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妈妈的朋友6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第一章

由不得他们不恐慌,冯琳说过的话但凡有一条实现,都意味着他们千年,万年的修行毁于一旦。

之前,冯琳的言出法随大多用于自保和解析仙术,即便是斗鸡眼,除了恶心人之外,对外界的伤害也没那么严重。

但现在。

冯琳每一句话都冲着毁灭世

文学

界的根基来了。

不能使用仙术,他们和凡人又有什么区别?

“王母伤了李小白。”太上老君叹息了一声,说明了原因,收起了虚拟影像,化作一道流光,仰着头笔直的向天庭冲去。

当玉帝和李小白争锋,他本在审时度势,再根据战争的结果,部署三界未来的走向。

甚至于李小白吐血的那一刻。

他心中还有一分窃喜,认为手中的底牌又多了一张,李小白吐血,就证明他不是无敌的……

但是。

接下来风云变幻。

王母瞬间被制住,而冯琳竟然不管不顾的开始重新制定天地规则,想把仙术从根上抹去。

老君终于慌了。

尤其冯琳竟然把他们自身的安危和三清佛陀绑在了一起,更让老君心生郁闷。

玉帝和你们作对,你扯三清来做挡箭牌干什么?

之前无缘无故射向凡间的削弱法力的箭矢和雷光,瞬间有了答案。

那些箭矢和雷光大概就是众仙神替他们抵挡的伤害。

好生无耻,太上老君心中着恼,却又无可奈何。

他只恨自己当初没有毅然而然的阻止玉帝对李小白出手,才引发了这一场祸事。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老君竖起了耳朵,牢记冯琳说到每一句话,记下了她没一句话的前置条件,顺带着以大法力传播了出去,让每一位仙神牢记,不要去触碰那些前置条件。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铁一般的事实早已证明,言出法随虽然成功的几率很低,但却是是可以成功的。

老君飞抵南天门的时候。

昆仑山内闭关了几千年的元始天尊、灵山的诸多佛祖也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南天门外。

众人面面相觑,同时闪身进了南天门,没有人说话,但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异常的难看。

……

杨戬等人恍然醒悟过来,一个个或快或慢,毫不迟疑的奔向了天庭。

片刻的功夫。

净坛庙只剩下了沉香、小玉、敖春、白楚和班纳博士,以及众多不能上天的小妖精。

“班纳师傅,冯琳师傅想干什么?”沉香从钢铁战甲中钻了出来,一脸茫然的问,“她是不是想把所有的仙神都拉到一个水平线上,让他们专心解析仙术?”

白楚紧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班纳博士重重叹息了一声,神情落寞:“我就知道事情最后会演变成这样,平白无故的去招惹李小白做什么?”

“沉香,我们上天吗?”小玉挺着肚子,拉住了沉香的手,轻声问。

沉香犹豫半晌:“上去看看也好,我感觉这次的天真的要变了。”

……

玉帝脑袋瓜子嗡嗡的,完全傻眼了。

他一开始听冯琳使用言出法随,没来得及反应。

当他反应过来,想要阻止冯琳继续说下去,耳廓里接二连三传来了几道不同的传音,硬生生把他的冲动浇熄了下去。

那几道声音太熟悉了,女娲、太上老君、元始天尊,无一不是法力通天彻地的大能。

那一刻。

玉帝想哭又想笑,在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命运非常可悲。

李小白搅闹天庭,他的天庭支离破碎的时候,没有人为他出头。

现在倒好,李小白要毁了三界的根基,自身的利益受到了损害,一个个都跳了出来!

该!

玉帝在心中狠狠啐了一口,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霞光从三十三天外射来。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第二章

我下意识的一把握住了挂在胸前的本命阵印,手中传来了丝丝冰凉的感觉,还有那熟悉的,我本命阵印特有的‘煞气’感,一握住就仿佛看见了一片血色,听见了无数的嘶吼。

但偏偏却没有什么跃动的感觉。

难道是我的错觉?我抹了一把眼前的雨水,往前一步想要看得更清楚,可从胸口传来的闷痛和短时间大量使用灵魂力所造成的昏沉,让我不由得闷哼了一声。

踉跄后退了好几步,直到靠在了柱子上,才感觉舒服了一点。

瓢泼大雨没有丝毫要停歇的意思,天空中却再无雷声传来,之前那一片赤红色也散去,只是显得天色更加的暗沉。

难道天劫就这样结束了吗?我站在风雨中,心中充满了侥幸的感觉,我完全没有想到原来天劫竟然有如此的威力。

但此刻我更在意的是师父本命阵印的变化,喘息稍停后,我又仔细观察感受了师父的本命阵印几秒,事实证明它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

我有些失望,当然也不会真的傻到以为那阵印之上的粗陋麒麟会活过来,如果之前看见的不是我的错觉的话,唯一能解释如此现象的,不过是阵印中的力量在流动,才会产生这种‘活灵活现’的感觉。

我之前控制着阵法,自然很清楚没有激活过师父的本命阵印,怎么会有力量的流动?若然真的它的力量自然的流动,我会下意识的以为是师父又留下了什么玄机?

我太过想念他,就算是这种特殊的,无声的交流,也算是一种寄托吧。

但是并没有我微微叹息了一声,以为一切就此结束了。

辛夷的房间依旧安静,大门紧闭,仰望天空,那只弱小的狐影已经不见,但我能感觉到它‘藏’进了那丑陋的狐尾之中。

也不知道辛夷何时会醒?天劫应该过去了吧?想到这点,我的心情稍平,同时又带着期待紧张,些许的悲伤,说不出来什么滋味,下意识的就伸手去衣兜,想要摸出一支烟,点上然后静静的等待。

可当手伸进衣兜后,我才有些好笑的发现,如此狂风暴雨,衣兜里的烟已经碎成了一堆烟沫子。

“真是”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随手扔掉了手中的烟沫子,却不知为何,心中始终不能真正的平静等待。

风莫名的越发大了,吹得我都隐隐有些发冷,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天空,看见这狂放的风在一点一点的吹散空中累积的云层,眼看着已经把这厚重的云层快吹散一半了。

这是自然的吧?天劫过后,劫云自散。我用常识对自己说道,但心中开始莫名的焦躁,同时又涌起了阵阵疲惫。

我不想自己这样胡思乱想下去,盘算着收起了师父放在阵中的本命阵印,若此生真的还有那么一丝丝机会能相见,我想要亲自交给师父。

对于明阳门一脉来说,本命阵印就相当于是半条性命,若本命阵印碎裂,自身也会受到损伤。

我没有再过多想,就朝着师父置放本命阵印之地走去,但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狂风竟然大了一个夸张的程度,就连我顶着狂风前行,都感觉到了一些压力。

不过十几米的距离,我竟然足足走了十几秒,这风要是放在寻常的世界里,怕是连人都能吹起来!

我如此的感慨着,蹲下,眼看就要一把握住了师父的本命阵印。

却忽然觉得头顶的天空明晃晃的,刺眼的要命!

我的心几乎是不受控制的一沉,连我自己也说不上是为什么?我没有抓着阵印,却是抬头朝着天空看了一眼。

劫云散了!!可是,那劫云之下一片带着阵阵的亮红天空是什么?我感觉到窒息,真真切切的窒息感!

是辛夷要醒了么?我如此想着,找不出别的答案,而在这时,我也伸出了右手,想要抓住师父的本命阵印。

“住手!”一声艰难,嘶哑,似人声却又很别扭的声音从辛夷的房间传来。

这个声音如此的陌生别扭,当它传来的时候,我下意识的一惊,辛夷的房间里何时进入了一个陌生的人,我却不知道?

“谁?”我低呼了一声,却是没有再碰师父的本命阵印。

随着我的询问声刚落下,‘吱呀’一声,辛夷的房间竟然打开了,从中传出了一股磅礴又神秘的气息,仿若有着生命一般在跃动。

而这样的气息只是流露出了一丝,我就敏锐的感觉到从天空之中传来的那种窒息感更加深厚了一分,几乎压制的我不能正常呼吸,只能深深的喘息。

‘啪’的一声,辛夷的房间只是洞开了那么一瞬,大门又关上了,却是从辛夷的房间中走出了一个怪异而瘦小的身影。

“这是”我顾不得胸口的闷痛,猛然站了起来,下一秒,泪意竟然不受控制的猛然胀痛眼眶。

不能,如若真的流泪了,才是最大的不敬吧我鼻子酸的要命,只是沉默的看着眼前的身影。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第三章

完结了,终于完结了,就好像“女儿养大十八岁,今朝终于要出门”一样,我有着父亲一般难以言叙的痛苦。

不容易啊,真的不容易啊,435万字,2012年11月份的时候,我在李毅吧以@养鸡专业户Look敲打出第一段文字的时候,我在天涯的莲蓬鬼话中用@南无袈裟理科佛的名字发表的时候,真的没有想到我会坚持着600多天,日以继日,无论是工作,还是休息,无论是住院,还是结婚,我都在给大家讲故事,讲一个来自苗疆的故事,没有一天断绝,早八点、晚八点,真的,我自己都感觉到不可思议,简直就是太神奇了,时至如今,“每天八点档,小佛陪你聊”,这句话,已成了所有人耳熟能详的话语。

是什么,支撑着我一直走到今天的呢?我一直都在思考这个为问题,不过我很快就有了答案。

是你们,坐在电脑面前的你们,行走于路上看着手机的你们,我无数的读者,无数在我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伸出温暖的手掌,给予我支持,给予我鼓励的人们,是你们的每一次回复,每一次投票,每一次点击,每一次订阅,每一声温暖而让人动容的话语,让我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几乎想要放弃了的关口,一直走到今天,将我在脑海里筹谋已久的大结局,终于写完。

是你们,使得苗疆蛊事成为了一个神话,在磨铁,两百多万的推荐票不含一丝水分,或许许久都不会有人超越。

在天涯,接近三十万的疯狂回复,使得苗疆蛊事一直都能够出现在论坛的首页上,给更多的人分享,以及知道。

是你们,苗疆蛊事实体书已经出版了1.2.3.4.5.6,过一两个月,我们或许能够在某一个城市的签售会上得以见面。

是你们,使得苗疆蛊事能够让更多的人知晓,让陆左和萧克明的故事、虎皮猫大人的故事在这个网络时代,为更多的人知道,并且口口相传,无数人的心中不由得都多出了一个肥虫子,一个可爱的西瓜头萝莉,一个刁蛮任性又有着小温柔的少女,一个满口脏话却又威风凛凛的肥母

文学

鸡……所有的一切,他们都活灵活现地出现在了这个世界,或许在未来,他们还有可能出现在漫画书上,出现在荧幕上,让更多的人知道。

或许他们还会远走东洋,出现在日本的文化国度中,然而从小看着《海贼王》、《火影忍者》长大的孩子能够看一会咱中国的东西。

是的,有你们,一切皆有可能。

苗疆蛊事的成绩,是你们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每一次点击,每一次推荐、每一次订阅、每一分捧场、每一次热情洋溢的回复……我做好我的事情,不负尔等,诸君则与我共同见证一个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奇迹的东西——这奇迹对于别人来说,或许稀松平常,但是我却珍惜万分,因为这是爱。

真的,很多旁观者会冷言嘲讽,说你小佛,哦,作者,你不过就是一个写文字的家伙,一个讲故事的人,你讲了,我们听着便是,挺不满意了我就骂,骂死你,骂到你太监,骂道你封笔……但是我觉得,真的,每一个出现在我视线里,给我帮助和支持的人,我都当你们是朋友,虽然大家也花钱,给小佛捧场了,但是我们真的不是一场买卖,你们永远不知道自己在我的心中,有多么的重要。

一个每天工作到晚上,然后打开电脑,默默敲击键盘到深夜的男人,用自己近乎苛刻和无情的坚持,回馈了你们所有的热爱。

我想证明,我南无袈裟理科佛,对得起你们的期待,对得起你们花的每一分钱,每一分情意。

真的,苦难史我不多说,一直跟着我的人,与我共同度过这两年青春的朋友你们都懂,我唯一能够告诉你们的是,因为长期的久坐,长期在电脑面前的写文,小佛已经从一个翩翩的少年郎,坐成了一个有着小肚腩的不良中年,一个被朋友们戏称为“蓝胖子”的大叔,我捏着自己的小肚腩哭笑不得:哎呀呀,我勒个去,我还木有到三十岁啊,难道真的要进入欧巴的领域了么?

他奶奶个熊,好吧,为了你们,上刀山下火海都值了,有点儿小肚腩,这特么的也算事儿?

只是偶尔感伤的时候,总是想,劳资以后也要加强锻炼,要不然以后要被佛嫂嫌弃的。

这两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有愉快的,也有不愉快的,但是这些所有的状况,都阻止不了一个重度强迫症患者的拼命,直至昨天,小佛一夜七次郎,大爆发,终于将正文内容讲完了,我昨天,睡了一个踏踏实实的觉,跟你们想象的不一样,我的睡梦中没有苗疆,只有黑暗,一觉醒过来,我说坏了,早上八点档的都还没有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