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肉 小说|韩国三级年轻小的胰子

肥肉 小说 第一章

御膳房如临大敌。

一群厨子半夜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赶去准备饭菜。

今天他们伺候的对象有些特别,居然是一位刺客,闯进皇宫闹得昏天黑地的杀神。

最离奇的事情莫过于此,这位杀神不仅不逃,反而还在留下来吃饭,并且扬言要打包带走。

此时这群厨子一头雾水,心道这刺客到底是来干嘛的?

“我太伤心了。拳修罗死的好惨,他的孩子甚至都没出生……”简驰强忍着泪眼,拿起一个鸡腿塞进嘴里。

一排厨子像奴才一样伺候着简驰,他们吓得不敢吱声。

“你们别看我吃了很多,其实我的心很痛,痛到无法呼吸。因为我必须坚强起来,只有吃饱肚子才能继续战斗……

我的战斗还未结束,敌人强的超乎想象,不是全盛的状态根本没有胜算。

哔——

谢谢你的手帕。”

简驰悲伤的吹了吹鼻涕,接过厨子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鼻子。

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在别人看来是如此的荒唐,但只有他明白,必须抓紧时间恢复,要不了多久会再次面对霍天成,甚至是更强大的敌人。

“你们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被我的坚强感动了?”简驰吸了一口面条,瞄了眼脸色惨白的厨子。

感动?我们不敢动。

厨子们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这位杀神。

这就是绝对实力的好处,无视一切规则和权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前一刻在皇宫内杀个天翻地覆,下一刻在御膳房吃得天昏地暗,却没人敢说个不字。

与此同时,西北部的山峦内发生另一场世纪之战。

数万名将士在泥水中打滚,他们分工协作,从森林中挖掘来树木,然后运到山峦前的赤道上。

挖坑、栽树、填土、灌溉——

一条绿色的道路慢慢铺开,延伸至峡谷内。

峡谷内的工程也在如火如荼的展开,干涸的泥土经雨水一淋,变得松软,更好挖掘。

“不觉得很荒唐吗?”陈啸隆拿着铁锹,抹去额头上的泥水。

一场史无前例的的战争,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展开。如果真的赢了,那都是简驰的功劳。四十万大军对阵兵俑,全军覆灭。而简驰带领军队对阵兵俑,打到现在几乎无伤……这简直用奇迹来形容。

那位黑道巨擘阎明指挥手下挖掘树木,此刻看了眼即将日出的东方,微微发愣。

“真的能赢吗,我们就做这些能赢?”

阎明始终没有实感,兵俑的强大毋庸置疑,单体的实力已经超越寻常武林高手,当他们数以万计集合在一起的时候,几乎就是一支无敌的铁军。阎明觉得双方厮杀,必定会有伤亡,但是按照简驰的计划,可能真的会零伤亡击溃所有兵俑……

这可能吗?

“用兵如神?似乎不是。”吴尊在峡谷内开槽挖土。

他惊讶于简驰的智慧和战斗意识,接触下来,吴尊发现,简驰是一个没有武学天赋的人,连射箭都能将弓蹦飞出去,但就是这样一个人,能带领他们取得胜利。

是智慧吗?也不是,简驰好像没想出过惊为天人的谋略。但有坚定不移,不抛弃不放弃的信念,吴尊发现简驰就像天上最亮的星星,跟着他就能找到坚持下去的勇气,简驰是值得他拼上一切的人。

士兵们如火如荼的工作。

徐琴瑶和白悠悠两个娇滴滴的女孩,也加入进这场植树造林的活动中。

东方终于出现一丝鱼肚白,所有人都像泥腿子一样,浑身泥巴,但异常的兴奋。

今天注定被载入史册。

城市的道路上,一队兵俑整齐划一的向前,他们朝着京城的方向前进,试图终结这个世界。

“完了,完了,我们全完了。”

有人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不敢抬头,他们知道末日要降临了。

“我的天啊,兵俑长出翅膀了,我们逃到哪里都没用,还有活路吗?”

一些居民已经知道兵俑杀他们能变强的真相,所以看到眼前这支无敌铁军,绝望到无法呼吸。

元朝的军队根本不可能是这支兵俑大军的对手。

“我听到京城逃难的亲戚说,有个陈都统仅带来五千兵马击溃数万兵俑大军,如果他在的话,我们一定能活下来。”

绝望中,有人试图寻找那一丝渺茫的希望。

“我也听说了,陈都统是上天派遣的使者,他的真身是一条神龙。让我们一起向天上祈祷吧。”

兵俑大军已经从街道上离去,残存的百姓自发向上天祈祷,祈祷奇迹出现。

百姓并不知道真相,他们只是道听途说。简驰的功绩越传越神乎其技,但有一点能肯定,百姓们祈祷简驰能赶来拯救他们……

肥肉 小说 第二章

……

双方进入游戏

每个人各自占据上中下的保护视野,没有闹出什么幺蛾子。

中路的阿P则是一如既往在Faker面前骚了起来,又是亮标又是跳舞的。

李哥有些忍不住向前想要消耗,阿P同样秒升Q技能开始互拼。

结果,双方血量消耗三分之一血量的时候。

G2的辅助海布瑞居然好似苏言附体,灵性绕后,一发Q技能逼出了李哥的闪现。

“哇,布隆漂亮的绕后逼出瑞兹的闪现,李哥难受了阿,兵线已经到二塔附近,这时候回城也不可能,会漏经验的。”

记得吃惊地说道:“G2看来真的是有备而来,完全把言队的打法复制了一边,这把好像真的有希望。”

“李哥虽然交闪也是为了求稳,毕竟没有男枪的视野,不过有TP的情况下,影响绝对不大。”

管大校面部表情依旧是很放松,没有任何的急切。

“bengi,我……”

“放心,相赫,我打完直接中路帮你反蹲。”

还没等李哥开口说完,鸡哥早已经了然于胸,笑嘻嘻地说道。

“嗯..”

李哥微皱的眉头也舒缓开来,这熟悉的感觉回来了。

“哈哈,你们看,鸡哥果然打完红buff就往中路靠,就是猜到G2绝对会针对中路,这…”

管大校还在一旁闭眼侃侃而谈。

“泽..泽园老师..男枪好像是往下路靠了..”

记得拉住管大校的衣袖,怯生生地说道。

“什么?男枪去下?”

管大校微微一愣,旋即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地看向下路。

因为G2已经决定要把重心放到下路。

所以前期爱破和海布瑞很心机的没有压线。

甚至就连技能都没有开,导致兵线其实是处于前推状态。

而中路的阿P则是秀起演技,打的十分激进并且走位是靠下方的位置。

所以给SKT众人造成一种错觉,G2打野要2级抓中,持续给予李哥压力!

这样的场景他们已经见过无数次,所以根本没有产生怀疑。

所以下路的bang和wolf看到G2下路双人组居然前期没有强压,反而猥琐在后方发育。

心底顿时升起一丝不屑,“不会真的是被OMG打成心理阴影了吧?”

既然OMG下路能在前期化被动为主动,反而压制住G2的下路。

那么bang和wolf同样拥有这样的自信,毫不犹豫地开始前压。

这机会不就来了吗?

男枪E技能穿过小龙坑,成功绕道下路三角草。

等待队友已经就位,海布瑞今天好像苏言上身一般,细节的恐怖。

故意利用圣物之盾被动在牛头面前补兵。

面对这种情况,Wolf操作着牛头毫不犹豫地顶了上去。

“咻!”

就在牛头飞身的一瞬间,布隆身上金光一闪,Q技能秒释放打在靠近三角草的轮子妈身上。

布隆的Q闪成功命中!

男枪EQ贴脸输出,卢锡安居然前期点的是E技能,追击上前被动点点两下。

“澎!”

轮子妈顿时被寒冰侵蚀冻晕在了原地。

布隆引燃一套,三人齐齐输出,眩晕结束的轮子妈刚按出治疗的一瞬间,已经归西。

轮子妈被卢锡安收下人头,G2三人组转头继续攻击身后的牛头。

“澎!”

又是布隆被动爆发,牛头仅剩半血僵硬在原地。

海布瑞借此没有攻击牛头,反而利用两层圣物之盾被动,‘咔咔’A死两个小兵。

“哗~”

卢锡安和布隆身上白光一闪,抢先升到2级!

而牛头却是处于同一时间开闪逃离,可惜被男枪红buff减速,卢锡安闪现Q技能点点,追着A了一路。

在牛头即将抵达防御塔的时候,成功收下人头!

肥肉 小说 第三章

入了朝廷这些年,李鸿儒只觉遭遇了不少操心事。

尤其是这两年,他几乎是以朝廷为家,跑回来没多久又跑了出去。

虽说日子过得还勉勉强强,但李鸿儒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家里蹲了。

李靖这桩事牵扯不少。

若是不管吧,那显得他忘恩负义了一些。

若是管吧,李鸿儒又拿不出什么办法。

“这都叫什么破事”李鸿儒嘟囔道:“高刺史还真不是个善茬,这都要记恨一番。”

也许是武者无脑,又或秉性如此,觉得自己在军区丢了大面子,又在朝廷丢了脸面,高甑生状告了李靖。

他这番状告也并非完全是诬告,而是找了一些证据。

譬如李靖某些独门术法,又有李靖直接和大梵天主这种超然存在对弈,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只觉正常人力难及。

高甑生更是寻到了汗国皇后杨荷当初唾骂李靖时的见证者。

“据我所知,仙庭的掌刑使就叫李靖,你定然与他脱不了干系,哈哈哈~”

杨荷这一句话的影响依旧在持续。

同名同姓,同样出色。

对方掌控仙庭十万天兵天将,李靖同样掌控大唐兵马。

这是极为相似的履历。

当结合一些推测之言,也便有了几分真实与可靠。

朝廷从沉默到偶尔提及,最终形成了相互讨论的局面。

李靖也被动夹杂在了其中。

“唐先生是什么来头?”李鸿儒问道。

“好像是什么地方的长史,年纪很大,文法修为也不浅。”

长史的官职位于刺史之下,算是一个地方二把手三把手的待遇,这是文人在地方谋政的极高位置。

李鸿儒询问了数句,又去李靖府邸外瞅了瞅。

见得李靖府邸‘闲人谢绝入内’的牌子,他这才跑了回来。

“李大总管功劳盖世,实力又非凡,保护自己应该没问题!”

即便情况再糟糕,李靖想脱身也不难。

李鸿儒寻思了一会,也放宽了心思,但凡朝廷来人做询问,他配合作答就是了。

他放心下来,也是开始教导李旦修行《五虎断魂刀》,又有王梨在旁听。

这日子倒也舒坦。

李鸿儒一边教,一边有着熟练。

想教导一套好刀法,他自身必然要熟悉这套刀法。

连连刀光映射,传来了清脆的猛虎咆哮之声。

标准的修行,也让李鸿儒对《五虎断魂刀》有着教科书一般的演示。

这套刀法威力不凡,但配上割鹿刀总让李鸿儒觉得差了点什么。

若是配上史万岁等人的大刀武具,李鸿儒才觉得有些妥当。

割鹿刀太短也太走凶险之道,与这种大开大合的刀法有着不匹配。

这是一柄走‘奇’‘险’‘凶’‘快’的短刀,用来施展泼风刀法倒是没问题。

李鸿儒寻思了好一会儿,又看了看《浮屠刀法》。

被他修炼提升到50%,此时这套刀法就等待破阶提升。

除了修行,李鸿儒几乎没动用过这套刀法。

他教习完李旦,身体元神蠕动,模拟化成三脉。

只是瞬息,李鸿儒的身体便如一道流光飞纵而过。

庭院中用来做靶的厚木板瞬间破碎,以点到面齐齐崩溃了下去。

一击落下,李鸿儒脚步一稳。

他转身看着点到面摧毁性打击的厚木板,只觉这套刀法在他手中的威能不虚。

虽然只是三轮之力,但打击威能超出了他掌握的《落日弓》箭术,又较之《太乙玄门剑》爆发性要远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