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汉的性生生活、一女多男肉文

李老汉的性生生活 第一章

山巅宁静,若站在其上,可揽遍诸天,望尽无限虚空。

五行老人穿着陈旧帝袍,背负着双手,遥望璀璨星河,一颗星点一个世界,到底有多少世界,没人说的清。

许久后,他发出一声叹息,“你们找我,我也不会出手,大势已去,永恒天界必兴,哪怕是你们联合黑暗也不见得可以阻挡。”

“我们清楚,小石皇当年就很强,如今归来,他超脱在即,永恒天界更是在进一步发生蜕变,到那时,它不单单是可以承载仙帝的特殊世界,更是有机会让我等更进一步。”明帝开口。

“哪怕是一丝机会,我等也不想错过。”另一尊仙帝也开口了,“岁月变幻,我自己都不记得活了多久,孤寂亿万岁月,无牵无挂,所求不过是为了超脱,纵然只有一线希望,也要去尽情尝试。”

“我与你们两人不同,与剩下的那两人也不同,我观过轮回,走遍诸天,见过过黑暗源头,也曾出手庇护一方,到头来,我只想让我的亲人复活。

有些事不可逆,永恒天界可以,它可以承受我等无法承受的大因果之力,同时也具备命运和起源之力,若将一些残留执念置于其内,倒是可以再现。”明帝面容冷俊,形如三十岁的中年男子,但双眼中却罕见的露出了一丝疲惫。

仙帝亦是生灵,古往今来能走到这一步的,几乎早已无亲,但心若有情,纵然无敌亿万岁月,到头来还剩下了什么?唯孤寂永存。

心若无情,与黑暗仙帝又有什么区别?

道分有情与无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所追求亦不同,就像是五行老人,他连超脱都不要,只想创造一个种族,要不然最先得到起源之海的只会是他,也不会有了后来被生生打崩。

超脱级的神物,诸天万界的起源之初,若是没有五行老人动手脚,岂是那般容易被毁的。

“你们想加入永恒天界?”五行老人诧异道,“那你们找我也没用啊,我和他们又不熟。”

“别装了,你和小石皇的关系绝对非比寻常,当年你们联手坑了我们,获得好处各自消化,这种事瞒不住。

若不是后来小石皇突然间陨落,说不准早有人将矛头换向你了,况且,就算我们想掀起一场大战,你八成也会倒向小石皇。”尘帝黑着脸,一幅我早就看透你了的模样。

“咳咳……”五行老人面色不变,正经道,“所以,你们是想让我当说客?”

“之前跨时空在血色祭海与他们战了一场,本源受损不说,差点迷失,那两位有没有回来还是个未知数。”明帝坦言道。

“那他们的老巢岂不是?”五行老人眼神一亮。

“应该留有帝之执念作为信号塔,现在估计是躲到了什么地方养伤去了,也有可能迷失了。”

五行老人点头,他们之间算是坦诚相待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算是最好的结局。

“道友,你也听到了,他们的要求应该不算过分吧。”

突闻此言,明帝与尘帝脸色瞬间大变,他们没想到,此地竟然还有他人存在。

李老汉的性生生活 第二章

囚笼出现裂缝,囚笼内的灵气和能量,自然就会往外倾泻。

可是,毕竟阴阳天这么大,这种能量倾泻的速度,想要使阴阳天的灵气和能量翻倍?至少也需要数年更是更久的时间。

此时,对韩非这些强者来说,其实已经感受到了天地间灵气的些微变化了。

洛小白:“现在看来,囚笼裂开,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韩非想到囚笼碎裂本后的事情,不禁感叹:“但也没那么好。”

饭桌上,白老头笑骂一声:“你小子,也不知道早点回……赶着洛丫头下令整个阴阳天搬迁,这才出现……很刺激,是吧?”

韩非:“我能赶上就不错了。之前,我和小白就有所猜测。两年前,囚笼破裂出现裂痕的问题,就可能跟我有关。这一次,裂纹破裂,很可能也是同样的问题。许是因为我出入阴阳天,导致了某些不可控因素的发生。所以,囚笼才出现了破裂。但好在,这种裂痕,现在还不算大。按照这种速度,或许几十年乃至上百年,这死亡之壁也不会完全崩塌。”

张玄玉:“咱阴阳天,到底是什么龙潭虎穴?怎么进出都如此困难?话说,你出去后,又是怎么找着夏小蝉的?”

白老头也看向夏小蝉道:“这丫头,现在长大了,就没以前那么皮了。”

夏小蝉脸一红,顿时道:“我也不知道,我们暴徒学院,会一下子冒出这么多学员。”

正当韩非要给夏小蝉介绍一下慕清川、苏妲己等人的时候。只听见“刷”的一下,星龟来到了暴徒学院。

只听星龟道:“韩非啊,来了两株妖植,你要见见么?”

以韩非现在的感知状态,怎会不知道有人来了?

只听韩非道:“让他们等着,瞧瞧我这边多忙啊?哪有空,跟它们瞎掰扯?”

这是实力强了,自然就有说话的底气了。

不过,洛小白还是道:“你还是去一趟。这恐怖之森的妖植,也不乏强者。我们不是不可以接纳。况且,你一人虽强,但人族需要壮大,也需要有人护持,不能光靠目前阴阳天的这些强者。”

白老头道:“洛丫头此言有理。这恐怖之森,适才虽然并未跟我们联盟,但也并未动手。总归,是要比黑刹螺王那些人,好了不少的。”

韩非耸了耸肩道:“那我去一趟,你们先吃着。”

洛小白:“我跟你一起。”

……

碎星岛外海域,恐怖之森紫萝、海竹人、千龙三大半王已经等候多时了。他们当然知道:以韩非的本事,人家早就知道自己等人在这里了。

但是,毕竟,现在双方的身份调换了。

有韩非这等强者,它们哪怕是回到了恐怖之森,都不再安全了。

与其如此,不如前来陪个罪,请人类接纳。

虽然韩非的实力,强得不像话,但是人类这边,普通尊者的数量还是太少了。

千龙:“我还是觉得,咱们有点自投罗网的感觉……”

海竹人:“非也!你看看座岛上,亿万人族,借着血雨降临之际,修行突破。还有之前我们初来之际,你们可感受到此间灵气之稀薄,跟囚笼里不可同日而语!依我看,人类需要强援和帮手。”

紫萝:“我赞同。你看这些人类,平均实力连悬钓者都还称不上。可以说,除了几个强者之外,就没有强者了。探索者境界,更是极度缺乏。这要是囚笼里的力量都出来,强者不出手,人类如何能敌?但是,我们可以帮助他们。”

“你们愿意帮我人类?”

紫萝的话音刚落,就看见一男一女,豁然间出现在三人面前。来者,不是韩非是谁?

紫萝三人,惊讶的是:自己三人相互之间的传音,怎么还被人给听了去呢?

再见韩非,这哪里还是那个初级尊者境的弱者?这气势,不说的话,还以为成王了呢?

韩非和洛小白出现,薛神起和陈三百早就在这儿了。

但是,显然,此刻阴阳天的大小事务,就真只能交给韩非处理了。这种级别的强者,已经不是他薛神起,可以处理得了的。

三人一见韩非,倒也没有摆架子,纷纷拱手。

海竹人道:“适才,我恐怖之森有眼不识泰山。但请阁下放心,我恐怖之森和黑血城不同,我们对杀戮伐战不感兴趣,我们只是妖植而已。如果可以的话,我恐怖之森愿意与人类结盟,只为在这阴阳天,占一席生存之地。”

李老汉的性生生活 第三章

君决最后到。

君决先到灵琼旁边看一眼,见容稣言在她旁边也没说什么,只叮嘱她路上不要惹事。

灵琼连连保证。

君决明显不信,把要交给灵琼的袋子递给容稣言,“不许她乱买东西。”

容稣言受宠若惊,捧着袋子的手都觉得发烫。

灵琼还伸在半空的手讪讪收回去,心想崽崽反正听她的,拦也拦不住她。

由于珞芸长老要去,所以本来要去的乌长老成了留守老人。

乌长老很担心,拉着乌晗不断叮嘱:“你这次去,一定要守规矩,不许再去招惹少主。”

少主那性子疵瑕必报。

她不顺了,别人也别想顺。

偏偏他家这闺女非得去招惹她……

乌晗不耐烦:“知道了,你都说几百遍了。”

“彦斐,晗儿就交给你了,你好好看着他。”

“师父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师妹。”

“出发——”

远处有弟子高喊。

白彦斐带着乌晗和乌长老告别,随着弟子一起登上君决拿出来的大型飞行灵舟。

“少主不上来吗?”

有人见灵琼那一行人没上来,好奇的问。

“少主那软轿就是飞行灵器啊。”

大家正讨论,就见那软轿先一步离开山门,飞高隐进了云层里。

君决好像默认灵琼不和大部队不一起,所以他们是分开走的。

容稣言很快就知道为什么君决不将灵石给灵琼。

就她那个花法,就算是灵矿也不够她花的吧。

这一路过来,只要有个城池,她都得下去逛逛。

容稣言哪里经得起灵琼的要钱方式,根本管不住她——也不敢管。

每次都只能看着她招摇过市地买买买,他准备的衣服根本不用拿出来。

路上买的完全够她一天换两次……等到地方,估计早中晚各换一次都不是问题。

“容公子,喝药。”飞羽把黑乎乎的药端到他面前。

容稣言闻到那味就想吐,

文学

这一路上他就没断过药,一天一晚,雷都打不动。

容稣言一口喝完,往灵琼那边看一眼,起身走过去。

“少主,你让我喝的药,到底有什么用?”

那药没有毒性,但也不知道到底什么功效,灵琼一问就是随口敷衍。

“调养身体的。”灵琼正检查今天的战利品,头也不抬的回答。

“我身体没什么问题,不需要喝那药。”

“嗯。”

灵琼‘嗯’了,可第二天还是原封不动地让飞羽给他准备了。

容稣言:“少主,这药很苦。”那种苦真的是好一阵都还能感觉到。

“良药苦口嘛。”灵琼做个加油的手势,“忍忍啦。”

他又没病……

容稣言忍着那味道,一口喝完。

他把碗递给飞羽,一回头就撞上柔软的唇,蜜饯的甜味,铺天盖地袭来。

“现在是不是甜了?”

小姑娘坐在他怀里,双手搂着他脖子,小腿轻晃,笑吟吟地问。

“……嗯。”容稣言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气音,耳朵早就通红一片。

“那是我甜还是蜜饯甜?”

“……”

大小姐凑近一点,等着他的回答。

好半晌没听见声,大小姐不满皱眉,“很难选吗?”

容稣言心跳很快,他嗫喏一声:“少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