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一章

暗灵族眼看着蓬勃发展的未来,突然就被埋葬。

暗剑王只恨、恨当初在大地武王殿里做了错误的决定。

可是,倘若细想,当时她即使不相信大地武王,又能如何?

就因为同族里的一句错误的话,暴露了风武王早已不存在的秘密,当时他们无法封锁秘密的泄露,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希望大地武王的那番肺腑之言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但很显然,暗剑王错了。

武王即使要死了,其言也不善。

大地武王利用他们报复了玄天武王,紧接着又联合天武王黄雀在后,更让天下三十二武王清扫了潜伏的暗灵族。

暗剑王现在都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同族活着!

他本想报复大地武王,然而,大地武王却凭空不见了。

暗剑王欲报复不能。

漆黑的夜,暗剑王望着夜空,内心充满了挫败,对于未来,更变的茫然……

风武王也不是他们的地方了,毫无疑问,天武王和大地武王既然做了这样的准备,必然会在风之地散布消息,并且派人去风武王殿清扫留守的暗灵族。

现在,暗剑王即使赶回去,也来不及了。

夜空,繁星璀璨。

暗剑王看着,头一次发现,星空如此美妙……

然后,她想起许多人类相信,天上每一颗发光的星,都代表一个逝去的灵魂。

这当然不是真的,暗剑王一直觉得这很可笑。

因为,人死之后是变成了意识碎片。

可是,暗剑王现在却希望,这是真的。

因为——混沌暗灵的本体死亡之后,会散成无数的碎片,消失在天地之间。

暗灵族为何而存在?

难道不是自然之子,不是为了终极大自然的毒瘤、人类吗?

倘若是,为何会有眼前的局面?

倘若不是,她暗剑王又为何存在?

暗灵族们又为何存在?

暗剑王想着,突然又想起天武王在盆城的那一剑。

只有一剑,天武王也只出那一剑。

可是,那一剑,威震全场。

暗剑王望着天空的繁星,突然自语道:“如果那天,我没有突然临时起意因为云暮烟而折返去盆城,就会跟你们一起到达玄天武王殿,那么今天,是我们一起活着,还是我跟你们一样,变成了夜空中的繁星?”

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但暗剑王却全然没有战胜天武王的信心,于是,答案似乎又成了肯定。

倘若如此,暗剑王就更疑惑了,暗灵族若不是大自然之子,不是为了消灭人类而存在,难道就是为了昙花一现,最终在除掉玄天武王之后,再被灭亡吗?

这、能是他们暗灵族存在的意义?

暗剑王想着,越发不忿,越发不甘!

‘绝不可能!’暗剑王猛然站起,拔剑,指着虚空中的繁星,高声立誓道:“你们看着!等着!我必杀大地武王为你们复仇!我族到底是自然之子,还是不该存在的异数,我——一定会找到答案!暗灵族绝不会就此灭亡!天空的你们为证,我会从头开始,一个一个的救助新生的族众,告诉他们如何生存,告诉他们如何团结一致,积蓄力量,重振旗鼓!”

夜风吹着,山林摇动。

暗剑王一人一剑,在黑夜中穿行。

她首先要找的,是大地武王。

去哪里找?

当然是大地武王都城。

走出昏暗的山林,月光下,一个女人正用绳子套着脖子,泪流满面的喃喃自语着说:“谢谢你,愿意复活不再是混沌之心的我。但若从此不能相守,这孤独天地,我又如何活的下去?你求你的不灭王将之梦,我、根本就不该重生!”

那女人一脚蹬开脚下的支撑,于是,感受到了上吊自杀的痛苦。

那种痛苦却没有维持多久,却突然被人抱住了双腿,救了下来。

她哭着,看着面前那张美艳女人的脸,抽泣着说:“为什么救我?我活着毫无意义!毫无意义!”

“我不是想救你,只是不喜欢寄生难看的尸体,既然你活着毫无意义,我正需要换个身躯,那就把你这副让我喜欢的躯壳送给我吧!”暗剑王按着那要自杀的女人,审视着她的模样,身形。

暗剑王很满意,她觉得,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启示。

她正需要换个谁也不认识的新身体,恰好就遇到这么一个寻死自杀的女人,还是一个她很满意的躯壳。

自杀的女人被打晕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又醒了,然后,恐惧,挣扎……感觉到头脑、身体要被撑爆的痛苦!

直到,失去了知觉。

暗剑王又一次体会离体、占体的痛苦。

看着原本的那副、已经是不灭王将的身躯,她本来也是很满意的,只是,已经被人认识,未来行动多有不便。

于是,暗剑王按掌在舍弃的那副躯壳上,意念一动,就散溢成了一阵混沌之气。

暗剑王继续前行,为了找寻大地武王复仇,为了找寻暗灵族存在的意义,为了从头开始,继续逐个救助新生的混沌暗灵……

玄天武王殿的变故,在百山林的李天照和云暮烟并不知道。

他们一路悠悠然的走着,到了百山林。

可是,却没见着樵夫。

路上都在野外睡吊床,三个人就在李天照曾经住过的百战将居室里收拾了落脚。

不过,这里许久没人居住,蛛网杂草许多,也没有木头。

云暮烟和云影留下收拾,李天照就上了对面山林里找合适的枯枝。

山上枯枝多的是,李天照决定从上往下,见到好的就直接丢下去,等人走回去的时,也就早捡够了。

李天照这般在山林里走着,突然察觉气流中,是远处有人在走路。

而且,是两个。

‘奇怪了,这里怎么会有两个人?’李天照循着气流的信息过去,靠近了,看见其中一个人是樵夫,而另一个,身形异常魁梧强壮。

“天武王留玄天意识残存,是给她死而复生的机会,却不让她有昔日的力量再做妄想。之前你说,大地之地即使交给你,你还是会交给玄天那女人!但等你能够把她死而复生,她既没有了武王之力,也没有了昔日的战士力量,也不可能借她女儿重振旗鼓。她不可能再成为武王,大地之地传承给你,也没有障碍了。”大地武王说到这里,冷哼道:“如果不是为了让你答应接手大地之地——我绝不会给她生路,必让玄天的意识彻底崩碎!”

“只要给玄衣机会,她就不会放弃。我接手大地之地,真正的操控者还不是她吗?”樵夫说罢,大地武王顿时怒道:“本王第二次寻你,根本就不容你拒绝!你敢不答应,我就让玄天那女人死个彻底!”

“……你办不到。她的意识安放在哪里,只有我知道。”樵夫说罢,见大地武王怒而按剑,叹了口气说:“稍安勿躁。其实你第一次来找我之后,我就一直在考虑大地之地的事情。你只要继续当着武王,就无法避免的会耗损脆弱的意识生命,你需要的,是摆脱武王的责任,然后安安静静的去武王氏族之地等待能有合适的子王诞生。此事我虽然无法做到,但我却想到一个人非常合适!”

“笑话!你当大地之地是什么?你若非本王亲生弟弟!你以为本王愿意便宜了你?还随便寻个人来,本王就能答应?”大地武王很是生气,只恨眼前之人如此没有大志,毫不争气,眼里心里就只有个人情感纠缠,时至今日仍然不知悔改!

“兄长——你跟玄天的仇恨,既然答应了结,何必还不肯放下?玄天之地已经易主,她想你惨死,她自己却失去了苦苦经营的玄天之地。大地之地,本来就不是谁都能够接任。你我从来差别明显,我志在探寻混沌之气、天地自然的奥秘,武勇本事根本比不得你,我的个性又一贯不与人计较细枝末节,更没有武王应有的霸气强势,根本就不合适!”樵夫这番话说完,大地武王犹自恼火的道:“你要把大地之地交给个莫名其妙之人!让本王如何能甘心!”

“我是提议,是否愿意当然在你。但我认为,这个人非常合适。”樵夫说完这话,就沉默的继续走路。

大地武王没有做声,半晌,突然问他:“你拎着山鸡走了这么久,又不吃,到底去哪里?”

“徒弟来了,还有一个朋友也来了,你若不想见,那就回去吧。”樵夫没有多的话。

“你徒弟?就是天武王最完美的子王,完全可以继承天王剑法之威,还在十六岁时自创了得意绝技千绝杀的那个云丫头?”大地武王已经知道盆城的事情,见樵夫反应,知道没猜错,就说:“天武王说他完成了借孤行人清扫众武王的计划之后,就传位云丫头,是真的?”

“有兄长的前车之鉴,天武王又有如此厉害的继承人,他难道还非要等到如你这般山穷水尽了,才去珍惜自己的意识生命?”樵夫这话反问的无情。

大地武王一窒,却又冷哼道:“天武王一直认为天下武王太多,是纷争内乱之源,当年孤行人始祖就是些落难的部落氏族,本来可以消灭的差不多,就是天武王说留着将来总有发挥大作用的时候。现在终于用上了,不出几年,未来天下真的可以只剩下三十二武王。但要更进一步,却没那么容易,天武王能舍得放手?”

“天武王以避免大纷争的方式让天下从过去千余武王变成今天这般,很快又只剩下三十二武王,已经做了许多。再往后的事情,既然没那么容易,他为何不能放手?云暮烟将来能成功实现最好,实在不行,天武王不能再出来帮她补救吗?”樵夫语气突然如此不善。

大地武王冷哼说:“天武王是你兄长,还是本王是?说他,你就不高兴!”

樵夫便道:“我们都知道,天下自从有了聚气阵,才有了阴云境黑云境和混沌天境,而后才有了混沌暗灵。分明是人为储备聚集了大量混沌之气于一处,引起天地自然之间的混沌之气失衡紊乱,接连不断的云境就是这样产生。紊乱的混沌之气聚集成混沌气珠,却被各武王拿走。原本平衡的天地混沌之气被打破,混沌污秽之气在自然之中的量因此不断增多,积累到一定时候,就聚集形成了暗灵族!不断的杀死出生的混沌暗灵,只是治标的手段。天下第一座聚气阵是我和玄天所创,是我们扰乱了天地自然的稳定,我们却不能收回,如果未来武王越少,聚气阵也更少,天地自然的混沌之气失衡情况也就会改善,混沌暗灵当然也会诞生的更少,更能被协调控制的更好。天武王的志愿,我一贯赞同,也等于是修补了因为我创造聚气阵引发的恶果。”

“区区暗灵,何足挂齿!将来三十二武王灭杀的更紧,绝不会让它们再兴风作浪!”大地武王不以为然之极。

“别忘了——暗剑王还活着!三十二武王领地潜伏的暗灵也不是悉数清理干净了,暗灵族存心潜伏求生,难道还能把所有武王领地的人都拉去割手臂查验吗?”樵夫最不喜欢大地武王的这种、唯我独尊,什么都拿着不放的自大,但是,强势的武王哪个又不是如此?

通常樵夫会避免跟大地武王争论,却也总有一些、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的时候。

“你这想法很好!将来就要这么做!一年一查,谁也不得遗漏!索性就变成对武王显示忠勇的仪式好了,割开见到漆黑的混沌暗灵本体,那就是不忠于武王的证据,必须灭杀。如此一来,他们也不需要知道暗灵族的存在,却能避免暗灵族借占体兴风作浪。”大地武王立即就想到这种办法,让跟着他们,偷听说话的李天照不由觉得,武王治下的人们把那些提倡的观念,仪式性的行为看的无比尊贵,却连背后真正的缘故都不知道,实在太可悲了!

樵夫没有说话,暗灵族不能不管,不可不防。

杜绝暗灵族的办法虽然知道,却不可能让聚气阵消失。

得了永生的武王,怎么可能因为暗灵族就主动放弃?

当然是宁愿加大力度灭杀出生的混沌暗灵了。

那么,大地武王的主意,就是现实中有使用意义的。

即使,樵夫也知道,这很可悲。

是武王和不灭王将得到了不死不灭的永生,可是,因此而产生的混沌暗灵的祸患影响,却是所有武王治下的人在共同承担。

大地武王和樵夫已经看见百战将居了。

大地武王突然驻足,说:“本王就不去了,谁知道天武王的子王是否安了好心?万一袭击本王,岂非阴沟翻船?”

“那好,再见。”樵夫也不挽留,径自迈步下去,却没走几步,突然听见背后大地武王喊他说:“你刚才说,适合接受大地之地的人是谁?”

“在我们背后,跟了一路,你自己见他吧。”樵夫头也不回,说罢,又道:“你也不用回避了,聊完了,赶紧下来吃山鸡。”

大地武王诧异的转身,没想到会被人跟了一路,然后,他看见从树后走出来的人时,气笑了!

“你跟我说的人,竟然是他?一个王将?”大地武王怒喊罢了,稍微冷静下来,就知道这是多余的情绪之言。

樵夫既然推荐,李天照肯定是有武王之力的,若不然,根本不可能当武王。

“我也很意外……”这是李天照真实的心情了,他只是跟云暮烟一起来找樵夫吃山鸡,聊聊天的。

以前,樵夫对着他,有许多话不能说,现在,他觉得再跟樵夫聊天,肯定少了许多障碍。

李天照哪里想到,会在这里,碰上这事?

不过,樵夫会发觉他,李天照却一点都不奇怪。

过去樵夫就是随时神出鬼没,分明是有办法知道别人来了山林,人在哪里。

到现在才说,那就是有意让他听到对话,那么,提起天武王,提起那些,也是有心让他了解的。

“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有武王之力?”大地武王冷静些了,暗暗考虑着……不得不说,樵夫的推荐很有道理。大地武王之位,最理想的接受者,当然得是强者,孤王的武勇之威不必多说,无疑配得上。三十六武王联盟得的领地本来也是大地之地,玄天武王易主,玄天武王殿缺乏混沌之气储备,未来不会、也没有开启战端的基础。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二章

这一剑着实出乎龙飞的预料之外。

强无敌!

之前的聚婴境巅峰,一键秒杀。

而现在,天齐境界的罗锦绣,结果也是一样。

一剑秒杀了。

不过效果并没有之前那么明显,一剑分尸。

可这一剑侠,罗锦绣一样面门之上出现一道剑痕,而后瞬间开始从中间裂开。

她已经死了!

之前那一句话,也不过是李寒月这一剑足够快,甚至快过死亡降临,才让她有力量说出那一句话。

“系统出品,必属精品。啧啧,小妮子,看你还敢质疑我。”龙飞心中想到。

李寒月淡淡的扫了一眼。

表面上依旧是镇定无比,古井无波。但其实内心之中,却已经是震惊到无法言表。

太震撼了!

“一剑,又是一剑。原来我不是受师尊的影响,而是我所修行的力量,给我

文学

这样一种认知。我……”李寒月心中已经激动的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现在的内心。

曾几何时,她无数次幻想自己能够重新恢复修为,夺回曾经所失去的一切,让所有凌辱过自己的人,得到恶果。

可这样的第一个结局,她还是没有想过。

这完全就是碾压,没有道理的秒杀。

再一想到,自己竟然三番两次怀疑龙飞,心中忽然就生出弄弄的愧疚感。

然后,就又想到了龙飞已经将自己给看了个精光。

莫名其妙的,她的双腿微微一紧,仿佛在夹紧某种不知名液体,防止长身体之中继续渗透。

而此时,整个寒月宗之中,也是彻底沸腾。

“死……死了,锦绣师姐死了?”

“一剑,还是一剑,她是魔鬼吗?为什么会这样?”

“不好,她现在这么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之前那么羞辱她,她一定不会让我们好过的。”

人群之中有人惊叹,但也有人惊慌失措。

惊叹的大多都是寻常弟子,根本和李寒月之间没有什么交集。

所以更多心里就是恐惧。

反倒是那些个欺辱过李寒月的,此时一个个胆战心惊,仿佛已经死到临头。

“锦绣!”

“姐!”

忽然,两声怒喝直接从虚空之中传来。

罗凤和罗浩两人疯狂一般,朝着罗锦绣所在而去。

不过,已经晚了。在他们身体一动的瞬间,罗锦绣的身体直接倒地,而面门之上的一道剑痕,更是无声诉说着恐怖。

“啊啊啊,小贱人,你敢杀我姐,我要你死!”

罗浩震惊了,心中怒火无限爆发。

完了,全完了。

他的一切幻想在这一刻全都消失不见了。

前一刻,他眼中一片大好,他甚至都已经幻想着以后,众多宗门的圣女投怀送抱,天才见他俯首……

可现在,一切都没了。

“不自量力。罗锦绣在握手中一剑都撑不住,你也一样。”李寒月目光一转,杀意再现。

甚至,毫不夸

文学

张说,此时李寒月所爆发的杀意,比之前还要强横。

因为罗浩,她险些被凌辱。

如果不是遇到龙飞,她或许已经在罗浩的魔爪之下,被凌辱,沦为玩物。

也正是因为罗浩,她上次在去寻找灵药的时候,才会被高明等人给围堵,承受无限屈辱。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三章

“好了,大魔导师,我们到了!”一个牦牛人带着罗德走到了村子当中最大的一个帐篷前面,“我们的酋长和先知就在里面。”

虽然现在正在准备着迁徙,到处都有点乱糟糟的,但要跟救了自己族人的恩人会谈,还是要安排在更加隆重点的场合。

而这个帐篷,就是村里举行重大会议的地方,同时也是做出了这次迁徙决定的地方。

朝着领着自己进来的牦牛人点头致谢,罗德拨开了挂在帐篷出入口处的皮草,拉着莉莉娅走进了这个帐篷当中。

这个由木头和皮毛组织而成的帐篷,虽然并没有什么防御能力,但至少在帐篷内,远比外面要暖和的多。

罗德环视着四周。

在帐篷内,一切都十分的简陋,挂在一旁的装饰品,只不过是一些野兽的骨头或者皮毛。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帐篷相当的大,甚至有一面对准了外面打开,相当于一个阳台,面朝着一个几乎和一个湖一样大的水潭。

而在帐篷里面,有这两个牦牛人正坐在那个阳台那里。

那是一个男性牦牛人,和一个女性牦牛人。

男性牦牛人有着一身灰色的皮毛,穿着由长毛犀牛的皮所制成的皮革。

而另外一个女性的牦牛人,则是棕色的皮肤同样穿着一身简陋的皮甲。

但和男性牦牛人不一样的是,在那个女性牦牛人的身边放着一根长杖。

这两个耗牛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这两位的年纪实在是相当的大了。

只不过,他们两人的精神都显得很好,衰老并没有体现在他们的面容之上。

而且罗德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男性耗牛人显然是一个纯粹的战士——这也是村子里人数最多的职业了,比猎人还要多一些。

而另外那个女性耗牛人,则是一个萨满祭司。

她的身上蕴藏着强大的元素力量,虽然可能因为衰老从而实力衰退,但在罗德看来,帐篷中,这个萨满的实力犹在那个牦牛人战士之上。

“欢迎你的到来,远道而来的客人。”这时候,那个男性牦牛人开口对罗德说道,“已经很久我们这个村子都没能够接待到外来的客人了。我是这个村子的酋长冬风,这位是塔迦祖母。”

冬风酋长接着说道:“如果早一些日子来,我们这还有猛犸奶可以招待你。但现在,你恐怕来晚了。”

“你们不需要离开了。”罗德显然知道酋长在说什么。

“为什么不呢?朋友。”冬风酋长摇摇头,“这里曾是我们世代生活的家园,如今却不再安全。村落中飘荡着死亡的气息……残存的只有对过去的美好回忆。”

罗德说:“联盟会帮助你,帮助你和你的族人。”

“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们的村民。”冬风酋长弯腰对罗德行了个礼,“但我没有听过什么联盟,也不认为你们能帮助到我们。所以我和我的同胞已经准备放弃村子,打算前往东面的龙骨荒野寻求庇护。”

“你们打算去龙骨荒野?”罗德愣了一下,随之说道,“但据我所知,东边那里,已经盘踞着天灾亡灵的大军了。包括你们要去的冰雾村……那里已经不适合人们生活了。”

“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冬风酋长也愣住了,看着罗德问道。

“哦,我们正好去那边勘察了一下,就是回来的路上发现了一个天灾营地,于是顺便把你们的人给救了出来。”罗德解释道。

这当然是随便搪塞一下。

事实上,罗德当然是从游戏剧情中了解到的。

保护耗牛村的人向东边的龙骨荒野迁徙,本身就是一个系列任务。

但他们原先的目的地冰雾村,确实已经被天灾占领了,那里现在已经到处都是死去的牦牛人,甚至还有耗牛人变成的天灾怪物。

后来耗牛村的人就来到了东风苔原和龙骨荒野交界处的西风避难营,最后在一个部落特使的指引下加入了部落。

而现在来到诺森德的并没有部落,所以罗德当然是要让他们加入联盟啦。

“那这样的话……”冬风酋长犹豫地望向塔迦祖母。

如果罗德所说属实,那么他们的这次迁徙计划显然就行不通了。

“我相信这位年轻人。”塔迦祖母突然开口说道,“也相信他所代表的那个联盟。万灵告诉我,他就是来拯救我们的族群的……”

“是,祖母。”冬风酋长恭敬地说道,然后看向罗德,“请大魔导师介绍一下你的联盟吧。你要知道,一两次胜仗并不能代表什么,我们面对的,可是不死的力量……”

“我们的联盟,拥有千军万马,拥有着智慧和力量。”罗德简要地说道,“我们来到这里,就是要终结这股死亡力量的蔓延,来把巫妖王和他的军队给完全消灭掉的。”

“这都是万灵的旨意啊……”塔迦祖母闭上了眼睛,神神叨叨地嘀咕着,“在我们的族群面临危难的时候,就有人来帮助我们了……万事万物,都归于平衡。”

罗德接着说道:“南边攻击我们的天灾军队,包括在海岸这边的天灾基地,都已经被我们击败了。只要我们能够再摧毁掉位于北边的所谓圣城恩其拉,就可以暂时解除掉北风苔原的死亡威胁。这样的话,你们就不用搬走了。”

“北方?圣城恩其拉?”塔迦祖母的眼睛突然一睁。

“怎么了?”罗德问道,“您是否知道些什么?”

“这个世界,有光明,就有黑暗。有生命,也有死亡。”塔迦祖母低声地说道,“死亡能够找到我们,我们同样也能寻觅到他们……”

咦,真的知道什么东西?

主要还是罗德只是大概知道这北边有一个圣城恩其拉,但至于它的具体位置,里面有什么东西,还真是一概不知。

如果这个塔迦祖母有什么情报提供的话,那可真是意外之喜了。

罗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着眼前这个老年的萨满问道:“塔迦祖母,你想告诉我什么吗?”

萨满深深地看着罗德,缓缓地开口道:“最近在这片土地上,出现了许多奇怪的现象,死亡的气息到处蔓延……所以我请求万灵的帮助,让它们拓展我的视野。我追踪着那些死亡气息,就看到了一些东西……”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视界术”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