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难受快点我想要|短篇合篇500篇

我难受快点我想要 第一章

“主上,我……”素娘泪眼婆娑。

景逸辰冷声道:“这片花田是给师傅治病用的,可不是让你去害人的。等这里的药材收获之后,你就回去受罚。”

素娘大吃一惊,主子居然还要罚她?

“死了那么多人,难道他们就不是生命吗?更何况,你居然还栽赃陷害,你真够狠毒!”

“主上我这都是为了你,难道你忘了来到天凤国是为了什么吗?”

“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

素娘盯着他那冷酷无情的眼神,咬唇不言了。

“记住自己的本分。”

晚间容皎月回到自己的房间,更加气闷了。

不知道景逸辰是怎么处理的,反正素娘再没出现过,花田那里也没有毁掉。几天之后,那些被毒花所伤的百姓逐渐康复,她这医圣的名声越传越响。

没几日,她收到家书。

家书

文学

上写容老父亲是如何的思念他们,让他们速速回归之类,容皎月立刻随容澈、凤扶疏、萧琛回去,而慕容睿还要负责善后,至于景逸辰,她可管不着。

他随便!

京城阔别已久,再回来时,容皎月居然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苏凝没家回,所以只能暂时居住在容府。

容皎月刚回来,宫里流水般的赏赐就下来了。如果不是他们这些少年,那么现在等待天凤国的就是饿殍遍地,尸横遍野,而且,齐地估计也守不住。

齐地就是天凤国的最后一道屏障,要是失了齐地,简直就是唇亡齿寒。

这样的褒奖也是合乎常理的,作为天凤国最受宠的郡主,皇上赏赐下来很多财物,容皎月把自己运回来的那些宝物和这些全部存在柜坊里,瞬间变身小富婆。

我难受快点我想要 第二章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想起生产那日的危急,温心依旧止不住落泪。她抱着小宝宝,轻轻的说:“小乖乖,今后一定要好好的孝顺你的妈妈,她为了生你,吃了那么多的苦。

然后呢,好好的虐一虐你的爸爸。自己做过什么事情,竟然都不知道。糊里糊涂的就做了爸爸,真是便宜他了。”

“七七,你就别再说了。”宋昱楠一脸的不好意思。

他和席筱珺“天孕”宝宝的奇异,很长一段时间,被大家反复笑谈。

“对了,给小宝宝取名字了吗?”明幼慈问。

席筱珺看向宋昱楠,满眼的温柔。

宋昱楠微笑着说:“大名肯定是叫爱君的,小名叫幸子。希望她幸福一生,幸运一生,她也是上天赐给我和筱珺的小幸运。”

“好名字。”温心笑着,“其实,每个孩子都是上天赐给父母的小幸运。”

席筱珺轻笑:“你呀,赶紧好好的养胎,生个小幸运给我家幸子作伴。”

咳咳,忽然薄烨轻咳了一声。

薄磊赶紧说:“薄烨,你感冒了赶紧出去,不要传染给了小宝宝。”

“我不是感冒。”薄烨揽过明幼慈的肩,明幼慈明白他的意思,脸微微一红。

“我是要给大家宣布,我和幼慈,也有了我们的小幸运。”

“真的,太好了。”温心一脸的惊喜,她说着看向薄磊,意味深长的哼哼,“薄大总裁,我们都有小幸运了,你和小萌要加油哦。”

朱小萌有些羞涩的低了头。

薄磊揽过她的肩,一脸喜色,不慌不忙的说:“谁说我们没有小幸运,昨天,我就升级了。”

我难受快点我想要 第三章

“你后悔了?后悔帮了绛珠他们?”

嫦娥顿了顿,想了想,终是摇了摇头,轻叹说道:“我不但不会后悔,还要感谢他们,若非有他们,他不会有生命,不会从绝情绝爱中走出来,正因为有了他们,他才重新踏入人世,再历人间冷暖,重新拥有了一颗心。”

“那你呢?你的心呢?还要遭受这千年抑或万年的钻心之痛?要知

文学

道,这桂花树代表的是你的情丝,情丝不断,永远也砍不断的?好不容易它不再疯涨了,可自从你回来后,它又开始疯涨了,又得砍它了,这可是你的心啊,你不疼的么?”玉兔指着月宫中的桂花树说道。

嫦娥看着桂花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知道么?即使砍我心千刀万斧,我也不会觉得痛,只因当初奔月时的痛已盖过所有,再也没有那种痛能与它相比了。”见玉兔不明白的望着自己,继续说道:“你没有经历过,不明白。”

“不明白?”玉兔说道。

“二千年来,我以为我的心死了,但,这次下世一趟,我明白,我的心不但没有死,更因了这一世的相见,我又将念他千年万年,但……我不后悔,即使又要忍受这千年、万年的斧凿。”

嫦娥说着,慢慢的走到桂花树旁,抚摸着桂花树,耳听得桂树不停的粘合的声音,明白,自己与桂树心意相通,旦凡自己思念后羿的时候,它就会粘合,而里面,会不停的传来自己的情真意切的叫喊‘后羿!后羿!’

看到桂树又已粘合,玉兔再次轻叹一口气,问道:“你真的不后悔?”

听到桂树中传来自己心里的声音,嫦娥不觉流下泪来,轻声说道:“心中有他,心中有情,我不后悔,我不后悔。”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一觉醒来,我慵懒的伸了伸懒腰,懒洋洋的念着,似乎,脑中空了好多,浑身感到清松。

“可是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

我吓了一跳,寻声瞥眼瞧去。

“天啦,雪芹先生,莫非……我尚在梦中?”

曹雪芹先生闻言一笑道:“花非花,梦非梦,你非要分得那般清楚么?”

嘻嘻……扰了扰头,不好意思的笑道:“先生见笑了,我终是俗人,哪能如先生般,将世事看得那般通透。”

“通透?不过出口之词而已,世上真能看得透的,又有几人?即使是我,亦只能算在不通透之列。”

“先生何出此言?”

“我且问你。”见我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曹老先生继续笑道:“你认为,做人最重要的,不必再乎的事是什么?”

我闻言,笑了,真巧了,这段时间,我刚好看过一本书,名字就叫《做人不必在乎的几件事》,竟读得意犹未尽,该书从名利讲到地位,从出身讲到工作的得失,含盖了人生大义上的许多方面,看罢之后我竟也生出些许感慨来。

如今先生既问了,可想是知道我读过此书了,于是认真的答道:“素馨认为:做人最重要的其实是不必在乎‘福与祸’。”

雪芹先生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抚须笑道:“倒与书中所言不一……说说看!”

果然,雪芹先生看过此书,我心叹一口气,继续说道:“古人有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古人亦云: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雪芹先生亦是一笑说道。

“他们都禅明了一个观点,那就是福祸是共存的。”我亦笑着,见雪芹先生未反对,难免又自大了起来,声音也高了许多,继续说道:“福祸的定义其实是非常的现实的,如已所愿,事事称心则是福;非已所愿,事与愿违则是祸。”

“如已所愿是福,非已所愿是祸?这倒是新奇了,却也不是无理可寻!”雪芹先生抚须长叹,似有所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