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被打屁股缝里夹姜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一章

夏金桂听出孙大爷话里的挫败,脸上笑容带上几分俏皮,难得会在夏金桂脸上看到这样娇俏的神情,孙大爷眨了眨眼,觉得自己快要看呆了。夏金桂见孙大爷呆呆地站在那,又是一笑飞快地在他唇边亲了一下:“既然如此,那我们先试着交往吧!”

“交往?”孙大爷又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夏金桂微笑解释:“就是两个人想要结婚了,那就要接触,看看对方合不合适。嗯,不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

“那要是成亲之后,不喜欢又怎么办?”孙大爷的话让夏金桂浅笑:“不喜欢就离婚了,你这个地方的人都能再嫁,更何况我们那个地方呢。”

“可是,这种事,总是对女子……”孙大爷又要开始嘀咕,夏金桂微笑:“所以你不明白我们,睡吧,这会儿都快三更了。”说着夏金桂打了个哈欠躺在床上,闭上眼就沉沉睡去。孙大爷还想再问问夏金桂,见她已经睡着,孙大爷把被子给她盖好,放开手的时候指尖触到夏金桂的下巴,那滑腻的感觉让孙大爷有瞬间的失神,接着孙大爷笑了,交往,这个词很好,那就让自己和她交往吧。

夏金桂还担了好几天的心,担心孙大姑奶奶再次上门来责问孙大爷,并让自己去说服孙大爷。然而这样的担心并没发生,倒是刘婆子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句,说孙大爷第二天一早就往吴家去过,并且还让人不要告诉夏金桂。

这个人的大男子主义,也许一辈子都改不了了。夏金桂在心中嘀咕一句,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用了一辈子这个形容词。

和苏家的亲事已经定下,媒婆往两边跑了几趟,交换庚帖,商量婚期。照了孙大爷的主意,这婚期自然是越快越好,给苏家送去了几个日子,苏家那边选了个不早不晚的,八月二十一。这个日子虽然比孙大爷计划的要晚了几个月,不过总好过选到明年再过门,于是婚期定下,夏金桂这边也就帮着准备婚礼。

夏金桂在准备孙三爷的婚事,孙大爷这段时间也把自己弟弟带出带进,遇到什么事都细细地指点。渐渐地这风声就传到夏三爷那边去了,夏三爷只当做是件普通的事回去和夏太太说了。夏太太听的孙三爷要成亲,这倒是寻常事,不过孙大爷又把弟弟带在身边亲自教导,这就有些不大寻常了。

原本夏太太想等在家中,等夏金桂回来时候,再和她细细地说说,最要紧的是事儿是什么事儿,不过夏金桂也没回娘家,于是夏太太就坐了个车来孙家看女儿了。夏太太来的时候,夏金桂正在和刘婆子说着,还要再挑些料子,这四季衣衫,苏家那边要送过来,孙家这边也要备齐,这才叫有来有往。

听说夏太太来了,夏金桂不由皱一下眉:“你可听说这些日子,我们家那边发生什么事儿了?怎么我娘跑来了。”

“前儿奶奶还让我们去送东西呢,瞧着舅爷舅奶奶对亲家太太那可是说不出的好,要不就是舅奶奶要临产了,亲家太太想着把您请回去坐镇?”刘婆子在那猜测着,夏金桂倒笑了:“这有什么要我回去坐镇的,这要坐,也得是我娘在那。”

说话间,丫鬟们早把夏太太请进屋里,夏金桂忙停下说话站起身相迎:“娘怎么来了?这几个月,我这边忙,就没回家瞧瞧娘,娘这向身上可好?”夏金桂嘴里说着,亲自扶了夏太太坐下,又端了茶过来给夏太太。

夏太太仔细看了看这屋里,见屋内冬天的摆设都已去掉,剩下的都是夏天清凉的摆设,又看看女儿,夏金桂穿了鹅黄色的纱衣,外面搭了杏色的外衫,瞧着比在家时候还要精神三分。也就笑着说:“我在家长日坐着无聊,你弟妹那里又要生了,稳婆什么的都陪着她,我就想来瞧瞧你。”

“这个时候,娘该在家陪着弟妹才是。”夏金桂说着拿过扇子给夏太太扇着,又笑着道:“这么大热的天,娘过来要热着中暑了,就是我的不是了。”

“我这心里惦记着你,过来瞧瞧你倒比在家里好。”说过几句闲话,夏太太就对夏金桂示意,要她把人都遣出去,好和她说话。夏金桂也就依了,等到下人全都出了屋子,夏太太才压低声音说:“我来,不为别的,就听说姑爷这些日子,带着你们家的三爷进进出出的,瞧着,想把这产业托付给三爷的事儿呢。”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二章

第192章这就是那个他们一直在找的凶手

“没别的了?”

“没了没了。”男人狠狠摇头,伸手对着天发誓:“就我刚刚说的那些,其他的真什么都不知道了。”

宁娇几人对看了一眼,变得沉默起来。

那男人见他们都不说

文学

话,以为他们还不相信自己,急得都要哭了,他真的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了呀,怎么他们还是不信呢?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宋楚墨突然开口:“之前是什么时候过去汇报?”

“你们有所行动就去。”男人回答,“那个人一直都在那里,我每次去的时候他都在。你们要是想找他,这个时候也可以看见他的。”

接着他小心翼翼问:“现在可以放了我吗?”

“几楼,哪个房间。”

“三楼,走廊尽头的左边那个房。”男人老实说道。

宋楚墨默了片刻,抬眸扫了眼黑鹰:“让他走吧。”

他有些迟疑:“就这样吗?万一这人还有什么没说……”

“他只是枚棋子。”

黑鹰便没再说什么,把男人身上的绳子解开,他连滚带爬站起来,一边对着几人道谢,一边向后退着。

等到男人身影消失在了小巷中,宁娇才开口:“现在打算怎么办。”

幕后人知道他们所有的行踪,做什么都在他的监视之下,不管他们再保密,那也是没用的。

“没必要藏着掖着了。”宋楚墨淡声说,他低头看着宁娇白嫩嫩的小手,不轻不重的捏了几下,缓缓道:“黑鹰,去将皇上的圣旨拿出来,去衙门那边走一趟。”

来之前,他就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本来是想暗地里查这案子,免得闹大了人心惶惶,可现在,由不得他们了。

那个人的目的,或许一开始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害怕。

所以他们偷偷地查是没有用的,不如直接明面上彻查此事,挨家挨户的搜寻可疑人物和物品,也不会再被人拦着不让进了。

毕竟皇上都知道了这事,敢不配合?那就是和皇上过不去。

“是。”黑鹰点头,走之前给了扶影一个眼神,让他多注意点,保护好宋楚墨别到处乱跑,现在的他们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中,随时可能会有危险。

黑鹰走了后,他们在原地停留了会儿,也转身向巷子的出口走。

既然都已经没有秘密了,索性宋楚墨说话也没收小声音,他用平常聊天的声气开口:“等会扶影随我去玉鼎酒楼看看。你就先回去,等我回来。”

之前他还敢带着她一起,现在知道那个人明里暗里都监视着他们,宋楚墨便不敢再叫

文学

宁娇跟着他一起了。

虽然宅子里也不一定是安全的,但起码有梓鹿在,他的医术无敌,能救人亦能杀人,他医药多,毒药自然也多。

宁娇跟他在一起。其实比让他派扶影他们保护她要安全得多。

宁娇知道当下是个什么情况,闻言没有反驳,只乖乖的“嗯”了一声。

他们很快走出了小巷,黑鹰已经从衙门回来,手里拿着几块金牌,是衙门的县长给的,可以自由出入衙门,上门搜查的时候也方便。看到这块金牌,没人敢拦着不让进。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三章

眼见有些喝多了的花蓓蓓在那里声泪俱下,萧影之前的那一腔情意热血也逐渐凉了下来。

他觉得自己有些傻,怎么就这么冒冒失失要表白呢?

花蓓蓓这样的身份地位,不论怎么说,男朋友也是一定会有的。

只不过,他没发现罢了。

心情低落的萧影想要把花蓓蓓扶起来回去休息,结果花蓓蓓死死拉着他:“你别动,我告诉你啊……你不知道我七多好看多娇弱多么招人疼……你要是见到他也一定会有保护欲……”

萧影一愣:她的qi是个女人?

这么一想,他看向花蓓蓓的眼光又有了一点变化。

难不成,她其实是……喜欢女人?

正想着,又听花蓓蓓在那里满是感慨地说着:“我以前的时候就遇到过一个特别清秀漂亮的男孩子,被很多人欺负,我帮他把人收拾了。然后……我就喜欢那种男生。后来!我慢慢发现了,那天我救的就是我的七!你说这是不是缘分?”

听到这里,萧影一愣:当年她救的人是他好吗?

于是他问:“你怎么知道救的人是你那个……qi?”

Qi是个什么鬼?

花蓓蓓说道:“肯定是!都长得那么好看!那种……看上去就干干净净娇娇弱弱细皮嫩肉的样子……肯定是我七!”

“……”萧影努力想着自己当年的雄姿……

那个时候的他,是怎么跟“干干净净娇娇弱弱细皮嫩肉”沾上边的?

眼见花蓓蓓说的跟他自己当年的经历有点出入,于是安全起见,萧影还是趁机问了她几个问题。

“你当时在那里救的人?”萧影问。

花蓓蓓眨了眨眼睛,努力想了想,说道:“在……一个小巷子里……我告诉你,那里堵人很方便的……那些小混混根本就不堪一击,三下两下就被打翻了……”

“……”萧影已经很确定当时就是自己了,却还是又问道:“那你当时有没有跟他说什么?”

“……有!”花蓓蓓又想了想,说道:“我告诉他要锻炼身体!一个大男人被那么几个小混混揍,太没面子了!不过……”

她有些泫然欲泣:“我后来才知道,我七他身体不好,就是个病娇小王子,根本没办法锻炼……而且……后来我才知道,他还是个芝麻汤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