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在你身体里的男人是谁,岳的毛太浓

记住在你身体里的男人是谁 第一章

关于锦帆与黄家的恩怨,荆州上下知道的人并不在少数。

人在患难时结下的友谊,往往要比在富贵时更加的真挚与牢固。

自打攻破江东以来,锦帆针对世家的手段虽然依旧严苛,但也已不再似起初那般残忍暴烈,动不动就灭人满门。

可随着江夏失陷,黄家上下数百口人,最终却仍未能逃过锦帆冰冷的屠杀,要知道如今的锦帆早已今非昔比,王冲这么做对自己的大业根本没有任何益处,甚至还会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可结果……他还是这么做了,由此可见王冲的报复之心,是有多么强烈。

为了避免被锦帆迫害,黄祖随刘备逃去了房陵,如此一来,王冲心中的恨意未必能完全消弭,而沔阳黄氏作为江夏黄家的分支,如果王冲把仇恨转嫁到他们身上,哪怕他黄承彦是荆襄颇具声望的名士,以王冲那无法无天的性格,也根本不会把他放在眼里。

豆大的汗水不断自额头滑落,黄承彦浑身冰冷,如此炎热的天气,他却诡异的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暖意。

此时此刻,黄承彦悔的肠子都青了,他今日出门显然没看黄历,否则又怎会碰上这档子破事?而且最令他懊恼的是,他此番前来鹿门山,竟然还特意带上了自己的女儿。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森冷杀意,王双与太史享的手已经按上了剑柄,似乎只等王冲一声令下,长剑就会出鞘痛饮黄承彦父女的鲜血。

王冲身侧,庞统满脸的惊慌失措,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原本他只是好奇黄月英的长相。所以才随口附和了王冲一句,可谁又能想到,场面最终竟会演变成现在这般地步?

这时。只听黄月英幽幽的问道:“将军,是否只要小女子揭下面纱。将军就会不计前嫌,放我父女二人离去?”

王冲不动声色道:“这

文学

就要看本将心情了,说真的,你们根本别无选择!”

“小女子知道了。”黄月英声音依然平淡轻柔,不见丝毫的烟火气息。

抬手搭上斗笠的前沿,黄月英并没有太多的犹豫,便将之轻轻取了下来…

文学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见到黄月英容貌的第一眼,王冲脑海中便下意识浮现出了《诗经.卫风.硕人》中的诗句。

这哪是什么黄头黑脸的丑女?如此倾国倾城的美貌,纵然是比之小乔貂蝉,也已不遑多让。

“这……”庞统眼中闪过一丝惊愕,随即撇头看向黄承彦,摇头苦笑道。“黄公啊黄公,别人是金屋藏娇,你的金屋里却偏偏藏了女儿。令嫒长得这般倾城,你何故要遮掩其真容,让乡人误以为她长得极丑?如此岂非污了她的声名?”

黄承彦答道:“财不露白,如今大汉兵荒马乱,盗贼、流民、悍匪比比皆是,若是被这些亡命之徒知晓月英美貌,我黄家一无钱二无势,怕是休想再有安生之日。”

记住在你身体里的男人是谁 第二章

帝王收集公司正文第四百八十五章周娥皇的心思?第四百八十五章周娥皇的心思

五月初五,端午节

晨曦微露,几只公鸡扯着嗓子鸣叫着,把熟睡中的孩子吵醒了,开始哇哇大哭起来。

姜五娘抱起孩子给她喂奶,小丫头安静下来,大口的吮吸着奶水。

姜五娘慈爱的看着女儿,用手抚摸她肉乎乎的小脚。这孩子已经四个多月大了,长得白白嫩嫩的,十分招人喜欢。赵子重只要在家,每天都抱着孩子傻乐不停,还带着女儿到处炫耀,见人就说自己的闺女如何白净好看,是个可爱的孩子。

这时,房间的门开了,杏儿带着狗儿走进来。

“娘亲,你饿不饿?我去做饭啊?”杏儿问道。

“今天是端午节,早上不用做饭了。昨天食堂包了很多粽子,一会你带弟弟去吃,然后给我带回来几个。”

狗儿趴到火炕边,羡慕的看着吃奶的妹妹,嘴角流下了口水。

姜五娘乐了,这个臭小子,多大人了,还想吃奶啊!

姜五娘伸手掐住狗儿的脸蛋,狗儿有些不高兴。

“娘亲,快放手,很痛啊。”

“狗儿,你是不是想和妹妹抢奶吃?”

“不是,绝对没有,我是哥哥嘛,不会和小屁孩抢的。”

“那你流口水干嘛?”

“嘿嘿,娘亲,这叫条件反射,那喆大叔教过我们。”

“条件反射?这是什么意思?”姜五娘很疑惑。

杏儿笑着解释:“娘亲,学堂的生物课教过这个词,老师说过,望梅止渴就是典型的条件反射。多次吃过梅子的人,当他看到梅子的时候,就会流口水。这就是他在曾经吃过梅子流口水的基础上完成的,是条件反射。如果当年曹操的士兵都没有吃过梅子,也从没有人告诉他们梅子是酸的,那他们就不会流口水,也不会产生条件反射了。”

姜五娘很高兴:“杏儿,看来你在学堂还真学了不少啊,不像这个臭小子,一天到晚就想着吃。”

狗儿挣脱了母亲的魔爪,躲到姐姐身后开始叫屈:

“娘亲,你太偏心了!明明是我先说的条件反射,你却夸姐姐。”

姜五娘笑了:“行了,你们都是好孩子成不?娘亲不逗你们了,杏儿,你带弟弟去吃饭。嗯,你们多拿一些粽子回来,一会给周姨送去。”

两个孩子答应下来,去食堂吃饭了。

姜五娘抱着女儿,静静的想着心事。

周娥皇现在比刚来时开朗了许多,不再躲着不见人了。她每天不是去崔家和崔道述的母亲,妻子闲谈;就是去学堂和女老师们交流。

周娥皇文化水平很高,精通音律,她和傅红玉、齐九娘,还有来自于汴梁城的行首沈玉奴成为了好友,几个人经常聚在一起,唱歌吹奏乐器。

今天是端午节,傅红玉早在十几天前就开始准备了,大家都排演了节目,下午就登台为全岛人表演。

而最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沈玉奴这个女子,决定留在朐山岛了。她从迎宾的小楼里搬出来,住进了一间木屋。

沈玉奴遣散了几个男仆,留下了两个侍女。她又说动了傅红玉,去学堂做了教师。

傅红玉的反应也很奇怪,按理说沈玉奴是她的情敌,她应该千方百计的把沈玉奴赶走才对,可是傅红玉却毫不在意沈玉奴的威胁,竟然答应沈玉奴留下来,还让她去学堂做了教师。

全岛的人都议论纷纷,大家都认为傅红玉的内心真是不一般的强大,她留下沈玉奴,应该是认为沈玉奴威胁不到她。就算沈玉奴这个大美人去勾引杜大雷,她也有把握控制住杜大雷,让杜大雷不敢越雷池一步。

而沈玉奴好像也忘了杜大雷,从来不去找他,只是在学堂里教书育人,没事就和周娥皇、傅红玉、齐九娘一起谈论音律。

最郁闷的人就是杜大雷了,他夹在傅红玉和沈玉奴之间,觉得自己的处境很尴尬,两个女子都不给他好脸色,全岛的男人都在嘲笑他,所以杜大雷就跟着赵子重,躲到流求去了。

这时,姜五娘怀中的孩子吃饱了,又沉沉的睡去。

姜五娘把孩子放下,给她盖好了被子。

她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木屋,望着远处满山的青翠,呼吸着温暖湿润的空气,觉得心情十分舒畅。

姜五娘从水缸里舀了一些水,开始给几个孩子洗衣服。

当她把洗好的衣服都晾晒之后,杏儿带着狗儿回来了。

两个孩子手里都拎着小竹篮,里面装着香喷喷的粽子。

记住在你身体里的男人是谁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