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漂亮的老师8、白洁与高校长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一章

婚礼当天,敏娜穿着洁白的婚纱,敏娜挎着自己爸爸的胳膊,一步一步走向宋冷,宋冷的内心一直都在激动。

当敏娜一步一步靠近宋冷时宋冷就知道,她是自己一生最爱的人,是他此生唯一要保护与疼爱的人,他也明白了,什么是爱。

爱就是尽自己的能力让她幸福,为了她,改变自己,包容她一切的缺点,爱她的一切,给她依靠,给她幸福。

敏娜的妈妈在下面一直在哭,虽然一直说要把自己女儿嫁出去,可真当这一刻来临时,心里各种的不舍,看着自己女儿一脸幸福的表情,敏娜的妈妈觉得很高兴,她女儿找到了幸福,这个当妈妈的比谁都高兴。

敏娜的爸爸一步一步带着女儿走向宋冷,心里也是各种不舍,这把女儿送出去,心里可谓是百感交集,可怜一把年纪,眼睛竟然红了。

扭过头看向敏娜,看到自己女儿一脸幸福,敏娜的爸爸心中自然是高兴的。

敏娜在爸爸的陪伴下,来到了宋冷的面前,敏娜的爸爸一脸郑重的说道:“我就这一个宝贝女儿,现在要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对她,她爸虽然老了,可是,你要是敢欺负我女儿,我照样揍你。”

宋冷也是一脸严肃,说道:“爸,请你们放心,敏娜是这一生的宝,我会把她捧在手心里疼,你放心,我不会让他受委屈的。”

敏娜听到自己爸爸的话,也是忍不住红了眼眶,敏娜的爸爸听到宋冷的保证,这才把自己的女儿手,交到宋冷的手里,把两位新人的手叠加在一起,拍拍自己女儿的说,忍着泪水,说道:“要幸福。”

敏娜也是强忍泪水,使劲点点头,敏娜的爸爸下去之后,神父开始宣布誓词:“敏娜女士,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敏娜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愿意。”

然后神父又看向宋冷,说道:“宋冷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宋冷也是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愿意。”

然后神父便说:“接下来,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宋冷隔着头纱,抱着敏娜的头,轻轻一吻,众人在下面鼓掌,凌小雨看着敏娜得到幸福,也是衷心为好友感到高兴,抱着果果,靠在宋文斌的肩膀,说道:“敏娜也有了一个好的归宿,真为她感到高兴。”

宋文斌抱着凌小雨,在凌小雨的额头上印上一吻,说道:“是,宋冷之前的命很苦,现在也是很幸福。”

敏娜的婚礼结束之后,凌小雨想到了前几天,文静生产,说是难产,差点没有活过来,凌小雨赶过去的时候,陈娟娟一直在手术室门外焦急的等待。

当医生出来问是保大还是保小时陈娟娟都差点昏过去,最后凌小雨和陈娟娟一致说是保大,不论如何最好保住两个。

[标签

文学

:标题1] 第二章

第1368章

众人看着始终空着的主位,一时心思各异。

期间还有人眼中露出诡异的亮光。

“难不成……”

说话那人的声音不小,大家都是修士,如何能听不到。

众人眸光闪烁。

难不成什么?

虽然那人没说完,但绝对不会是好话。

青云宗最近势头太猛,天元剑宗与青云宗交好,在众人看来却另是一番含义。

在他们看来,青云宗越来越有乾元界第一宗门的架势,天元剑宗也要避其锋芒。

青云宗发展成为乾元界第一大宗,小势力或许没所谓,但是对一些总想爬上乾元界顶端大家族和的门派来说,却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事。

若青云宗被誉为化神第一人的熠华道君出事,甚至是重伤或陨落,这是很多人都乐见其成的事。

而且……

他们朝主位看去,有三个主位是空着的。

这三个主位,正好对应熠华道君、轩极道尊和修为不明的万宸尊者。

这三位正是青云宗如今的顶梁柱,都是以一顶百的人物,只要有他们在,就没人敢动青云宗。

如今这等重要日子,吉时将近,人却迟迟不到。

这很难不让人多想。

这些人面上虽然没表现得太明显,但他们在想什么,大家只需动动脑子都知道。

青云宗早已分坐一旁的诸位高层自然也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脸上仍旧淡定得一批,心里却气恼不已,恨不得将这些家伙揍一顿。

林厌几人凑在一起。

“师父不会有事吧?”,赵旻满脸担心地道。

林厌:“不会,师父这么厉害,怎么会有事。”

白梅和蒙畅齐齐点头,他们赞同大师兄的说法。

就在这时,宾客席忽然有人开口。

“既然熠华道君不能到场,我等就先走了。”

秋霖真君等人脸色沉了沉。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三章

嗯?林六六也迟疑了一下。

关于临熙的死,记忆有些模糊,只记得当时他替自己挡去了一阵强光。

他发出噬心蚀骨的惨叫声,然后变成玄曜晶石。

嘭一声巨响,震天动地,发出刺眼的黑白光,玄曜裂成许多瓣,向外飞射。

她拼了命地想去追回飞散的碎片。

然后她不记得了,好像很心痛,很心痛。

她隐约觉得许多记忆都被封印了,所以她是真的不记得了。

如果要清楚地解释临熙的死,还是会涉及到晶石的秘密。

天机不可泄露!

否则系统可能会发生错乱,导致未来无法预测。

所以她酝酿了一下情绪,说道:

“当时发生了一场天灾,我救了千千万万黎民百姓,耗尽了仙力,不小心被巨石所压。

“眼看着岩浆涌过来,却无法逃离,千钧一发之际,临熙把巨石顶开,把我抛了出去,他自己却被岩浆吞没……”

故事是编的,但是临熙为她而死这件事确是真实的。

湛蓝的星空下,林六六脸上亮起一道微弱的光。

那是一行热泪。

她本来是想演戏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就真的有心痛欲裂的感觉。

墨沉皓看见她无比悲伤的样子,憎恨起自己的嫉妒心,怎么可以让小祖宗伤心?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问了。”

他起身,弯下腰去,亲吻去她脸颊上的泪水。

闻到他身上有股淡淡的油烟味,林六六想到他做晚饭后还没来得及换衣服,这个温暖如饭的大男人就在自己身边,有什么好悲伤的。

立刻转悲为喜,双臂搂住他的脖子。

他趁机抱起她,小祖宗的身子很轻,比之前更加地轻灵,有一股清幽的香气袭来。

那是小仙女特有的香气,令他非常陶醉。

出了观星阁楼,下到二楼,走进主卧,将她放置在柔软的床上。

她合上眼睫,正对他有所期待,不料他只是轻轻地说了句:

“晚安。”

声音温柔又深沉,微凉的唇在她的额头轻点,然后他转身出去,很轻地关上门,自己走去次卧。

咦?他不是要两个人挤一挤吗?怎么走了?

林六六有些纳闷,莫不是想让我半夜爬他的床?

想得美,本尊现在是仙,要爬床也是你爬,哼!

墨沉皓回到次卧,先去沐浴,想到绿晶石放置在墨家大院,没有了按摩石按摩身子,好一阵遗憾,心想着明天一定要去取回来。

沐浴完毕,躺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

好惨烈!临熙死得好惨烈!

连他都觉得心痛,更何况是小祖宗!

他睡不着,起床在窗前的单人沙发上坐下,颤抖着手,抽出一支雪茄,点燃。

一直以来,他都在做着两个梦。

他以为只是梦而已,如今却不得不正视。

因为它们正在跟现实逐步地交接。

一个是香喷喷的好梦。

在美梦中临熙给自己传授厨艺,做出一道道美味佳肴。

梦中的临熙是一个仙人,从一道白光中走来,他的整个身体都发出莹亮的光泽,折射到四周,使得他周边的事物都沾上了神的光彩。

仙履所到之处,尘屑尽消,仙裾无风而动,从袖中飞出一本《临熙膳谱》到他面前。

临熙的身影和面容一直是个迷,直到白天小祖宗扑倒了墨子倾,他才恍然大悟。

墨子倾叫她野兮,说是旧相识。

所以,墨子倾会不会是临熙的转世?

他记得他们的曾经,她也怀念他们过去的时光。

要不然那间承载他们共同记忆的厨房怎么会成为她的随身空间?

另一个是暗沉沉的噩梦……

想到那个伴随自己长大的噩梦,墨沉皓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无名的恐惧再次向他袭来,像一缕缕暗黑

文学

的幽灵藤蔓在他浑身上下弥漫开来,箍着他的五脏六腑,令他喘不过气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