忙摆手,一百万极品仙晶,都能够在外面买到一件最低级的后天灵宝。

“这些加起来多少仙晶?”

“拿一千五百万极品仙晶吧。”

驴爷和传道士嘴角抽搐,这么大的交易额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是陈信平故意抬起高价,想要再次试探一番,然而杨凡的反应却出乎他的意料。

杨凡大手一挥,储物戒指悬浮在空中,然后不断有鹌鹑蛋大小的极品仙晶从戒指中落下。只不过为了不让陈信平脸面丢失,这些极品仙晶在快到掉落在地的时候,突然悬浮住。

这场仙晶雨,足足下了十几分钟,愣是陈信平面前堆成了一个悬浮着的仙晶山,亮晶晶的,几乎快要闪瞎了陈舒月的双眼。

陈信平也被惊到,他也只是随手说说而已,却没想到杨凡真的能够拿得出来。

想到这里,陈信平偷偷给陈舒月使了个眼神,希望陈舒月能够与杨凡打好关系。

“小友,你真的是冰神殿之人?”

陈信平突然询问,在让自己女儿拉拢前想要确认一番。

杨凡没有开口,直接使出冰神咒的上苍之手,然后控制着抓向驴爷。

驴爷因为一直注意着仙晶山,并没有看到飞来的上苍之手。

而陈信平在见到空中那只淡蓝色的虚幻大手的时候,便露出了然之色。

他认了出来,的确是冰神咒,根本不可能作假。

只见驴爷突然察觉到了什么,扭头看去,顿时大惊,急忙抽身后退,但还是没有逃过上苍之手的范围。

上苍之手轻轻在驴爷身上一抓,抓出了一团淡绿色的光团,紧接着驴爷嗷嗷大叫。

“饶命啊杨兄弟,我又没有得罪你,要找实验对象,也应该找老头子才对。现在我都看不见了,快点解除冰神咒吧。”

“玛了个巴子,驴子以后你要小心了。”

传道士恶狠狠道。

很快上苍之手被解除,驴爷站起身来,身上一尘不染,丝毫没有之前的狼狈样子。

“前辈,这里便是一千五百万的极品仙晶,东西我先收下了,告辞。”

杨凡收起大道石,正要转身离开。

“且慢。”

陈信平突然道。

“前辈,有什么事?”

杨凡道。

“我听月儿说,你们是刚刚从外面来的双龙城,想必应该没有住处吧。”

陈信平的这句话在明显不过,剩下的就看杨凡愿不愿意。

杨凡看向陈舒月,想了想,开口道。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第二章

李长风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胸口处,他傻眼了:“这,这是怎么回事?老天,不带这样玩我的吧!”

元丹处的黑色光亮的确是消失了,可随之而来的却又闪出了红色光亮,鲜红无比,妖艳异常,随着时间的流逝,蔓延至整个元丹。

李长风不禁头大,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元丹是黑色的,至少黑色元丹看上去不会如此妖艳,可红光没持续多久,又开始慢慢消失,随之而来的又是一点橙色的光亮。

李长风哑然的看着自己胸膛的元丹处,他已经慢慢习惯了,并未有先前那般吃惊,他倒要看看这元丹到底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不一会儿的时间,元丹的色泽已然变幻了八种之多,‘黑红橙黄绿青蓝紫,’就在李长风那木然的表情下又接着发生变化,回归本源,变回白色。

斩将空间外,本是蓝色的天空此时呈现一片血色,一轮血红的圆月突兀的挂上高头,在黑雾笼罩间若隐若现,狂风不断呼啸,天空不断下着血雨,大地一阵一阵的颤抖,犹如世界末日一般,尽是显现凶兆之色。

遥远的某一未知空间,一位闭目的中年人突然睁开双眼,两道*人的光亮闪烁而出,只见他双眼直视着天空一轮轮血色圆月,嘴唇微张,似乎在嘀咕着什么,最后身形一动,便消失在了视线中。

无尽大世界某一山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是抬头看着高空的血色圆月,如果李长风在此,定会认出此人。只见这位老者不停的叹息着:“八次了,这是第八次了,还有一次那东西就要出世了,哎,不知道又会有多少强者会陨落于此呢。”

无数强者,此时皆是仰头的姿势,不同的是有人脸上弥漫疯狂之色,有人呈现一片担忧,但这些只是存在于强者之间,对于寻常的百姓来说,这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凶兆罢了。

不知过了多久,血色圆月渐渐隐去,血雨也慢慢停止,而此时身在斩将空间内的李长风却丝毫不知外界所发生之事,只是木然的盯着自己的胸膛处,随着本源的回归,白色元丹上再次绽放迷人的光彩。

九道色泽分明的光彩包裹至整个元丹,不断闪耀,散发着夺目之色,良久之后才停歇了下来,而与此同时,李长风没注意到的是斩将空间的上空,竟飘出一丝丝白雾,透过雾间,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所发生的一切。

李长风可不是傻子,已然知道了自己的与众不同,早年黑龙王就与之说过,三色丹者就会被认定为能威胁天地的存在,而现在的自己元丹竟然有九色,可想而知,自己的不同之处了,想到此处,李长风不禁有些担忧,要是此时有天道使者找上他的话,绝对能一根手指头轻松戳死他,对于这点,李长风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突然,李长风猛然抬头,似乎想起了什么:“糟了!”

“狱主。”

“狱主。”

李长风所过之处,众弟子皆是尊称道。

“速度把马无常给我叫来!”

李长风满脸严肃之色,那弟子一听闻,不敢含糊,连忙上前一步,单膝跪地,道:“禀告狱主,马管事的三天前就出去了,还带出了炼狱所以的精锐弟子,至今还未归来。”

“那暗夜、大牛他们呢?”

“也一同去了。”

“他们是否去了刘氏!”

见到李长风话语中似乎跳跃着怒气,那炼狱弟子尽显恐慌之色,急忙道:“狱主息怒,马管家是怕耽误您的大事,这几天又没看见您人,所以才……”

当这位炼狱弟子抬起头时,入目处哪还有李长风的身形,而此时的李长风在听闻了马无常等人的擅自行动后,早已在了赶往刘氏的路上:“三天前就去了,至今未归,铁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希望还来得及。”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第三章

“届时…”

“无论如何,请不要手下留情。”

温清抱着琵琶,坐在虚空艘的甲板上,天穹的清风,轻轻的吹动她的秀发,至始至终这位三师姐都是保持着最温柔的模样。

就连…

最残酷的话,都是尽显温柔。

“……”

这一刻,宁天愣住了,他看了看甲板上的天宫九尊,他们也是露出一抹轻笑看着自己,情绪丝毫没有受到任何的波及,就好像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一旁…

小狮几露出了疑惑。

明明眼前这些人,都是相识了百万年,甚至数千万年!

可以说…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足以堪比亲情。

可为何…

却还是要自相残杀呢?

“吼…”封焰狮王低吼了一声,而后就自顾自的研究拆字决去了,天神体的世界真麻烦,还不如狮爷我的拆家快乐呢。

“最终之战啊…”

宁天轻喃了一声,接着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很是认真的看着天宫九尊:“那请各位师兄师姐,务必死在我的手上。”

“……”

此话一出口。

叶霜,温清等人愣住了很久,而后看着这个比自己晚出生了百万年,甚至千万年的青年,他的嘴角掀起一抹笑容,神情十分的认真。

哪怕是说着这一句话,眼中并未有任何杀意。

只是…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噗。”

温清一笑,宛若如风,她抱着琵琶微微点头,“那就请小师弟,早点修炼,以你现在的实力,就算我们站着让你打,你也伤不了我们分毫。”

“哈哈哈!”

“好小子,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敢说!”七师兄裴虎拍着宁天的肩膀,粗矿大笑,正如他的体型一般,他是个豪爽的人。

天宫九尊皆是看着宁天,并未有一丝反感的神色。

对于他们来说。

死在谁手中都是一样,他们在时间岁月中,早就习惯,也早就接受了。

宁天默默的看着他们,心中却是有着自己的想法,眼前这九人,虽皆是天神体,但并未有任何架子,从心而看,他们是真心将自己当成小师弟。

也是打算,将自己当成最亲近的人。

大义灭亲。

他并非做不到。

但…

没必要。

但为何说,请务必死在他手中?

那是因为,他在尝试,他无天命,就算是天神体共存,对他影响也不大,而他掌握死亡法则,死在他手中的,他能凭借生命法则复活。

但他不能确定对天神体有没有作用。

毕竟。

天神体每一个都能逆天而行。

所以,天地规则作用于他们身上,是否会失效还有待考证。

但…

最起码,若是死在他手里,还有一点机会。

一点…

逆天改命的机会!

“呼…”

宁天长舒一口气,若是想要让自己的计划成功,那自己的实力就必须提升上去了,只有将实力提升,才能…逆天改命!

眼前这九人。

虽然认识短暂,但…体内传承同样的血脉,他并不想让这九人死。

“最终一战啊…”

宁天喃喃了一声,而后看向那不苟言笑的大师姐叶霜,问道:“大师姐,所以,天宫是何物?最终一战又是什么?还有…天神体的师尊,又是何方大能?”

叶霜神色平静,淡淡看着宁天。

“天宫,是数千万年前,我与师尊一同创建的神域势力。”

听到这话,宁天微微点头,刚刚从温清和裴虎等师姐师兄口中就得知了,叶霜虽为大师姐,但和他们的师尊,却是相当于亦徒亦友的关系。

“那天宫,有多少弟子?”

“加上你,正好十个。”

“???”

宁天缓缓打出了三个问号,天宫可是比圣阳天神火域还要强大的势力,但…只有十个人?也就是说,只有十个天神体?

“自然,天宫的存在,本就不是为了和其他势力争锋,因为他们没有这个资格,天宫的存在,只是为了最终战。”叶霜淡淡道。

“……”

宁天嘴角一抽。

“而且,你虽然是我们的小师弟,但…你也别想着依靠天宫,除了古神对你动手我们会管之外,其余人对你动手,就看你的造化了。”

叶霜看着宁天,继续道。

而一旁,温清和裴虎等人也是对着他投来爱莫能助的目光。

得…

底牌失效。

“算了,没事。”

“师姐你们能为我拦住古神,就足够了。”宁天摊了摊手,并未有太大的失落,修炼本就是靠着自身,如果依赖天宫,那他的实力也将难以有寸步的长进。

“嗯…”

叶霜微微点头,温清一行人也是投来欣慰的目光。

他们还有些害怕。

若是过分依靠天宫,小师弟会成为天神体中,最弱的那一个,那届时,最终战中他……将毫无胜算。

或许…

他们每一个早就做好了被杀死的准备,而不是…杀死别人的准备。

最终大战,只能存一。

这谁也改变不了。

“那师尊呢?”

宁天看向叶霜。

叶霜神色平静,淡淡道:“天玄世界,最古老的古神之一。”

“最古老的古神之一……”

闻言,宁天轻声喃喃,神情有些动容。

“但…”

“师尊并不会教你,教你的,是我们。”叶霜话锋一转,美眸落在宁天身上,与此同时,温清和裴虎等人的目光也是落在了宁天的身上。

“哈?”

宁天愣了一下,看着他们那和善的目光,感觉有一丝不对劲。

不对…

他们嘴角的坏笑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

本祖师要被制裁了?

宁天嘴角一抽,感觉有些不妙。

他深吸一口气。

文学

而后看向叶霜,再次问道:“那么,最终之战呢?既然明知会有生死一战,那么各位师姐师兄的关系,却像是亲人呢。”

“……”

叶霜沉默了一下,而后淡淡开口:“最终战暂时还不能和你多说,你的实力尚浅,多说无益。你可以将天神体当做一种职责?”

“世人皆以为天神体强大,皆想要成为天神体。”

“但谁知,天神体所需要的背负呢?”

“天神体的最终战,像是一种成全,让最强的天神体,变得更强。”叶霜美眸看向几人,“至于,接下来的,就让裴虎和你说吧。”

“哈哈!”

裴虎大笑一声,走过来拍着宁天的肩膀:“小子,你要明白,死是注定的,没有人能一直活着,死与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既然明知会死,为何还要计较,是怎样的死呢?”

“须知,吾辈皆是天神体,注定与其他人不同,我们自出生就站在别人触之不及的高处。”

“……”

听到这话,宁天嘴角猛地一抽,心中默默吐槽,那为什么我开局是个废物?我拿错剧本了?

“人嘛。”

“活着就是为了开心,能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友,哪怕最后死在他们手里,又如何呢?”裴虎粗矿的脸上,露出一丝洒脱的笑容。

身后温清等人,也是笑着微微点头。

见状,宁天沉吟了一会,似乎明白了什么,天宫九尊皆是天神体,皆是属于他们那个时期最为强大的天才,然而天才生来孤独,难有志同道合的朋友。

生的自在,死得其所。

“嗯…”

“我知道了。”

宁天默默点头,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心中喃喃一声:“虽说大战不可避免,但…结局将由我来改变。”

天宫。

天宫并没有宁天想象中的那么宏伟,但一个天魔教的大小还是有的,天宫建与群山之巅,云雾环绕,少有人烟。

“小师弟,这是神域最高的山。”

温清轻拂怀中的琵琶,温柔的看着宁天。

“嗯。”

文学

宁天微微点头。

“小师弟,你这玩意,怎么降下去?”一旁,操控着虚空艘的八师兄叶无忧挠了挠头,看着这个庞大的战舰,有些迷茫。

叶无忧精通锻造之术,但貌似,对虚空艘却一窍不通。

看到这一幕,宁天轻笑了笑,看来就算是天神体,也对系统给的东西很难理解。

毕竟…

虚空艘可并非打造之物,而是系统给予。

就在他准备解释时,作为之前一直操控虚空艘的工具狮却是写下了几个狮语:“吼吼。”

“原来是这样!”

“不愧是小师弟,这玩意,我居然看不懂。”叶无忧瞪大眼睛,一副求知好学的模样,而后他摸了摸封焰狮王的头:“小狮几,没想到你还挺懂得嘛。”

“吼!”

煞天吼了一声,我是工具狮,我骄傲。

“看来,八师兄对锻造之物,很有见解嘛。”宁天看着研究着虚空艘的叶无忧,摸了摸下巴。

“哈哈。”

“八师弟可是天玄大陆上,最强的锻造师啊。”

裴虎哈哈一笑。

“最强的锻造师?”宁天愣了一下,陡然反应过来,看着几人:“那这么说,你们岂不是…在任何一个道域上,都是最强?”

“自然。”

温清微微点头。

“要不,都教我一遍呗?”宁天嘴角掀起一抹笑容,道这玩意,若是自行寻找领悟的话,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现在正好有现成的,可不能白白浪费机会。

“都教?”

温清一愣。

“小师弟,就算是天神体,你也不能掌握如此多的道诣啊,万不可贪心啊。”一旁,裴虎微微皱眉,若是宁天单独练习其中一道,他相信必定能走上巅峰。

但是…

同时掌握多种的话…可能,反其道而行之。

“放心,你们只管教,我只管学。”

然而,宁天只是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小师弟,你…”

就在叶霜准备劝一下宁天时,她的话刚刚开口,却很快戛然而止,只见宁天已经是抬起了手,手中几道道诣流动,正是他掌握的道诣。

温清,裴虎几人纷纷看来。

“不好意思,诸位师兄师姐,我是全能的。”

宁天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天宫九尊:“……”

“果然,小师弟的道诣,除了丹道有些薄弱之外,其余都挺强的。”温清柳眉微皱,看着宁天手上的道诣,喃喃自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