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在NP虐文里,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一章

六扇门的大门口几个东厂的衙差叫嚣着。

何年坐在自己的县衙后院烧着鸡翅膀。

萧县丞神色有些担忧,“县侯,王鼎这次是要陷咱们于不义呀。”

“你怕什么,我生病着呢,哪有功夫去搭理他们。”

萧县丞看着何年意犹未尽地靠着鸡翅膀心里还是不踏实。

李煜坐在乾元殿懒洋洋的打着哈欠说道:“何年还没来吗?”

王鼎着急地说道:“这个何年真是的,连陛下召见都拖拖拉拉的,这是陛下的召见放在眼里吗?简直过分。”

“王鼎。”李煜半闭着颜。

王鼎连忙毕恭毕敬的行礼,“陛下。”

李煜叹息一声说话道:“朕先去休息了,要是何年来了你告诉朕一声。”

“何……”

王鼎愣在原地,就这么算了?

看李煜离开之后,王鼎回到了自己的东厂府衙。

“这个何年!竟然不来面见陛下!”王鼎咬牙切齿的把手里的纸团揉成了一团,心里的妒意思越加大。

“齐璜人呢!”王鼎喝问道。

“回王公公,齐先生已经回去了。”

“算了!”王鼎泄气地坐下,“来日方长,咱们就不信扳不倒他何年。”

这些日子杨意颜,开始带着一队娘子军开始扫荡京城各处妓院和暗门。

京城的各个妓院都传来了尖叫声,与怒骂声。

不少男人被一群女子追着打。

何年感叹道:“杨小姐真是为了京城的贡献良多啊。”

沈薇用手指戳了戳何年的脑袋说道:“还不是你想要结果,你说说你想要让杨意颜养个私军出来,结果养出来的娘子军怎么办?”

“也挺好的,女子能顶半边天嘛。”何年说道。

沈薇揣摩着何年的这句话,“女子能顶半年天?好句子,好说法。”

何年笑了笑。

看着何年的神情,沈薇心里踏实了许多,心里确认了自己的看法。

这么多时日一直以来的感觉。

何年与很多男人都不一样,何年像是从来没有看不起女人。

很多时候可以感觉到,在何年的身边,他从来没有轻视过自己。

也从来没有贬低过自己。

这个世道有太多的男人看不起女子。

作为男子的正妻或许还算好。

若是作为妾身,这辈子的处境或许会更差。

沈薇觉得自己很幸运,当初听到这个婚事的时候,也想过自己或许以后一辈子就这么结束了。

相反的现在看来,何年不但很尊重自己,而且很赞成自己的事业。

坐在家主小凳上,沈薇说道:“何年,你到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啊。”何年想了一会儿说道:“我是一个很庸俗的人,要说我有什么深明大义,肯为了那个大义舍生忘死我做不到,我只想在我的家里过着我自己的愿意的小日子而已。”

“还真是胸无大志啊。”

“其实我也是有志向的。”何年说道。

沈薇好奇地问道:“你的志向是什么?”

“我的志向就是有一天数钱可以数到手抽筋。”

沈薇点头,“果然是个伟大的理想呢。”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二章

在西村太郎找到上海站的据点之前,李云生已经带人转移到郊区,躲过了这次灭顶之灾。

可局势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了极大的危险,所以在临时安置完毕之后,李云生立刻给总部发了电报,说明了如今的局势。

因为在西村太郎赶到放弃的据点之后,让李云生有了一种紧迫感。

哪怕上海站成功撤离,可当初潜伏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自然要留下档案,所以几个主要人物的照片,都会落到日本人手中。

而日本人有了李云生等人的照片,不仅会造成巨大的危险,日后行事也会非常不变。

所以李云生认为,自己这一行人,也是时候撤离上海了。

不过总部的回电,让李云生十分意外,因为上面只命令上海站这边,派出专人护送资料回国统区,并没有别的指示。

“站长,上面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面前的电报,许冰的脸色很难看,因为她的照片,也落到了日本人手中。

“你不是猜到了!”

这个结果很让李云生意外,不过却非常平静。

因为上面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愿意李云生回去。

理由也很简单,无非是争权夺利,捎带着铲除异己。

毕竟李云生立下的功劳很多,身后还有靠山,又和几个美国人的关系不错,要是回了重庆总部之后,肯定会身居高位。

所以总部才没有理会之前的事,轻描淡写的做出这个安排。

“真是该死!”

许冰咬牙切齿的咒骂一句,脸上的表情也在来回变换。

因为如今的情况,他们这一行人继续留在上海,危险性太大。

而李云生几个人,又是上海站的灵魂人物,一旦出了问题,整个上海站都会全军覆没。

“你派个人、把东西送回重庆!”

没有理会许冰的情绪,李云生随意的下达命令,只是他的心中,怒火却十分高涨。

因为被如此对待,哪怕涵养再好的人,也未必接受得了。

尤其李云生的性格中,带着几分自私,所以更不满了。

可李云生知道,没有总部的命令,自己根本无法离开上海,只能小心翼翼的保全自身。

“站长,我们就这么认了?”

“我自有主张!”

文学

说完这句话,李云生就回了房间,思考着今后的局势。

仔细思索了一会,李云生觉得,虽然情况有些不妙,可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毕竟躲在上海郊区,危险不并不大,安全还是能保证的。

只要以后的上海站,不采取什么巨大行动,就可以拖延至抗战结束。

想到这里,李云生的脸上,漏出一点微笑,更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想必你不会猜到,还有不到一年,战争就会结束吧!”

另外一边,在军统局总部,刚给上海站发完电报的毛人风,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局座,电报已经发完了!”

回到局座的办公室内,毛人风说明了这个情况。

局座没有回答,而是低着头,好像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这才开口说道:“知道了!”

“这么安排,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李云生可不是小人物,更不是孤立无援的人,所以毛人风有些担心,会有人站出来说话。

“上海的局势很复杂,没有人比李云生更合适、在那里主持大局!”

局座淡淡的回应一句,他可不担心会有麻烦,毕竟不是什么送死的任务。

虽然在一般情况下,特工暴露了照片之后,要及时撤离,免得会有危险。

可在敌后战斗,什么地方不危险,只要不在乎别人说闲话,根本不算什么把柄。

尤其局座位高权重,哪怕在国民政府内仇家遍地,也没有几个

文学

人被他放在眼里,这也是他不让李云生回到后方的重要原因之一。

因为李云生的地位、级别都不低,又有耀眼的功绩和后台,一旦回到后方,不说跟局座分庭抗礼,至少也会有一定的话语权。

局座的话一说完,毛人风也不在开口,只是心里面有些不平静。

第二天一早,上海的局势又发生了变化,只见大街小巷中的汉奸头目,手中都有几张照片。

这几张照片上人物,自然是李云生一行,而且非常清晰。

如此大规模的找人,上海站自然收到了消息,甚至李云生的部下们,也纷纷担心起来。

好在李云生马上传信,让所有人不必担心,这才稳定了军心。

“站长,日本人的做法,会给我们打来巨大的危险,虽然现在找不到我们,可要是有什么行动……”

许冰没有往下说,只是脸上的忧愁更深了。

“那也要我们有行动,或者进入市区才行!”

李云生到是很平静,因为他已经决定,在抗战胜利之前,不会进入上海市区一步。

何况日本人的做法,在身份暴露之后,李云生就想到了,根本不会担心。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三章

也行。

东厂在前期也并非是宦官手中的利器,确实达到了扼制掣肘锦衣卫的效果,况且像东厂这样的机构,它对大明的好坏还是要看它被掌握在谁的手里。

不过尚有一个问题。

黄昏想了想,问道:“陛下建立东厂倒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问题在于现在朝堂大量缺乏人手,等今年郑大监打下澜沧之后,还需要大量的人手,陛下,您确定有人手来充盈东厂的官职吗?”

朱棣微微点头,“朕近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在朕看来,东厂只需要找一个领头的要臣武将来担任便可以了,其余职位从京营或者五军都督府的抽调底层武将来充职即可。”

黄昏暗暗凛然,照这么看来,朱棣还是不愿意杀纪纲,这可不行,春节之前自己折腾了那么久,到头来还杀不了纪纲,这不叫天下人笑话吗?

略微一思索,“陛下建立东城是打算治标,难道您没有治根的打算吗?”

朱棣知道黄昏想说什么,也愿意和他讨论此事,沉吟着说:“朕也想过,朕认为两件事一同操办并不矛盾,至于你在年末的那一系列跳梁小丑一样的操作,朕也不追究你了。”

黄昏讪讪的笑,“微臣也是为陛下分忧为国尽力,陛下您我心里都明白,国家长治久安,便循盛世之中不宜重典的先贤道理,所以不应该再由锦衣卫掀起血色恐慌。”

朱棣笑得很捉狭,“朕看你是公报私仇。”

黄昏越发尴尬。

朱棣你这就没得意思了啊,看破不说破,咱们还能做好朋友。

沉默了一阵,“陛下,有一说一,难道您认为微臣做的不对吗?如果任由纪纲这么猖狂下去,微臣的很多事情都会夭折在他手中,远的不提,就说近的,若非向宝不惧强权力挽狂澜,那么东郊试验田的的成果恐怕已经被北镇抚司毁于一旦,之前做的一切努力都将化为乌有,今年就必须重来,浪费大量的时间,而这时间对我们很宝贵,随着医疗改革的推行,人口急剧暴增,如果我们不快速解决粮食问题,只怕会出大问题。”

朱棣挥手示意康宁将乾清殿中所有人带出去。

待殿中无人时,朱棣点头,“说句实在话,纪纲的猖狂确实有些出乎朕的意料之外,若非如此,朕也不愿意动他。“

朱棣能走到今天,自然有容人之量,也能隐忍。

你纪纲截留选秀贡女,这个可以,我朱棣能够容忍,女人嘛,要多少有多少,我也不差那么一两个,况且我心里只有徐皇后。

就算你纪纲截留了朝鲜贡女最美的那个女子,朕也无所谓。

只要你忠诚于朕,那便是好的。

至于和薛禄的争风吃醋,甚至在皇宫中大打出手,导致一位侯爷头颅被开瓢,影响虽然恶劣,但这是锦衣卫该有的地位。

这种事情我朱棣能忍,但也只是暂时能忍而已。

但后面三元楼事件中你纪纲却触犯了朕的底线。

锦衣卫的职责是什么?

是处理朕看不顺眼,对朕有抵触反抗的建文旧臣或者有谋逆之心的臣子,你纪纲和黄昏的私仇,自己想办法在仕途上斗争便可以了。

毕竟你纪纲是朕用来掣肘平衡黄昏的棋子。

可纪纲竟然利用两位藩王和太子,在三元楼布下那么一个杀局。

关键是三元楼的布局牵扯到老二和老三,而这个两个不肖子又在五军都督府那边私下操作,图谋之大朕都不愿意面对。

再前瞻性的说,如果当时纪纲和老二老三得逞,那么朕的皇位是不是就的和李渊一样,禅位给老二这个自诩李世民的逆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