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第一章

“本王的目的无他,只是不愿与你生疏了罢。”苏煌搁下酒杯,对着满桌佳肴叹息道:“自从我七弟回朝,你似乎不似从前那般与我亲近了。”

“王爷不知为何吗?”面前的杯子又添上了酒,萧钰宸面目平静的淡声说道。

“你是不愿卷入朝廷的皇位之争吧?”苏煌添完酒,执杯而笑:“钰宸啊,你扪心自问,本王又何时有意将你卷入这些阴谋诡计之中来了?”

“你是谦谦君子,又是江湖中人,本王了解你,所以你不喜欢的事本王绝不会强求。”

萧钰宸不语,是无意还是没有机会,他再清楚不过。

看他的神色,苏煌竟苦笑了下,眼中有一丝难以察觉的黯然:“你终究还是对本王存了防备之心的。”

“本王承认,近些年的手段是不堪了些。本王知你心中不屑,但你何不想想,历来争权夺利之事,又哪里有光明磊落的?”

苏煌站了起来,缓缓踱步到窗前。月色清冷,他的身影单薄的有些寂寥,本该年轻意气风发的双眸里承载着不符合年纪的沧桑:“本王出生丧母,无权无势,一路汲汲营营至今,才有了和太子分庭抗礼的实力。这其中艰辛如何,不必本王多言,你自能猜到。可本王诸多付出,还比不上太子和墨王有一个好母亲。本王想要的,必得不遗余力去争取。可本王再如何不择手段,一直与你坦诚相待,不想你竟看低了本王。”

“我从未将王爷看低,若抛却身份之别,我与王爷也当算是知己。”萧钰宸目光微动,望着苏煌的背影微叹:“我只是想知道你……可否不争?”

苏煌听言怔了会儿,低头溢出一声笑,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萧钰宸皱起了眉头。

“你啊,真真是不懂的。”苏煌笑容渐敛,道:“本王若不争,能活吗?”

“本王也想淡泊名利,与你快意江湖,可走到如今地步,岂还能由得本王?”

萧钰宸放了酒杯:“是我失言了。”

“唉,说这些做什么?扫兴的很。”苏煌摇了摇头,展袖重新坐下,执起酒壶的时候歪头看他笑道:“本王倒有一事,早就想问问你了。”

萧钰宸望了一眼外面天色,似乎觉得再回答一个问题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便道:“王爷请说。”

清酒徐徐入杯,苏煌状似漫不经心的道:“钰宸到了成婚之龄,此前一直见你未有心仪之人,本王便没有多问。可从前宫宴之上,你似乎对本王王妃的三妹另眼相看?”

苏煌抬眼扫过萧钰宸神色如常的脸,淡笑道:“本王心中存疑许久,今日倒正好趁这个机会问问你。莫非你看上了王妃的三妹……”

“王爷。”萧钰宸打断他接下来的臆测,严肃道:“朝野皆知,聂三小姐已是墨王殿下钦定的王妃,还望慎言。”

苏煌笑道:“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本王又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做为友人关心一问罢了。无论她是否有婚约在身,钰宸堂堂七尺男儿,总不至于连承认自己心意的勇气都没有吧?”

萧钰宸感觉自己松了口气,不管如何,苏煌此时提起聂霜紫也太突兀了。他想了想,才道:“我对聂三小姐的另眼相看皆因欣赏,和儿女私情没什么关系。”

“哦,是嘛?”

“是。”

萧钰宸答完起身告辞了,苏煌再没有多拦他,一路相送到了王府门口。

面带微笑的目送萧钰宸走远,身后越柯就走近了来。

苏煌回首与她对视,笑的虚伪:“公主办完事回来了?那小姑娘呢?”

越柯冷冷勾唇:“如你所愿,种完蛊就放回去了。”

“这可是一把好刀。看似最无害,伤人却致命呢。”苏煌的笑容逐渐危险,低首整了整衣袖道:“相府新丧,本王也不能回来太久,该回去尽尽女婿的孝心了。”

越柯把玩着自己的指甲,甲上幽紫的颜色在夜里泛出冷光:“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

“当然,不就是破坏一下本王的七弟和他未来王妃的感情嘛。公主放心,如此简单的事,本王不会让你失望的。”

他不但会破坏,还会破坏的很彻底。

夜色渐深。

散了晚宴,相府里的宾客大多自去消遣,也有小部分人早早进了客房休息。

聂霜紫和聂映雪几人用完晚膳,回到自己的院子,发现里头有个人早已等候多时。

聂霜紫十分讶异,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向院子里坐着的人行礼:“参见太子妃娘娘。”

“三小姐不必多礼。”苏静祁微微一笑,抬手虚扶了扶她。

“谢过太子妃。不知太子妃驾临到此,有失远迎了。”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第二章

接下来,三十六颗定海神珠竟然直接飞到了叶秋的手边,然后化作了一串湛蓝色的手链,直接出现在了叶秋手腕之上,叶秋能够感觉到从这三十六颗定海神珠之上传来的亲密的气息。

显然,太古圣体对于定海神珠来讲,非常的亲切,不仅仅是定海神珠,甚至整个儿不周山,都对叶秋非常的亲近。

这太古圣体,其实可以算是一种开天辟地之前存在的体质,那些和盘古同时孕育的三千魔神,就有着类似于太古圣体的体质。

而到现在,混沌破碎,天地开启,盘古陨落,如今的生灵,没有任何生灵是和混沌有关的,都是开天辟地之后才诞生的生灵。

而叶秋激发了太古圣体,则宛如混沌之中的生灵气息一样,虽然弱小,但是却让这些至宝感觉十分的亲切,毕竟这些至宝都是在混沌之中诞生,并且在开天辟地之时破碎的。

所以,投入叶秋的怀抱,对于这些至宝来讲,就宛如回归母亲的怀抱一样,所以三十六颗定海神珠才会如此的兴奋,叶秋收了定海神珠,心情也是极好。

同时,因为不周山对于他不再有排斥力,甚至还十分的亲切,所以接下来,叶秋在不周山寻宝的速度顿时加快了很多,同时,不周山似乎有灵。

叶秋能够感觉到,不周山似乎有着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指引着自己的前进,好像在高速自己,哪里有法宝,叶秋在不周山又飞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便再次见到了一件法宝。

这是一根葫芦藤,看上去有点像长出葫芦娃的那葫芦藤,上面结了七个葫芦,叶秋却知道,这葫芦藤虽然长不出葫芦娃来,不过长出来的法宝,可比葫芦娃还要厉害。

这是天地之间第一株葫芦根,结出来的七个葫芦,都大名鼎鼎,包括陆压道人的斩仙葫芦、太上老君的紫金葫芦、女娲娘娘的金葫芦等等,全部都是这葫芦根孕育出来的。

其他的葫芦虽然没有听到什么传闻,但是想来也不弱,还有这葫芦藤本身,也是一件极为不错的法宝。

叶秋见到了这葫芦藤,还没动手呢,这葫芦藤竟然就自己把自己从土地上拔了起来,然后扑到了叶秋身上,这些个至宝,实在是太客气了,还主动投怀送抱,叶秋当然不会拒绝了。

如今这葫芦藤以及上面的葫芦也都长成熟了,叶秋直接便将这葫芦藤整个儿收进了自己的地府空间之中,让它好好呆着。

接下来,叶秋则是继续循着不周山的指引寻找着,随后,叶秋又找到了一对芭蕉扇,一个扇子至阳至刚,能够扇出火来,是太上老君炼丹炉扇火的扇子。

另一个扇子则是至阴,能够扇出水来,是后世铁扇公主手中的那把扇子,当然,这两把扇子的威力,可是远在叶秋在大话西游世界之中得到的那把芭蕉扇的,那

文学

把芭蕉扇是大话西游世界的芭蕉扇。

而这两把芭蕉扇,却是洪荒世界的正牌芭蕉扇,威力当然差了许多,而除了芭蕉扇之外,叶秋还收了一些没什么名气的灵宝和灵根。

这些东西,虽然在如今的洪荒世界不值一提,不过在后世的话,却都珍贵无比,随便一根杂草,都比叶秋所在地球位面的千年人参更加的大补,对于修行有着极大的帮助。

叶秋拥有着无穷无尽的地府空间,直接在地府空间开辟了一个藏宝阁,搜刮着不周山的法宝,有时候甚至一些石子土坷垃叶秋都不放过,毕竟这是刚刚开天辟地不久的不周山啊。

即便一块石头,也蕴含着先天灵气,对于后世之人来讲,也是非常珍贵的宝物。

叶秋一边顺便搜刮着这些法宝,一边按照不周山的指引,寻找着宝物,当然,像是葫芦藤、芭蕉扇那个级别的宝物,还是很少的。

不过,再又过了三个小时之后,叶秋还是再次见到了一件法宝,这是一面金色的旗子,旗子周身金莲万朵,金光闪闪,叶秋过来之后,这面旗子直接便飞到了叶秋的手中。

然后,一股信息也出现在了叶秋的脑海之中,天地五方旗之一的戊己杏黄旗,先天灵宝,催动之时,金莲万朵,无物可破,诸邪退避,万法不侵!而叶秋刚刚将这戊己杏黄旗拿在手中,脸色就是一变。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降临,接着,叶秋二话不说,直接便将这戊己杏黄旗收进了地府空间之中,那三十六颗定海神珠,同样被收入了地府空间。

这个时候,半空之中,一根白玉一般的手指忽然出现,直接点向了叶秋的身体,这根手指头的主人,正是未来教化天地并且以身合道的道祖鸿钧,道祖此前正在闭关。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第三章

程诚见到张凡之后,一直在等他发牢骚,看到他安安静静地模样反而有些不适应了,于是好奇的问道:“遇到了高人?让你这么快就想通了?”

“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张凡笑着说了一句名言。

“也不一定是一个,也许是很多个,你还算少的了。”似乎是被张凡的笑容所感染,程诚脸上也有了笑容,甚至还主动开起了他的玩笑。

他见过的事情多了去,张凡有两个女朋友这件事在他看来算不上大缺点,有些贪官污吏都还妻妾成群呢!

前不久不就爆出来一个贪官把一百多名情妇安排到一个小区里面,过着古代皇帝般的生活。

=

一路上张凡和程诚都在轻松地聊天,只是在进一间屋子之后,又同时表情严肃了起来。

程诚在把张凡带到这间屋子就转身离开了,邹明学这个青木大学的副校长主动当起了介绍人。

张凡在听到面前这个头发斑白的老年人也姓钱后,心想:“果然如此。”

就在他打量对方的时候,钱文渊也在仔细打量面前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年轻人。

事到如今,他还是很意外“星辰”芯片和“轻学OS”系统这两样举足轻重的东西是被这样一个学生弄出来的。

于是在正式谈话之前,他还问了一句题外话。

“你怎么想到自己来搞芯片和系统,而不是跟其他人一样买?”

他这个问题,让张凡想到了自己曾经对居明红老师的丈夫的回

文学

答,也就依葫芦画瓢说了一遍。

“……有些东西是不能拿钱买到的,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我才决定走自主创新的道路。”

“果然是有其姐便有其弟,国内这么多服装厂,我只看得起你姐的未来女孩,就因为她一直坚持自主创新,并且做到了。当初航天局就找你姐买了几台定制的缝纫机制造宇航服,结果比东瀛的JUKI缝纫机效果更好,弥补了我国在高端缝纫机上的空白。”钱文渊笑着说道。

看到张凡露出惊讶的表情,他又打趣道:“看来你姐的保密意识很好啊!这种算不上机密的事情都没有告诉你。”

其实是钱文渊想多了,只是因为当时张凡正值高考,张蓁蓁也就没有心思对他炫耀了,反正也没有赚到几个钱。

张凡没想到未来女孩一年以前就跟航天局这样的机构扯上了关系,怪不得那些领导只要来蓉城基本上都会去考察它。

把心思收回来,他主动问道:“你们需要我做什么?”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需要三叶草以后为军队提供定制芯片和系统。”钱文渊听到张凡这样说,也就不卖关子,把自己找他的目的说了出来。

怕张凡年轻人会多想,他又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我们当然不会让你免费做这些,相反会给你一个大合同,具体的需求会有专门的人来跟你们公司对接,一切都是公开透明。”

“知道了,我会让他们配合,保证完成圆满任务。”张凡信心十足的说道。

“是要很好的完成,不然以后就没有这样的大合同给你了。”钱文渊很满意张凡能够有这样的觉悟,接下来的话题也有公事变成了长辈跟晚辈的交流。

“我看了你昨晚的发布会,有一个观念很好,一个科技公司不能只想着赚钱,更应该推动社会和科技的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