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高级贵妇交换俱乐部

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第一章

虽然两个孩子刚刚出生,表现出来的奇异也足够让孙凌为此感到兴奋。[燃^文^书库][www].[774][buy].[com]但此时孙凌却无法在这屋内多待,也没办法跟刚刚为自己产下一双儿女的貂蝉跟何灵思温存片刻。

经过那五道通天虚影的折腾,阳翟城内如今还不知道有多少百姓遭受了这无妄之灾。而荀彧又不在,虽然有钟繇跟陈群两个内政能手相助,但相对荀彧来他们对阳翟城的情况,无法做到心中有数,所以仍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孙凌亲力亲为。

安抚了貂蝉跟何灵思,叮嘱她们好好休息,孙凌满脸不舍的将双掌间的两个小可爱交给了蔡琰跟白馨,随后便在屋内四女心疼的目光中,毅然的拉开房门离去。

出了房门,孙凌并没有理会帐下众人询问的目光,而是将视线放到了头顶的那片天际,待得见到左慈三人还悬浮在高空之上,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对着帐下众人笑道:“多亏了你们的拼死守护,蝉儿跟灵儿平安无事,腹中胎儿也顺利产下。”

听闻孙凌这样一说,徐庶很是激动的问道:“主公!两位主母产下的是男是女?”

听到徐庶这问话,帐下的众人也是一脸期盼的看着孙凌。要知道如今孙凌不但拥有着七州之地,而且兵力之强盛,绝对可以让这天下的诸侯望其项背。虽然大家都没有明确的说出来,但是他们心里却是认定孙凌称帝是早晚的事情。

而要称帝,孙凌的血脉就至关重要了。只要孙凌这一脉香火延绵,人丁旺盛,那帐下这些文臣武将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了。

“蝉儿跟灵儿为我产下了一双儿女,等诸事忙完之后,我再让看看那两个小可爱的神奇。”提到那屋内的那双儿女,孙凌嘴角不自觉的挂起了一丝满足的笑意。

孙凌的话语刚落,典韦想也不想的,便抱拳恭贺道:“恭贺主公!喜获龙子凤女!”

“恭贺主公!喜获龙子凤女!”听到典韦出言恭贺,其余众将尽皆跟着抱拳齐声贺道。

论实力,典韦或许不是霸刀营众将中最出众的,但众将却隐隐以他为首。这其中的原因,自然是因为他在孙凌心目中的地位了。虽然孙凌平时对典韦看起来是一视同仁,甚至有的时候对他比对其他人更为苛刻。但是众将心里却跟明镜似的,这恰恰是孙凌更重视典韦的表现。

见到在典韦的带领下,霸刀营众将的表现。还有孙凌此时的满脸笑意,对于这“龙子凤女”之称,似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感。郭嘉,徐庶等谋士不着痕迹的对视了一眼,眼神深处却是暗自透露着喜意。

“好了!虽说是喜事,但如今也不是该高兴的时候,如今阳翟城内恐怕已经乱成一团了。长文,元常,你们两人立刻带领阳翟城属官去看看城内的百姓怎么样了,有任何需要直接找卢老调配。霸刀营负责维持城中治安,以防有人乘乱起事!奉孝你们随我到城中走走,看看情况。”收起了脸上的笑意,孙凌神色凝重的看着众人吩咐道。

文学

“是,主公!”孙凌做起事情来的雷厉风行,众人也是深有体会的,既然他下了命令,众人自然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将喜悦的心情暂时放到了一旁,应声领命而去。

待得众人纷纷领命离去之后,孙凌也带着郭嘉几人离开了孙府,前往阳翟城内人口最为密集的主要几个街道查看情况。

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并且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在眼前的这一幕映入眼帘之后,饶是以孙凌经历了无数惨烈的战阵厮杀,也不禁为之动容,心中对于造成这一切的那五个罪魁祸首,更是痛恨不已。

随处可见的倒塌房屋,随处可闻的凄惨呼救声,还有那一个个衣衫破烂,像是丢了魂般。行走在街道上的人影。这一切的一切,犹如一根根锋锐的针尖般刺入了孙凌的心。

紧咬着牙根,直到嘴角溢出了鲜血,孙凌将拳头攥得“梆梆”作响,双目赤红的扬天长吼道:“血债血偿!我孙凌在此立誓,不管你们到底是谁,不管你们将来身在何处,今日你们在这阳翟城所造成的灾难,来日我定要在你们身上加倍偿还!”

“我求求你们,救救我爹爹,只要你们肯救出我爹爹,我们兄妹俩愿为奴为婢,报答你们的大恩大德!”就在孙凌心中愤恨难平之际,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远远传来,在这声音中,孙凌能感受到的只有深深的绝望。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处倒塌的房屋赫然进入了孙凌的眼帘。而在那房屋的废墟之上,一个额头布满鲜血,身上的衣衫已经破碎得不成形状的小男孩一手牵着身后那似乎是受到了惊吓,正在瑟瑟发抖的小女孩,一手拼命的扳动着脚底下那根圆木房梁。

在那根圆木房梁的左侧,露出了一个满脸布满鲜血,已经看不清楚长相的男子。显然这被压在房梁之下,已经奄奄一息的男子,正是小男孩口中的爹爹。

虽然这小男孩一直在努力,但是依靠着他那小身板,又如何能够移开那根巨大的圆木房梁?所以他只能在不断扳动着房梁的同时,对着身遭那些同样在废墟中拯救亲人的百姓们哀求着,希望他们能够帮帮自己。

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第二章

PS:章节防盗,明天上午更正…………………………………………

偶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童,别的孩子这个年纪,还应当是在学堂里读书呢,司马师竟然会让他去领军作战,还是平定淮南叛乱这样的重头仗,司马伦听了都有些晕乎乎的,感觉如同在做梦一般。

之前司马伦虽然屡有良计献出,但献计和领军作战,那完全是两码事,许多的计策往往是善谋者的灵光一现,考验的是人的智谋,但领军作战,那完全是考验人的指挥水平和指挥经验,司马伦在这方面的履历几乎为零,又如何能担得起这样的一份重担来?

连司马伦都觉得有可能是司马师在和他开玩笑,但他看了一眼,发现司马师的表情特别的严肃,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难道司马师真得没开玩笑吗?

“阿兄……这是真得吗?”

司马师一脸正色地道:“当然是真的,你以为愚兄会拿军国大事开玩笑吗?”

司马伦为之一怔,喃喃地道:“阿兄真得认为我有能力胜任此职吗?”

司马师虽然看不到司马伦的表情,但已经从他犹豫的语气之中知晓了他的态度,轻轻地一笑道:“不是为兄认为你有没有这个能力,而是你自己觉得有个信心吗?如果为兄真的将平定淮南叛乱的这个任务交给你,你是否愿意承担这样的责任吗?”

听完这么一席话,司马伦倒是沉默了下来,的确,这样领军出战的任务,它并不是一种值得炫耀的东西,而是一种责任,一种使命,就看他司马伦有没有信心有没有能力地担起这份重责了。

司马师已经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性,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慢慢地来培养司马伦了,重疾需要猛药,育人需要重担,如果司马伦只有天赋和才华,却没有在危难之时有所担当的勇气,那就证明他不配成为司马家的继承人。

司马师此次等于是给司马伦出了一道难度极大的考题,如果司马伦可以递上一封完美的答卷的话,司马师便可以放心地将司马家的大业交给他,反之,司马师或许会重新地来考虑了。

司马伦天资聪慧,又怎么可能会不理解司马师的用意呢,说实话,司马伦自幼就熟读兵书,对战阵之道研究颇深,他对自己的定位是有着极为清醒的认识的,将来司马师百年之后,他就是司马家大业的继承者,所以司马家的大小事务,他都是责无旁贷的。

只不过接掌大权对于司马伦来说,以前还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毕竟司马师正当壮年,身体康健,正处于精力最为旺盛的时候,司马伦有的是时间来成长,有的是时间来学习。

可是这次冀州之战,司马师双目失明,让所有的人都产生了一种疑惑,那就是司马师能否继续地执掌朝廷的权柄,如果不能的话,何人可以代之?

司马伦之所以在这么一个最为敏感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了白马,首先当然是为了探视司马师的伤情,其次,则暗含着打探司马师关于嗣位的态度问题,司马伦虽然是司马懿临终之前指定的继承人,但如果司马师没有听从司马懿的安排,而另有打算的,司马伦也是无法左右的。

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第三章

“本官是工部员外郎司马九,受工部尚书上官弘大人差遣,专程前来渭河调查工银贪腐一事。二十五文每天?哼,工部与户部核准的河工工钱,夏秋两季为四十文每天,冬春为六十文每天,且冬春日日免费提供酒、羊汤。”司马九将疏通渭河河工的工钱待遇都报了出来。

“二十五文钱每天?这位大人,可是侵吞了不少河工的血汗钱。”司马九狠狠的看向户部七品官。

霎时,河工们一片喧哗。

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靠近趴在地上的七品官,就要揍人以发泄心中的怒火。

“李大哥,别把人打死了,还要留着他的狗命,为兄弟们追回被他们侵吞的工钱。”司马九向河工老大李子通提醒道。

随后,司马九不好气的说道:“李大哥,你也真是,这些事情,该早点与小弟说呀,你这样的英雄,怎能受如此腌臜的闲气。”

司马九将前世从水浒传中听到的口头语都用了出来。

河工们闻言,对司马九这个很近人味的工部员外郎很有好感。

李子通见司马九在乡亲好友的面前抬高他,脸上马上笑开了花。

几个和七品官一起来的户部官员,见势头不对,想溜之大吉,却被李子通的同乡一一按住。

河工们三下五除二,就将三个户部官员捆得结结实实。

其他京兆尹的军卫见户部如此贪婪,他们又没分得多少好处,顶多,也就喝过户部几次酒水,犯不上为此与河工拼命,也都慢慢散去。

“李大哥,诸位兄弟,这件事情,是朝廷对不住大家,本官在此给诸位兄弟说声对不起。三天,三天

文学

之内,本官定要给李大哥和诸位兄弟一个答复。”

“诸位兄弟应得的工钱,一定会如数发到诸位兄弟手中,少了一文钱,李大哥就当没有我司马九这个兄弟。”司马九拍胸脯保证。

司马九早就想好,若是户部耍赖,死不认账,他就用赛马赢得的彩头来支付河工工钱,反正都是李世民的钱,花了也不心疼,实在不够,大不了委身找宇文恺支取一些。

不论如何,李子通这个兄弟,他不能丢。

河工们见司马九如此爽快,纷纷拍手叫好。

工钱一事基本有了眉目,又有司马九的保证,李子通随即安排河工上工,毕竟,他们也不想延误工期。

司马九事了,准备带着三个户部官员回大兴城。

李子通却不肯让他走,定要让他尝尝渭河特产:渭河大鲤鱼,青州做法,大兴城中吃不到的那种。

司马九知道李子通豪爽,想了想,便随他而去。

司马九与李子通一伙几十人刚在河堤上走了不到五百步,就有一队骑士,十几人向他们冲了过来。

司马九和李子通等人以为对方是户部援兵,立即做好戒备,李子通更是抽出腰间长刀,横在胸前。

出乎司马九意料的是,对方甚至不理睬他们,直接从众人身边冲了过去。

司马九见马上骑士人人裹的严严实实,口鼻全部遮住,不禁心中起疑。

那十几骑人人作风蛮横,险些踩到一个河工,这些河工哪个都不是好欺负的,河工当时就用家乡话骂了一句娘。

一个已经跑过的骑士,似乎感受到了恶意,拨马回转,他掀开遮住脸面的头套。

霎时,司马九惊讶不已,此人居然是吐谷浑的右丞相慕容伏枪。

“他们不是被软禁……招待在大兴城的鸿胪寺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杨广已经同意他们回国了?”

“不对,如果帝国放他们回国,必定有不少扈从,礼乐齐鸣。难道,他们想要潜出大兴城?”司马九心念急转,很快就猜测到慕容伏枪等人是偷偷逃出大兴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