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宾游记:白洁一夜7次

阿宾游记 第一章

宣镇,范府。

南阳堂。

“昔周成王灭唐,迁之杜,为杜伯。杜伯无罪见杀,其子隰奔晋,为晋士师,子孙以职位为氏,遂为士氏。晋上卿士会佐文公,襄公,又灭赤狄有功,食邑于范,为范氏之始也。”

从陈设上来看,很难在南阳堂上看出这是天下巨富,甚至天下首富之正堂。

没有金玉满堂,没有天下奇珍,唯有一套红枣木家俬,一些说的过去的茶具,仅此而已。

范家家主范毓并和范家子弟并宣府副总兵侯杰、参将孙埠、李钟等说着范氏起源……

这些话,每一岁都说,但无人敢有不耐之色。

半个时辰后,范家子弟磕头退去,南阳堂上,只留下了范毓并,和侯杰、孙埠、李钟并范毓并之弟范毓孙,之子,范德。

“京城方面急信,淮安侯上书朝廷,请旨援军,并派下天子亲军,前来严查内鬼一案。军机处举荐了宁国府世袭一等侯贾蔷前来相助,那位贾蔷贾良臣,想来诸位并不陌生,是个无法无天的主儿,皇子王爷都敢冲撞,当初差点带兵屠了赵国公府!这样的人物来宣府,显然来者不善呐。”

范毓并面色凝重肃穆的说道。

其子范德黑着脸道:“都怪范毅,听了他那贼球攮的蒙古娘们儿的枕边风,做下那等胡球事来。”

范毓孙叹息道:“毅哥儿到底还小,没经过事,不知道此事轻重。他也没想到,开城门是为了放外面的鞑子兵来破城,不然,他也不会如此糊涂。”

侯杰冷然看了范毓孙一眼,道:“仲业莫要再偏袒他了,闯下如此大祸,还有甚么好说的?果真查出甚么来,你还准备拿这套说辞和朝廷讲理去么?”

此言一出,范家人面色微微一变,范毓并淡淡道:“若果真到那一步,范家自然不会强保那孽畜。不过,子秋,你是那孽畜的亲姑父,知道他的性子,虽是纨绔膏粱之流,但也不至于蠢到去做鞑子的内应来破城。我查了查,此事其中另有名堂。光凭那畜生身边的鞑子贱人,和那几个奴才,还做不到这一步。有人在算计范家,也是在算计子秋你。”

侯杰闻言拧眉道:“不管算计哪个,事到如今,一旦那宁侯入了宣府,他不会同你我讲这些道理。再者,今岁你说草原上为了和北面的厄罗斯斗,奇缺军械和生铁,趁着宣德侯调离之际,搬空了大半个武库。若没这次蒙古南下倒也罢了,总能遮掩过去。可如今那些骚鞑子拿着宣镇的军械,前来攻打宣府!如何能遮掩得过去?芝岩,这是抄家灭族的勾当!”

范毓并叹息一声道:“谁能料到,那些骚鞑子竟会如此狡诈,诓骗了范家!子秋,事到如今再说这些,已经为时晚矣。且商议商议,该如何找补罢。”

侯杰摇头道:“那是甚么样的人物,连我这边关武夫都听说过他的事,身后站着皇后和当朝军机大学士,又与皇子为伴,太上皇钦赐表字,当今也宠着,这样的根脚,会将我们放在眼里?他自身又是个会赚银子的,你给座金山他都未必放在眼里,我们能有甚么法子?”

范德咬牙道:“实在不行,就摸清路线,引一队鞑子入关!”

“放屁!”

侯杰喝道:“那不摆明给朝廷知道,是我等透露出去的消息?”

范德灰头土脸道:“那还能怎么办?”

侯杰看向范毓并,道:“不到万不得已,断不能用这等绝路计。”

范毓并点了点头道:“这位少年权贵也不是没有弱点,他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我让人仔细问明白了他的喜好,此人……不好金银,不好名禄,却偏好女色。只是,他好的又不是一般的女色……”

范毓并是北地出了名的精明商贾,极有手段和胆魄,但这样的人,此刻竟不知该怎么描述贾蔷的取向……

孙埠好笑道:“无非是好美人,好清倌人,好别人老婆,身份上打磨,就算是好清相公兔爷,也不算难事罢?”

范毓并苦笑道:“若只如此,天下第一美人也能给他寻来,只是,他连秦淮河、瘦西湖上的花魁都不屑一顾,丰乐楼的第一名妓也毫无兴趣,我范家还能寻出甚么样的美人?”

李钟奇道:“那他到底好哪一口?总不能真好兔爷罢?”

范毓并摇头道:“那倒不是,不过他只在贾家两座国公府里挑食吃,或丫头,或嫂子,或婶婶……”

“好家伙!!”

众人齐齐惊呼!

孙埠好笑道:“这倒哪去给他找人?怪道连范员外也

文学

头疼了。”

侯杰摇头道:“且走一步看一步罢,先把银子、女人都准备好,另外,等他到后,多给军中捐些钱粮,姿态要摆正,做出与城共存亡的架势来。他还有几天到?”

范毓并道:“二十八辰时二刻出发,当日行了五十六里半,昨儿个行了四十九里,预计最快,也要六天后能到。”

侯杰缓缓道:“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果真谈不拢,也只能引蒙古人奸细进城了。”

此言一出,南阳堂上,众人呼吸都屏住了。

真到了那一步,形势必然到了无路可退,非生即死的地步。

众人都是富贵惯了的,果真到了那一步,往后能不能瞒得过朝廷,能不能活下去,就很难说的准了……

“实在不行,干脆引蒙古人破城算了!朝廷现在乱七八糟,元平功臣都遭到了血洗,如今朝堂上乱,军中也乱。蒙古人今年春起就大旱,冬天又是数十年难得一见的白毛灾,也是饿狠了,死伤无数,才南下求条活路。这叫哀兵,哀兵必胜。引进来,直接往京城杀去,说不定就能改天换日,咱们也做一个从龙功臣!”

范毓孙赌狠道。

众人听闻此言,竟然没有出口驳斥,似乎,这真的也算一条出路……

然而正当众人沉思中,忽地,遥遥从前面传来一道突兀的巨响声音:

“砰!!”

似是甚么遭到了撞击……

阿宾游记 第二章

尝太尉诧然抬头:“居然有人敢行刺我?”

他久居高位,张相重病后,他的威望就已俨然是当朝第一人了,实在想不到竟然还有人敢太岁头上动土。

眼前刀光一闪,天光似乎都为之暗了一刹。

“奉酒御史之命?

他当真好胆!为了取代张相当朝第一人的位置,居然敢冒着抄家灭族之险,对本太尉动手!”

尝太尉想到酒徒居然敢安排刺客对他动手,不由得心中冷笑。

“酒夫人貌美,风情尤佳!本太尉垂涎多时了,姓酒的,如今可是你自己把刀把子递到了本太尉手中啊!本太尉要砍了你的脑袋,纳了你的妻室,看看天下,谁还敢如你一般利令智昏!”

尝太尉想着,便越飞越高,街头熙攘的人群,他此时只能用轻蔑的俯视,才能看到了。

“哼!都是蝼蚁一般!”

尝太尉的头划着一道弧形,飞到一个至高点,开始曲线向下时,他淡淡地想。

张相死的当天,尝太尉死了。

三公去其二。

尝太尉是被酒御史杀的,满大街的老百姓和文武官员,全都听到了刺客所喊的话。

廷尉陈彬看到现场,看到被惊慌逃窜的百姓踩得面目全非的尝太尉的头颅,惊得几乎晕厥过去,立即抱着尝太尉的头颅,去见车郎中将戴小楼、主管京城军事力量的卫尉常有太、光禄勋郑东来。

三人计议片刻,京畿卫戍部队便全体出动,开始逮捕和酒御史有关的文臣,名单……自然是由陈廷尉提供的。

酒御史正在府上忐忑地等候四名壮士传回佳音,却不想,很快他就得到了一好一坏两个消息。

好消息是,尝太尉死了。

坏消息是,整个天下都知道人是他杀的了。

酒御史一听脸就绿了。

他并不傻,浸淫宦海这许多年,如何还不明白是被人算计了。

尤其是当廷尉陈彬和车郎中将戴小楼率人杀进酒府时,酒御史便明白,算计他的人就是陈彬。

他不明白的是,尝太尉是真的死了,那也就是说,陈彬并不是尝太尉的人。

陈彬本来是被自己视若心腹的,自己若是登上张相的位置,尝太尉又死了,那自己妥妥的当朝第一人,那时对他陈彬来说,该是何等风光。

凭着陈廷尉的资历、地位和名望,他是没可能爬上至尊之位的,他为什么要算计我?

这对他并没有好处啊。

酒御史一肚子疑问,但他并没有问,只是在陈彬和戴小楼杀进府中时,仗剑立于堂前,朗声道:“尝太尉居心叵测,趁张相病危之际,盅惑群臣,欲谋社稷。

酒某不才,承蒙张相信任,断不容我大秦江山,落入此等宵小之手。

今尝谕已死,酒某何惜此躯,唯愿我大秦文武,能抛弃私念,忠于国事,保我大秦无忧,酒徒九泉之下,亦甘愿耳。”

说罢,酒御史干净俐落地抹了脖子。

陈廷尉见状,暗赞一声,不愧是张相选中的接班人,当真光棍儿。

酒徒清楚,尝太尉不是他杀的,但是如今这般情况下,越是否认,甚而当着戴将军的面指出他来,越会迎来残忍的报复。

他不仅要遭受酷刑而死,还会连累家人。

阿宾游记 第三章

@@@@

推荐阅读:正在手打中,稍后即将更新!

看过《重生三国西凉军阀》的书友还喜欢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