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第一章

随着楚国灭掉楚国之后,魏国与晋国双方选择休战,天下迎来短暂的休养时间,但所有人都心中清楚。

只要这天下还未统一,征战将永不休止,短暂的休养,换来的只能是迎接新一轮的征战。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转眼一年多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尽管楚、魏、晋三国在这一年当中,没有主动挑起战事,但暗中的交锋却在不断进行之中。(本来应该写些超时代的产物出来,但本书短更了快一年,也就加快一下进度!)

大家都是对方接下来的布局,提前作好相关的准备,以应对接下来即将展开的大战。

冬风来临,小雪飘飞。

袁耀站在府宅的花园之中,看着天空飘下来的小雪,顿时感慨说道“以前的南方很难见到雪,却没想到在这里,见到南方的雪!”

“如今的南方已经尽归我们楚国所有,曾经的诸侯们,只剩下北方的魏王曹操以及晋王袁绍,一统天下,随即到来!”

“沉静一年之久的局面,是时候应该打破了,某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结束这乱世的局面了!”

“太子,丞相周瑜求见!”就在袁耀独自自言当中,血卫一号大步走了过来,禀报说道。

“请丞相到书房之中,某随后就到!”

“诺!”

画面一转,此时正在书房中的周瑜见楚国太子袁耀走来,连忙从坐位上起身,并且行礼恭敬喊道“公瑾见过太子殿下!”

袁耀大步流星的坐在书房主位之上,而后对着周瑜说道“公瑾,坐吧!”

周瑜落座之后,接着开口问道“太子,急着找某来,所为何事?”

“公瑾,此次我楚国休养一年之久,各项物资是否准备完毕?”

“太子是想!”

周瑜先是一愣,而后双眼顿时一亮,沙场是武将最好的归宿,也是他周瑜施展华最好的舞台。

“太子,一切准备就绪,只等一声令下!”而后周瑜兴奋说道。

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第二章

入夜,夜空如洗。

宣府镇城女墙之上,看着格外清澈的夜空,和强外并不算遥远之地,密密麻麻

文学

的帐子,还有隐隐传来的牛羊声。

贾蔷披着一件斗篷,倚着女墙,轻声道:“读书时,酷爱边塞诗,却不曾想,有朝一日也会披甲持戟为国而战,倒也有趣。”

董川站在一旁,面色隐隐木然,看着这一刻潇洒不羁的贾蔷,他承认感到了钦佩和艳羡。

相比于这位炙手可热的少年权贵,他虽然年纪相仿,可境遇却相差的越来越远……

董川声音有些嘶哑,缓缓道:“我自幼在宣府长大,这里的一砖一石我都熟悉,可惜待了十多年,也没遇到这样一次大战。子扬好福气。”

华安笑了笑,道:“能杀的这么痛快,多亏了良臣。”

董川沉默稍许后,他直视着贾蔷的眼睛问道:“宁侯,你相信侯杰和范家里通敌国,要里应外合开城门献镇城么?”

其实这句话显得很多余,但他还是问了。

这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让董川的内心受到的冲击太强烈。

仿佛一夜之间,董家不仅在宣府的根基尽毁,甚至朝不保夕……

贾蔷看着董川,轻声道:“于理,我觉得也不应该。不止侯杰和范毓并不应该,我认为大燕任何一个百姓,都不应该当卖国贼汉奸!但是,范家招出的事,招出的人来看,范家的确这样做了。而范家勾结侯杰盗卖武库军械,更由不得我不信。董川,你知道今日有多少宣镇士卒,死在宣镇武库自己的兵器上的?成百上千!这个时候,你说我该不该相信?”

董川闻言,面色晦暗下去,心如刀绞。

他是知道,宣镇有往草原走私商货的过往。

甚至,也知道范家有往草原上贩卖些兵器铁器的黑历史。

九镇边城,每一座都少不了这等事。

但他没想到,宣德侯府走后,范家和侯杰的胆子会这样大,卖空了半座武库。

简直丧心病狂!!

不过即便如此,董川仍不信,范家和侯杰会里通敌国,准备献城,简直是天方夜谭。

他们的

文学

根基都在大燕,都在宣府,他们怎么会那样做?

然而,正如贾蔷所言,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贾蔷见他无比痛苦,忽地笑了笑,道:“董世兄,你又何必自寻苦恼?他们献不献城重要么,就凭盗卖武库一罪,他们就是有一万颗脑袋,都不够国法砍的!”

董川苦笑一声,道:“如何不重要?若他们仅仅是因为贪钱做出的勾当,那是一回事。可若是里通敌国,那又是另一回事。”

前者,是他们自己作死,怨不得旁人,宣德侯府董家从没有收他们一两赃银。

可若是后者,那董家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贾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必担心,就目前为止,范家、侯家那些人,仍未说出甚么对宣德侯府不利之事。虽然年礼送的重了些,你们董家离开宣府时卖地卖宅子,范家给的银子也高了些……不过我做主,将那些都划了去。因为我觉得,几千两银子的年礼,卖地多给的那二万两银子,还收买不了你们宣德侯府。他们范家应该是想结个善缘,不让关系断了。

范家、侯家可恨,宣德侯府坐镇宣府多年,未能打压惩治他们,也有过错,但我仍不希望看到此案扩大株连。或许我年轻幼稚了些,不过我本心确实愿意相信,世守边关的董家,和他们是不同的。董家有过,但应当无罪。”

董川闻言,这一刻当真红了眼,险些落下泪来。

他已经坚信,如其父所言,宣府此次之大敌大乱,就是一次针对董家的绝杀。

虽然不清楚背后老贼是如何说动鞑子在这个时节动手的,但就环环相扣的阴谋来看,如今显然已经有许多人认为,这一次就是董家为了军功,故意招惹起的战事。

毕竟大战一起,淮安侯又暂时难以服众,按理来说,朝廷最好的选择就是让宣德侯董家重回宣镇,为国御敌。

一旦在此国战中立下大功,宣德侯府积功封公,成为军中第一门,便是顺理成章之事。

但董家的“奸计”被将死的赵国公识破,宣德侯生生被按死在京城,回不了宣府。

恼羞成怒的董家,就想来记狠的,让旧部和姻亲与敌人里外勾结,破了宣镇。

不过这等“毒计”,又被朝廷派来的天使钦差宁侯贾蔷所破,斩了董家的旧部、姻亲。

从思路上来看,这一连串简直缜密的毫无破绽。

而这个时候,贾蔷一言就能决定董家存亡!

只要他在范家、侯家等人的供词上,得到些他想见的,这对贾蔷来说,轻而易举。

如此,董家就绝无幸存之理!

赵国公后,董家便是当仁不让的元平功臣之首。

董家也不可能将军中位置让给开国功臣一脉,所以,两家是天然对立的。

董家垮台,绝对能让开国功臣占到好处。

然而董川却没想到,贾蔷会这样做。

光明磊落至斯……

他大礼单膝跪拜下去,声音哽咽道:“多谢宁侯公道!此大恩大德,我宣德董家必不敢或忘分毫!!”

贾蔷呵呵笑着将他搀扶起来,道:“我并未做甚么,也没想得到甚么回报。长辈们做事都是以利弊为先,我也不指望你父亲能报答我。老一辈到底还存着门户之见,有开国、元平之分。你父亲果真想报答,我也不敢要。但是,我们这一代不同。子仪,还有子扬,我希望到了我们这一辈,胸怀能更开阔更磊落些。

大燕之外,仍有无尽的山河,无尽的财富权势,仍有无数的异族之敌等待我们去征战。我希望到了我们这一代,能够摈弃前嫌,不再内斗,不再互相打压,而是齐心协力,为我华夏再拓土万里。让我大燕之民,成为真正的天朝上邦之民,再不受穷苦之困。我们的人民,活的太艰难了。

此,便为我心中所想,亦为我平生之志!”

星辰之下,看着贾蔷双眸明亮,说出这番前无古人的旷世之志。

在董川、华安眼中,贾蔷岂是凡人?

恍若谪仙。

这一刻,二人心中敬服如神!

这无关权势,无关地位,无关所有外在之因,只缘此人高洁皓远之志,皎皎如明月当空!

如此人格魅力,岂能不让天下英雄折腰?

贾蔷将拜下的二人搀起后,转过身来,微笑着眺望神京方向。

也不知姜老鬼知道他没顺势将董家锤死,会不会直接气死……

……

石碑胡同,赵国公府。

敬义堂,内堂。

姜林坐在床榻边,看着瘦小如幼儿的祖父一直昏睡着,心里难过之余,又对其惊鬼神般的手段,拜服不已。

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第三章

t;;;;;;;;;;;;;京师中人人知道杨巍指使自己的门生吴作来出面策动的这次言潮,而且这杨巍在其中也出了不少力,但凡是需要出面出钱朕络人的时候,都是这吴作来出面,就连始终跟在吴作来身边的那几个骨干,也都是吴作来自己出面朕系的。

杨巍的确参与了这件事,可也是出于长幼有别,还有大部分官员都上疏的情况下,属于从众,有过错,但不是大错。

至于这吴作来是不是杨巍指使,人一死,没了直接的证据,吏部尚书杨巍上疏自责教导无方,事实上,在这个局面下,也只有这个说不上过错的过错。

吏部尚书杨巍上疏辞官,万历皇帝自然没心思挽留,实际上,看似要掀起腥风血雨的大局中,杨巍已经脱身了,同时让大多数的官员身上的责任变轻。

是吴作来以为立储这桩事是个切入点,只要掀起言潮,就可以让自己获得进身之阶,还能让自己老师更进一步,荣华富贵不在话下,就是因为这个野心,才自己朕系姚博上疏,才自l四处拉大旗作虎皮,煽动起来。

若说有错,大家都没井么错,不过这等事,历朝历代都是人人参与,既然有人起头,大家跟着凑趣罢了,却没想到,中了小人的奸计,导致了如今这个异面。””

“朕知道是杨巍主谋,天下人都知道是杨巍主谋,可偏生让这厮安然而退,这些人心狠手辣,还真是好手段啊”

七月十八那天,杨巍就上疏辞官万历皇帝准奏,回宫之后,却是和郑贵妃发起了牢骚郑贵妃现在可不是前几个月的那般惶恐,比起从前却是多了几分雍容贵气,听到万历皇帝这么说她思索着说道:“臣妾看来,吴作来这服毒自尽实在是有些蹊跷”

“何止是蹊跷,吴作来这一死,不知道朝中多少官员身上的大错变成了小错,有的甚至是无错冤屈,就算他不想死也要去死,只是今日司礼监和内阁几位都是劝谏朕这边,说此事不宜株连太广,为首的几个辞官罢官就够了,要不然一定会出乱子。”

“那皇上的意思是”

“朕不甘心不过他们说的也是实情,朕还要依靠他们管理百姓,还要靠他们收取税赋,而且若没了他们,恐怕别家又要大起来成祸患了。”

万历皇帝坐在床榻上,穿着便服很随意的和郑贵妃闲谈,屋中只有四个人,已经能歪歪扭扭走路的朱常询在奶娘的伴随下,正在厚厚的地毯上走路,走几步就摔一跤,然后爬起来继续绕圈,看着万历皇帝和郑贵妃直笑。

不过,在这个温馨的场面中,所说的话语却没什么温馨的感觉但在这个环境下,万历皇帝也是很放松,他说了几句,很是发愁的揉了揉眉心,在那里说道:“这些读书人,平素里仁义道德的说着,真要做什么,下手一点不手软,朕这几日才从他们互相攻讦的奏疏中知道,他们对京营、禁军的打算也是让他们不动只要朕动不了兵马,就只能和他们斗文字斗律法,他们人多势众朕怎么可能赢不过啊,这次看吴作来的下场,朕还真有些心寒,如果这些文官真能调动兵马,谁敢说他们会不会做出更大胆的事情来”

王通回到京师和万历皇帝商议的种种布置,对于禁军、京营等京师的军事力量,并不指望他们能动起来协助镇丵压。

有明二百余年,京营逐渐被兵部控制在手中,也就是文官向其中渗透的越来越深,原本作为统兵官的勋贵被文官和宦官逐渐排斥,而禁军,虽然是直属于皇室的武力,但天子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关注,主要的统领者是御马监的宦官,宦官和文官,内廷外朝,看起来是完全对立的集团,也方便天子在其中平衡牵制,可关键的问题是,宦官们和文官们受到的教育以及阶值观都是极为相似的,他们往往会有合流的可能。

有他们在其中做阻碍,万历皇帝对禁军和京营不敢说是完全放心,若说担心谋反那是夸张了些,但被宦官、文官经营舟久了,让军将们对他们动手,难免会有麻烦,椎搪拖沓,这都是免不了的,在那样关键的局面下,或许就会出大乱子。

所以王通和万历皇帝合计之后,就是先下旨让他们不动,等解决了文官和相应的内官,让他们没有了对军队下令的名份之后,再作处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