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女小娟第2部全文阅读 王叔我涨奶了能帮我

乖女小娟第2部全文阅读 第一章

严惩是肯定的。

叶倩自然不会放过领她钱的人,又不是没给你们赚,但用这种方式,那就是犯罪了。

而且她们门店的生意已经稳定下来了,每天的销售也越来越好,她们的品牌也在短短时间里在京市占住了脚。这个时候闹出这种事儿,如果不严惩,势必以后有人会有样学样。

这次的事情正好可以让她杀鸡敬猴,让大家看看警醒着点儿。

魏厂长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叶倩转头就对傅珊说:“你再查查其它的衣服,趁现在才刚开始做,没多少库存,尽量减少损失。”

傅珊点头,立即去检查已经出来的样衣。

“我现在去让工人们先停工吧。”王琼问到。

“先让傅珊查一下吧,如果只有这一件突然叫大家停下来闹的太大了,如果多的话再去也不迟。”做一件衣服也需要一些时间,趁这个时间先查一下,反正已经做了这么多出来,也不在乎多几件了。

王琼心里虽急,但叶倩说的也对,只能先等着,“那这些衣服怎么办。”

“这边肯定是不能卖了,到时候便宜点儿,放到汉市那边卖,怎么着本钱也要赚回来。”刚才叶倩就想到了,她们做高端的,这些面料肯定是不行,但如果是汉市那边普通的服装店,对于高端而言的劣质布料,在那边还是挺好的。

这也是相对于之前去批发市场比较而言,所以不愁没地儿卖。

等了一会儿魏厂长还没过来,此时的傅珊拿着设计图对比,一脸苦色的走到叶倩面前说到:“都有问题,已经出来的20多款样子都有问题,我看了看上面的标记,这20多款一共加起来有500多件库存。”

傅珊话音刚落,王琼直接跑了出来,叶倩知道她去哪儿,也就由着她了。

傅珊看到王琼急忽忽的背影问到:“王琼去哪儿啊。”

“叫工人们停工。”

“走吧,去找魏厂长。”叶倩带着傅珊出了仓库这边,朝着魏厂长说的采购那边走了过去。

采购和会计在一个办公室,叶倩有些不安,如果会计也牵扯在其中,那就不单单的是这些库存的问题了。

她们的流水一向大,一处扣一点出来,细微的这些大家也不会太在意,但就这一点儿都能喂饱不少人。

两人走到了会计室,魏厂长面露难色,采购小妹满脸泪小声的抽泣,会计坐在一边也是一脸不安。叶倩心里有底了,看来这事儿和采购脱不了关系了。这个采购是魏厂长的侄女叫魏红棉,还是当初魏厂长亲自和她说的,想让侄女来厂里上班。

这点面子叶倩自然会给,也就直接应了魏厂长的话。

魏厂长见叶倩走了进去,本就安静的会计室更加的安静了下来。魏厂长想开口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叶倩也看向了魏厂长,想让他给她一个解释。不过最终魏厂长还是没有开口说出求饶的话,随后转过头说:“秉公处理吧。”

乖女小娟第2部全文阅读 第二章

第二百五十章高州的日子之尾章

侯沧海内心有一种奇怪而坚定的信念,总觉得他的事业一定能取得成功,将在最近两个项目上赚大钱。

这个坚定信念并非一直都有。

在二七公司工作之前,侯沧海一直在机关工作。在机关工作的那几年里,他被庞大的体系捆住手脚,一点一点丧失信心,无力挣扎。信心丧失的根源在于体系内的人大部分都是一颗螺丝钉。螺丝钉固然有其重要性,但是,螺丝钉最大的弱点在于是批量生产。一个个干部类似于批发生产的螺丝钉,程序、规章和制度就是模板,模板让他们变成了极为相似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侯沧海棱角被包裹,变得平庸起来。

离开机关以后,侯沧海跳出生产线,由螺丝钉变成了锋利的尖刀。从成立不管那一天起,他没来由地产生了一种奇怪信念,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发财。这个信念如一颗小种子,产生以后,遇到阳光雨露便茁壮生长。

送走王清辉教授后,侯水河担心地道:“哥,你为了这个偏方,已经花了一万元,现在又要花一百万。如果无法产生效益,怎么办?

文学

侯沧海见妹妹愿意讨论现实问题,心中高兴,道:“我当医药代表时接触过保健品,了解他们的运作方式。只要有一款相对靠谱的产品,通过广告和合适的营销体系,肯定能赚大钱。”

侯水河道:“万一失败,怎么办,一百多万啊。”

下海以后,侯沧海经历过数次生死考验,心性越发坚毅。对于妹妹的担心,他淡然道:“事上没有百分之百成功的事情,只要胆大心细,又对市场和产品有了解,我觉得不会输,相反,赢面还很大。”

尽管哥哥自信心很足,侯水河想起为了“配方和工艺”就要花上百万元,还是觉得不靠谱,同时又觉得王清辉狮子大开口。

吃过午餐,侯沧海离开江州,前往高州。他与王清辉签订协议之后,便暂时不再想即将推进的保健产品,思绪又回到一大恶人。他知道深水炸弹的威力,绝对会炸掉一大恶人的一根手臂。

一大恶人成名已久,绝非浪得虚名,他将如何应对这颗深水炸弹,侯沧海没有完全想透。

国务院事故调查组再次进驻王沟煤矿,乌有义和方铁头很快就得到消息。在得到消息不久,又传来让他们震惊的新消息:事故调查组兵分两路,一路到矿上,麻痹和控制了矿上所有人,另一路从废弃矿井进入,将封闭矿洞打开,二十七名遇难矿工包着白布被抬出来。

接到这个消息,乌有义对跟在身边的方铁头道:“这事太大,谁都掩不住。你是王沟煤矿的投资人,脱不了干系。赶紧离开高州,暂时不要回来。”

方铁头道:“我安排人在锁厂等着搞侯沧海,这人撤不撤?”

乌有义道:“调查组是真奔那个被封的巷道,说明背后有人出鬼点子,这人和散布视频的是一伙人。这些年我们结仇太多,想弄我们的人不少。侯沧海是个小人物,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若是死盯侯沧海,有可能要上当,被别人当枪使。你的人撤了吧,这个节骨眼上不要节外生枝。王沟煤矿这件事,我们要认载,先脱身,再说以后的事情。”

方铁头道:“余力知道的事情太多,留不得。”

乌有义对这个话题没有回应。

方铁头在临走前,打通皮卡车车上人的电话。

皮卡车上人接到电话后,发动皮卡车,离开守候多时的公路。他离开公路不久,一辆越野车便从南城区开了过来,开向锁厂。皮卡车上人等候多时,没有料想刚刚放弃任务便等来了目标。两车交错之时,他扭头看了侯沧海一眼。

在越野车身后不远处,跟着一辆警车。

皮卡车上人见到警车后,放缓车速,给了警车足够敬意。警车消失后,他逐渐加大油门,离开锁厂片区,消失在茫茫车流之中。

打完最后两个电话,方铁头将手机卡取下,又将手机砸碎,分别扔在不同的垃圾箱。方铁头乘坐火车来到岭西省沙州市,敲开了情人的门。这一次来到沙州,他将方铁头的身份证扔掉,使用名为李清明的真正身份证,安安心心地住了下来。

既然有一段时间不回高州,李清明准备趁着这个时间把孩子生了。浪荡江湖多年,钱赚了不少,至今没有孩子。“方铁头”变身为李清明,也要过一过正常人生活。他唯一舍不得是奶牛场,想起奶牛,有些惆怅。

投资王沟煤矿的身份证用的是方铁头。方铁头确有其人,是高州远郊村里的一个傻子,早就跑得不知所踪。李清明与纵横江湖的方铁头便没有了任何关系。

当前最大的后患便是与方铁头紧密接触的王沟煤矿矿长余力。

高州看守所里,王沟煤矿矿长余力身穿囚服,在看守所床上打板。他进入看守所以后,身体状态不太好,每当睡觉时,总会想起被封进洞里的二十多人,心脏便会没有规律乱跳。虽然在矿上工作见过无数次瓦斯爆炸,可是如此惨烈的爆炸案还是前所未有,这狠狠刺激了原本就有病的心脏。

他不知道被封在矿洞里的遇难矿工已经被发现,等着取保候审,然后彻底退休,颐养天年。

正在床上盘腿打板时,一名犯罪嫌疑人被送进房间。

在看守所里,有人被送进,又有人被送走,这些都是常事,余力没有太意。此人进仓以后桀骜不驯,几句话不对,便跳将起来,和仓里老大——管板的争执起来。新来的犯罪嫌疑人愤愤不平地道:“我是二进官,凭什么让我蹲着。老子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你还在哪里玩泥巴。”

乖女小娟第2部全文阅读 第三章

慕枫眠愕然回首,对上顾璟行压抑痛苦的双眼。

顾璟行将她眼里位朱可期感到担心的神色,看得清清楚楚。

“眠眠,难道你在为他难受吗?”他语气不在平静,似乎在抖。

慕枫眠张张嘴,想说点儿什么,却词穷了。

慕枫眠沉默了片刻,她看见朱可期笔一般直挺的身躯倒进了法警的怀里。心有不忍,她想去看他一眼,便伸手去拿顾璟行的手。

顾璟行将她捏得很紧。

他的肌肉也绷得很紧,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异常。

“如果你要去看他。”顾璟行唇角抿的很直,那总是显得温润漂亮的绿眸里,突然多了决然和冷意。这样的顾璟行,慕枫眠感到陌生。她听见他说,“去了,就别回来了。”

慕枫眠怔然。

“慕枫眠,我很信任你,但是我的心也会痛。”顾璟行见慕枫眠的表情明显受伤不轻,眼圈都红了,他知道他逼急她了。

但他是个男人,所有理智统统见了鬼,他对这个女人有着很强的占有欲,他真的做不到看着她去见朱可期。

“眠眠,别去。”顾璟行的语气,没有了威胁与冷硬,变成了恳求。

慕枫眠沉默了很久。

“……好。”她毕竟没有什么圣母心!

闻言,顾璟行心落到实处。

他拉着慕枫眠,一步步走下阶梯,与朱可期擦身而过。

在错过的那一刻,慕枫眠看了眼朱可期,朱可期也看着她,满眼痛苦,他的眼里,有打转的眼泪。

顾璟行却突然停了下来。

曾经的好兄弟快要死了,无论他多恨朱可期,他竟然都没法做到无动于衷!

朱可期那已经逐渐涣散的眸中,努力聚起一点亮光。

“璟行……”只不过是喊了声他的名字,就用尽了朱可期全身的力气。

顾璟行在朱可期身边蹲下来,点了点头。

朱可期有很多话想跟他说,但朱可期的时间不多了。

身体里的力量流失的越来越快,朱可期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变重了。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没法好起来。

他不知道朝他开枪的那个人是谁。

但是他能猜到:应该是被他害死的某人的家属!

恶有恶报,天理循环!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见朱可期脸都白了,只有出气没有呼气,顾璟行眼露不忍,对他说,“可期哥,你不要说话,保持体力,等医生来。”

其实顾璟行自己也知道,朱可期是没法救治了。

朱可期突然一阵咳嗽,咳得脸色发白。

朱可期看着顾璟行,坚持着,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对顾璟行说了一句话。

朱可期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是讲给顾璟行的,他说的是:如果有来世,我希望自己能有选择!

顾璟行愣愣地看着断了呼吸的朱可期,想哭,却哭不出来。

他心里很难受,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走了,曾经的好兄弟,再也看不见了。

朱可期的遗体被带走,行凶者也被带走了。

顾璟行缓缓地站起身,他茫然地看向四周,慕枫眠扶住了他。

过了片刻,他机械地迈腿,跟慕枫眠一起走向之前停车的地方。

车上,慕枫眠平复了心情后,就把她当日发的毒誓内容告诉了顾璟行。

顾璟行道:“其实你当初发誓的时候,也是留了一个心眼的。你说的是慕枫眠发誓,那既然这样,只要你改一个姓氏就可以了。”

“额…..其实我也是这么想,就是不知道这样有没有效果。好吧,那你说我改什么姓氏好呢?”慕枫眠问道。

“要不你改姓龙吧?跟我妈姓,反正我妈也是把你当女儿一般疼爱了!”顾璟行笑道。

“龙枫眠?很有气势啊!好啊,那我们下午就去派出所,我要改名字!”慕枫眠笑道。

“其实我也想改。因为我本姓卫,我不想再跟你爸姓了!”顾璟行道。

“卫璟行吗?好听啊!那我们拿了户口本,一起去改名字!不愧是夫妻啊,连姓氏都凑在一起改了,我们真有缘!”慕枫眠笑道。

“嗯嗯,必须的!而且我们有缘也有份!亲爱的,别担心,这样就不算是违背誓言了!而且我是个无神论者,一点都不怕什么毒誓!”顾璟行笑道。

“嗯,虽然有取巧的成分,但是我们是好人,好心有好报,这才是硬道理!如果真的有因果循环,那我们这些好心人就不应该受到天道惩罚才对!”慕枫眠笑道。

两个月后,田蜜蜜的女儿许甜甜出生,慕枫眠当了许甜甜的干妈,每天都抱着这软软糯糯的小团子不撒手。

不知道是不是可爱的许甜甜把幸运带给慕枫眠,慕枫眠很快就凭借在陈天池的新电影《唐人街侦探三》的女三号获得了亚洲电影节的最佳女配角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