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着今天不准拿出来小黄文|1v1高肉养成双处

塞着今天不准拿出来小黄文 第一章

战争,无论实力对比多么悬殊,都不一定是一边倒的。

“全速行军!快!本帅要你们的铁蹄踏烂这片丛林!”

“大帅有令!全速行军踏烂丛林!”……“冲啊!让蛮子的鲜血洗刷我们的唐刀吧!杀啊!”……“没有人能阻挡大唐的铁骑!要他们永远记住反叛的教训!”

杨思勖头上戴的紫金冠早已光华暗淡了,明光铠也不是三个月前反射阳光都能吓退敌人的样子,斑驳的血污浸染过后,在这潮热的丛林中竟有点点锈蚀滋生,岭南的环境简直和长安不是一个世界!杨思勖不明白自己体内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水,每天不停的顺着内甲流淌出去,汇聚起来在青骢马腹下如同小溪,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匹千里马小便失禁了!

不敢洗澡!每一个清澈的水潭中都有可能隐藏着那些拳头大蚊蝇的卵,山泉汩汩甘洌就在抬眼可见的山石间,却不知道是否有蛊毒顺流而下!好了,光是想要钻入铠甲缝儿的鼠蚁已经够让人烦心了!这也是杨思勖在高温中宁肯头眼昏花,也要披挂几十斤铠甲的缘故。

那个该死的陈行范!害老子五月渡泸深入不毛!要是抓到他一定剥皮填草!

将士们绷紧的心弦已经太久,但在崩断的边缘还是不能懈怠,这一片丛林已经彻底被五万大军围住,谋反的贼人插翅难飞!看着这些跟着自己十几年的兄弟们,短短几月一个个精壮的关中汉子都肌肉浮肿起来……那还算好的……不少人皮肤溃烂,原本极有力的第三条腿已经永远不能昂起,即将和自己的命运一样了!杨思勖心如刀绞!

但总比死掉的那些强啊……说不得回京后向陛下请旨,把他们都净了身召进宫来做护卫,毕竟他们的武艺是溃烂不掉的,也算是给兄弟们留一条养老的路。“对不起大家了!”杨思勖慨叹一声,尽管几位将军都投来怀疑的目光,但没有人敢不执行命令,纷纷身先士卒的冲入山林。

岭南道经略大将军杨思勖傲立一方巨石上看着密密麻麻的重铠勇士,亦如自己身上那只大蚂蚁般不计得失的前进,钢牙都咬碎了,也只能再狠狠心!极潮热的热带丛林很难组织火攻,刚刚副将建议围而不打、静等叛贼断炊的时候,被杨思勖一眼瞪了回去。

其实谁不心疼将士们、想要扎营让大家休整休整呢!杨思勖不是不懂兵法!相反三十年的从军阅历之丰富,当今大唐少有比肩!所以才能以宦官之身领大军、受陛下信任东征西讨。但对着那个跟随自己十余年的爱将,还是忍住了……心中的苦没法说啊……几万乱民掀不起真正的风浪,糙铜制的弯刀根本不能在大唐明光铠上划个痕,剿灭是早晚的事儿。

可对于虢国公杨思勖而言只能早不能晚!因为自己的战场不在岭南的丛林中,而在长安的朝堂上!

武惠妃十年来没一天消停过!她生儿子儿子死、怀女儿女儿堕、就是个不祥之人!也不知皇上喜欢她什么?竟然真心相待恩爱独宠!这几年天天在耳边听她絮叨、为她那个满脸痴呆相的儿子寿王瑁争太子位,皇上怎么就不嫌她烦呢?

“已经离京百天了,不知道太子又遭了多少风浪,必须赶紧回去!本帅不在,没人吓得住那些混账!”杨思勖目光深邃遥望北方,仿佛真能穿透着漫天烟瘴看清长安太极殿中的情景似的,想到这儿不禁精神为之一振!又或许是前面浓重的血腥气传来的缘故,闻之通体舒泰,连战刀在阳光下都重新焕发了光泽,英武的杨思勖挺直高大的身躯,欣赏着四面震天的喊杀声,哪怕有血珠都溅到自己脸上了,也毫不知觉。

作为百战之将,杨思勖为内廷宦官挣了气、正了名。作为内廷宦官,杨思勖深知朝堂上、后宫中的惊涛骇浪和蝇营狗苟。大唐立国以来,宫廷政变那类的事儿还少吗?

没有一个太子能顺利继承大宝的!先有玄武门诛兄杀弟,后有女皇帝篡位赐死亲子,继之母女合谋毒杀丈夫父亲,即便是当今陛下……杨思勖不敢再想下去,再想下去就犯死罪了……当今明皇英明果敢,继位以来举贤任能,励精图治,开疆拓土!生产发展,经济繁荣,四夷臣服,百姓安居乐业……从姚崇、宋璟位相到如今源乾曜、李元纮等满朝的圣贤啊!可偏偏王皇后至死无子!

本朝开元,玄宗皇帝没有嫡子,刘华妃所出的长子庆王李琮又偏偏容颜有毁当不了太子,太子之位落到杨思勖从小看着长大的二皇子郢王李瑛头上,可这孩子过于单纯了啊!都怪那些摇头晃脑的腐儒,净教些什么狗屁圣人之道,若是所有皇子都学那些圣人也行啊,偏偏其他皇子不受重视后连听大儒教导的机会都没有。殊不知那就只好去学豺狼虎豹了,同样不是嫡子不是长子的,凭啥你当太子?

越想越烦闷,杨思勖摩挲着自己不长胡须的下巴,从新把注意力扯回这片毒瘴弥漫的丛林,又看到几个将士的手臂滋出乌黑的血液,那是那种短粗的毒弩攒射后的结果。杨思勖忍不住自语叹息:“但愿太子殿下安好,但愿武惠妃没闹些新花样威胁太子之位。”

塞着今天不准拿出来小黄文 第二章

终于,在历经了一年半的时间,一百五十万字,我完成了一部小说。X23

文学

US.COM更新最快这部小说的名字,叫做《大宋佣兵》。

很难用“好人”或是“坏人”来界定这本书的主角太史昆,正如同很难用好或者坏来界定我们身边的大多数人一样。[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一位干部,他在家中是好丈夫好父亲

文学

,在单位是能为下属说话的热心人,甚至他还会在大街上用于救助一些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这样的人,应该算是好人。但是呢,他同时又借助职权贪腐、侵吞国有资产,乃至,他审批的建筑物在轻微地震中倒塌,害死了许多人。虽然他身边所有的同事都在做着这样的事,可……他毕竟还是作恶了。你说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你想一想,你的身边有这样的人吗?

一个赌徒、酒鬼、无赖,在家中他实施家暴,在村里他横行霸道,他是一个标准的坏人。但是呢,他顶住了拆迁队的强制施工,揭露了村干部与开发商的背后交易,使得村民们拿到了本应属于自己的拆迁款,使得几百人生活有了保障,不至于流离失所。你说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你想一想,你的身边有这样的人吗?

正因为此,这本书最令我纠结的地方就是主角的正义之举与邪恶之举了。无数次,我想要提笔修改掉开头的地方,那个时候的太史昆行事不择手段,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小子,与大多数小说中宽厚善良的男主角相差太远。可无数次,我又制止了自己的念头,不是因为我要特立独行,而是因为我想尊重一下生存法则。

硬要一个傻子爬到金字塔顶端的写作手法是在太过于匪夷所思,请原谅我做不到。而硬是要一位宽厚善良的淳朴后生……就如同你我自己经常劝慰自己的那句话:得了吧,老实人怎么可能成功!

于是,我设定了一个世界,让太史昆按照他的生存法则在里面自由的闯荡,任由他表达自己的善念或是恶举。当然,最后的结果令我很欣慰,太史昆经历了一系列的心灵洗涤,最终他变成了一个受人尊重的人。由此看来,我设定的这世界还不至于黑白颠倒,要比我身处的这个世界干净一些。

塞着今天不准拿出来小黄文 第三章

日军在北方四岛战役中的迷惑行为可谓层出不穷。好不容易夺取了苏军阵地,然后马上放弃回去休息这种奇葩行为仅仅是其中一例而已,还有更神奇的。比如齿舞岛,说一支日军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终于将苏军赶出了一个位置极为重要的渔村,而那支苏军空中突击部队伤亡巨大,还能打的人加起来也就三十来人了。这三十来人被组织起来,在空中掩护下向日军发动反击,普卡拉攻击机投下多枚烟雾弹作掩护,结果渔村里四百多名日军因为看不清楚战场的情况,居然将这三十来名苏军当成了大军的前锋,吓得四散逃窜,好不容易才拿下的渔村就这样落入了苏军之手,然后一直到他们战败,都没能再次夺回这个渔村。

美军:???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跟我打的时候可不是这么差劲的啊!

在塔拉瓦环礁、夸贾林岛、塞班岛、硫磺岛、冲绳岛等一系列惨烈至极的登陆战中与日军拼得伤亡惨重,血流成河的美军看到日军在北方四岛以及宫古列岛那一系列反登陆战中糟糕到极点的表现,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同一支军队。为毛他们碰上的日军都是凶残、狡猾、坚韧到极点,打不死,炸不烂,只要吃两片树叶喝一口水就能跟他们死磕到底,而中国军队和苏军碰上的却是一帮费拉到极点,简直不堪一击的废物?比如说壱岐岛战役,岛上有24000名日军,日军估计,登陆的中国军队至少要伤亡30000人以上才能拿下这个岛屿,结果呢?人家伤亡三千不到就搞定了!对马岛之战,国民革命军伤亡27000余人,日军伤亡22000余人,这个属于正常水平……

正常个鬼啊!就对马岛那兵力、火力配置,那要命的地形,让美军来打的伤,伤亡不翻一倍不算完!

美军对日军的愤恨又深了一层:王八蛋,对上我们就往死里打,对上中苏军队就拉胯,搞区别对待是吧?看老子不整死你们!

其实美军想多了。日军真没有区别对待,他们也想像在太平洋战场上与美军厮杀那样跟中苏军队拼个尸山血海,但实力真的不允许。被派往太平洋战场的日军都是接受过严格训练,身体素质也很好的士兵,其中很多部队都有着在中国恶战多年的经验,算是百战余生的精锐了。按日军扩编的方案,每个新编师团至少有一个从那些战功赫赫的师团里抽调出来的联队作为骨干,有大批老兵下沉到底层去担任尉官,手把手的带,很快就能将那些接受过严格训练的新兵带成老练的战士。但是,东条上等兵在前年脑抽了,一声令下,日本突击扩编四十几个师团,就算把现役师团都撕了也释放不出那么多骨干部队和老兵,把这四十几个师团的架子搭起来啊!最恐怖的是,他开了个很坏的头,从1943年开始,日本就发了狂一样组建新的师团,而每组建一个新师团都要从老师团抽调军官和老兵,这样做的后果是可以想象的。太平洋战场还好,资源倾斜嘛,每个新编师团的军官、老兵的数量和质量都可以得到保证,所以战斗力很强,但是在本土……

拉倒吧,有个提前一年毕业的军校生给你当中队长甚至大队长就算不错了!

军官稚嫩,士兵更加稚嫩,装备又差,面对的还是在苏德战争的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老兵,他们的表现能好到哪里才叫见鬼了!

对上苏军不行,对上八路军更加不行。这帮混蛋不讲武德,从不按常理出牌,抢滩的时候一两吨重一枚的温压弹说扔就扔,420毫米口径舰载火箭说射就射,十几枚砸下来,一片滩头阵地的日军基本死光了。登陆后又把反坑道战变成了大型地质勘探现场,可控震源车开上来,钻井车开上来,先用燃料空气炸弹清空方圆几百米内的日军,把他们通通赶回地道里,再可控震源车扫描,发现地下坑道的走向后就用钻井车钻孔,然后往里面灌一氧化碳……

日内瓦公约说不准使用毒气,但是纵观整个公约,好像没有哪条把一氧化碳列入军用毒气的。你没列入就说明它不是军用毒气,不在禁止使用的范畴内,可以放心大胆的用!

于是整坑道整坑道的窒息而死,那场面,比起当年重庆隧道惨案来也不惶多让。

国民革命军打得比较老实,中规中矩,没有那么多阴狠毒辣的招数,所以跟日军拼得很凶,经常需要八路军这边起飞舰载机投掷钻地炸弹帮他们解决日军的核心工事。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什么乖宝宝,他们一样有玩死人不偿命的玩意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