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第一章

此时,位于楚王府,书房。

楚天雄望着那一套元帅服装,以及兵部的大印,眉头紧皱。

“这件事,你怎么看?”

楚风坐在一旁,难得主动的向楚天雄询问。

“这身元帅服,是责任,也是负担——”

楚天雄声音平静说道,“华氏皇族想要用一个所谓‘少帅’的空衔,来让你卖命,这一套人情牌他们玩的很熟练。”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用不了两三个月,就会有新的命令下达——”

“让你这位新上任的‘少帅’,领兵出战,平定东华边境战乱。”

东华地处中原之势,地广物博,四周蛮夷小国也是觊觎已久。

虽然二十年前,楚天雄亲自率队出征,一夜覆灭十七国,但仍旧有残余裆部兴风作浪,不得安宁。

这些流窜的敌人,常年累月骚扰边境,让东华方面颇为头疼,但也没什么好的处理方法,只能被动防守。

但听闻着一位华太子,是有着雄才大略的人,一心想着兴复东华,再创华氏皇族辉煌,早就想着扫清障碍,实现大一统——

如此时机,向楚风这位军部最炙手可热的扛把子抛出橄榄枝,主动示好。

其目的在何,不言而喻——

楚风闻言眉头紧锁起来。

“你的意见呢?”楚天雄端起茶杯,饶有兴趣的扫了楚风一眼,似乎很想知道他的选择。

“如果真的有一天,命令下达,你会怎么做?”

“打!”

楚风的回答,依旧干脆利落。

他声音平静,却充满着热血,掷地有声:“保家卫国,军人本职。”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愿意再次出征,为东华谋取一个太平。”

楚天雄难得,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很新闻,也很满足——

他站起身来,宽厚的手掌拍了拍楚风的肩膀,意味深长说道:“你有这个想法,我很欣慰。”

“但如今我还没死,还轮不到你来出这个头。”

“二十年前,我没能把那帮宵小赶尽杀绝,今天,就让我来结束这一切吧。”

“你——”楚风站起身来,惊讶的望着面前这个男人,他明白,楚天雄这是要代替自己去出征?

他已经年过半百,旧伤未愈。

如此征战,怎么能行——

“你也不必劝我,我曾经说过,我楚天雄这一生,对得起天下人,唯独,对不起你们母子二人——”

楚天雄声音平静,却不容置疑:

“这一次,就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做一个父亲。”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第二章

尸洛下了山,没有去和佛爷一行人汇合,而是自己先下了墓。

出门前毅叔给他一份地图,正是这大墓的,上面清楚的标识着每个地方,令尸洛哭笑不得的是,这张地图还是打印版……

通过地图,她顺利的来到青乌子墓门前,只是这门实在太重,她推不开。

无法,只能坐等佛爷和二爷师傅他们来了。

摸着耳垂上的冥王石,冰冰凉凉的,还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像是内含电流一般。

从背包中拿出水壶,正要喝,便听出口处有杂乱的脚步声。

尸洛站起身直愣愣的瞧着跑进来的众人。

“洛儿?”“尸洛?”“小墨?”异口同声,均是诧异的语气。

“我们还找你呢,小墨,你但是自己先进来了。”齐铁嘴嘿嘿的笑了,虽然他不太赞成小墨下墓,但见她自己走到了这,倒是反而放心不少。

二月红刚迈开一步,忽然想起了什么,又把脚退了回去。

尸洛看到了这个细节,心中苦涩,但眼下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找陨铁吧,虽然她只知道墓里有陨铜,而陨铁她没听说过,三叔的老九门小说里也没有陨铁的记载。但是毅叔既然说了,那就应该存在。

佛爷没有说什么,命令手下打开墓门,四周高低不平的阶梯,中间摆着石碑。

齐铁嘴知道是青乌子,马上拽着尸洛跪在了地上。

估计是因为尸洛是他徒弟,硬生生按着她的头拜了九次,接着就是念念有词。

尸洛站起身,看着自家师傅见到偶像的样子,忽然莫名想起了小哥,不禁轻笑着想:不知道偶像喜不喜欢吃小鸡炖蘑菇和锅包肉。

“青乌子竟然造出这么大的一座古墓,真是太神奇了。”齐铁嘴感叹着。

“鸠山报告上说日本人来这里就是为了找陨铜。”张启山道。

“这有路。”尸洛走到石碑后方,一个洞口显现出来,里面是锁链链接的平台,下面映照着水波荡漾,泛着蓝光。

一行人走过来均是一声声感叹。

尸洛又恐高了,闭着眼顺手抓着旁边人的袖子。

又是二爷……

“洛……洛儿”二月红有些拘谨,之前想好的兄妹相待,见了面全部土崩瓦解。

“不……不行不行!我恐高!”尸洛勉强睁开一只眼,马上又闭了回去,腿都又心软了。

“跟着我。”二月红紧紧握着尸洛的手,与佛爷一行人走上那链接平台粗粗的铁链。

尸洛闭着眼感受着,还别说,看不见的话就没那么害怕了,脚下试探着,在加上二月红扶着,勉强可以找到平衡。

忽然听到旁边的锁链上,佛爷手下的叫喊声。

“小心!小心!”

“你没事吧?”齐铁嘴问道。

那人身后的同伴拉了他一把,爬在锁链上的人缓

文学

缓站起身,稳住身影。

“发生了什么事?”佛爷见他站稳,忙问道。

“佛爷,有东西拽我腿!”那人惊慌的看着脚下的锁链。

这句话令在场的所有人不寒而栗。

脚下忽然一阵晃动,尸洛闭着眼睛不敢动。

“怎么回事?”佛爷手下有些慌。

“保持镇定,马上跟我离开这里!”张启山警惕的向前走着,大家默默地跟上。

总算走到平台上,二月红拍了拍尸洛“到了。”

尸洛缓缓睁开眼,一块超大号石头呈现在眼前。

那是一块银灰色表面有些坑洞的石头。

佛爷说这应该是就是日本人一直想用来做秘密实验的那块。

“这么大陨铜我们怎么把它带出去?”八爷上下又扫了一遍这块大石头。

佛爷不赞成贸然搬运陨铜,吩咐分散开来找线索。

“佛爷,二爷,你们看。”张副官蹲在地上,看到水中有一副好似棺材的东西。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第三章

“一万年了。”

一道惊叹,从起源祖地响彻而起。

整整一万年,五大强者和时间之主逆天厮杀,战到天崩地裂,有那么几千年,他们甚至打到了起源祖地,掀起了无尽的灾难。

“快要结束了吧。”

有无上大能轻语。

这一万年,对宁江五人来说,并不乐观,他们一直处于下风之中,不断的负伤,他们的鲜血,落进了时间长河,落进了起源祖地,落进了无名的虚空。

时间之主法力滔天,冠绝古今,这一万年的大战,对他来说也非常艰苦,但他终究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九色长刀之上,沾染着五大强者的鲜血,这把宝刀本就恐怖无比,痛饮了五人的血液之后,变得越发的凌厉逼人。

反观宁江的轮回之剑,甚至出现了裂纹,几乎要崩碎,其他几人的法宝,亦是受创严重。

“我说了,与我为敌,你们注定要死亡!”

时间之主气势惊天,一万年的大战,虽然也让他消耗严重,但他的战意越发的强盛,这股滔滔不绝的战意,光是让人感受一下,就能窒息。

这种话,对于宁江五人来说很不中听。

但事实上,他们的形势的确不妙,时间之主实在过于强大,他的道行震古烁今,上可入九天镇压真仙,下可入九幽屠杀神魔,把他称作古往今来第一强者,恐怕都不会有人反对。

仙魔阵营中,也有老牌的无上大能,有通天的手段,然而在见了时间之主此时的实力后,谁也不敢称自己无敌。

时间之主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只要我等还没死,就始终有你掌控不了的变数!”

宁江大喝,他伤势颇为严重,这一战的消耗太大了。他经历了多少的大战,什么样的困局没有面对过,多少次从死局之中杀了出来,即便这一战的确处于下风,也不会撼动他的道心。

但是,他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

这一万年,他们五人手段尽出,都有了疲累,一身实力,已经不足最初的全盛时期。可时间之主却越战越勇,身上几乎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势。

他对时间之力的掌握,要远远超过五人,无愧时间之主的名字

文学

有数次,他也遭受了重创,身受重伤,可是每次,他都能运用时间倒流之力,让伤势恢复。

而宁江几人却难以办到。

每次他们也想用时间倒流,却都被时间之主阻止。

毕竟在时间之力的掌握上,时间之主要远胜他们,他们踏入无上的时间跟时间之主比起来,实在差了太多。

如果说,时间之主对于时间之力的掌握,已经达到了大成的阶段,那么他们五人,连小成都没有达到。

时间之主可以干涉他们的时间之力,而他们对时间之主,却是束手无策。

“你们五人的存在,的确是个变数,但只要我花上一些时间,终究能够拨乱反正,让一切都回到正轨上。”

时间之主字字冰寒,惊世杀气冲霄而上,震惊寰宇。

他一刀劈来,灿烂的刀光划破宇宙,直取宁江。

宁江手握轮回之剑,“铛”的一声,硬接了这一刀。

轮回之剑再也无法承受,一万年的大战,终究是让它到了一个极限,伴随着“咔嚓”一声,宝剑断裂。

而刀光势如破竹,继续斩过宁江的身躯。

哧啦。

宁江的整个胸膛几乎被这一刀撕裂,鲜血爆涌而出,强忍着伤痛,向后暴退。但时间之主不依不饶,他催动时间之力,笼罩住宁江,在时间之力的影响下,宁江后退的速度缓慢无比,而他的一刀,却变得快速绝伦。

“拦住他!”

姜禹冲起,他身化万灵图,举拳轰天,同一刻,洛凌仙、梦无争和鲲鹏都运转惊世手段,进行大对抗。

“轰隆!”

这一声震裂了天地,崩碎了星辰,四人全部吐血暴退。

不得不承认,时间之主太强了,简直有无敌之势,一刀重伤了宁江,再一刀,让另外四人也负伤。

事到如今,谁都能看出来,他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一万年的大战下来,宁江五人在一点点的削弱,而他始终都保持着全盛状态,手段之强,令起源祖地的那些无上大能,都心中发寒。

“五尊无上大能,都奈何不了时间之主,时间之主的实力,还要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有古老的大能敬畏道。

“怎么样?”

洛凌仙来到宁江身边,倾城的容颜上露出担心,她雪衣染血,美丽而绝世,一张玉颜苍白的没有丝毫血色。

“没事,还死不了。”

宁江咳血,声音显得有些虚弱。

他的伤势太重了,这一刀甚至伤到了他的本源,像时间之主这样的强者,他造成的伤势非同寻常,即便是轮回之心,也很难恢复。

如今这一刀,伤及本源,一旦宁江死去,他想要再从轮回中归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们变弱了。”

时间之主眸光越发的慑人,再次举起了九色长刀,“这样的攻击,你们还能接下几次?”

话音落下,他再度一刀劈落,这一道宛如绝世天刀,化作一道永恒的光辉,震杀而下。

宁江五人长啸,一起联手,试图磨灭这一刀的力量。这一击震古烁今,夭地崩溃,神光彻底将此淹没了。

“噗嗤。”

最终,五人一起吐血。

他们个个都眸光黯淡,状态萎靡,浑身都是鲜血。

“接受你们的命运吧。”

时间之主身姿伟岸,他站在那里,似乎比天地还要高大,比日月还要巍峨,丰姿盖世。

他举手投足间,天地万道为他而颤栗哀鸣,他的风采举世无双。此时,他浑身发光,近乎燃烧起来,一种斩灭一切的力量,正在凝聚,一旦爆发,又将是旷古绝伦的杀伐之术。

“他的确太强了,深不可测。”

事到如今,宁江也不得不佩服时间之主的强大,这是个绝代人物,万古无敌。

“再这样下去,我们要败在他的手里,倒时候一切都将无法挽回。”

姜禹也露出一抹苦笑,旋即正色道,“宁江,我们三人,早就推演过最坏的结果,也为此做过一些后路。”

“你有办法?”宁江看向姜禹。

姜禹眉心发光,一点光芒进入宁江脑海,将自己的想法,告知给了宁江。

宁江瞬间就洞悉了他们推演出来的办法,神色不禁一变:“太冒险了,一旦失败的话……”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方法吗?来吧,我们相信你会成功,到时候再将我们带回来!”

姜禹神情严肃道。

梦无争和鲲鹏,一起对宁江点点头:“动手吧,不要犹豫。”

洛凌仙也知道了他们的方法,一笑间,风华绝代,这一刻,她不再是无敌的女帝,没有了任何的霸气,温柔似水:“轮回的路上,我会一直等你来找我,永远、永远。”

宁江落泪,知道了他们的决意。

“我一定会成功,一定会将你们所有人都带回来!”

他闭上眼睛,再度睁开,眼中再无任何迟疑,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坚决!

“虚无吞天诀。”

一口巨大的黑洞出现,四人毫不犹豫,冲了进去。

“恩?”时间之主马上明白了他们要做什么,脸色大变,“休想!”

他想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

四人主动将自己的力量,以及一身的道果,都融入宁江的体内,几乎是瞬间,宁江的气息就攀升到了时间之主的层次!

而巨大的黑洞,还未停下,继续吞向了三界,吞向了十大不可思议。

他终究是走上了轮回大帝的路。

在梦之花中,轮回大帝吞噬三界,缔造阴间,最后以失败告终。但是这一次,和梦境不同的是,宁江有姜禹四人帮他!

“对不起,三界的众生,我一定会成功。”

宁江喃喃。

最终,整个三界以及十大不可思议,全部被他炼入了体内。

一股不可言明的气机,从宁江的身上出现,压垮万古。

“怎么可能。”

起源祖地,诸多的无上大能,骇然变色,他们在颤栗,难以承受。无上大能以下的强者,更是跪伏而下,心生敬畏。

时间之主眼睛都红了,漫长的岁月,他为了这一天,已经算计太久太久,可是现在,他的敌人,却先他一步,跨入了那个境界。

道祖!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时间之主,你因此而败。”

此时,宁江的气息是如此恐怖,他的身姿映照诸天,镇压万古,天地万道在他面前,就如儿戏一般。

他一掌压下,掌心之中生灭轮回,大道衍变,似有世界初开的景象。

时间之主怒吼,斩向宁江的手掌,但是这一次,他无敌的九色宝刀再也不能对宁江造成丝毫损伤。

宝刀寸寸断裂,连他的身体,也一寸寸磨灭。

“哈哈哈哈……”时间之主惨笑,满是不甘,“只差一步,我就成功了,千百万年的算计,却败在了你的手里,地球,我的家乡,再也回不去了……”

人们震撼。

地球,那是什么地方?

居然连时间之主都要费劲心机,才能回到那里。

一直以来,时间之主的来历都是一个迷,如今,他们知道了时间之主来自何方,可是这背后,却似乎有一个更大的谜团。

“地球?”

宁江默默记下,手掌彻底压下。

时间之主的身体粉碎,只余一团本源之力,被宁江一念间,化作了一本“时间之书”。

天地寂静,整个起源祖地,几位无上大能,都冲了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