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不要了np、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求你们不要了np 第一章

第0317章狸猫换太子

王亮听完楚云飞的诉求后,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不以为意道:

“嗨,楚兄,我还当是什么难办的事呢,就这?实话跟你说了吧,从接到这个命令的时候,我就已经有想法了。放心吧,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保准日本人撤销让你们发动突袭的命令。”

“哦?你想要怎么做?”楚云飞的眼睛炯炯有神,非常好奇地问道。

“这你就别管了,天机不可泄露,楚兄你就等着听我的好消息吧。事不宜迟,我马上就去操作,先行告辞了!”

说罢,王亮就收拾东西要走,看上去很是着急的样子。

“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吗?”楚云飞有些不甘心,想了解王亮到底要干什么,这可是他的任务。

“不用不用。”

……

王亮前脚刚走,楚云飞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接上一条电话线后,直接要到了太原治安军警备司令部。

这条线路早在一周前就已经接通了。

当警备司令部办公室的秘书告诉楚云飞,张成明一早就去找筱冢司令官的时候,他又让话务员把电

文学

话接到筱冢的办公室。

他的这条电话线路有这个特权。

“他答应了?他承认自己是军统的人了吗?”张成明,也就是吉川贞佐,他听完电话里楚云飞汇报的内容后,非常地兴奋,毕竟他对王亮的判断得到了印证。

电话另一边的楚云飞回答道:“这个家伙非常地狡猾,他接受了我联手抗日的邀请,并且还痛骂了皇军和筱冢司令官,但就是没有承认自己效力于军统。不过我能感觉得出来,他应该是在刻意隐藏自己的身份。”

“我不要感觉,我要有理有据,能令人信服的事实。”茂川强调道。

楚云飞连忙道:“有一点可以佐证,在我的恫吓之下,王亮无意说出他在接到筱冢司令官签发的密件后,就马上开始考虑如何帮助八路军和晋绥军化解可能遭受三五八团袭击的危机了。”

“而且据他自己所说,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并且马上就可以付诸于行动,刚才他从我这里走得很着急,我想就是去办这件事的。只要你们安排人盯紧他,就不愁找不到线索。”

吉川听了后非常满意,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后继续道:

“好,这些情况我都了解了,你多加小心,一定要把三五八团的这些人稳住,不要让我们的计划在实施前暴露。”

“”部平君,放心吧,事成之后,你的功劳大大的。等你回到七十六号,有什么要求尽管可以提,你是帝国的有功之臣,都可以得到满足的。”

部平???

七十六号???

不是楚云飞吗???

吉川为什么会管楚云飞叫部平?

没错,现在的这个三五八团团长楚云飞并不是真正的楚云飞。

而是一个名字叫部平的七十六号特务冒充的。

而真正的楚云飞,早在一周前,就在从师里开完会返回团部的途中被暗中替换掉了。

这就是吉川贞佐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所制定出的狸猫计划。

求你们不要了np 第二章

皇甫嵩打烂仗也是一绝,能拖就拖,拖到双方士卒的体力顶不住,最后只能撤退的程度就是了。

就欺负你们罗马军团以素质和纯物理攻击为主,老夫给你多整点挨揍的军团,看看你们能不能打穿!

“这样的话,我们好像也不能获胜。”寇封皱着眉头看着整体的局势,罗马现在确实是攻击无力,几个主力军团都在爆锤盾卫,盾卫被打的老惨了,但不管是帕提亚军团,还是巨人军团,亦或者马其顿,蔷薇本质上都是纯物理。

自带汉室经典天赋属性防御强化天赋的自适应盾卫,压根就不怕这个,打,任你们打,打到你们膀胱炸裂,你们都不可能歼灭。

从开战到现在都两个多时辰了,盾卫全军的损失不到四位数,就这还是计算了重伤被急救兵拖走的士卒,两万五千多盾卫,按照这个效率得打好几天才能打废。

同理,汉室现在拿罗马也没什么办法,超重步组织力恢复确实意味着汉室能在边线压制十二鹰旗军团,并且让部分精锐骨干腾出手来,可反过来第二帕提亚只要需要随时也能腾出手来。

毕竟主战线罗马撤走一部分的主力骨干,盾卫也不可能压垮罗马的防线,双方的肉度都是非常惊人的存在。

“当然赢不了啊。”皇甫嵩神色平静的说道,“要是能赢的话,我还用拖着干什么?等超重步压过十二鹰旗军团,对面肯定会分兵压制超重步,这样中军又会开始动态的调整。”

寇封脸拉的特别长,按照这个说法的话,这一战怕不是得打到晚上去,不不不甚至得打到后半夜去吧。

“就是要给后半夜打啊,最近月相是下峨眉月,等到后半夜就无月了。”皇甫嵩态度坦然的说道,“而且到上半夜的时候,敌我双方恐怕就已经有些精疲力竭,不太想打了。”

寇封陷入了沉默,你这种打法完全不符合兵书上讲的速战速决,迟则生变啊,你怕不是吃兵书呢吧。

可能也是看懂了寇封的神情,皇甫嵩摆了摆手,“兵书这种东西看看就行了,找合适的用就是了,孟子都说过,尽信书不如无书,所以看看就行了,能赢就行。”

“可是这样的话,您真的能递出适合的台阶吗?”寇封有些担心的说道,这样僵持到前半夜,双方就差不多精疲力竭了,到时候体力,精力都成问题了,而且冷风和饥饿会大幅影响士卒。

双方都是人,就算身上有带着一些干粮,也不是铁打的,连战那么久,不提别的,生理上估计都要爆炸了。

皇甫嵩不说话,只是看了看超重步,又看了看第四鹰旗军团之前的位置,而后又看看夏诏等人,其意不言而喻。

之后发生的事情就像皇甫嵩预计的那样,超重步先一步恢复了自身的建制,十二鹰旗军团的气劲实质化确实是非常离谱,但超重步的复活更离谱,最后离谱对离谱,更离谱的干碎了离谱的。

马尔凯真心是无可奈何,讲道理他麾下的士卒敲死了三四千超重步了,可真正趴地上彻底起不来的,不超过一百名,这谁能玩得起。

超重步的建制恢复之后,第一时间就开始围杀马尔凯率领的十二鹰旗,而这个时候,十二鹰旗军团已经不能持续性的使用自身的鹰徽,哪怕有尼格尔的指挥,以及君主天赋的加成,没搞到精疲力竭,十二鹰旗军团现在也乏的可以。

“阿弗里卡纳斯,让开你去对付超重步,我顶住你的战线。”阿努利努斯这个时候已经忍无可忍了。

尼格尔好歹是个大公爵,很有素质,可阿努利努斯在一线拼杀,第一次见到这种恶心的局面,我打了三个时辰了啊!面前这条战线依旧没有崩,我明明依旧压制了对方,但我就是没办法将之击溃,这种难受到抓狂的感觉,让阿努利努斯暴怒!

“好!”阿弗里卡纳斯大声的回复道,他也快炸了,对面的盾卫并不怎么强,至少对面的长枪直刺,只要他的士卒小心一点,就算是扎中也不会受伤,可问题在于他这边也打不死对面的盾卫啊。

皇甫嵩对于盾卫的定位非常清楚,就是正面城墙防御战线,也不需要你们练习什么攻击的战阵,五人一小队的集体招架防御阵型往熟练里练习,攻击会个长枪直刺就没问题了。

反正能打赢的时候,盾卫输出不输出没意义,打不赢的时候,盾卫输出也是做梦,所以还是搞防御就是了。

求你们不要了np 第三章

梁德全带着潞州大小官员前去迎接宗楚客,宗楚客的目光在梁德全的脸上扫来扫去,却只说了句:“带我去驿馆,一路上也累了。”

在潞州官员为宗楚客所设的接风宴上,洒过三巡之后,宗楚客借着酒劲,笑眯眯地望着梁德全道:“梁刺史,你可知道我此次来潞州的目的吗?”

梁德全诚惶诚恐:“宗阁老,下官不知,请赐教!”

听了梁德全的话,宗楚客心中很气恼:你自己所做之事还故作不知,害得我大老远跑到潞州。

宗楚客的确有气恼的理由。

二十天前,潞州刺史梁德全向李显上书,揭发韦皇后营私受贿、买卖官位、独行乱政共十三项罪名,请求陛下严惩。

中书省中书令宗楚客将梁德全的上书压了下来,悄悄将此事报告给了韦后。

韦皇后得知后大怒,准备将其罢官。就在这个时候,安乐公主来为梁德全求情,声称梁德全历来对韦后忠心耿耿,定是被人陷害,让韦后放梁德全一马。

梁德全其实并不算安乐公主的心腹,安乐公主之所以为梁德全求情,当然是为了每年孝敬自己的那些银子。

韦皇后思忖再三,为了稳妥起见,决定派宗楚客亲自前往潞州一探究竟,然后再做打算。

于是,宗楚客找了个由头,向李显请奏前来潞州察看。

有韦皇后在一旁吹风,李显想也没想便准奏了。

能将作为中书令的宗楚客亲自派来探查此事,可见韦后对此事非常上心。

这也就是说,宗楚客的话最终将决定着梁德全生死。

梁德全在潞州颇有油水,却只知孝敬韦皇后与安乐公主,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打自己,这让宗楚客早就心生不满。

此次前来潞州,宗楚客已经暗自打定了主意,梁德全若是不识相,那就不会让他好过。

宗楚客久在朝堂,老奸巨猾,听了梁德全的话心中虽然不悦,但面上却依然堆满了笑意:“不知就好,不知就好呀!”

梁德全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梁刺史,可否将你近日所撰写的公文送来,让我一阅如何?”宗楚客话音一转又道。

“啊?”梁德全搞不清楚宗楚客是何意,一时愣在当场。

梁德全的举动看在宗楚客眼中,却被他看作是做贼心虚,宗楚客认定此事梁德全肯定脱不了干系。

“怎么?梁刺史,你有什么难处吗?”宗楚客眯着眼睛问道。

“哦!”梁德全这才反应过来,忙不迭道,“没有难处!没有难处!”

看着梁德全慌乱地神情,宗楚客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

潞州官驿的客房之中,宗楚客长吁一口气,将案几上的公文案卷轻轻合上。

经过再三比对字迹,宗楚客可以确认,给李显上书确是梁德全亲手所为。

其实,是不是梁德全上书并不重要,朝堂之中上书弹劾韦皇后的人不在少数,可最终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宗楚客来潞州一趟不易,关键看梁德全会不会来事。

如果梁德全聪明,能让自己满意,黑的宗楚客也可以说成白的,绝对保证他没事。

在之前的接风宴上,宗楚客已经点拨了梁德全。

此刻,宗楚客就像一个钓翁,静待鱼儿上钩。

戌时将过,宗楚客的屋外传来来了敲门声。

宗楚客心中一动:鱼儿上钩了!

“进来!”宗楚客沉声道。

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当看清楚来人,宗楚客惊讶之色溢于言表:“姚阁老?怎么是你?”

难怪宗楚客会感到惊讶,因为进门的不是他耐心等待的梁德全,而是不速之客姚崇。

说起来,宗楚客与姚崇同朝为官多年。姚崇担任宰相时,宗楚客的官职一直在姚崇之下。正因为有这样的渊源,故而宗楚客才脱口而出,称姚崇为姚阁老。

姚崇向宗楚客施了个大礼:“姚某见过宗阁老!”

不管怎么说,姚崇是自己以前的上司,他向自己行了大礼,宗楚客也赶忙回礼:“姚阁老客气了。”

“宗阁老,我现在可不是什么阁老了,只是小小的潞州司仓参军,以后还望宗阁老多多提携呀!”姚崇将自己的身段放得很低。

姚崇的话让宗楚客很是受用,他点头道:“姚阁老,里边请,咱慢慢聊!”

二人坐定之后,宗楚客试探道:“不知姚阁老深夜探访是……”

姚崇也不隐瞒自己的来意,直接问道:“姚某想知道宗阁老此次潞州之行的深意!”

“这个嘛……”宗楚客斟酌着不知该如何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