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一章

郝师成嘿嘿一笑,满脸憨厚的模样,若非秦风已经看透了他险恶的用心,恐怕还真有可能被他这一招给糊弄过去。

只是还没等秦风抱怨的话语说完,柳玄灵的大眼睛就已经忽闪忽闪的望了过来。

她脸上颇有些意外之色:“我这些年一直都在异界征战,刚回到山门就来拜见师父,倒是忘了问问你的修为。”

柳玄灵神识敏锐的从秦风身上扫过。

虽然她限于境界,对于秦风目前的修为还有些把握不准,但仅仅一眼就能看出小师弟的实力要比二师兄强得多了。

所以她满脸的诧异之色:“莫非二师兄说的还是真的?”

“为兄还能骗你不成!”

郝师成这一刻哪里还顾得上秦风那幽怨的眼神,连忙对秦风大夸特夸:“小师弟天资绝顶,悟性惊人,师父说,若非为了领悟更多的法则,铸就更加浑厚的根基,早就已经晋级紫府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

“是吗?师父?”

柳玄灵看向宁无虚。

“呵呵,不错,风儿若是晋级紫府,比起你当初刚晋级的时候还要强大不少,毕竟他的底蕴太过浑厚。”

对于自己的徒弟,宁无虚当然没必要隐瞒什么,何况无论柳玄灵还是秦风,都是他门下最优秀的弟子,也是最让他感到骄傲的两个徒弟,自然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相反说出来以后,说不定还能激励另外两人学学秦风,好生垒实根基,这样在以后晋级更高境界的时候才会有更大的潜力和后劲!

“哦?”

听了师父之言,柳玄灵顿时兴趣大增,两眼放光的盯着秦风上下看了几眼,转而说道:“小师弟,不如你我比试比试,让师姐看看你现在都会那些神通和法则?”

“不比!”

秦风直接摇头。

“为何?”

“因为我不想挨揍!”

秦风直接说道:“师姐,以你现如今的修为,再加上你的灵兽辅佐,即便碰到了初入法相境界的修士都未必会输,更何况对付我这连紫府境都还没有达到的金丹修士。”

“莫怕莫怕,师姐心里有数,不会伤到你的。”

柳玄灵安慰道。

秦风翻了个白眼。

这是伤不伤到的问题吗?

这是面子问题好吧!

好端端的我干嘛跟一个实力远超我的修士斗法?

难道被你碾压很好玩吗?

哼,有本事等我的实力可以压你一头的时候咱们在玩!

柳玄灵见猎心喜,心里想着一会是不是强拉师弟去他们以往经常试手的那片林子里去练练。

只是还没等她拿定主意,就见宁无虚拜了拜手:“莫要胡闹,你师弟这段时间需得将一切精力用在修炼上,莫要跟他胡乱切磋,万一伤到了岂不是影响修炼速度,这对他过些天的试炼可没什么好处!”

说话间他站起了身形:“我这就去打个招呼,将你的名字也添加上去,呵呵,你来的倒是巧,若是再晚来一天,明日队伍就要出发,到时候你就算想要跟着都不可能了。”

“多谢师父成全。”

柳玄灵见师父出言制止,只好暂时放弃了现在跟秦风比试的念头。

好在她并非李妙真那样的战斗狂人,并不会时时刻刻都将跟秦风斗法的事情记在心上。

不过,等宁无虚离去后,柳玄灵还是一把捉住秦风,口中说道:“那这样,等你从试炼归来,师姐再试试你的本事!”

秦风有些无奈了:“师姐干嘛非得给我比试啊?此去中域,不但会见识五域各大宗门的厉害修士,还能跟中域的儒家修士有所交流。

师姐若是手痒,过些天直接挑战五域强者,或者中域儒家读书人不是更好,没必要非得盯着小弟不放啊!”

“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秦风有些愕然。

“等你试炼归来,说不定就会得到天道关注,降下气运于你,到时候你的修炼速度定然会加快许多,说不定用不了多长时间就有可能追上师姐我的修为境界。”

柳玄灵说道:“既然师父都说你的积累远比我还要浑厚,那么一旦晋级,我再想教训你都难了,当然要趁着你还没有彻底超过我的时候过过手瘾才好。”

说着话,她还狠狠的挥了一下手臂,用来增强自己言语间的说服力。

“就怕等我归来的时候,师姐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

秦风笑道:“毕竟天道气运难以预测,万一我在试炼的过程中得到了大机缘,直接让我晋级紫府甚至法相,到时候师姐可不要被我打哭才好!”

“嘁!”

柳玄灵白了他一眼:“我什么时候哭过?”

“师妹你十二岁以前还是很喜欢哭的,小时候还曾为了一根鸡腿就哭闹了好半天。”

旁边,郝师成补了一刀!

柳玄灵顿时羞恼,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狠狠瞪着郝师成,也不说话!

秦风左右看了看,突然忍不住扑哧一笑。

“好好好,我错了,再也不提这事了。”

郝师成被柳玄灵瞪得心里发慌,连忙举手投降:“师兄我还得回去照顾灵药园,就先回去了,你们聊哈……”

话音未落,他身外升起一道遁光,直接朝外飞去。

他已经决定了,回去后就把灵药园中所有的禁制全都开启,免得被恼羞成怒的小师妹把他的宝贝灵药给祸害了。

其实这也不太保险,毕竟他布下的禁制可挡不住境界高深的柳玄灵,所以郝师成打算今天晚上就守着自己的灵药园不走了。

好在柳玄灵明天就会跟着宗门队伍一起离开,到时候也就不用这么提心吊胆的了,以她的性子,很快就会忘了这次的事情。

郝师成也是无奈,明明自家师妹现如今已经成为了宗门的紫府长老,但却并不像其他长老那般稳重,性情跟以前相差不多,万一再像小时候那般偷偷溜进药园子祸害他的灵药,自己岂不是要心疼好几天!

同时他也在暗自后悔,自己这张嘴,干嘛非得说出这些招惹她的话语出来?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二章

镇南王府位于陈国与南蛮交界的泰安郡,郡城之外千门万户,极尽奢华之能。

作为陈国开国皇帝的嫡亲弟弟,上一代的镇南王得到了除了皇位之外的所有东西,在泰安郡更是只手遮天,翻云覆雨,也因此遭到庙堂之上诸位大臣的不断弹劾。

太宗皇帝顾念手足之情,一直多方维护,直到老镇南王去世,才派遣都尉、郡守接手泰安郡的关防和官员任手的权利,只保留了镇南王手下铁甲军的统治之权,并且受军部掣肘。

镇南王府后院,一个单独的宅院当中,朗朗的读书声透过窗户响彻小小的院落。

“先王有至德要道,以顺天下,民用和睦,上下无怨。汝知之乎?”

声音清脆,牙声细语,竟是一位稚童。

清风拂动窗楞,稚童的侧脸露了出来,光滑的脸蛋,浓浓的眉毛下嵌着一双乌黑透亮的大眼睛,微翘的鼻尖,柔软的双唇

文学

伴随着声音来回张合,一身淡蓝长衫顺滑的罩在他那小巧的身躯之上,越发显得可爱灵巧,好一个俊美的孩童。

孩童手握书卷,摇头晃脑,念着成人也为之头痛的古言,却一副沉浸其中的样子。

陈子昂一边摇头晃脑,一边默默地感受着脑海里的一尊青铜石门,那是伴随他越界而来的金手指!

对,陈子昂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地球上的一个普通农民工,当时正赶上在一个工地施工,挖掘机意外的从地底刨出一扇青铜门,当时在场的四位工友一起上前搬挪那扇大门,结果陈子昂脚下一滑,被大门压倒在地上,当时只觉得头颅一痛,再醒来之时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成为了镇南王府的六世子!姓名倒是没变,仍叫陈子昂。

“子昂世子福安,王妃让奴婢来叫您过去一趟。”

三位侍女出现在门口,身体微微前屈,双手放在腰间做了个福身,姿势标准,赏心悦目。

可惜的是年纪太小了点,最大的那位也才十五六岁,在自己前世还只是一个初中生,小点的两位更是十岁出头,还是幼女的年龄。

“晴儿姐姐可知道大娘叫我何事?”

陈子昂睁着大大的眼睛,一脸好奇的看向为首的婢女。

“子昂世子言重了,奴婢怎敢被您称之为姐姐,快收回去!”

少女说完还虎着脸瞪了陈子昂一眼,可眼中的笑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哎呀,这里又没有外人,晴姐姐别那么见外了,下次我请你吃桂花酥好不好?”

陈子昂上前一步抓住晴儿的手腕,仗着自己年幼,使劲的摇摆起来。

“好了好了,我算是怕了你了,这次王妃叫你是好事,听说是要传你功法哪?”

晴儿的双眸眯成了一条缝,笑嘻嘻的回道。对于这位刚满五岁的六世子,她也十分喜爱,不仅是对方对她们这些婢女十分宽厚,不仅不动辄打骂,还会在管事惩罚之时开口维护;更何况这位世子没有母妃,却深明事理,深的王妃等人的宠爱,就连教导他的先生也说子昂世子以后肯定会有大出息的。

晴儿在笑,却没有注意到陈子昂眼中的复杂眼神一闪即逝。

这个世界不同于前世华夏的古时候,最大的不同就是这个世界拥有神奇的武功!

甚至比前世他看过的武侠小说上的武功还要强大,单人夺帅不再是传奇故事,一人可挡百万兵也不再是夸装的说法,而是曾经或将来会发生的事实。

比如自己的爷爷,前代镇的南王,他就曾经单枪匹马杀敌上千,打的南蛮军队溃不成军,更有他孤身一人前往南蛮核心之地,枪挑**部落高手,逼的对方签下互不侵犯的条约。

而府里的王教头,更是在他眼前亲自施展出了传说中的真气,一刀隔空

文学

劈开十米外的一块巨石。

就连自己经常碰到的护院,也个个都是肌肉高高崩起,能力举千斤,在前世就是奥运会举重冠军也得跪,而且他们还是全能选手,在护院里随便挑一个都能横扫奥运金牌!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