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第一章

黄思崇自然也明白黄叔和沈主考的怨气所在,此时他也真是万分尴尬。

内心深处也只能默默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想办法好好弥补二人,这两人对于他一路的成长帮助很大,虽然他们也只是公命在身,但非亲非故,做到这种程度已经足够令他感激不尽了。

“黄叔,沈主考,对不起,牵连你们了,未来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们!”黄思崇老实的很现在,他是真的知道自己带来了很大的危机。

“呵呵,知道就好,就希望你小子能活久点,强大到能好好报答我,否则,到时候还要我给你收尸就郁闷了!”黄兆遥有些怅然失笑。

“哈哈哈,黄扒皮说的在理,你小子可得活的久一点啊,别太飘了啊,你不知道现在最流行的是什么吗?就是一个字:苟!麻烦你苟一点好不好!”沈主考也是摇摇头。

“呃呃,好吧,我会老实点的,现在我哪还敢跳啊,特么这些家伙玩人体炸弹啊,这样暗杀,谁扛得住!”黄思崇老实点点头。

“哼,知道就好,你这次欠的人情债可不少,多少兄弟就因为你而潜力大失,断送了美好前程,未来希望你也要记着他们,别以为只是我俩,在这乱世之中,有的时候,未来成长的潜力比命还重要!”黄兆遥其实还是有些郁闷,本身他的潜力就有限,如今这般,就要考虑养老退休了。

“是啊,思崇,别以为是在天空之城没有人因你而真正死亡,对于挣够真正加入小小女神公会的成员来说,谁不是为了追求更强大的未来?损失的潜力远比命还重要!你黄叔说的没错,这都是你要背负一辈子的人情,切莫忘记!”沈主考亦是认真说道。

他的潜力已然有限,否则也不会派来做这样的审核工作,潜力大损他还可以丢失,但其他战死的执守弟兄却不同,未来原本就比他更有成长的空间。

“好的,黄叔,沈主考麻烦你们也给我一份名单,未来我一定不负所望,不会让兄弟们为我拜拜牺牲!”第一次,黄思崇有了公会责任了感悟。

他不想死,他想要保留潜力,换位思考,其他和他一样的小小女神公会成员自然也不想,然而,却因为守护他而从此与强者无缘!

“好了,你也别有这么大的思想包袱,这是他们的义务,也是他们的任务,谁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既然发生了,起码你还活着,你就更加要为他们的付出而努力成长,让他们未来不会后悔,反而还能拿你吹嘘自己当初的英勇才换了你那时的强大!”黄兆遥继续说道,这时候是洗脑的最佳时刻,本身这小子就对闻九军有芥蒂,此时不让他记记情,更待何时!

黄思崇认真点点头,黄叔的意思他已经明白,这虽是他们的义务,但这份义务却因他而沉重!

他需要变得强大,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为了这群为他牺牲过潜力、葬送过未来的兄弟们而强大!

黄思崇第二天就被撵进炼血煅脉塔去修炼了,小小女神公会发生如此重大的事件,余波自然不小。

两百多名成员集体叛变,有主动的,也有被逼的!

造成了近千名成员受到天空之

文学

城死亡一次的巨大损伤,大溪天镇和公会驻地更是因为在暴乱中牺牲了数十名正式成员,那地星环境下的死亡,就是真正的死亡!

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第二章

两边的阵容确定下来,其中最让人激动的就是RNG的打野选择了盲僧这个英雄。

盲僧这个英雄,操作性很强,如果操作的好,那么就很秀,如果操作不好的好,那么一整局说不定都没什么举动。

“陈墨选择了打野这个英雄,我相信所有人都很期待。之前的比赛陈墨选手虽说拿

文学

出不少的英雄,但是并没有选择盲僧这个英雄。我很期待盲僧这个英雄的表现!”解说娃娃说道。

在众人的激动之中,比赛也是正式开始了。

“FPX加油!FPX加油!FPX加油!”

“RNG加油!RNG加油!RNG加油!”

场馆之中,两边粉丝在比赛开始的时候爆发出惊人的加油声。

比赛开始,现在的比赛至关重要,两边在一级的时候都不敢有什么举动。打野都是选择下半野区开局。

拿到蓝buff之后,陈墨并没有着急去做什么事情,而是埋头继续刷野。

FPX战队这边,打野两级的时候倒是来了一次中路,但是也没有拿到什么东西,甚至就连小虎的闪现都没有逼出来。

中路的小虎对线卢锡安,原本就很难受了,两级就被酒桶恶心了一下,让他很难受。

“两级搞中,对面真恶心啊。这卢锡安是真的烦!”小虎在队伍语音之中说道。

陈墨看了一下中路的情况,说道:“没事,问题不大。我一会儿就来中路,打他一波!”

小虎一听,立刻是激动的点了点头。有打野陈墨的帮忙,小虎自然是很开心。

收完下半野区之中,陈墨还是没有着急的去搞事情,而是来到自家的红Buff野区,先拿下自家的红。至于上半野区的其余东西,陈墨则是什么都没动,而是直接来到中路。

“小虎,E技能有没有办法中?或者逼出他的E技能?”陈墨说道。

小虎摇了摇头,说道:“没办法,这卢锡安的走位很好,E技能不好中。而且逼出他的E技能都不太可能,他总是站在小兵的后面,根本没办法逼出他的E技能。”

小虎很清楚,如果自己的E技能能命中卢锡安的话,或者是逼出卢锡安的E技能,那么陈墨的盲僧就有机会抓死卢锡安。

“如果没办法抓,逼他一个闪现也好!”小虎想了一下,说道。

陈墨站在自家的六鸟位置,并没有来到中路靠和河道草丛的位置。

刚刚FPX的打野酒桶在路过中路的时候,肯定放了视野,过去会被发现。

“RNG打野盲僧来到了六鸟位置,但是并没有打六鸟,他是想要干嘛?”解说米勒自语道。

娃娃接过话说道:“我感觉这盲僧想要抓卢锡安,但是不好抓啊。知道草丛有视野,只能躲在六鸟的位置。可是卢锡安有E技能有闪现,真能抓?兰博的E技能不好中啊!”

两个解说看着屏幕上的一切,分析道。

“把线放过来,等他一下!”陈墨说道。

中路,卢锡安因为强势的原因在推线,自家的小兵仅有两个了,卢锡安肯定要推过来。

而小虎的兰博只能使用E技能补补刀。

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第三章

定下了《鬼将2》的大方向之后,裴谦再度看向于飞:“这个主要是怪我开始的时候没说清楚,其实你的点子也挺好的。”

“游戏背景就先这么定了,你再讲讲关于游戏玩法方面的事情吧。”

“不用拘束,有什么说什么。”

于飞再度沉默。

裴总你这就有点不厚道了。

让我畅所欲言,结果我刚说完,你就给我否了。

虽然表面上是在说自己忘了,但实际上显然是不认可我的说法,所以才委婉地提出了修改意见啊!

说好的会认真考虑我的提议呢?

骗子!

现在裴总又问起了游戏的细节玩法,这个就真的涉及到于飞的知识盲区了。

他用自己浅薄的游戏知识提出了一个“腾达大乱斗”的构想,已经算是他能想出来的最靠谱的想法了。

至于这游戏的细节,压根就不了解,又从何谈起呢?

于飞宛如便秘一般地憋了几分钟,有些破罐子破摔地说道:“行,那我就真的畅所欲言了。”

“我觉得格斗游戏之所以变得小众,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它过于硬核,并且几乎全部的乐趣都集中在PVP上面。”

“对于普通玩家来说,难学、难练、难以体会到乐趣,PVE玩法虽然有,但比较枯燥,而PVP的乐趣虽然强,但因为玩家少、差距大,所以新手很容易被虐得快速放弃。”

“为了改变这一点,我觉得应该从以下几点去考虑。”

“一是考虑改变格斗游戏的视角,改成像《回头是岸》那样的视角,战斗机制也做出一些调整,让玩家用更大众、更熟悉的方式进行战斗。”

“二是增加PVE玩法,可以考虑在对战中加入大量的小兵,同时扩大战斗的场景,强化BOSS的属性。”

“三是推出两套操作机制,一套是原本的操作机制,另一套是简化操作机制,降低新手的上手门槛。”

“四是建立更加完善的练习模式,不只是让玩家自行摸索,而是要更加清晰、明确,让玩家们能够反复练习形成肌肉记忆,同时对一些专业内容进行更加深入的讲解,省去玩家们到网上去找视频学习的时间。”

于飞也是畅所欲言,说到哪算哪。

不是让我随便说吗?那我可就真随便说了!

反正采纳不采纳,那是裴总的事情。就算我说得再怎么不靠谱,裴总肯定也会仔细甄别一番,选择正确的方案。

听完于飞的这番话,周围的人表情各异。

但对于格斗游戏了解稍微多一点的设计师,都在微微摇头。

显然,于飞的这种想法纯粹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在考虑问题,而完全没有考虑到目标玩家群体的想法。

就于飞说改视角这个事情,就已经暴露出来了他绝对的外行。

格斗游戏改了视角,那还叫什么格斗游戏啊?

改成《回头是岸》那样的第三人称视角,再做个比较大的地图,加点小怪,调高剧情中BOSS的数值难度……

这特么不就是跟《回头是岸》一样的动作类游戏了吗?

只不过是换了一张《鬼将》的皮而已。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

因为于飞本来就是一个动作类游戏的爱好者,他都说了自己不懂格斗游戏,而且事发突然,他也不可能有时间去了解、去调研。

所以给出这个方案,倒是非常的合乎情理。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于飞提出的这种游戏模型肯定比纯正的格斗游戏更赚钱,毕竟有《回头是岸》和《永堕轮回》打基础,而且这种游戏类型更大众。

可裴总已经说了,这是一款格斗游戏,那就不可能采纳于飞的方案。

裴谦认真听着,努力从中汲取可能会亏钱的元素。

全都听完之后,裴谦沉默片刻,说道:“按照你的说法,这个游戏似乎更像是一款动作类游戏,而不是格斗游戏。”

于飞:“啊这……”

“好像确实是这样。”

“那是不是可以在动作中加入一些搓招的设定?”

“就是……嗯……”

他也是越说越没底气。

于飞就是一拍脑袋,想到哪说到哪,但看现场的这个气氛,看裴总的反应,显然自己说的很不靠谱。

关键是他自己也逐渐回过味来了,要是这么改的话,这还叫什么格斗游戏啊?明明就是动作游戏了。

而且,即使加入搓招的设定,也没办法挽救。

一方面,格斗游戏与动作游戏的操作模式是完全不同的,不说别的,这摇杆的用法就完全不一样,根本没法兼容,“在动作游戏里搓招”这个想法基本无法实现。

另一方面,即使做出来,它也只能算是“带点格斗元素的动作类游戏”,而非“长得很像动作类游戏的格斗游戏”。

这二者之间还是存在着本质区别的。

裴谦摩挲着下巴,也觉得这个方案不行。

关键是你把格斗游戏做成了动作游戏,这我不是要赚钱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