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御宅屋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一章

“老师,现在该怎么办?”王文文一听,就明白了,闻人升刚刚在马老板店里说的那番话,完全正确。

没错,灵魂碎片的确是从医院里跑出来的。

以前人死后,灵魂碎片只能被神秘世界所吸引,不能驻留现世。

现在竟然可以驻留下来,甚至引来诸多诡异现象。

这可不是一个好预兆。

相比其他偶尔发生的灾异事件,每天因为各种各样原因死去的人,就太多了。

若是不能解决,大部分人都要生活在和马老板一般的恐惧中。

这就是服装店诡异事件的所有来龙去脉。

但想要解决,可不容易。

闻人升想了想,突然伸手,截断一节小指。

“啊,先生,您在干什么?”男医生惊慌道。

接着他就发现,对方的手上并没有流血。

这更让他惊慌了,医学知识告诉他,这肯定不是人啊……

然后他就看到,断掉的部分,重新长出了一截。

闻人升没有解释,揉捏一下,断掉的一节小指,变成一头迷你猛虎像。

“好了,把它放在你们医院里,以后患者们就不会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幻觉出现了。”闻人升这样说着,将猛虎放到男医生手心中。

“哦,”男医生捧了过来,懵懂地问道,“老师,这是什么原理?”

“让一些东西去它该去的地方。”闻人升随口说着。

“好吧。”男医生小心翼翼地捧着迷你猛虎,看来是打算要交到院办里。

“行了,我们走吧,你回头写个报告,和秦老师说一声。”闻人升对王文文吩咐道。

事情要做得干净,首尾利索,这是他的习惯。

“明白了,老师。”

随后两人的傀儡同时离开。

那位男医生捧着手心的猛虎,向院办走去。

“小王,你这手里拿得什么?”有年长同事笑问道。

“大师开过光的法器……”

“呃……你可是麦肯著名医科大学留学回来的高材生,也信这个?”

“麦肯人比我们还信这个。”

“好吧。”

…………

闻人升和王文文控制着傀儡,返回家中。

闻人升直接选择下线,让傀儡自己一路飞回来。

王文文就不行了,必须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傀儡坐高铁回来。

闻人升不担心会出事,实在不行还有异幻之种给看着。

想到这里,他在心里说着:“小幻,我之前说让你去上学,这就帮你办学籍去。”

“不去不去就不去。”

“那可由不得你。”

然后闻人升给妈妈欧阳玲打了个电话,让她在附近幼儿园报个班。

看小女孩的学力程度,还是先从幼儿园上起比较稳妥。

“咱家除了胖娃娃,还没有别的小孩吧?”欧阳玲疑惑道。

“呃,是我的一个傀儡,产生灵识,和胖娃娃差不多,让它学点东西。”闻人升敷衍道。

“那好吧,白让我高兴一回。”欧阳玲悻悻道。

“你高兴什么?我们家又不需要传宗接代,咱们是要仙福永享的。”闻人升纳闷道。

“玉皇大帝还有七仙女。”

“七仙女个个都坑爹啊。”

“那都是无聊文人编造的。”

下午,闻人升将异幻之种叫出来,幻化个假身出来,明天好去上学。

然后在客厅里,它幻化出了一只大青蛙……

大青蛙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四边就座的人。

“让它去幼儿园,会吓坏小朋友的。”闻人德摇头道。

青蛙连连点头。

“你给我正经点。”闻人升教训道。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二章

大家好,我叫白小七,是个身份能亮瞎一排金坷垃狗眼的狐狸精。

我的爹爹,是全天下最牛逼的主神大人;

我的娘亲,是青丘一霸,万兽之王。

……其实就是个在青丘种桃子的。

而这两位大佬的结晶——

我,白小七!

是个爹不疼娘不爱,整日被嫌弃的大怂包。

我吧,其实就是,外面猛如虎,爹娘面前怂。

我昨天带着1号出门,把狐老三家的小崽子打得哇哇大哭;前天抢了狐老大从人间给他孙子带的糖葫芦;大前天去狐婆婆的地理偷了好大一个西瓜……

——虽然回家就被我爹给胖揍了一顿。

我把1号推出去背锅,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那叫一个声情并茂,感人泪下,可爹爹就是不信我,还罚我给娘亲摘100筐桃子。

没错,我爹娘一点也不疼我,甚至都不愿意搂着我睡觉。

不过。我最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我爹和我娘的房间里,每到晚上,总会传出奇怪的叫声。

娘亲好像跟爹爹打起来了,而且娘亲似乎打不过的样子。

我心想,爹爹怎么可以欺负娘亲呢?

于是身为正义化身的我撸起袖子,就要冲进房间解救娘亲。

然而1号却一把将我拉了回来。

他说,爹爹和娘亲没有打架,他们是在坐着生命大和谐的运动而已。

我眯起眼睛,审视地看着他。

我懂了。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爹爹对娘亲那么好了。

因为他晚上把娘亲揍得喵喵叫,白天自然要对她加倍地好,不然娘亲生气了,他就要滚出青丘做他孤零零的主神了!

我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原本心里不被疼爱的失落感,在想到比我还惨的娘亲时,顿时烟消云散。

有次我爹喝多了,咬牙切齿地跟我说。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三章

“这不够,”我立刻说道:“只要活着,还有希望!”

铁蟾仙丑恶的头,已经越来越干枯,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睛也逐渐无神:“神君记着,他们,不想你回去……”

“轰”的一声,这个地方,整个坍塌了下来。

周围是一片天女的尖叫、

我回过头来:“程狗,带她们出去!”

程星河已经站起来了,赶鸡一样,赶着那些天女就要往外走:“你们还等什么呢?”

有些天女早就想离开了,跟着程星河就跑。

“可是……”还有一些天女犹豫了起来,转脸看向了铁蟾仙:“那他怎么办?”

铁蟾仙无神的眼睛看向了那些天女,阔嘴咧开,露出了一个丑恶极了的笑容:“你们走吧,不过,答应本仙一件事儿。”

几个天女立刻围了过来:“什么事儿?”

它的阔嘴,声音越来越低微:“忘了本仙——尤其,忘了本仙现在这个样子。”

那几个天女怔住了,有几个,大哭了起来。

“轰”的一声响,前面坠落了大量的砖石瓦砾,冷云杉木,金丝白鹿砖,都是最美丽的材料。

现如今,跟铁蟾仙的美貌一样,分崩离析。

“不好……”程星河甩出了凤凰毛,把一大片要坠落在他头上的大理石整个打碎:“咱们不好出去!”

苏寻想摸清楚这地方的阵法,可这地方的阵法不是凡人能搞清楚的。

大汉挡住了虞儿,伸手掀翻了好几块石头:“虞儿你快走!”

“你不走,我也不走!”虞儿拉住了他:“要走一起!”

可大汉回头看了我们一眼,说道:“

文学

上次,我已经丢下他们一次——不能再有第二次了。”

可留下来,也没用——大家都出不去。

土地神的声音也一紧:“这铁蟾仙一死,所有的活物,全会活埋……”

白藿香也不走,面对着面前纷乱的一切,她只看着

文学

我,镇定自若。

“白藿香,你还愣着干什么——去找程星河!”

“我不去,”她梗着脖子说道:“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我撑住!”这个时候,苏寻忽然说道:“你们快点!”

这个时候,洞府的崩塌勉强停住。可苏寻的鼻子,开始淌血了——这不是肉眼凡胎该动的阵法。

哑巴兰的生魂缓过来了:“洞仔,那你怎么办?”

苏寻没吭声。

我站起了身来,掏出了怀里的一个东西。

这是红姑娘临来的时候,给我的红色信封。

说是——等到遇上麻烦的时候,这个东西能帮我。

打开了信封,里面露出了一片红色——好像,是一片红绸。

那个红绸从信封里探出来,却跟活物一样,奔着前头就飘了过去。

“这是……”大汉认出来了:“引路神的带子!”

只要跟着这个,就能找到生路。

是红姑娘提前给我们预留的生机。

“跑跑跑!”

那些天女还要回头看铁蟾仙,可程星河推着她们,没回头:“管好你自己吧——也许,你们管好自己,就是它的遗愿。”

她们被程星河他们连推带拥,全跟着红色的带着跑了出去。

“七星!”程星河扬起了声音:“知道你要告别——快点。”

我答应下来,回过头,看向了铁蟾仙。

它的手已经松开了。

“这样,也挺好。”它缓缓说道:“得偿所愿,什么都值——托赖神君,我得到了很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这一瞬,他那双越来越干枯的眼睛里,流露出的幸福,不是假的。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古今流传的一个妄想。

可是,癞蛤蟆,就没资格有爱美之心吗?

“你听我的,”我抓住了它的手——那些黏糊糊的东西,全干涸了:“给我个寄身符……”

铁蟾仙笑起来:“我不,我不拖累神君……不是我的,终究留不住,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每天,都拜神君,盼着神君好……”

对了,它每天,都会拜北斗星。

在他心里,那是我的象征?

“我罪孽深重,这一天,是报应,”它抬起眼睛看着我,忽然说道:“但是神君,这一次,要提防白潇湘。”

我的心里陡然一震。

小心,潇湘?

我倏然想起来,一开始他看着我那张跟潇湘相似的面孔时,出口就是“白潇湘”,一点当年的敬意也没有。

“潇湘,她做什么了?”

“是她……是她害的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