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乳小说|玩弄萝H小说

母乳小说 第一章

我不置可否,我不相信,也不忍伤她,便打趣到一些风花雪月上,就这样拥着符澐曦,生生地聊了一宿。

天蒙蒙亮的时候,符澐曦困得开始说胡话了,我轻抚她的发丝,柔顺到心里一声喟叹:“睡吧,就这样靠着我。”

她嘟囔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玉也似的小手捉住我的胸襟,沉沉睡去。

宫里的嬷嬷隐晦地教过我一些男女之事,只是我从来不曾亲身体验过,如今软玉温香在怀,才觉小腹犹如火焰跳动,一时之间不能自持。

我胡思乱想着若是我真跟符澐曦有了欢好之事,定是要趁避水蛊还在我身上的时候下水去见见世面,又笑自己想得痴,纷繁复杂的思绪,后来不知什么时辰也草草睡去。

方显他们来请安的时候,我跟符澐曦还没醒。他们齐齐地在外面跪了一排,大概是接连奏报了几声我都没反应。

几个人壮着胆子推开了门,见我跟符澐曦相拥睡得正香甜,我的手还护在她的头上,怕她被床沿磕了碰了。

见状赶紧跪在床边不住叩头:“给钦差大人请安,臣有罪,臣绝无窥探之心,臣什么也没看见。”

其他几个一片附和:“臣什么也没看见。”

我被他们几个一吵,睁开眼睛,怀中佳人微微皱眉,还没有从梦中醒转,把头往我怀里深埋了一点,小嘴小声呓语道:“好吵哦。”

我给她掩了掩被子,冲着方显几个低声吼道:“下去!”一群人唯唯诺诺地低头退出去了。

方澐曦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到睁开眼。我疑心她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情蛊之类的东西,不然我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对她如此着迷。

她的眼角眉梢都是我心里描绘的样子,让情窦初开的我的心里蔓延出一大片一大片的花海,沁香入骨,花气醉魂。

我俯身亲住她的唇,她忽然睁开双目,又赶紧闭上,“嘤咛”了一声,青涩而笨拙地加深了这个吻。

好一会儿我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她的眼神还在迷迷蒙蒙的状态,问出来的话让我忍俊不禁:“你作什么不亲我了?”

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我回去跟皇阿玛说,我要娶你做福晋,在此之前,我不能一直亲你。”

符澐曦歪着头,眼神已经恢复了醒来的清澈,乌溜乌溜的透着少女的轻灵:“什么是福晋?为什么不做福晋就不能一直亲我?”

我哑然:“福晋,就是妻子。在做我妻子之前我把持不住是对你不负责啊。”

符澐曦忽然绽放了一个笑容:“那,娶我做妻子之后你还这般亲我可好?”

我被她的笑容迷得七晕八素,又在她唇边啄了一下:“好,做我妻子之后我天天这般亲你。”

符澐曦高兴地从床上跳了起来,拉住我的手臂不住摇晃:“走呀,你跟我去见大巫祝,要她同意你娶我。”

“就是那个97岁的老太太?”

她捶了我一下:“什么老太太!哼!你见了就知道了!”

见到符澐曦口中的大巫祝的时候,我疑心我看到了妖怪。

这个老太……这个女……不知道怎么形容,符澐曦口中的30多岁我都觉得夸张了,眼前这位通身华丽银饰,手持镂刻银雕权杖的人,在我眼里至多20岁出头。

皮肤紧致,发色乌黑,眉如黛唇如朱砂,面色红润,裹在苗族服饰下的身材玲珑有致,她握的权杖比较特殊,杖首是一个金制狰狞的手,五指张开,金色指甲像是随时能剜心出来。

母乳小说 第二章

某天,纪辰带着自己软嘟嘟的妹妹回到房间,纪星眼眶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过的样子。

“哥哥,我想和麻麻睡觉

文学

觉。”纪星抱着自己的小猪佩奇,一脸不情愿的看着和自己一般软萌的纪辰。

纪辰装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不行,粑粑说他和麻麻要进行一项伟大的工程,我们不能去打扰他们。”

纪星扁了扁嘴,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斥着委屈。

“上床睡觉。”纪辰捏了捏自己妹妹的满是胶原蛋白的小脸。

纪星委屈的眨了眨眼,迈着小短腿跑到自己的床边,费力的往上爬,两只小手抓着床,一条小短腿用力的在地上蹬啊蹬,还有一条小短腿已经跨到了床上,整个人就像挂在床边一般。

然后手没抓稳,啪的摔了下来。

“唔唔唔,哥哥我爬不上去。”小纪星哭了出来。

纪辰一脸无奈,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说,“兄妹年纪一般大,为什么你就是个小短腿呢。”

纪星撇了撇嘴,“我也不想啊。”

纪辰无奈的把她拖上了床。

“哥哥,我想听你讲故事。”纪星大大的眼睛可怜兮兮是看着纪辰。

纪辰:“从前有只丑小鸭,走着走着就被大灰狼给吃了。”

纪星:…

“哥哥,丑小鸭的故事不是这样的。”

“时间太久了,我记不住

文学

了,给你换一个。”纪辰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继续道,“一个皇帝听了两个骗子的话,穿着一身红色比基尼去街上逛呀逛。”

纪星听得有些懵,弱弱的开口,“哥哥,皇帝的新装不是这样的,皇帝是没有穿衣服,还有,哥哥,比基尼是什么?”纪星好奇的问。

纪辰:…

“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母乳小说 第三章

她走着走着,忽然停下脚步,因为对面也出现一个人,踩在海水中。

苏禾抬起头看去,一个熟悉的男人正在看她。

她瞬间泪目,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抱住他,“陆北擎。”

陆北擎两只手摊在两边,“看来你已经好透了。”

“陆北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告诉我。”

陆北擎问:“什么怎么一回事?难道你认识我吗?我一直以为你不知道我是谁呢。”

苏禾茫然的望着他,这个陆北擎好像有点陌生,明明跟她梦里的男人一模一样,可是他们两个气息又不一样。

她愕然发现,这是真实世界,她跟陆北擎不是夫妻,没有经历那些事情。

苏禾苦涩一笑,往后退了几步,“抱歉,我认错人了。”

“你没有认错人,我就是陆北擎,刚刚那个拥抱你是感谢我曾经救过你吗?”

曾经……

听到这个,苏禾忽然想起什么。

她之前去山区,在路上出了车祸,的确有个墨镜男救了她。

“难道你就是那个男人吗?”苏禾问道。

陆北擎说,“当时我的眼睛做了一个小手术,所以不能见光,一直戴着墨镜。”

苏禾说:“我知道,但是我不知道你是陆北晴,谢谢你救了我,我以前还把你当成跟踪狂,真是抱歉。”

“没关系,你看起来心情不好,是不是昏迷这么久,觉得周围的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是呀,我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又长又荒谬,却又不可思议,充满了奇妙。”苏禾长长叹了一口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