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岳乱妇,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

丰满岳乱妇 第一章

轰!

一块巨大的石头,从山涧上滚下,轰然砸在水潭中,掀起大片水花。

陆长青眼皮眨了眨,地面剧烈的震颤,让他清晰感知到这次地震的幅度有多强。

而对于风未决口中那句“又来了,他不由好奇:“难道之前也发生过地震?”

风未决脸色难看的说道:“近几年,沧溟山脉以北,已经开始频繁地震,只是一直没有传过来而已。这一次我去龙渊那边,是受到宗门命令,前去查看界碑。界碑倒是还在,但这地震,都传到这边来了,可想而知……”

“地震?界碑?二者有何关联?”

看着陆长青,风未决犹豫了一下,目光闪烁。

陆长青知道其中定有隐情,也不催促。

如果对方不想说,他也不会强求。

半晌,风未决忽的说道:“我看你在刀法上颇有天赋,与我对战时,似乎在模仿我的刀路,并且有模有样。而且你得到了我刀宗的短刀,说起来,也算与我宗门有缘。长青兄弟,有没有想法,加入我刀宗?”

陆长青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对方会提出这种邀请。

心念一转,陆长青便想到,或许加入对方宗门,就能知道所谓的地震,与他口中的界碑,存在什么关联。

而且模仿终究是模仿,一时半会儿难以领略真谛。

自己在攻击手段上,颇为贫乏,若是加入刀宗,自己就能更进一步。

“此地已毁,不再适合清修。长青兄弟如果想回安阳村,至少需要十天半个月。而此地,距离我刀宗,也不过三日路程。不妨上门,参观参观。”

见对方盛情难却,陆长青也就不再推辞。

二人离开山涧,在地势复杂的丛林中,一步步朝着沧溟山脉前进。

实际上,此地已经进入沧溟山脉范围,只不过刀宗的山门所在,却要更加深入。

一路前行,陆长青也有疑惑。

按理说,越是深山野林,强大怪异存在的可能性就越高。

为何刀宗要把山门,建立在如此危险之地?

对此,风未决给出了令人热血的回答。

“我辈想要更上层楼,岂能只靠苦修?唯有以妖邪磨砺,以怪异为刀,才可窥视通玄天元大境!”

“沧溟山脉,就是我刀宗磨刀之地!”

或许是看出了陆长青对加入刀宗的倾向,风未决透露出了不少刀宗密辛。

譬如刀宗分三脉,他所在的是神啸一脉,擅长元气炼体,且掌握有偏向诡异险峻的小碎刀步。

而另外两脉,则是霸刀与封灵。

现如今刀宗宗主,就是霸刀一脉的。

倒是封灵一脉,已经多年未有传人,只是听说有一位长老,潜藏在山门中静修。

“怪异为恶此界,人族生存范围越来越小。我辈武道中人,抛头颅洒热血,只求开辟一条生路。”

“只可惜,除了大夏王朝扶持的钦天监以及佛门之外,其余宗门,越发凋零。”

“往前数两百年,刀宗剑阁一时无两,七大派横跨三山六海。到如今,刀宗困居沧溟山脉,剑阁凋零。七大派更是名存实亡!”

风未决停下脚步,叹了口气,“这也是我见到你天资不凡后,起了代宗收人的心。如果再这样下去,就连我刀宗,可能都会慢慢消亡在深山之中。”

“怪异真有这般强大?”陆长青思索着说道:“虽然怪异难以琢磨,但我看武道强者,依旧能够对付。再加上人族的强大繁衍能力,按理说,我们应该越来越强才对吧!”

风未决摇头,“那些能够对付的怪异,虽然诡异,但我们都还能对付。游怨凶煞,说到底,也是我们摸透了他们实力,才得以定级。但是在煞级以上,还有更为厉害的存在。这种存在,才是威胁人族生存空间的东西。”

陆长青张了张嘴,一时半会儿,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在没有苦修之前,他自觉自己至少有合意境实力。

但即便如此,也被凶级怪异莲子追得快上天无门,下地无路。

哪怕现在,他自认实力暴涨后,再次面对莲子,胜负也在五五之间。

可风未决所言,在凶级、煞级之上,还有更厉害的存在。

他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一种东西。

“寿鬼你知道吧!”

陆长青一怔,随后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胸膛。

他怎会不知道寿鬼。

他的寿数就只剩下一年多了,按照这个世界的常理。

时间一到,就会寿鬼索命。

风未决郑重的说道,“寿鬼就是那种存在,仅仅只是它,就威胁着全人类。更别提,还有其他东西。”

[标签

文学

:标题1] 第二章

@@@@

如题(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丰满岳乱妇 第三章

陈阳看着叶云还是沉默没有做出决定似乎还在担心着什么,急着补充道:“老大,我在抓住这两个家伙的时候就已经逼问过了。他们的头,那个礼司是在今天混在大概十一点左右出去据点处理生活垃圾的队伍一起出去的。”

“也就是说,到现在礼司那个家伙并没有跑出多远的。只要老大你同意让我带着据点里面所有的人数铺网式的搜索,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把那个家伙揪回来的。”

叶云还是沉默,就那样靠在墙壁边上,手指在墙上一下一下地敲着。

陈阳握着拳头不敢抬头。没办法,刚才叶云突然间散发出来的气势实在是太过恐怖了。到现在为止陈阳的心中都还在悸动着。

不过到最后,陈阳还是忍不住了,连声催促道:“老大!”

“那个家伙留着就是一个祸害啊!”

然而叶云在沉默了良久之后,却是摆了摆手:“算了,让他去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稳定据点,不能再分散力量了。谅那个家伙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来!”

看见陈阳支吾着还想要说什么,叶云目光移了过去:“这件事情就这样吧,就按我刚才说的,把这两个家伙拖下去强制参军了!”

“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带着人去帮若兰马龙他们把据点的第一批身份证给弄出来!”

“但是那个…….”

“没什么但是的,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叶云半闭着眼睛看着连忙吞口水不敢再说话的陈阳,一直盯得他狂咽口水不敢再作声。叶云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防微杜渐这种事情,叶云如何不知道,只是现在叶云分不出更多的精力来理会这些琐事啊!稳定据点,然后专心为一个月之后的事情做准备。现在绝对不是为了这样一个小人物而分散力量的时候。这便是叶云心中的想法。

不怪陈阳在这种时候还分不清主次。可以看得出来陈阳这家伙在上次被礼司摆了一道之后,就一直对礼司耿耿于怀。看在地面上扭动的弓二狗和余点两人身上到处都是的瘀伤,就知道陈阳对于礼司的怨恨程度有多深了。

因为怨恨而一时失去理智也是很正常的……

与此同时,正被陈阳记恨得恨不得剥皮刮骨的礼司,则是躲在自己一处临时的落脚点内,一张点着微弱烛光的桌子前,奋笔疾书着。

写信,写给自己拥有人口#交易的各大人类据点的信!

像陈阳担心的那样,准备召集人手卷土重来?

恰恰相反。礼司在每一封信件当中都用一种相当严肃地语气警告那些据点。不要再来打叶云据点的主意了!绝对不要来!

在信中甚至用上了,你们来了就是来送死这样的语句!

开什么玩笑?这个据点的老大就是一个变态啊!脑海当中还在回放着当初西区癞子头被叶云一拳打爆的场景。

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写下最后一封信的最后一个字之后。礼司封好信封。将所有的信件都塞进怀里。然后就冲出了藏身的地方,三步一回头地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不见了踪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