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挺岳双腿之间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一章

明生第一个怀疑的自然就是媚儿,但是媚儿现在还是不能动,毕竟她在为自己做事,只能从嫦曦身边的人开始清算,也算是给媚儿一个警告。

很快,晴儿进入了他的视线,这个女人是陪嫁的丫鬟,自小伺候嫦曦,嫦曦对她非常的信赖,但是也正是她,负责着嫦曦的一切饮食事宜,他暗暗命人调查了晴儿的举动,又趁着晴儿去伺候嫦曦进入了她的房间,让自己的贴身护卫进入查看。

等晴儿忙完一天,就被明生带去了天牢,晴儿心里明白,自己暴露了,但是她不慌不忙的跪下,镇静的说:“殿下,不知道晴儿犯了什么错,被带入这里?”

明生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她,说:“你是媚儿的人是吗?”

晴儿微微一笑,说:“我不认识什么媚儿,殿下,您说的什么人,我都没有见过!”

明生直直的看着晴儿,真恨不得双眼化成一把利刃活剐了她,她让他的第一个孩子就这么没了,让嫦曦痛不欲生,整日以泪洗面,他口气冷淡的说:“你不承认是吧,那好,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害了太子妃,她可是对你比一般的宫女好得多!”

晴儿直起身,说:“那又如何,再好,我也只是一个奴才,一个从小就会伺候人的奴才罢了!”

明生恨恨的再次问道:“为何要害太子妃?”

晴儿冷笑一声,跪坐在地上,口气平淡,就像和人闲话一般的说:“我只是嫉妒他,凭什么她从小就拥有一切,而我就只是个奴才,这个老天爷太不公平,我晴儿相貌见识都不输她,可为何我俩的地位却天差地别,我恨她!”

明生狠狠的点头,说:“看来,你是要一力承担你的罪责了!”

晴儿坦然的说:“没有同伙,我总不能拉着别人和我一起死吧!”

明生冷笑一下,说:“一个奴才,都会把落胎药放在床脚的夹缝里,你的见识还真是不一般哪!”

晴儿扬扬眉毛,说:“那说明的我的技术还是不行,这么隐秘的地方还是被你们搜到了!可惜没有下一次了,不然,我依然会喂那个女人落胎药,让她一辈子都没有孩子!”

侍卫上前,狠狠甩了晴儿一巴掌,晴儿一个踉跄,倒在地上,半边脸呼的肿了起来,嘴角也流出了一大口鲜血。晴儿用手背擦擦嘴角的血,说:“打吧,就是打死我,你们的孩子也回不来了!哈哈哈!”

明生呼的站起来,走到晴儿面前,说:“是吗,那我要你看看,嫦曦还会不会有孩子!不要把他弄死了,好好折磨她,我不要看到他身上有一块好肉!晴儿,我不杀你,杀你就是便宜你了,我们慢慢

文学

的玩,看你的骨头是不是真硬,啊!来人,拖下去!找些会玩的人,好好招呼她!”

媚儿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得知晴儿被抓了,她丝毫不在意,说:“一个奴才而已,无伤大雅!”

侍卫长小心的说:“小姐,这是不是太子在警告你啊!”

媚儿甜甜一笑,说:“就是在警告我呀,但是有什么用呢,我可以帮助他,但是嫦曦不一样,太子再喜欢她,她的父亲可是要谋反的!只要我们把太傅的罪证拿到手昭告天下,嫦曦就是再得宠,不还得乖乖的到冷宫去过她的下半辈子!”

侍卫长依然担心,说:“这个嫦曦不除,小姐您?”

媚儿眼睛一暗,轻描淡写的说:“不要担心,这个女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现在我倒想去会会那个小殿下了!”

侍卫长一惊,说:“小姐,那太危险了!”

媚儿看看地图,笑眯眯的说:“距离那个小殿下的地盘已经不远了,我们去会会他!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如人所说,会搅弄风雪!”

侍卫长皱皱眉头,说:“可是小姐,据说,这位小殿下性格不详,没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性子,我们在他身边卧底的人说,他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最常做的事,也就是站在高山上看日出日落,其余的一概不知啊!”

媚儿看看侍卫长说:“明生曾经送给小殿下一个水晶模型,我让人偷偷进去观察了一下,这个水晶模型大概有好几万块碎片。可是他居然在短短半天时间之内就拼装完成,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而且他还轻松地随便的就操纵雪花,这个小殿下绝对不是一般人,要能得到他的人,让他为我所用,那整个天下岂不是唾手可得?”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二章

“流火!你做什么?快把我放下来!”季风烟正在愤怒之中,被流火突然抱起,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这才开始щww{][lā}

她现在很火大,对于这个总是戏耍她的老天爷,她是充满了愤怒。

修炼一颗内丹容易吗!

劈了她一回了,不说给点补偿,居然还让她再修炼一颗,天底下,哪有这么欺负人的!

季风烟把满心怒火,直接发泄在了流火的身上,不依不饶的抓挠他的后背。

看着怀中宛如炸了毛的猫儿般的季风烟,流火哑然失笑,默不作声的抱着她从山林里走了出来。

“你这是绑架你知道吗!砍你脑袋那都是分分钟的事。”季风烟哼哼一声,故作凶恶的一击手刀劈在流火的脖子上,只是那轻飘飘的力道,根本没有半点杀伤性可言。

“是,我的女王,我的人是你的,我的命也是你的。”流火哄小孩般哄着季风烟。

实际上,以季风烟的实力,只要她开口,各国皆要俯首称臣,可是她偏生没有这等称霸天下的雄心壮志,索性安安稳稳的窝在这逍遥谷内懒得动弹。

这些情况,各国心里都清楚得很,一个个老实的跟耗子一样,甭说季风烟自己了,便是华夏国随便出去一个人,那各国都是要如上宾一样小心翼翼的招待着。这和当初华夏国刚刚建立时的凄惨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季风烟闹腾了一会儿也就淡定了,心中郁闷着自己的修仙之路遥遥无期,不知何时才能位列仙班,她着郁闷着郁闷着,却没有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被流火一路抱到了寝宫里,等到流火将她往床上一放之后,季风烟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四周柔软的床铺,脑袋里警铃大作,在抬眼,直接对上流火那双暧昧不明的眸子,心头不由猛地一震,她下意识的抬起手,抵住了某人正在下压的胸膛。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三章

叶英皱着眉,边往外走边说道,“肯定是因为叶弯弯。”

听到叶英的话,叶卿卿也

文学

笑了。

她娘看的可真是明白。

叶英没让叶卿卿跟着,自己去开了大门,不多时叶卿卿就听到了李月娥的说话声,“三弟妹啊,你也真是的,明知道我家弯弯的亲事就这几天了,咋还往外跑?”

“又不是我的亲事,我咋不能往外跑?”

一听到叶英的话,叶卿卿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她娘这回答真的是满分。

李月娥虽然生气,可是想到还有求于人,最后也只能忍耐下来。

“不管咋说你也是弯弯她三婶,弯弯一辈子就这一件大事,你总要帮着忙活一二不是。”

叶英闻言也笑了,“我是三婶,又不是她娘,该忙活的还是你啊!我也有件事要跟你说呢,后天卿卿和阿九定亲,你们可要来一起热闹一下。”

“咋突然就要定亲了?”李月娥惊讶的看着叶英。

这么多天了也没听见啥动静,这怎么突然就要定亲了?

叶英却没有要和李月娥解释的打算,只是又说了两句,就把人给打发走了。

两天的时间眨眼而过,这日正是叶卿卿和晋九定亲的日子。

村子里的人几乎都来凑这个热闹,叶家的院子里人满为患。

今日也是个大晴天,再加上雪化得差不多了,人们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吃着花生瓜子喜糖,欢声笑语不断。

叶卿卿在叶英的陪同下换了一身红色的衣裳,头发梳的整整齐齐,在鬓间插着晋九买回来的玉饰。

看着精心装扮后的叶卿卿,叶英眼眶有些发红。

“卿丫头,定了亲你就是半个人家的人了,以后可要懂事点,可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任性了。”

说着话,叶英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叶大茂和叶平安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