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受合不垅腿攻,50招口爱技巧带图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第一章

跑到了边上的林凡,召唤了自己的战队成员,装备整齐的战队成员,站在林凡的身后非常的有气势。

首当其冲的是吕布,光明李信,随后是米莱迪,花木兰,最后是刚刚加入不久的张赫。

他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无需林凡说什么,各自前往战场,做自己最拿手的事情。

林凡趁着空闲观察自己队员的战斗风格。

吕布就是废话不多,也没有什么技巧,方天画戟抡圆了,如同绞肉机一样,被吕布打到的饕餮战士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招式大开大合,看起来非常的有美感。

光明李信就是一个炮台,原地站稳,剑气以光明李信为中心,嗖嗖的飞向饕餮战士。

和切菜一样~

米莱迪一挥手又是小机器人又是飞弹的,而且打死一个饕餮战士就召唤一个机器人,这一会的功夫自己就领着一大群机器人了…

花木兰重剑背在身后,两把轻剑如同割韭菜一样的收割饕餮战士的性命。

张赫的战斗风格是最诡异的,加载了司马懿这个英雄。

变成影子,在这里给你一刀,然后就跑…

看着自己这边战士前排应有尽有。

林凡让妲己宝宝给自己加载了朱雀志:百里守约。

跑到隐匿的地方,辅助大家。

“大姐头,林老师怎么样?”赵信

文学

在雄兵连的通讯频道里问道。

“林凡没事,去另一边支援群众了,我们该开始反击了!”回答了赵信的问题,蕾娜开始分配任务。

“孙悟空,制空权能保证吗?”

孙悟空点了点头,“空中是我的!”

葛小伦弱弱的关心了一下林凡,“林老师需不需要我去支援啊?”

蕾娜听到葛小伦的话,毫不留情的打击了一下下葛小伦,“林凡把自己的手下召唤过来了,你觉得你去了能帮忙吗?老老实实保护蔷薇吧,把打蔷薇的攻击都给我扛下来!蔷薇是我们的核心,大家注意观察蔷薇的位置,掩护蔷薇去弄掉一个大的!”

“是!”整齐的声音在雄兵连通讯频道里响起。

轰~

饕餮主舰发射出道金色能量柱,飞向蕾娜所在的位置。

蕾娜举起手里的盾牌顶住了金色的能量柱。

和原著中的能量柱不同,这一次的能量更多,蕾娜死死的顶着能量柱,被能量柱推着后退。

强大的劲风吹飞了周围的建筑,雄兵连的人从楼顶掉到了地上。

吕布等人也被掀了一个跟头。

林凡看到蕾娜在苦苦支撑。

替换刘邦开大飞了过去,和蕾娜一起把能量柱扛了下来。

第一波攻击结束,饕餮战士开始冲锋。

孙悟空大叫一声,‘呔!’分身无数冲了上去。

林凡看了看满头大汗的蕾娜,“有事吗?”

蕾娜摇了摇头,微微喘息,“没事,饕餮这是怎么了?一个先锋旗舰,配置了这么强大的火力?”

林凡知道,因为自己剧情改变了…

“不清楚,你休息一下,我去做一些事情。”林凡把蕾

文学

娜扶到了一旁。

周围的爆炸声,尖叫声,天河市已经被打烂了。

林凡看了看楼下,有饕餮战士的尸体,也有一些人类的,这些都是没来得及转移的…

呼~

突出胸中的浊气。

林凡在战队频道里说道,“吕布,花木兰,李信,你们怎么样?”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第二章

烟尘散去,罗塔毫发无损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夸赞道:“威力不错啊,这一招兼具速度力量和控制,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魂技。”

这一幕看得御风是羡慕无比,眼睛冒着小星星说:“这就是万年魂技啊,要是我也可以获得就好了。”

一旁的奥斯罗则是毫不留情地嘲讽道:“你就算了吧,你有天恒老大那样的天赋吗?这一点先不论,你才魂宗,才第四魂环就想弄万年魂环,你是想起飞吗?”

“嗨,我就是随口一说嘛,奥斯罗你干嘛那么大火气呢是吧?”御风笑嘻嘻地搂着奥斯罗,御风是舒服了,可奥斯罗却难受了。

“这是我前些天才买的新衣服,别给我扯烂了啊,起开起开。”奥斯罗不耐烦地推开御风,他虽然不讨厌御风,但御风这个样子就让他觉得很不得劲。

众人也对奥斯罗和御风的互动见怪不怪了,奥斯罗和御风可谓是队伍中的活宝,有他们在队伍中里总是充满着愉悦的笑声。

石氏兄弟和叶泠泠本身就不爱说话,根本不用指望他们能开启什么话题,因此有奥斯罗和御风这两个话匣子,活跃活跃队伍的气氛也是不错的。

在此之后罗塔便带着众人依次为他们获取魂环。晋升魂王后的玉天恒,实力已经达到了55级,出于锻炼玉天恒的考虑,其余成员的魂环大部分都是由玉天恒出手解决。

55级的玉天恒真正实力不必魂帝弱,甚至可以完败不少低级魂帝。这得益于玉天恒祖传的强力武魂以及罗塔的倾情相授。

按照这个势头下去,魂斗罗级别的玉天恒绝对有着和封号斗罗一战的实力,待日后玉天恒突破到封号斗罗的层次,可以压制他的人也就屈指可数了。

这可不是罗塔夸大其词,现在的玉天恒爆发实力,一般的魂圣拿他短时间内也没办法,当然时间一长,玉天恒该败还得败,但这也足以自傲了。

整个猎魂行动持续了半个月,之所以耗费这么长时间完全是出于锻炼他们的目的。在之后的猎魂行动,就由玉天恒负责带队,罗塔自然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操练一下他们。

数天后,罗塔的府邸内,玉天恒几人默默地在庭院内修炼,罗塔则是悠闲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喝茶看书。

回到府邸的第二天,罗塔就将怪力的使用方法给他们手把手教了一遍。不过结果却让罗塔有些无奈,除过玉天恒之外,其他人完全没法领会,更别说使用了。

果然,天才之间也是有差异的吗?有些天才妖孽到可以学习不同世界的招式用法,但大多数平凡的天才也仅仅是有些天赋而已。

原本罗塔还在考虑要不要传授他们霸气的方法,可经过这一件事,罗塔干脆打消了这个想法。

这个世界的主要战斗方式还是以魂力为主,就不要贸然给他们灌输其他方法了。想想小舞和千仞雪,她们的天赋的确是可怕,竟然连霸气都可以顺利掌握,只能说是天才中的天才。

“吡咯!吡咯!吡咯!”

电话虫的声音响起,罗塔缓缓地接听道:“怎么样?消息打听的如何?”

“本体,和你猜想的一样,她的思想和你想的一样。依旧打算在全大陆精英魂师大赛后逐步实施计划。”

罗塔翘着二郎腿,淡淡地说:“这样啊,那就行。全大陆精英魂师大赛的时间定下了吗?”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第三章

柳无邪来不及休息,再一次踏上征程。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韩非子为了救他,一定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开启星域传送阵,绝非常人能做到。

两日之后,柳无邪出现在天灵仙府大门处。

不少天灵仙府的弟子,已经收到柳无邪回到真武大陆的消息。

姜乐等人还在闭关,要尽一切能力,早日突破修为,替小师弟报仇。

疯长老见到柳无邪的那一刻,非常的平静。

“比我猜测的要提前几个月。”

疯长老突然说出的一句话,让柳无邪一阵错愕。

两人席地而坐。

“你知道我能回来?”

柳无邪眉头微皱,他能感觉出来,疯长老很神秘,非常的神秘。

虽然他修为只有半步天玄境,接触的事情,远非那些巅峰地玄境所能比拟。

“知道!”

疯长老点头。

从回来至今,每个人看到他,都是震惊加惊骇。

唯独疯长老,面无表情,仿佛柳无邪只是出去历练了半年时间,今日刚返回而已。

“还请师父明示!”

柳无邪有些摸不到头绪,好像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疯长老,必须要搞清楚。

“其实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剩余的秘密,需要你自己去探索,经历这次事情之后,有些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了。”

疯长老一直在打哑谜。

自从柳无邪成为天门峰弟子后,疯长老既不指点修为,也不指点迷津。

连跟柳无邪谈话,都是云里雾里,让柳无邪自己去琢磨。

“韩家!”

柳无邪心里的确有了答案。

他可以肯定,这次能回来,跟韩家有莫大的关系。

具体细节,还不清楚。

上次疯长老也提及过,他跟韩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看来是时候,前往韩家一趟了,必须要搞清楚事情始末。

到底自己跟韩家之间,有什么关联。

疯长老没说话,等于默认了柳无邪所说。

起身告别疯长老,既然疯长老不说,自然有他不说的原因。

有些事情,从他口中说出来,跟柳无邪自己去了解清楚,是两种概念。

说出来未必就是真,只有亲眼见到,才能有结果。

三位师兄选择闭死关,柳无邪也没打搅,转身离开天门峰,直奔千机庭而去。

韩非子不在天灵仙府,从圣地出来之后,就没有回来,柳无邪也是才知道。

韩隆见到柳无邪的那一刻,开始是惊讶,随后是一抹欣慰,还有一丝愤怒。

两人相视而坐,韩隆眼角还挂着一丝悲伤,进来的那一刻,柳无邪就捕捉到了。

“韩庭主,你能告诉我韩非子的下落吗?”

柳无邪开门见山,只有从韩隆这里,才能打探到韩非子的下落。

“你为何想要见他?”

韩隆出言问道。

他们之间,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有事要问他。”

有些话,必须要当面问清楚。

“如果他不想见你呢?”

韩隆目光锐利,落在柳无邪的脸上。

是眼前这个小子,害的自己侄儿变成这幅模样,说心里话,韩隆不喜欢柳无邪。

但是看着柳无邪活着出来,却又露出一丝欣慰,起码自己的侄子做到了。

“我只有几句话想要跟他说,如果他不想见我,说完了,我自会离开。”

越是这样,柳无邪就越是好奇,能感觉出来,韩隆有很多事情瞒着自己。

出来之后,古玉虽然不知去向,基本是安全的。

三位师兄在闭关,柳枫还有柳馨儿也在闭关,乔边返回龙皇学院,唯独韩非子,柳无邪一点信息都没有。

“见与不见,已经不重要了,以后好好修炼吧。”

韩隆挥了挥手,下了逐客令,让柳无邪不要再跟韩非子联系了。

跟之前的态度,截然相反。

之前他很赞同韩非子跟自己在一起,为何韩隆的态度,出现了这么大的改变。

“如果我非见不可呢!”

柳无邪站起来,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坚定。

韩非子他必须要见到,谁也无法阻拦。

韩隆不告诉自己韩非子的下落,柳无邪也有自己的手段,找到韩家。

阮影就在天灵仙府,她是黑羽阁的杀手,获取信息渠道,要比自己多得多。

打探韩家的下落,应该不难。

“唉……”

韩隆突然叹息一声,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

“韩隆前辈,是不是韩兄遭遇不测了。”

柳无邪心里咯噔一声。

韩隆三番五次阻止自己去见韩非子,只有一种可能,韩非子已经死了,才会不断阻拦。

“虽未死,但也差不多了。”

韩隆抬起头来,目光猩红。

他恨柳无邪,真想杀了他,如果不是他,侄子也不会死。

韩非子为了救他,牺牲了自己,这样杀了柳无邪,岂不是辜负了韩非子一番心血。

所以韩隆很为难,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