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妈妈的朋友6

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第一章

二十多年间犹如死水一样的朝廷,突然间像嗑多了仙丹一样,让人看不明白。

四殿下要封太子。

掌控皇家后宫,就差跃过皇上的文家,文伯爷填了炉。

如今二殿下突然坠马,昏迷不醒。

正常吗?

但凡有点脑子的都决定不正常。

可,有不正常的理由吗?皇家就那么几个人,储位值得争?更何况皇上年富力强,虽然不理政事,但九王爷力挺几乎不可撼动。

大皇子出身低微,目前来看没有野心。

二皇子,二皇子的确会拦了四殿下册封太子的路。

可四殿下那身子骨,坐上去干什么,等死吗?还是单纯喜欢太子殿下这几个字。

众臣完全搞不懂,甚至云起云涌的皇室开幕戏,没有任何臣子钻营投资,亦没人站队,想领个头功,因为实在是?

当然了如果二殿下没有昏迷不醒,文家肯定下场阻扰四殿下,只要四殿下死了,朝中局势一面倒偏向文家。

可如果二殿下死了呢?

众臣发现,四殿下这么睿智的吗?有吗?

但又好像最近发出的折子,有山雨欲来之势?四殿下的病情是装的?不可能?他不病也没人威胁他,更何况他真有病。

而且精神也不好,不勘为主。

工部尚书施刚,若有所思,他不是世家大族,如果可以世袭罔替谁不愿意,子孙代代显赫,不用科举武试,可,皇宫这场变局,很难让人看明白。

即便四殿下上位了,他该不该倾向四殿下都不敢下码,万一死了呢?或者四殿下还没死,先把他杀了呢,都有可能。

辅国公府柳家内。

柳雪飞亦觉得这事蹊跷,四殿下有意皇位?恐怕皇上还没死,他就死了,那他做太子做什么?好玩?“最近四殿下那边有什么动向?”

谋士看眼国公爷:“这……实在要说,四殿下招了一位乐师,最近迷上了听戏听曲。”

“乐师呢,可什么问题?”

“户部参中明西洛,几年前便靠写曲谋生,那时候就颇有才名,很多人慕名求他,一直没有消息,最近又写了一首曲子,在梁都广为流传,后被殿下找到,强行纳入宫廷乐师编制,户部为这事上了不少折子,看着不像有什么问题。”主要是项家完全没有站队的必要,更何况是占喜怒无常又活不了多久的四殿下,不是没事找事吗?

明西洛?柳雪飞想起来了,随即惊异,《安神曲》是他写的,前些年那些曲子也是他……但:“他为什么突然又开始写曲赋。”

“是乐艺坊老板去求的,明大人碍于以前老板的帮助,才答应。”

柳雪飞颔首,那就说的通了。

柳国公看眼若有所思的孙女:“也许只是四殿下兴之所至?”

柳雪飞觉得不是,但如果不是,理由呢?

……

令国公府的大厅内,聚集了不少人,亦在商议,皇家突如其来的闹剧。

这是要干什么!

四殿下谋的局?通过谁,怎么谋的?

或者,谁投靠了四殿下?更甚者,谁想控制四殿下?谋什么?江上?别闹了九王爷还没死呢?可九王爷如果死了呢?死在边关战事里,毕竟刀枪无眼?

会是这个原因?令侯爷都怕自己想多了,对方却谋不到哪一步,图惹笑话。

这皇家,安安分分都不见得能保江山百年,还窝里斗,皇上也是昏聩,容着身体不适的四皇子胡来,壮年的皇子都死绝了,就剩一个病秧子,干什么!

项逐元一直没有开口,目光深沉的听着耳边各种各样的声音,他只想到一点:项心慈是不是说过想让四殿下做太子?

或许,所有一切,不过是她无心的一句话。

项逐元手顿时捏在一切,如果那样,为这件事绞尽脑汁的人可就可笑了。

……

入夜,天幕漆黑如墨,没有一点星光,朦胧的月光昏昏沉沉,冷冽的寒风刮过,干枯的枝丫咯吱作响。

秦姑姑朦朦胧胧的醒来,看到世子坐在小姐床边,惊了一瞬,立即禁声,出去守着门。

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第二章

而与此同时,顶层的豪华办公室内,罗闽城也看着转椅上倨傲挺拔的男子,微微蹙起了眉。

“擎轩,刚刚那是怎么回事?”

南宫擎轩起身帮他泡了一杯茶,冷傲的眉宇间带了几分恭敬:“什么怎么回事?”

“你多久都不来沥远一趟,刚刚居然在办公室里——”罗闽城有些说不下去,“你可是有婚约在身的人,恩熙的事情已经闹得南宫家没有颜面了,你怎么又能跟个晴婉之外的女人纠缠不清?!”

罗闽城语气有些重,南宫擎轩抬起深邃的眸,凝望他。

南宫家的确是Z市的名门望族,声誉地位来得很重要,豪门的争议总是敏感又激烈,这点他很清楚。平凡背景的女人,根本没有可能攀得上他。

“恩熙的事我会尽快解决,我的事,罗叔你还是不要管的好,”他淡漠道,嘴角微微讽刺,“晴婉将来一定会是南宫家的少奶奶,这点我可以保证,而至于我玩什么女人——就不用您来操心了吧!”

罗闽城蹙眉更深,却也知道他说得都有道理。

“你确定,你就是玩玩而已?”

南宫擎轩漫不经心地翻翻喻千雪刚刚送上来的资料:“也许。”

“晴婉回来以后你们就会结婚,到时候你不要再找什么理由拖延,我不希望婚事再出什么岔子了,不要像恩熙,好端端的搞出什么孩子,到时候就算回到南宫家,她又哪里还能嫁得出去……”罗闽城痛心疾首。

南宫擎轩此刻满脑子都是刚刚警告喻千雪的那些话,不知道这该死的小女人听没听的进去,他原本只是霸道,只有在她面前更可恶一点,她如果不听,就真的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第三章

当天晚上,封行朗并没有回封家。妻儿不在家,他实在不想一个人回去当孤家寡人。

于是,他便跟小

文学

儿子一起厚着脸皮留在丛刚父女这里。

留在这里当大爷,岂不美哉!

丛刚嫌不嫌弃他们父子,封行朗看不太出来;即便看出来了,他也会直接无视。

但安安那一直嘟着的小嘴巴已经很明确了:她不喜欢他们父子俩!都这么的讨人嫌了,还厚着脸皮不肯走!

躺在别墅里唯一的那张床上,封行朗舒适的微眯起了眼。

“亲爹,我们睡在这里……那大虫虫和安安就没得地方睡了!”

封虫虫觉得亲爹着实霸道得有点儿过分。安安都不喜欢他,他还非要跟着一起留下来。

“客厅不是还有沙发嘛!就让他们父女俩睡沙发好啰!”封行朗悠哼着。

“亲爹你好过分的!安安那么小,你让她跟大虫虫睡沙发?”小家伙抱起枕头蹦哒下了床。

“虫虫,你去哪儿啊?”封行朗抬头问向开门的小儿子。

“去陪安安一起睡沙发!”

小家伙怒怒一声后,便很响的关上门噔噔噔跑下楼去找丛刚父女了。

“……”这算是怜香惜玉的表现方式么?

半夜的时候,封行朗被作痛的胃给扰醒了。虽说上回的确玩了出苦肉计,但受伤的胃却一直没能恢复元气。每天晚上都会隐隐作痛那么一会儿。

一个人时,封行朗都是吃片胃药忍过去的;但今晚封行朗却不想忍了!他想下楼去折腾丛刚。

楼下的沙发上,并没有丛刚和两个孩子的身影。于是,他又上楼去找,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

哪儿去了?难道丛刚带着两个孩子出去找酒店

文学

了?但也没听到任何汽车引擎的声音。

“你找什么?”

身后冷不丁传来的声音,着实让封行朗一怔。转身一看,便看到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就突然冒出来的丛刚。

“我胃疼。”封行朗带着情绪。

“你这是玩苦肉计玩出的后遗症吧?”丛刚朝封行朗捂着的胸口扫了一眼。

“也是你的后遗症!”封行朗勾唇冷哼一声。

“……”丛刚唇角微抽。

封行朗在丛刚这里当了三天的大爷。

无论丛刚怎么委婉或强势,都没能奈何得了已经习惯于把自己当大爷的封行朗。

……

雪落带着大儿子和女儿晚晚跟河屯一起去参加了一位公爵举办的庆生宴。

装扮了一天的贵妇,雪落着实累得够呛。

儿子封林诺对这样的宴会并不感兴趣,到是打扮成小公主的女儿晚晚很喜欢这样的贵族氛围。感觉自己真成了童话中的小公主了。因为所有的人都是那么的尊贵礼貌。

当越野车驶进佩特堡时,疲惫了一下午的雪落,便看到手牵着小儿子在城堡里等候的丈夫封行朗。

那一刻,所有的疲惫,所有的小怨都烟消云散了,有的只是眼前这个英俊挺拔的男人。

就像前来营救灰姑娘的王子,那么的神采奕奕,那么的气宇轩昂。

她的男人,果然没让她失望!

她的男人愿意屈尊降贵,为了她和他们的孩子,忍受着对河屯的不满,还是主动过来找他们母子三人了!

“行朗……”

“亲爹!亲爹……”

身穿着礼服的雪落,行动上有所不便,便被大儿子抢了先。

“爸比……爸比……”

封行朗拥抱住朝他奔来的大儿子,托抱起宝贝女儿,又腾出手来揽过漂亮的妻子!

一家五口,在佩特堡团聚了!

是摒弃前嫌,才能有的真正意义上的团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