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一章

帝王收集公司正文第四百八十五章周娥皇的心思?第四百八十五章周娥皇的心思

五月初五,端午节

晨曦微露,几只公鸡扯着嗓子鸣叫着,把熟睡中的孩子吵醒了,开始哇哇大哭起来。

姜五娘抱起孩子给她喂奶,小丫头安静下来,大口的吮吸着奶水。

姜五娘慈爱的看着女儿,用手抚摸她肉乎乎的小脚。这孩子已经四个多月大了,长得白白嫩嫩的,十分招人喜欢。赵子重只要在家,每天都抱着孩子傻乐不停,还带着女儿到处炫耀,见人就说自己的闺女如何白净好看,是个可爱的孩子。

这时,房间的门开了,杏儿带着狗儿走进来。

“娘亲,你饿不饿?我去做饭啊?”杏儿问道。

“今天是端午节,早上不用做饭了。昨天食堂包了很多粽子,一会你带弟弟去吃,然后给我带回来几个。”

狗儿趴到火炕边,羡慕的看着吃奶的妹妹,嘴角流下了口水。

姜五娘乐了,这个臭小子,多大人了,还想吃奶啊!

姜五娘伸手掐住狗儿的脸蛋,狗儿有些不高兴。

“娘亲,快放手,很痛啊。”

“狗儿,你是不是想和妹妹抢奶吃?”

“不是,绝对没有,我是哥哥嘛,不会和小屁孩抢的。”

“那你流口水干嘛?”

“嘿嘿,娘亲,这叫条件反射,那喆大叔教过我们。”

“条件反射?这是什么意思?”姜五娘很疑惑。

杏儿笑着解释:“娘亲,学堂的生物课教过这个词,老师说过,望梅止渴就是典型的条件反射。多次吃过梅子的人,当他看到梅子的时候,就会流口水。这就是他在曾经吃过梅子流口水的基础上完成的,是条件反射。如果当年曹操的士兵都没有吃过梅子,也从没有人告诉他们梅子是酸的,那他们就不会流口水,也不会产生条件反射了。”

姜五娘很高兴:“杏儿,看来你在学堂还真学了不少啊,不像这个臭小子,一天到晚就想着吃。”

狗儿挣脱了母亲的魔爪,躲到姐姐身后开始叫屈:

“娘亲,你太偏心了!明明是我先说的条件反射,你却夸姐姐。”

姜五娘笑了:“行了,你们都是好孩子成不?娘亲不逗你们了,杏儿,你带弟弟去吃饭。嗯,你们多拿一些粽子回来,一会给周姨送去。”

两个孩子答应下来,去食堂吃饭了。

姜五娘抱着女儿,静静的想着心事。

周娥皇现在比刚来时开朗了许多,不再躲着不见人了。她每天不是去崔家和崔道述的母亲,妻子闲谈;就是去学堂和女老师们交流。

周娥皇文化水平很高,精通音律,她和傅红玉、齐九娘,还有来自于汴梁城的行首沈玉奴成为了好友,几个人经常聚在一起,唱歌吹奏乐器。

今天是端午节,傅红玉早在十几天前就开始准备了,大家都排演了节目,下午就登台为全岛人表演。

而最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沈玉奴这个女子,决定留在朐山岛了。她从迎宾的小楼里搬出来,住进了一间木屋。

沈玉奴遣散了几个男仆,留下了两个侍女。她又说动了傅红玉,去学堂做了教师。

傅红玉的反应也很奇怪,按理说沈玉奴是她的情敌,她应该千方百计的把沈玉奴赶走才对,可是傅红玉却毫不在意沈玉奴的威胁,竟然答应沈玉奴留下来,还让她去学堂做了教师。

全岛的人都议论纷纷,大家都认为傅红玉的内心真是不一般的强大,她留下沈玉奴,应该是认为沈玉奴威胁不到她。就算沈玉奴这个大美人去勾引杜大雷,她也有把握控制住杜大雷,让杜大雷不敢越雷池一步。

而沈玉奴好像也忘了杜大雷,从来不去找他,只是在学堂里教书育人,没事就和周娥皇、傅红玉、齐九娘一起谈论音律。

最郁闷的人就是杜大雷了,他夹在傅红玉和沈玉奴之间,觉得自己的处境很尴尬,两个女子都不给他好脸色,全岛的男人都在嘲笑他,所以杜大雷就跟着赵子重,躲到流求去了。

这时,姜五娘怀中的孩子吃饱了,又沉沉的睡去。

姜五娘把孩子放下,给她盖好了被子。

她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木屋,望着远处满山的青翠,呼吸着温暖湿润的空气,觉得心情十分舒畅。

姜五娘从水缸里舀了一些水,开始给几个孩子洗衣服。

当她把洗好的衣服都晾晒之后,杏儿带着狗儿回来了。

两个孩子手里都拎着小竹篮,里面装着香喷喷的粽子。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三章

“是啊,一心想着毁灭世界,期待混沌回归的家伙,竟然期盼着有人陪他说说WwΔW.『kge『ge.La”

又一个声音响起。

接着的一个声音,竟然是清幽:“妄想症成疯成魔,他已经无可救药!”

“哎,其实妄也是可怜人,只不过万古已过,过于执着于自己那份妄想,甚至把妄想想象成是对我们本体的痴心!”

“可悲可叹啊。”

连续又有两个声音。

这已经是五个,跟着还有三声叹息!

都是女子。

对,这就是九幽之中,八人的声音,最开始是落落,接着是默默,然后清幽,再然后好像是那个恋幽,后面跟着的也是其中一人。

叹息三人中,有一人是曲如烟!

九幽之八,同时开口……

这让老家伙再次瞪眼:“你……你们,你们怎么能发出声音?”

“我们各个独立,为什么不能说话呢?只不过前面是因为作为智慧的我,一直在传递意念给其他妹妹,才会没空搭理你。”

清幽淡淡回答。

妄猛然靠近几步,然后盯住了三色之焰上的九幽之魂:“你……智幽你,你是不是知道,九幽不能聚合的原因?”

“对,我知道,而且是我早早布置下的,你想知道吗?”

清幽回答着。

妄激动质问:“告诉我!”

“其实很简单啊,九幽魂魄想要凝聚成一,灵魂必须独立,哪怕没有作为幽的记忆,也不能是沦陷的灵魂。可惜啊,第九幽早已失去了自主的意识,意识早在那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不能自已,已经彻底被某个人俘虏。”

“你说什么?是谁,是谁干的?”

“那么好奇啊?好,我告诉你,是我让齐迹做的,所以啊,现在第九幽依然沉浸在渴望齐迹蹂躏的欲念里面,不能自拔哦。”

“啊?”

“叫什么叫,所以说,你的计划失败了,幽不可能再生!”

清幽声音变得淡漠起来。

这中刺激,对于妄来说,比混沌崩塌还要严重,双目血红瘆人,浑身颤抖着,死死盯住了九幽之魂,最后又转向了手中齐迹的灵魂,怒吼:“是他,是他,是他啊。都是他,他不光玷污了幽的转世灵魂,竟然还破坏老夫的计划?该死,该死!”

蓦然之间,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从妄的身体内激荡出来,凝聚双手纸张,抱住齐迹的灵魂,竟然开始发力。

清幽感知到这个,急忙娇叱一声:“迹,你还在等什么,难道想要我们守活寡吗?”

守活寡?

那么久的岁月里,齐迹的灵魂一直跟虚无的声音交流,虽然很少,却似乎对自己所做的一切生出了一丝疑问,但是,他始终想不明白,自己做的到底是对是错。

对,还是错呢?

就这么,齐迹想了很久很久,都没想明白。

一直到这一刻,他的灵魂突然听到一个声音,问他是不是要让她们守活寡?

什么人?怎么是我让她们守活寡?好奇怪!不对,我是谁?我又是谁呢?那个声音,好亲切,她到底是谁?是谁……

灵魂蓦然震荡起来,竟然有一丝痛的感觉!

而此刻,老家伙发力,想要崩溃齐迹的灵魂,认为齐迹灵魂如果都不存在,是不是第九幽可以慢慢摆脱那种不能自已的状态。

这种情况下,外力的挤压,加上齐迹灵魂本身隐隐作痛,直接让灵魂一个激灵:“啊,我……我是齐迹啊,那是……清幽?她,是她?”

往事如烟,记忆却不断涌入灵魂,好像让齐迹再活了一世。

是我,我毁灭了世界?

那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呢?清幽在叫我,

文学

我该怎么回应她?

什么都没搞明白!

而此刻,他的灵魂承受巨大压力,似乎已经有了一丝崩散的迹象。

清幽也急了,再次传音:“难道你忘记了?你肉身九成九的本源不在体内,快,联系它们,以那些本源重新凝聚身体,然后身魂归一。”

“啊?”

对啊,九成九!

齐迹想起来了。

到这时候,他似乎明白了以前清幽做出的安排,所以在感知到灵魂即将被挤散的时候,猛地向着混沌中延伸出一道一念。

眨眼间,他找到了混沌某处漂浮着的少年和少女,少女身体有封印!

“开——”

意念动,封印除。

嗡!

混沌好似都被某种力量牵引震动,甚至影响到了妄这边,瞬间让他色变:“那是?”

“我啊!”

没等老家伙反应过来。

混沌之中,一个淡漠的声音缓缓响起。

与此同时,妄手中的灵魂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是在三色焰火边上站立的男人,还是在毁灭世界前无视一切的姿态,唯一不同的是,在看向三色火焰中灵魂的时候,多了一丝眷恋。

这已经和之前大不相同!

“你……”

妄色变。

那自然是齐迹,已经恢复了真身!

齐迹这才看向妄:“我已经满足过你一次,是你自己不争气,已经怨不得我。现在我改变主意,如果她们聚成一魂,那我怎么办?就算要禁脔,也得是老子禁脔她们九个!”

“你混蛋,我要杀了你。”

嗡——

老家伙暴动。

一股恐怖气息,朝着齐迹冲击过去。

齐迹赶紧迎击!

就这一下,巨大的波纹朝着四方冲击,倒飞出去的,却是拥有混沌本源的齐迹。

这让他都有些意外,万米只外稳住身形,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哼,唯心之术乃极致之术,毁灭自身毁灭世界,你不光恢复肉身,竟然还不舍得几个女人,哪怕你有着混沌本源,却根本不是老夫这个第二生灵的对手,毕竟混沌本源在混沌中只是一个存在,根本没有任何的攻击力,今天你输了,我一定会将你彻底毁灭。”

妄已经癫狂,杀机狂暴。

这话一出,让齐迹都是一愣!

可是,老家伙已经展开疯狂攻击,把齐迹打的不断倒飞,完全成了一面倒的姿态。

“迹哥哥,你为什么这么傻呢?难道老鬼告诉你唯心之力的终极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吗?仔细想想,到底什么才是唯心,不要被惯性思维给绑架。”

就在这时候,清幽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齐迹听到,精神一荡!

唯心之术的终极?不是目空一切,无视一切,毁灭一切吗?

清幽的意思,这不对?

那唯心之术的终极是什么呢……

齐迹不断被轰飞,思维却飞速转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

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呢?

对啊,我已经修炼到了唯心之术的终极状态,为什么又舍不下清幽她们了?

这是秘术退步了?或者说,它在终极状态又发生了变化,更进了一步?当时我是怎么想的来着……

齐迹飞快回忆自己为什么会改变无视清幽她们的原因,似乎,是因为清幽喊出要成寡妇的那句话。

“对啊,当时我有一种感觉,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在意她们就在意她们……啊,难道说,唯心之术并不是心中一切皆虚无,毕竟心的主宰是人,人主导心,以人为基,以人为本,我这个人身处一个世界,有亲朋兄弟爱人,我想在意的,就可以在意,而不是抛弃原本在意的东西!”

好似醍醐灌顶,齐迹眼睛亮了。

而这一种感悟,瞬间让他的气息大变,原本冷如冰霜,眨眼就是飘逸

文学

自然。

当妄的攻击再次降临,他只是随手一挥,眼前一切攻击尽皆虚无!

这让老家伙色变,惊呼:“你……”

“不用惊讶,妄啊,自万古混沌到现在,你都不曾参悟到唯心之术,更别提懂幽了。她的唯心之术,并非毁灭,而是进化的力量,让混沌进化,开天辟地,让一切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这才是唯心的真谛。你错了,错得离谱,只存在妄想,根本什么都不懂。”

清幽接上了妄的话。

齐迹则静静立在那里,没有说话。

这一刻,妄整个人都惊呆了!

清幽轻笑:“所以姐们说,你是个可怜人,不假。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已经妄想入魔,难再自拔。”

“我不信,我不相信,现在齐迹已经毁灭了世界,什么都没有了,你们九幽的肉身也没了,被炙烤在三色焰火之上,我是混沌第二生灵,哪怕齐迹再强大,我也不会消亡。这样,我还可以化作灵的状态,缠绕在三色焰上,能比他更接近你们,我还是赢了,幽还是我的。”

“而他,毁掉了自己守护的华夏,还有所谓的兄弟女人,哦哦,还有个女儿,他在将来的岁月中,只会活在痛苦的懊悔之中,所以,他败了!”

妄竟然咆哮起来。

这让齐迹眉头一皱!

是啊,世界被自己毁灭了,毁灭了……

他不敢往下想,因为心真的很痛,很懊悔!

什么都没有了,这都是自己的错。

“小伙子啊,犯错不要紧,只要还活着,是可以改正的,不是吗?”

就在老家伙狂笑,齐迹露出痛楚的时候,一道清亮的声音在虚无中激荡起来。

妄听到之后,浑身抖动了下,然后不敢置信地扫视:“什么人?”

“偷了本尊的儿子,还要问我是什么人?妄啊,你是白痴呢,还是白痴呢?”

声音再次,紧跟着两道身影出现在了三色焰火前方。

这让妄瞬间色变!

齐迹都瞪大了眼睛……

因为他认识,竟然是自己救的那对兄妹,发出声音的就是叫夜落的少年。

可是,他刚才说的什么?

妄偷走了他的儿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