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腚 被打屁股缝里夹姜

大白腚 第一章

没有给王欣详细的解释,刘磊恰如一个拔d无情的渣男,撩完王总就开溜。徒留王总一个人伫立在原处,一脸的猝不及防。

王欣能猜到,自己上场比赛的时间会很快来到,但最快也要等到世界赛结束。毕竟,甭管王欣对自己如何自信,与队友的磨合和对战术的适应两个问题摆在那里,不论解决哪个问题的唯一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时间!

一支团队永远不是凑齐四个最强的人就能肯定拿到冠军,更别提自己的实力根本达不到所谓的最强。

一支优秀的团队会让队伍内的化学反应达到最大化,甚至让1+1不仅不等于2,而是大于3。

所以,王欣给自己做了充分的安排规划:

首先是自我训练,这一点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落下。

然后就是认真复盘4am的比赛视频,现场观战4am接下来的每一局训练赛,每一场比赛。将自己代入其中,思考在面对不同的局势下该如何做才能更大的帮助到队伍。

王欣从不打算等龙神决安排自己参与到训练赛后再去考虑磨合问题,等来的机会太奢侈,自己争取到的机会才最有把握抓住。

在当今电竞圈人心浮躁的时代,王欣强行压制内心的躁动,选择一步一步坚实的走下去。他坚信,4am花费代价购买他绝不会只用来看守饮水机。他更坚信,凭借自己的实力与努力,替补席装不下自己,代表一线队上场比赛才是真正的舞台!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刘磊会在拿到世界赛门票后突然对自己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比如:马上开始的世界赛!”

世……世界赛?我登场?

王欣不觉得刘磊是在无端放矢,是在饭后口嗨。

作为队伍的绝对核心,起码在这种严肃问题上他绝不会与自己开玩笑!

原因很简单:他要保持在队伍中的威信,无关痛痒的小事儿可以扯淡,但事关队员未来的大事儿也开玩笑的话无异于主动破坏了团队的和谐氛围。

刘磊会这样做吗?不可能!

那么真相只有一个了:阿鲁卡是在国服选拔赛后退役还是等世界赛结束退役只看一点,那就是自己能否在世界赛开始前与队伍的磨合达到刘磊及教练组的预期!

世界赛还有多久开始?很短的时间!

这么短的时间能做到吗?很难!

一时间,王欣竟丝毫不觉忐忑,反而是无法抑制的兴奋:高难度的挑战!嘿嘿嘿,这才够劲儿!

来4am打职业电竞为的是什么?不正是高难度挑战后获得的高收益吗?

而现在,机会来了!

王欣握了握拳,快步坐进车里,他现在只想快点儿回到训练基地!

拼命吧,骚年!

……

因为打了几个小时高强度比赛的缘故,刘磊四人回到基地后洗漱完便直接睡觉,但战队训练室却灯火通明。

所谓一人琢磨不如二人探讨,王欣干脆找来了二队的教练灭亡哥5400,共同复盘分析4am的比赛视频。王欣没有傻乎乎的将自己完全代入阿鲁卡的角色,4am买他过来不是为了让他成为阿鲁卡继承人的。到时候战队的战术与分工必然要进行改变。

“我问过阿磊,阿磊的意思是让你在输出与收集视野之间找到一个平衡,为了更好地发挥你的全能性,必要的时候会将你单独分兵出去卡点。”灭亡哥指了指电脑屏幕,“这与阿鲁的角色定位完全不同,毕竟阿鲁退役有一段时间了,状态上差很多。”

“根据我们教练组对队伍的规划,接下来的4am除了将醒目的定位固定在突击手之外,其他三人都走位置模糊化的道路,你也可以理解为自由人。”

“当然,在关键时刻还是需要围绕阿磊为核心进行,因为他的输出是最稳定的,也是最致命的!”

“嗯,我明白!”王欣点点头,“磊哥的手稳到简直变态,围绕他来打不仅你们教练踏实,我们也踏实!”

“其次,你也知道这届世界赛会加入米拉玛沙漠地图。你需要继续在这张图上下苦工,因为你只要上场,必然要承担我们在沙漠图中的部分指挥权。”

“目前我们在沙漠图上的跳点选择有以下几处地方:大e城,皮卡多,皮卡多南部的野区,以及豪宅及周边野区。前期不论是怎样的圈型,教练组都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关键在于中后期,如何根据地势及赛场形势的判断做出转移攻点选择,你需要肩负足够的担子!”

关于王欣的上场问题,5400很早就知道了。只不过这一点始终流传于教练组及刘磊之间,未曾泄露而出。而今天当王欣主动找上来后,5400立刻就明白刘磊已然将情况向王欣说明,这也是5400愿意牺牲睡眠时间来陪王欣熬夜的原因所在。

“嗯!”王欣一边听着,一边在记事本上记下,这幅姿态看得5400很是舒服。教练嘛,选手就类似于学生,谁不希望学生能听话且重视自己的意见呢?

在这一点上,王欣的表现与初音哥可谓是天壤之别。要知道当初教练组在面对油盐不进的沉默初音哥,差点儿没急的薅光头发。

“哟~还在呢?”

突然,龙神决走了进来。

话里带着惊讶的笑意,可从他手里端着的两杯咖啡来看,他显然是早有所知。

“来,一人一杯!”

拉过一

文学

个椅子,一屁股坐下。

“本来想倒牛奶来着,但想了想,牛奶这玩意儿安神催眠,咱时间又这么紧,还是咖啡好了!”龙神决看着主动勤奋的王欣,笑意盎然,“旺格,你说呢?”

“嘿嘿,牛奶味儿太淡,我这人重口味,要么浓茶要么咖啡!”王欣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本来就是夜猫子,今儿个看比赛又尽在放松了,现在浑身上下精力充沛的很,让我睡也睡不着。”

“哈哈,你这话就不对了,该睡还得睡!不然等到了柏林,休息不好的话还怎么打好比赛?”龙神决乐了,

“不过还真是羡慕你们俩啊,年轻就是好,想当年我也是网吧一坐就是一星期的主儿,可现在老咯,不行咯!”

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不行了,我得去睡了!这一天的比赛把我看的太提心吊胆了,现在精力严重不足!”

文学

大白腚 第二章

“怎么会有事?我有点无敌。”

我哈哈一笑,给林夕夹了一只她最爱吃的深海女王虾,道:“虽然有一点点小凶险,但总体而言应该算是化险为夷的,最终凭借我自己的努力和智慧,终于打赢了那场神仙打架,甚至,风沧海被一拳打飞出几里远,最后还没分出胜负他就逃之夭夭了。”

“真的那么厉害么?”如意笑问。

“厉害的!”

我哈哈一笑,继续自吹自擂:“至于古战场内当地的土著,哭夫崖鬼王姜云粥,更是被我一手就捏死了,还有那魂哭城城主周励,一位了不得的剑修,但被我一个马鹿冲城差点把脑袋给冲烂了,最后,风沧海的师父,那个长生殿宗主,绰号叫长生剑仙的家伙出手,也被打得哭爹喊娘走了。”

林夕目光楚楚的看了我一眼:“你自己呢,危险吗?”

“也危险,但值得。”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如果不走这一遭,我恐怕就见不到传说中的李淳风了。”

“李淳风……”

林夕怔了怔:“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唐朝人吧?推-背-图的作者之一,是吗?”

“是。”

我揉了揉眉心:“见到唐朝的人了,你们敢信吗?明轩、如意?”

沈明轩摇摇头:“不敢。”

顾如意喃喃道:“游戏里见到的……应该只是一串数据吧?”

我摇头一笑:“不,其实是真的。”

说着,轻轻一拍手:“不过如意你不用关心这些东西,好好打游戏,当我们一鹿的首席法师,这就是你的首要任务!”

顾如意犹豫了一下,颔首:“我会的!”

不久后,吃饱喝足,各自回房休息。

……

次日清晨,早早醒来,吃完早餐,上线。

今天有大事情要办,师姐要带我去找回场子了。

“唰!”

人物出现在朝歌城中,摘星台一层,一座新的祠庙已经建成,当我迈步踏入祠庙中的时候,就看到里面摆了一共五尊神像,有四个不认识,无非是各种地祇神灵之类的,而正中间的一座则很眼熟,正是无脸鬼南霏,她的神像容貌与本体没有太大区别,惟妙惟肖,身穿一袭金色长袍,显得落落大方,而就在我踏入的时候,已经有不少朝歌城百姓在这里进献香火了,都是一些系统刷新出的朝歌城NPC,毕竟已经是一座大城了,有军队,自然也会有平民,而朝歌城山水神祇的香火,就只能靠这些NPC来进献了。

至于玩家?谁脑袋被门挤了才会在自家的城池里去烧香。

一缕光辉泻落,化为南霏的模样,如今她已经不再是女鬼,而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山神娘娘,浑身都是神光灿烂的模样,似乎是使用了某种术法,只有我一个人看得到,就这么冲着我盈盈施礼,笑道:“南霏参见主人。”

“别这样。”

我一摆手,笑道:“南霏,以后不要再叫我主人了,你好歹也是掌握一方山水灵气的神祇,虽然朝歌山小是小了一点,但以后朝歌城越来越大,人口也越来越多,你的香火也会跟着水涨船高的,以后未必会比殷灥混得差。”

她俏脸一红:“奴家可不敢跟骊山大神相提并论,只求能在您身边……为您做事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笑着点头:“总之以后别叫主人了,你就好好的留在这里塑金身吧,好啦,我要再去一趟混沌之海了。”

“啊?”

南霏一愣:“还要去混沌之海?”

“嗯,找长生殿算一算杀我龙骑士的总帐。”

“可是万一……”

她还没说完,我直接笑道:“不用担心的,这次不是我一个人去,云师姐跟我一起去,中土大陆上最强的准神境剑仙,你还担心什么?”

南霏盈盈一笑:“那……奴家祝您马到成功。”

“嗯,走了。”

转身出了摘星台,随即前往兵器铺那边修理了一下浑身的装备,再去药店补充了一些药水,路上还看见了楠木可依,顺便补充了一些高级生命药剂,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捏碎一张龙域回城卷轴。

……

“唰!”

身影出现在龙域的那一刻,就有一道流光从龙域大厅里飞出,化为云师姐的身影,脚下踏着一柄白龙剑,此时,白龙剑剑光暴涨,以至于整个剑身也膨胀了很多,足足有接近十米长,云师姐就这么冲着一伸手,笑道:“走吧,快去快回,龙域还有许多事务等着师姐回来处理呢!”

“走了走了!”

我一跃落在了白龙剑的剑身之上,下一秒,白龙剑带着我们在空中一个回旋,随即风驰电掣而去!

大白腚 第三章

【隐身之盾】的名字虽然很挫,但功能却一点也不低。

至少在同等级的情况下,想要发现躲在隐身之盾之后的叶子恒他们,还是得有些特殊的能力才行。

当然,【隐身之盾】诱导视觉的效果只能是前方,至于侧面和背后都无效。

不过……

这就足够了,叶子恒他们仅仅是向靠近那个建筑物去看看围在周围的美人鱼是敌是友,如果有危险,到时候直接倒退着退回来就是。

就在众人准备移动的时候,在他们的背后突然出现一个声音。

“叶子恒,居然是你,可恶啊……怎么是你,而且你们居然还有这么多人,我……啊~~”

那个声音到了最后,只留下了一声惨叫。

叶子恒他们的注意力本来全都放在了眼前,被这突然起来的声音一吓,再结合上那声凄厉的惨叫声,众人的背后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他们赶紧回头望去。

却只见到一串快要消失的密集的气泡,还有一具骷髅架子。

叶子恒奇怪的问道:“刚刚那是谁?”

“真可怜啊,居然被直接弄成了骨头架子。”百事通一通咋舌道:“不过听对方刚刚喊出了你的名字,应该是认识你的。你对那个声音就没有什么印象吗?我倒是觉得有些耳熟。”

霸天等人点头道:“我也觉得有点耳熟。”

就连苏一一也不例外。

叶子恒仔细回想了一下,他同样觉得先前那个声音似曾相识,但无论怎么回忆都没想出到底是谁。

“我也觉得有点熟悉,但想不起来了。算了……无所谓,反正听他的客气,也应该不是朋友。是谁不重要。”

因此,众人很快就将注意力从那具骨头架子上移开,重新放到了正前方的建筑物上。

而就在他们准备向前移动的时候,身后突然又响起一个声音:“你们不要轻举妄动,跟我来。”

众人再次回头循着声音向后望了过去。

却没有看见任何人的身影。

“啊咧?!难道是遇鬼了?!”

众人面面相觑,冷汗再次袭来。

“喂喂喂,你们看那里呢,我在下面!”

众人一惊,低头一看。

却发现是个只有巴掌大小的美人鱼。

这个美人鱼全身的关键部位被粉红色的鳞甲包裹住——虽然实际上眼前这个美人鱼并没有什么需要遮掩的地方。

因为她实在太小了,所以身材都是平板的。

再说了,在场的都没有恋童癖。

这只袖珍渔人鲛的面容并不像那些成年渔人鲛一样让人可怖,反倒是异常可爱。

几个女性玩家的双眼中已经开始亮出星星,要不是自制力都过得去,此时只怕已经冲上去抱着袖珍渔人鲛亲上了。

“渔人鲛圣女•余娇娇

渔人鲛的圣女,是为数不多能够保持理智的渔人鲛,但正因为如此,所以体型变得极为微小。

等级:75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