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性处理医院(25)|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木叶性处理医院(25) 第一章

“欢迎您,远道而来的诺曼底公爵阁下,也欢迎你,夏洛特公主,我是明王陛下的长子,定国公叶明启,这位是我的叔叔陶公侯爵叶盛,我父亲正在港口的港务厅等你们!”

码头上向路易十七姐弟表示欢迎的,竟然不是作为叔叔的叶盛而是小团子叶明启。

叶盛多聪明一人啊,他假装过叶开到过北京城,紫禁城紫光阁中的叶束武像画的可是他,而不是叶开,岳父又是明乡人中的精神领袖鄚子泩,加上他峇峇的身份很容易吸引大量不得志的‘同类’。

所以叶盛的人生哲学就是低调、低调、再低调,一个能在北京城的两

文学

年间把我乾隆忽悠得想认他当干儿子加女婿的聪明人,可是知道自己身份之敏感的。

所以哪怕已经是陶公侯了,也为国家立下过大功,叶盛仍然在军政两界,几乎处于隐形的状态。

就连这么个简单的迎接路易十七,他都会刻意的把自己隐藏起来。

当然小团子叶明启完全不懂这个,二叔说他是主人,要他打头去迎接,那他就把自己当主人了!

玛丽.特蕾莎.夏洛特,路易十六和玛丽王后的长女,她拉着自己的弟弟,在几个忠于国王的贵族军官护卫下,慢慢走下了珍珠号武装商船。

这艘商船以及身后的几艘能远洋航行的商船,其实并不是属于他们姐弟,这些商船是属于旅居在布鲁塞尔或者鹿特丹等地法国贵族的。

他们在大革命中损失惨重,于是凑钱弄了几艘商船,名义上是护送夏洛特和路易十七来远东,实际上是想占点便宜发点财。

他们不少人都是叶开在法兰西是认识的酒肉朋友,听说原来的塞里斯侯爵成了大国的国王,于是组队来打秋风了。

船上真正属于夏洛特两姐弟的,只有几个侍女,就连这几个贵族军官,都是来远东碰运气的破落户,并不是真的忠心耿耿来护卫他们的。

所以,当已经被长途航行折磨了快一年的夏洛特,第一眼看到彬彬有礼的叶明启的时候,顿时就有种飘忽忽的感觉。

她晕陆地了!

略带稚气的帅气脸庞,肤色比很多欧洲人都要白的多,而且不是那种冷猪肉般的白色,是一种带着光泽的白色。

高大的身材,无可挑剔的礼仪,特别是那一身十分威武的军装,让夏洛特公主恍惚了那么一小段时间。

已经十八岁的玛丽.特蕾莎.夏洛特已经知道拥有军队的好处了,在现在的她看来,不管你拥有多少头衔,有多么高贵的血统,都不如手里捏着一支军队,一身西式军服的叶明启,让她觉得突然间安稳了起来。

当然,她完全没想到小团子才十一岁,她以为面前这位定国公爵最少也有十四五岁了。

路易十七隐蔽了看了自己的姐姐一眼,发现她有点愣愣的,没有任何开口的意思,于是晕船晕的差点把命都丢了的路易十七,只能强打起精神和叶明启拥抱了一下。

“感谢你的迎接,大公阁下,来自波旁王朝的的路易.夏尔很高兴认识你,也感谢您的迎接,尊敬的侯爵阁下!”

在海上的时候,一个荷属东印度公司的贸易代表,已经给他粗浅的科普了一下叶明王国的权力结构。

所以他知道,小团子叶明启并不单单是一个公爵这么简单,按照欧洲的说法,小团子是一个拥有领地,形同君王的大公!

“拉瓦锡先生,父亲早就在盼着您的到来了!”迎接完路易十七姐弟,面容憔悴,精神上也有些恍惚的拉瓦锡在妻子的搀扶下站到了码头上。

自从被迫离开法国后,他的精神就不太好,能好的起来嘛!那么多的财产全都没了!

不过这会看到叶明启表现出来的热情,拉瓦锡开始觉得身上有了点力气,如果当初的塞里斯侯爵现在的明王,还把他当好朋友的话,应该不会亏待他的。

。。。

北府城,原本昆侬女王的苏丹宫已经被变成了叶

文学

开在北府的行宫,原本的天方教风格也改成了中式的飞檐斗拱,红墙青瓦。

昆侬女王连同她的情人伊蒂哈德,已经被迁移到了兴都居住,叶开封了她一个顺义伯,每年也还有一些年金,如同王侯般奢侈肯定不可能,倒也能富贵一生。

北府行宫的主殿应天殿中,盛大的欢迎宴会正在举行,偏西式的自助餐模式,中式为主西式为辅的美味佳肴,除了作为主宾的路易十七姐弟以外,还有拉瓦锡和一众原法兰西贵族。

木叶性处理医院(25) 第二章

@@新书《红楼春》,请大家前去收藏品尝!谢谢!!@@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木叶性处理医院(25) 第三章

虽然两个孩子刚刚出生,表现出来的奇异也足够让孙凌为此感到兴奋。[燃^文^书库][www].[774][buy].[com]但此时孙凌却无法在这屋内多待,也没办法跟刚刚为自己产下一双儿女的貂蝉跟何灵思温存片刻。

经过那五道通天虚影的折腾,阳翟城内如今还不知道有多少百姓遭受了这无妄之灾。而荀彧又不在,虽然有钟繇跟陈群两个内政能手相助,但相对荀彧来他们对阳翟城的情况,无法做到心中有数,所以仍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孙凌亲力亲为。

安抚了貂蝉跟何灵思,叮嘱她们好好休息,孙凌满脸不舍的将双掌间的两个小可爱交给了蔡琰跟白馨,随后便在屋内四女心疼的目光中,毅然的拉开房门离去。

出了房门,孙凌并没有理会帐下众人询问的目光,而是将视线放到了头顶的那片天际,待得见到左慈三人还悬浮在高空之上,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对着帐下众人笑道:“多亏了你们的拼死守护,蝉儿跟灵儿平安无事,腹中胎儿也顺利产下。”

听闻孙凌这样一说,徐庶很是激动的问道:“主公!两位主母产下的是男是女?”

听到徐庶这问话,帐下的众人也是一脸期盼的看着孙凌。要知道如今孙凌不但拥有着七州之地,而且兵力之强盛,绝对可以让这天下的诸侯望其项背。虽然大家都没有明确的说出来,但是他们心里却是认定孙凌称帝是早晚的事情。

而要称帝,孙凌的血脉就至关重要了。只要孙凌这一脉香火延绵,人丁旺盛,那帐下这些文臣武将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了。

“蝉儿跟灵儿为我产下了一双儿女,等诸事忙完之后,我再让看看那两个小可爱的神奇。”提到那屋内的那双儿女,孙凌嘴角不自觉的挂起了一丝满足的笑意。

孙凌的话语刚落,典韦想也不想的,便抱拳恭贺道:“恭贺主公!喜获龙子凤女!”

“恭贺主公!喜获龙子凤女!”听到典韦出言恭贺,其余众将尽皆跟着抱拳齐声贺道。

论实力,典韦或许不是霸刀营众将中最出众的,但众将却隐隐以他为首。这其中的原因,自然是因为他在孙凌心目中的地位了。虽然孙凌平时对典韦看起来是一视同仁,甚至有的时候对他比对其他人更为苛刻。但是众将心里却跟明镜似的,这恰恰是孙凌更重视典韦的表现。

见到在典韦的带领下,霸刀营众将的表现。还有孙凌此时的满脸笑意,对于这“龙子凤女”之称,似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感。郭嘉,徐庶等谋士不着痕迹的对视了一眼,眼神深处却是暗自透露着喜意。

“好了!虽说是喜事,但如今也不是该高兴的时候,如今阳翟城内恐怕已经乱成一团了。长文,元常,你们两人立刻带领阳翟城属官去看看城内的百姓怎么样了,有任何需要直接找卢老调配。霸刀营负责维持城中治安,以防有人乘乱起事!奉孝你们随我到城中走走,看看情况。”收起了脸上的笑意,孙凌神色凝重的看着众人吩咐道。

“是,主公!”孙凌做起事情来的雷厉风行,众人也是深有体会的,既然他下了命令,众人自然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将喜悦的心情暂时放到了一旁,应声领命而去。

待得众人纷纷领命离去之后,孙凌也带着郭嘉几人离开了孙府,前往阳翟城内人口最为密集的主要几个街道查看情况。

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并且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在眼前的这一幕映入眼帘之后,饶是以孙凌经历了无数惨烈的战阵厮杀,也不禁为之动容,心中对于造成这一切的那五个罪魁祸首,更是痛恨不已。

随处可见的倒塌房屋,随处可闻的凄惨呼救声,还有那一个个衣衫破烂,像是丢了魂般。行走在街道上的人影。这一切的一切,犹如一根根锋锐的针尖般刺入了孙凌的心。

紧咬着牙根,直到嘴角溢出了鲜血,孙凌将拳头攥得“梆梆”作响,双目赤红的扬天长吼道:“血债血偿!我孙凌在此立誓,不管你们到底是谁,不管你们将来身在何处,今日你们在这阳翟城所造成的灾难,来日我定要在你们身上加倍偿还!”

“我求求你们,救救我爹爹,只要你们肯救出我爹爹,我们兄妹俩愿为奴为婢,报答你们的大恩大德!”就在孙凌心中愤恨难平之际,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远远传来,在这声音中,孙凌能感受到的只有深深的绝望。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处倒塌的房屋赫然进入了孙凌的眼帘。而在那房屋的废墟之上,一个额头布满鲜血,身上的衣衫已经破碎得不成形状的小男孩一手牵着身后那似乎是受到了惊吓,正在瑟瑟发抖的小女孩,一手拼命的扳动着脚底下那根圆木房梁。

在那根圆木房梁的左侧,露出了一个满脸布满鲜血,已经看不清楚长相的男子。显然这被压在房梁之下,已经奄奄一息的男子,正是小男孩口中的爹爹。

虽然这小男孩一直在努力,但是依靠着他那小身板,又如何能够移开那根巨大的圆木房梁?所以他只能在不断扳动着房梁的同时,对着身遭那些同样在废墟中拯救亲人的百姓们哀求着,希望他们能够帮帮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