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欲小说全文阅读|黑黑的肥岳全文免费阅读

人欲小说全文阅读 第一章

“阿姨,你认识他?”沈晞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她此刻的情绪,痛苦,后悔,愤怒,绝望,跟得知真相之后的畅快跟卑微的欣喜。

余妈妈目光有些迟钝,慢慢的转移到了余秋白的身上,示意他出去,看到他把门关了之后,才一脸恳求的看向沈晞:“我不奢求见他,你能帮我跟他说一声对不起吗?”

他现在很好,他现在还活着,就已经很好了。

“阿姨,我想知道,他以前的事情,你能告诉我吗?”沈晞又想到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个大雪中衣衫破烂的孩子,有着一双狼一样警惕狠毒的眼睛。

她无法想象那个时候的他,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磨难,才会狼狈成那个样子,瘦弱的不成人形,就像是被人逼到了悬崖边,拼命挣扎着想要活下去的野兽一般,所有的兽性,都被激发了出来。

“你是他妻子。”余妈妈看着她手上的戒指,眼底神色慢慢变得柔和,满满的都是怀念,可这怀念之中,多的不是美好,而是痛苦,她声音很低:“这是黎家祖传的戒指,他外婆给了他妈妈,他妈妈一直都戴在身上的,后来她死的时候,我没再见到,原来是被他带走了。”

沈晞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听着她说话。

余妈妈轻轻的摩挲了一下她手上的戒指,下定了决心之后,才蓦地抬头,认真的看着她:“沈医生,介绍一下,我是黎渊的姑姑,我姓第五。”

沈晞瞳孔有瞬间的晃动,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复杂情绪,在心里滋生,放在膝上的双手,不自觉的收紧。

她捕风捉影的也收集到了很多的消息,所有的传闻里都说,第五家族的人,遭到了他的报复,一个活着的人都没有。

那些人明里不敢说,暗里都说他没有人性,说他是恶魔,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变成恶魔的。

外头,天色渐渐暗了下去,阴沉沉的,黑云压顶。

余秋白一直等在门口,焦急的踱着步,他想要知道里面的人到底谈了什么,妈妈跟黎渊,到底是什么关系,可是也只能干着急,什么都做不了。

他在查妈妈的身份,可她的履历就好像是一张白纸,什么都查不到,她的名字,她的身份,甚至包括她现在的容貌,都可能是假的。

他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妈妈跟黎渊有关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他就一直靠在门口的墙壁上,时不时的转头,看一眼门的方向,听听里面的动静,可很安静,他也一点都听不到里面的谈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

门,吱呀一声,终于从里面打开。

沈晞看到他的时候,对着他微微点了点头,明显有些神色恍惚的往前走,整个人看起来很正常,可是却又好像是丢了魂的提线木偶似的。

余秋白冷不丁的打了个寒噤,看着面前的人,他甚至感觉,有些害怕,她眼底神色看起来很惶然,可是他却感觉到了让人心悸的杀意,是从骨子里漫出来的杀意,滔天的恨意,硬着头皮担忧的看着她:“晞晞,你没事吧!”

人欲小说全文阅读 第二章

大家好像比较想看江照影的故事,我打算在新书里面写,不在这写了。因为傅诗是新书男主的妹妹,新书男主姓傅。

宁祁萝和江映迟这里就彻底完结了。

嗯,然后就是,我发新书了,书名叫《让开,影后她锦鲤出道》,或者直接搜索我的笔名:立迩,就可以看到新书了。

新书的女主:鹿星葵,男主:傅京爅

依然是超级超级甜的娱乐圈宠文哦,大家快来收藏一下,试读看看是不是喜欢的类型。

这里放一段简介:

鹿星葵一直很倒霉。

她努力的想退出娱乐圈,偏偏各路前辈争着抢着要给她介绍资源。

她努力的作死败坏人缘,狗仔、媒体、营销号就像瞎了一样看不见。

她努力的坏别人好事,可别人不是发财就是升官,一个个全都踏破门槛来感谢她。

她努力的想败家,直到某天一看银行卡余额,叹气,余额怎么只增不减呢?

鹿星葵泪流满面:“好倒霉啊,小丑竟是我自己!”

众人:这叫倒霉?老凡尔赛了!

有天,鹿星葵被人调戏时,率先护她的人竟是她处心积虑想要扳倒的死对头。

她问出心中疑惑:“你步步为营这么久,难道不是觊觎鹿氏家业?”

他说:“我步步为营一心觊觎你,没功夫觊觎你家业。”

他还说:“鹿星葵,我想要你一辈子。”

人欲小说全文阅读 第三章

叶恒平时说话吊儿郎当的,但做事却十分认真也靠谱。

为数不多

文学

的几次接触,艾沐觉得这个人就是表面看着浮夸,可内里却是很成熟也稳重的人。

但这样一个有本事的人,

文学

怎么就看上尧博涵了呢?

再想想尧博涵,唔……其实也挺有本事的。

“走吧,老头儿的病看完了,该轮到你了。”

听到艾宝的话,叶恒的身体猛的一滞,最后扯扯嘴角,瞬间觉得嘴里犯苦。

他极力隐瞒的事情,艾宝不过一个眼神就看出来了。

虽然没应声,但跟着艾沐的脚步却变得异常的沉重。

楼上,艾宝的卧室,四安仍旧在吃东西,看小人书。

而艾宝带着叶恒走进自己的配药室,顺手把门关上了。

“把上衣脱了吧。”

叶恒无奈的蹙蹙眉心,“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看见你的时候就发现了,如果是一只虫子,两只或许我发现不了,但你这后背的数量太多了。”

艾沐的六感很敏锐,这么多虫子一起爬动,声音她也听的到。

“所以说,你了解尧博涵的病症?”

原来那句她知道是这么个意思。

艾宝带上医用手套,然后让叶恒坐在椅子上。

“这次划的伤口会大一些,所以……”

想到这,又想想血流的速度,艾宝让叶恒趴在了小床上,并且叫来四安。

让四安拿着镊子,只要有虫子出来就将其夹出来,放在玻璃瓶子里。

四安的速度总比自己快,她怕自己有反映不过来的时候,至少四安能善后。

四安虽然不知道小姑姑要做什么,但拿着镊子的手动了动,直到异常灵活了以后方才点点头。

艾宝在叶恒的后背上划了一条很长很大的伤口,还没等她反映过来,那边四安已经夹出了两只虫子迅速的塞进了瓶子里。

然后手落,镊子用力一夹,又是两只虫子被装进了玻璃瓶。

艾沐低头看看被血流速度涌到伤口上的虫子,头皮有点发麻,忽然后悔接下这单,太特么多了。

紧接着,两个人整整站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双腿都有点发僵的时候,抓虫的任务方才结束。

看着已经装满的玻璃瓶子,还有里面密密麻麻的白色虫子,艾沐觉得有点反胃。

这种东西不能随便处理,烧了吧。

“四安,把这些虫子带到山里烧了,不能有一只活的。”

“好!”

四安很乖的拿着玻璃瓶子去了后山。

而此时叶恒早已经疼的满头大汗,连呼吸都觉得疼。

艾沐将伤口缝合了以后,上了点药膏,这才包扎上。

“你的伤很严重,没有一年半载恢复不了,这段时间就在我家住着吧,至少有你一口饭吃。”

叶恒脸色苍白的点点头,“你放心,我不白吃白住,你们去历练了,我帮你和蒋老头守着医馆。”

叶恒虽然只会毒,但一般的病症他还是会看的,都说毒医和中医不分家。

“好,那就当诊费了。”

艾沐看看叶恒,无奈的摇摇头,“你现在身体很虚弱,先在这里睡一觉吧,老头儿那我去说,还有就算要救老头儿,也要顾及自己的身体,否则一切都是白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