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逝梦:极度勾引

浮华逝梦 第一章

第三二二章殖民地的倪端

“啥?上交给国家?”

众人心里是懵了个大B,大爷你可不能这样呀,上交国家干什么,我们这些人还不够分呢你还想上交给国家?

那胡商突然弱弱的开口了,“那个……这位老先生……话说这些东西是我的吧……你不能拿我

文学

的东西上交啊,我又没犯法,也没被判抄家啊……”

边上的其他人没想到这胡商胆子居然这么大,敢明摆着跟人家对着干。

老御医冷笑一声,:“你把老夫当成什么人了?老夫自是不会白拿你的!”

说完,老头就去隔壁的肉摊那里,随手伸进去抓了一大把铜板,丢给那胡商,“拿去吧,买你这车破烂草叶!”

肉摊老板先急了,“大人,那是我的钱……”

“现在不是了!”

那胡商见这老头强买强卖之意已决,一咬牙,大喊到,“这些草药,都是我从吐蕃采购的!在吐蕃那里有很多这种草药!你个老家伙不是想抢我的草药吗,我就把产地都公布出来,让你吃不了独食!”

说罢,一把掀翻了摊子,大喊到,“这药我不要了!送给大家了!谁抢到就是谁的!”

边上众人一听是一拥而上,而那胡商也趁机混入人群,溜了~

众人你推我搡,老御医大喊,“别动,都别动,这是要上交给国家的!”

人群中不知谁喊到,“明明是你老家伙见财起意,想趁机私吞吧!人家摊主没拿你那点破铜板!不卖你,把药材都送我们了!谁拿到就是谁的!”

“就是就是~”

很快药材被洗劫一空,很多后续才赶过来的这贵族那侍郎,才发现,早就走没了,于是一个个纷纷询问附近的人,得到了消息后,若有所思。

文学

浮华逝梦 第二章

魏征继续汇报:“臣以为,贵族全部问罪,以他们的血告慰英灵。高句丽士兵贬为贱民,发派秦岭山中修铁路,平民发配中南半岛为奴五年。”

“臣附议!”王珪表示支持。

薛万彻是将军,不是屠夫,总是要流血的,杀民这种事情薛万彻还是作不出来的。其余的将军也作不出来,其余将军们快速的交流之后,派出代表上前:“臣等也认为可以,但请圣人恩准,臣等愿为刀斧手。”

亲手砍?

这个要求倒让李世民又一次为难了。

魏征上前:“臣以为可以,但不叫刀斧手,身穿祭祀服色,告慰天地,告慰英灵,以血祭祀天地,祭祀英灵,与刀斧手无关。史书上可以写为,祭祀持香。”

这文字游戏玩的溜,魏征确实是一个脸黑心黑之主。

王珪犹豫再三,勉强接受了这个提议,却提出要求:“史书可以这么写,但必须加以注解,那位将军亲自执刀一定要写清楚。”

李世民问:“众将之意呢?”

“谢圣人恩准。”众将军才不在乎这写东西,他们象文官们还怕后世有人骂。

在将军们心目中,白起才是战神,杀出来的战神,白起没有半点错,反而有大功。

国内城外京观。

血染红了地面。

在李世民眼中,这点血似乎还不够,但唐军是仁义之军,已经不再能杀下去了。

祭祀大典,连开七天七夜,大唐以袁天罡为首的道门天师,以慈苦为首的佛门高僧,以虞士南为首的名士。

大祭天地,祭祀英灵。

战事结束了,接下来就是连绵不绝的各种祭祀,至少也要持续小半年时间。

熊本港。

李承乾要去赴任,就要在熊本港换船,皇子并没有属于自己的专用战舰,这是大唐律所不允许的,战舰全部归为国有,兵部水师司管理,除太上皇的一艘,大唐皇帝的一艘之外,其余的船只都不得专属。

原本还有柳木的一艘,柳木拒绝了,这种特权要了没好处。

熊本港内,东港舶司的别院。

六诏战场上回来的众将正在别院内有说有笑。

有护卫进来汇报:“郎君,承乾皇子求见,请求单独会见。”

没等柳木有反应,萧瑀就说道:“不见!”

柳木问道:“不见,有些不尽人情。”

“柳驸马,你身为护诏使,不可单独见任何一位皇子,若见,至少需要有两位和你同品阶,或是其余的皇子在场,更何况,承乾皇子单独见你,怕只为他受贬之事。”

萧瑀的解释合理。

柳木对护卫说道:“就依萧公的意见。”

门外,李承乾确实是想求柳木,他知道眼下只有柳木才能改变圣令。

听到护卫的回复之后,李承乾无奈的闭上眼睛,思考片刻之后转身离开。

既然不能单独见面,那么再见就没什么意思了。想必李恪也在,他不想见到李恪,特别是李恪在六诏功勋赫赫,听闻要被调任南海淡马锡,为驻军副将。

并且为来年征三佛齐作筹备工作。

李泰,成为中南半岛长史副官,负责中南半岛的五年开发工作。

李承乾有些受不了。

相比起自己两个弟弟给安排的职务,他只是一个小小边境小港的守备,如同被流放。

为什么?

李承乾走了,他没脸见到李恪与李泰。

浮华逝梦 第三章

时光飞逝,转瞬天朝WWw..lā

罗毅成立天朝,改年号为始元,天朝始元六十年,即为天朝甲年。

皇宫、内院。

摇椅上,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静静的躺着,旁边围了四五个孩,手里正拿着书,背诵诗词歌赋。

“鹅鹅鹅。”

“曲项向天歌。”

“白毛浮绿水。”

“红掌拨青波。”

……

一遍一遍的背诵着,不多时,当有一个孩被错了,躺在摇椅上的老者便拿起戒尺,在那孩的屁股上轻轻的拍打几下:“错了、错了,停停停…。”

“皇爷爷,我们背的怎么样啊?”

一个胖乎乎的胖子走了过来,拉着老者的衣服喊问道。

皇爷爷?

当然是一统天下,叱咤风云的罗毅,时过境迁,六十年的光阴闪电般划过,已经让其稚嫩的身形变的苍老无比。

不过,虽然身子看起来很老,但眼神还是炯炯有光,尤其是跟孩子、孙子打闹的时候,更是像一个老顽童。..

“什么怎么样啊,你个胖子,你都背错了。”

罗毅的手忍不住掐了掐那胖子的脸庞。看起来像是在责怪,但若是仔细的观察王旭的眼神,便是会发现,满满的溺爱。

哐哐哐…

这时,一个同样满头苍白的女子从院外走了进来,头戴凤冠,身着凤袍,年纪虽然大了,但脸上没有丝毫的皱折,可见平时保养的很好。

“雪儿,你来啦…。”

“夫君。”

张雪走了过去,朝罗毅行了一礼。

此张雪,非彼张雪,不是张勐的亲妹妹,不过自进皇宫后,张雪和罗毅的关系一直不错,拜为兄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