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合篇500篇,跟岳弄进去

短篇合篇500篇 第一章

“郗玥,不用再劝我了,我们来生再继续做闺蜜吧……”

“不!不要!”握着手机跑得气喘吁吁的郗玥叫道。

又继续哀求说:“菲菲,你千万不要做傻事!我马上就到了,无论如何等等我好吗?”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佟思菲终于开口说:“那好,我等你来,但我只见你一个人好吗?”

“好好好,我就是一个人来的,我没有告诉任何人你放心。”郗玥赶紧说。

“那好,我等你。”

坐在32层大厦楼顶边缘的佟思菲握着手机说,说完按下红色挂机键。迎着楼顶呼啸而过的风,忽然嘴角一弯,露出一个诡异莫测的笑容。

电梯内,“32”的楼

文学

层键终于熄灭。

电梯门打开,满头大汗的郗玥出来,立即又朝消防通道的楼梯跑去。

心里不断祈祷着。

冲出楼口,郗玥焦急地四处眺望:“菲菲,我来了,你在哪里?”

佟思菲看着这个单纯得好笑的“闺蜜”,再次诡异地笑了笑,才朝她招手说:“郗玥,我在这里。”

寻声望去,郗玥终于看到她,如释重负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赶紧朝她跑去。

跑近了,看到坐在楼顶边缘的佟思菲,郗玥又停了下来,一脸担忧地说:“菲菲,你千万不要做傻事,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商量解决好吗?我向你发誓,无论是什么事我都一定尽我所能帮你!”

佟思菲看着远处的城市上空摇摇头:“这件事你帮不了我,谁也帮不了我。”

“怎么可能呢,不管是什么问题一定都会有解决的办法,以前你不是也对我说过这句话吗?”郗玥一脸恳求地劝道。

佟思菲看向她笑笑:“郗玥,你果然是我的闺蜜,我随口说的一句话你都记得。”

短篇合篇500篇 第二章

小畜生

西山别墅,小客厅,唐小逸手举一小银锤砸山核桃,边上一大两小三个宝贝一边往嘴里塞着核桃仁,一边殷勤地望着他手中的小锤子,“老公,我要吃椒盐味的,你给我多砸点,”

“爸爸,我要吃原味的,”

“我要吃奶牛味的,”

“唐宝宝,告诉你多少次,不是奶牛,是奶油,”朵儿用纸巾帮儿子擦着嘴角上的核桃渣,纠正他的发音道,“老公,你动作快点,孩子们都等着呢?”

前年怀孕时,周周去浙江旅游时带回来的当地特产,听说孕妇在怀孕期间多吃核桃有助于宝宝智力开发,她买了好多,除了香朵儿,色色、小姨、苏浅、唐宋、瑶瑶都有份。

山核桃,个小,约一个硬币大小,味道比大核桃好吃多了,香朵儿吃上瘾了,去年新核桃下来时,她去法国酒庄‘巡视’业务去了,今年新核桃一下来,便嚷嚷着让唐小逸给买。

山核桃吃起来比大核桃香,但剥起来太费事。壳硬果酥,一个拿捏不准就碎了。

香朵儿还不爱吃机器剥下来的核仁,就喜欢自个用牙咬、用手剥,说这样香。

‘老婆奴’唐小逸怕壳子扎了她的手、磕坏了她的牙,便专门订做了一个小银捶,他剥她吃,几回下来,竟让成了熟练工,那剥出来的桃仁完好无缺。

看着垃圾桶里的三个包装袋,再看看茶几上堆满黑黑、灰灰的核桃壳,唐小逸终于淡定不下去了,“三个小没心肝的吃货,你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你老公、你们老爸一人砸?也舍得?”

香朵儿摇头,“不舍得,真的不舍得,”然后蒙上了眼睛说,“你砸吧。”

龙凤胎摇头,“不舍得,真的不舍得,”然后蒙上了眼睛说,“你快点。”

唐小逸握着小锤子,手都直颤抖。

他这是养了三个没良心的小畜生啊——

足球

休息日,唐小逸、程俊带着唐宝宝、香贝贝和程小子一起看亚洲杯。

两岁的程小子指着电视问:爸爸,这么多人争一个球,为什么不一人发一个?

三岁的唐宝宝笑他:没文化了吧,让我来告诉你吧!我们国家正处于发展中国家,还不太富裕,一人发一个太浪费了。

香贝贝‘切’了一声,白了她哥一眼:我说唐宝宝,没知识也得有常识,没常识也要懂掩饰。

话说完,一旁的程俊乐了:小逸,你闺女太牛逼了吧。

文学

唐小逸抱过女儿放在腿上,点着她的小鼻子,说:心儿,取笑弱者,不是智者所为。

贝贝瘪嘴,清淡淡地说:我没取笑他,我这是鄙视他。

这下,程俊直接笑抽了。

小老婆

为了增加夫妻情趣,唐小逸总喜欢唤自己老婆为:小媳妇、小老婆、小娘子。

一日,香朵儿从外面回来,三岁的唐宝宝突然冲出来,抱着她的腿,对他妈说:“妈妈,等我长大后,我会孝顺你的,不会再让你受一点点委屈,”

他妈有些纳闷,这孩子怎么突然间变的这么懂事了?

还没等她问,小家伙就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妈妈,你辛苦,为了让我和妹妹住洋房、坐名车、上名校,过上富裕的生活,你居然委屈自己给爸爸当小老婆,妈妈,你真伟大,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妈妈,怪不得爸爸经常不回家,原来他还有一个大老婆,”

朵儿更纳闷了,事后才知道,他下午玩时,听见阿姨们闲聊家乡的事。

说她们村上有一户人家原先特穷,可现在居然盖起了村里第一座小洋楼,后来才知道,他女儿在广州给人当小老婆,这才有钱盖洋楼的。

朵儿哭笑不得,解释了好半天才让孩子相信她不是她爸的小老婆,他爸只有她一个老婆,他们两个孩子,外面没家、没老婆,没孩子。

晚上把这事跟唐小逸一学,唐小逸也乐坏了,以后两人腻歪再也不敢当着孩子的面。

关于舅舅

唐煜祺四岁了,一日他午觉睡的正香,她妈走过来,将他摇醒,“唐宝宝,快起来,舅舅来看你了,”

唐煜祺被摇醒,没好气地说,“妈妈,你都没兄弟姐妹,我哪来的舅舅?”

她妈指着门边的童谣,介绍道,“他就是妈妈给你说的在英国留学的童谣舅舅,每年他都寄生日礼物回来给你和贝贝,”

香朵儿和唐小逸结婚那天,童谣出国留学了,他是决定放手,但不代表他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人出嫁,他没那么大的肚量好不好,事实上他这人心眼小的很,所以两人结婚那天,他发短信送给朵儿的祝福是:若你很幸福,别告诉我;若你不开心,请告诉我;若你想离婚了,请第一时间通知我;若你嫌他老了,别忘了我可以补上。

短信发来时,唐小逸就在边上,看完后,肺差点没气炸,可面上却很平静,看着朵儿,云淡风轻地甩了两字:做梦!

如今,童谣学业有成回来了,到家第二天,就来看朵儿了。

短篇合篇500篇 第三章

周立君目中生辉,道:“卖家里做的药膏,润白霜和祛痘的那些霜。”

她道:“小姑先吃饭吧,吃完了饭我给你算一笔账。”

满宝不由问:“我们家里现在有这么多钱吗?”

“公中没有,”周立君道:“现在家里公中的钱大部分在四叔手上。”

但周四郎现在草原上,对了,向铭学也跟着周四郎去草原上了,才去了一个月呢,现在估计还在草原上收各种货物呢。

他至少得九月底才能回来。

所以周立君想要各家拿出钱来,这事儿小姑要是同意,那就成功了一半。

满宝问:“公中现在有多少钱?”

周立君:“三百多两。”

不少了,毕竟前段时间周四郎上京城来时就把账本拿出来将去年秋后到今夏赚的钱都拿出来分了,现在公中的钱还是这几个月卖药膏,以及饭馆经营应该归到公中的钱。

满宝想到今年她分到的钱,以及她带回来的那些宝石香料换的钱,顿时大气起来,“行,买吧。”

满宝给周四郎的那些宝石香料,周四郎连辛苦费都没留,基本上卖出去多少钱就给她带回来多少钱。

先在京城卖,后来一路南下,去益州赚了一圈,将手上的东西全都出手,赚的钱可不少。

加上周满今年从公中分的钱,更多了。

不过周立君怎么想着买铺子呢?

要知道他们现在外面租了一个专门做药膏和各种霜膏的院子,老客户都是直接上门购买,有时候还带着新客户呢,他们赚的并不少。

吃过饭,周立君就捧了一杯茶和周满在院子里说话,“本来五婶她们做的有限,京城里能买得起这些润白霜和祛痘膏的也就这些人,所以我想着用不着买铺子,但这段时间因为种牛痘,来和我们买淡印药膏的人多了许多,甚至还有外头的药商特意找上门来,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个铺子,还得是一个好铺子。”

满宝琢磨起来,“可我们就只有这几种霜膏,会不会太少了?”

周立君道:“我以前也觉得少,但现在不觉得了,这两年用我们润白霜的人可不少,不仅娘子用,一些郎君也用呢,特别是祛痘膏,销量很好,所以我想着能做好这几样也很不错,而且以小姑现在的能力和年纪,将来还会有更多的方子的。”

满宝觉得有道理,于是点头,“行吧,我要出多少银子?”

周立君道:“我算过了,这些方子都是小姑你给的,因此你拿一成的银子,其他各房,我单算一房,那除去您这一房就是七房,一家分担一成三的成本认领一成的份额。”

满宝一怔,“一房一成?”

周立君点头,“不错,一房一成,那一共是八成,剩下的两成算公中的,每年分红都要留下一成经营铺子,剩下的一成给爷奶。”

也就是说,他们七房负责分担公中的那份。

满宝想了想,没反对,“其他房会答应吗?”

周立君就笑道:“只要小姑你答应,那其他房就会答应。”

大伯和大伯母是不用说了,他们肯定跟着小姑,她娘不用管,她可以说服她爹,三叔会听爷奶的,四叔五叔六叔和小姑最要好,也不会反对。

周立君笑道:“到时候我立好规矩,四婶和五婶可以去铺子后面做管事,专门管着熬制药膏的事,每个月就拿工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