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云芬第1部分阅读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第一章

要说盛大,还是霍拉马的场面更为壮观,因为庞小南跟彭玉炎说了,要把这次婚礼当作是霍拉马的一件盛事来好好宣传宣传。

方正和陶虹静,是霍拉马第一代拓荒人,他们的婚事,自然是象征着霍拉马有了继任的接班人。

婚礼当场的宣传工作,由熊珺珺亲自操刀,几十个人的团队把现场的每个角落都一览无余的摄进了镜头。

而这个婚事的前期宣传工作已经闹的沸沸扬扬,通过美界公司旗下的各个新闻平台在推送,全世界都知道今天是方正和陶虹静的大喜日子。

连百忙之中的布里奇摩尔根都打来了祝贺的电话,因为机器人公司也有他的股份,旗下的两员大将喜结良缘,他怎么也得祝贺一下。

“你们的宣传工作十分到位啊。”布里奇摩尔根赶在婚礼前半个小时到了现场,“不过这是你们不对了,你们结婚的消息我还是从新闻里看到的,怎么说我也是公司的股东,你们怎么不通知我呢?”

方正很惊讶的看到布里奇摩尔根这个大老板竟然过来了,他和布里奇摩尔根并不熟,只知道摩尔根财团算是机器人公司的大股东。

“布里奇摩尔根先生,我和陶虹静的婚事,已经太麻烦身边的亲朋好友了,我们不想给公司带来太多的干扰,所以我们尽量的没有通知太多的人。”

“嗯,话说回来,你们这次的宣传把我们公司的名声也打出去了,这是谁想到的点子,竟然能够把一个婚礼搞的全世界皆知。”

方正苦笑道:“这都是庞小南的主意。”

“庞小南?”布里奇摩尔根瞪大了眼睛:“庞小南回来了吗?他在哪里?”

布里奇摩尔根也是很久都没有了庞小南的消息,他还和庞小南约好了,要再次一起去一回新布洛斯岛。

“不不不,”方正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他没回来,这是他以前跟我说的,说我如果结婚的话,就要大搞特稿,把霍拉马的名声打出去,这次的宣传工作,也是他以前交代给他的妹妹的。”

“我说呢……”布里奇摩尔根白高兴了一场,

文学

“这家伙,也不知道去哪里潇洒了,这么久都没露面,难道不知道有很多人挂念他吗?”

“是啊,确实太不像话了。”方正在一边无奈的附和道。

“方正,你先去忙吧,我自己待一会儿就好。”

“好的,布里奇摩尔根先生,那我先去和其他人打个招呼了。”

方正的婚礼,霍拉马的上层社会几乎倾巢出动,这也是庞小南的意思,这次婚礼,采取报名制度,愿意来参加的,都在一个小程序上报名,然后由主办方审核通过,而这次婚礼的托,由彭玉炎出面安排了几个重量级人物。

也就是说,你一看到婚礼报名的入口,就会发现,整个霍拉马地区的头头脑脑,都已经赫然在列。

比如城主安吉娜娜、城建集团董事长彭玉炎、城防军司令乌震、城建集团总指挥钱多义、音乐大师久和达、霍拉马大学校长栗三明……

这么豪华的阵容,这哪是参加婚礼啊,这简直就是权贵的豪华聚会,所以,任谁都想参加到这次盛会来,以期待和这些大人物有所交集。

但是很多人都有自知之明,知道报名也无济于事,毕竟主办方不是傻子,谁都会放进会场里。当然,还是会有那些蝇营狗苟之辈,想混进会场结交人脉,不顾一切的也要先报个名再说。

安吉娜娜其实有些奇怪,这方正他在庞小南那里是听过的,可是仅仅是这样的关系,不足以让她前来参加婚礼,要不是彭玉炎出面,她不一定会来,她现在手头上的事情多的不得了,每天忙到飞起。

安吉娜娜不但答应了来参加这次婚礼,还担任了此次婚礼的证婚人,一开始她是想拒绝的,可是彭玉炎说了,这是第一代霍拉马人的婚礼,理应由城主证婚。

本来在华海市的时候,安吉娜娜就对彭玉炎的威名十分忌惮,到了霍拉马,表面上她是城主,实际上霍拉马的建设,都是在彭玉炎的主导下进行的,她这个城主也得退让三分,所以,彭玉炎发话了,她不敢不从。

“这个方正,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撑腰,结个婚劳驾了霍拉马整个高层。”看到到场的大人物,安吉娜娜也是大发感叹,就算他这个城主出面,也未必能够一次性叫得动这么多的人物。

因为有些人表面上是在霍拉马城,实际上在全世界各地都有势力和影响,不是他一个城主能够随随便便叫到的。

熊珺珺亲自上镜,为观众们介绍此次世纪婚礼。

“先生们女士们,你们现在看到的是方正和陶虹静的婚礼现场,是的,没错,你现在看到的就是我们霍拉马城第一代拓荒者中的代表,方正和陶虹静的婚礼,今天,所有的霍拉马的第一代拓荒人中的佼佼者,都从百忙之中抽空前来参加这次意义非凡的婚礼。”

“请看,这是我们霍拉马城最美丽的城主,安吉娜娜女士,安吉娜娜城主,请你为这次婚礼说几句话,看到如此有意义的婚礼,我想你的心中一定有很多话想说。”

安吉娜娜不是第一次接受熊珺珺的采访,她轻车熟路的谈起了高大上的话题:“是的,今天来到这里,我有很多感慨,我是霍拉马的第一任城主,我当政以来,我看到了无数的霍拉马人,为了霍拉马的发展鞠躬尽瘁殚精竭虑,而方正和陶虹静,就是其中的代表。”

“每当我看到霍拉马的发展日新月异,一日千里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可爱的霍拉马的拓荒人,霍拉马今天会是什么样子呢,它可能还是一片原始森林,可是现在你们看,霍拉马已经是世界上最出名的城市之一,这只有短短几年的时间。”

“我很想说,我们千千万万的霍拉马的拓荒者,你们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作为霍拉马的城主,我想衷心的对你们说一声,你们辛苦了!”

“好的,谢谢,谢谢安吉娜娜城主热情洋溢的讲话和言语之中的感激之情,接下来,我们看到,一位熟悉的老人出现在了镜头里,没错,这就是享誉世界的音乐大师,久和达先生。”

熊珺珺把话筒对准了久和达,“久和达大师,请你发表一下对这次婚礼的看法,你知道吗,我们的屏幕面前有很多你的粉丝,他们都想听听你对当代年轻人的一些教诲。”

“哈哈,教诲不敢当啊,我也年轻过,我也结过婚,但是我是第一次参加如此有意义的婚礼。说实话,我刚到霍拉马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有些忐忑,这是我最后选择一个城市定居,我是为了我最后的梦想来到霍拉马的。”

“但是我到了霍拉马之后,我发现我来对了地方,霍拉马的人民给了我很多支持,让我在这里实现了我的人生梦想,我虽然年纪老了,但是我也是霍拉马的第一代开荒者,我和其他人一样,是霍拉马的年轻人!”

“今天,我看到了霍拉马的年轻人在这里喜结连理,他们的后代以后会成为霍拉马的第二代居民,霍拉马的光荣传统会一代接一代的传承下去,所以,我觉得今天的婚礼非常的有意义,他见证了霍拉马从无到有再到传承的历史,我为此感到骄傲。”

“在这里,我还想为音乐说几句话,音乐是无国界的,今天的霍拉马,已经成了音乐之都,我想,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音乐人才来到霍拉马,参与到好音乐的创作当中去,我也希望,全世界的音乐人,都能来到霍拉马,在这里一起为音乐欢呼!”

“好的,谢谢久和达大师,看得出来,久和达大师对音乐的热爱让他选择了霍拉马,就像久和达大师说的那样,霍拉马欢迎越来越多的音乐人才加入霍拉马。另外,久和达大师,我想请问一句,你对当今年轻人的爱情观有什么金玉良言吗?”

“呃,说实话,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在选择对象的时候,就要参考我们今天的主角了,据我所知,他们是在工作中认识的,每天朝夕相处,于是迸发了爱情的火花,造就了今天的姻缘,所以,我建议啊,年轻人还是应该以事业为重,在事业当中去寻找爱情。”

“久和达大师的观点真是非常的独特,不过这也诠释了老一辈人对爱情的理解,爱情不应该是生活的全部,它会自然而然的发生,是这样吗,久和达大师?”

“是的,用一句时髦的话来说,遇良人先成家,遇不到良人先立业,不要把过多的精力放在谈情说爱上面,这样你的生活会更加的充实。”

“好的,谢谢久和达大师,大师不愧是大师,不但对音乐领悟的深刻,更是对爱情理解的入木三分,难怪他能写出那么好的音乐。好,观众朋友们,我们又看到一位英俊潇洒的青年才俊,和海集团总经理,霍拉马城建集团董事长,彭玉炎彭总。”

“众所周知,霍拉马的建成离不开和海集团的努力开拓,和海集团这些年在很多地方造了很多城,那么我们想请彭玉炎彭总为我们谈谈,当初他为什么选择来霍拉马山区造城呢,有请彭总。”

彭玉炎微笑着出现在了镜头中,他优雅的开口道:“当初来霍拉马呢,主要是看重了这里的区位优势,还有,就是有一个重要的人说服了我们和海集团的董事会,这个人,可是说是以一己之力促成了霍拉马的开发。”

“彭总说的这个人,不知道是什么大人物?”

“他不是什么大人物,他只是我们和海集团的一个股东,但是他高屋建瓴的规划和对未来的把控,让我们看到了霍拉马的巨大潜力,从今天看来,他预料的每一个未来都成为了现实,霍拉马人民应该感谢他。”

“那照你这么说,他可以称作是霍拉马之父了?”

“没错,他就是霍拉马之父,我们这些人,其实都是受他的影响加入到这场造城运动中来的,没有他就没有霍拉马,但是没有我们,他也许还能找到其他的合作者。”

“看来彭总对这个人有着很深的感情。”

“我们之间是那种无法言喻的友情,非亲似亲,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不过在这里,我也要感谢为霍拉马的建设作出贡献的每一位人民,不管你是什么岗位,正是你们的添砖加瓦才有了霍拉马今日的辉煌。”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第二章

“打过几次交道,他认识我,我也知道他。”蜃影简单的回道。

“可夜前辈刚才说了,除了被时空商人选中的棋子之外,他就只跟历代圣者做交易!而我看夜前辈可不像当棋子的人,至于圣者,虽然夜前辈很强,但跟历代圣者相比,恐怕还有不小的差距!”余天极立时又道。

蜃影摇了摇头,平静的问道:“你说我不及历代圣者,那你见过真正的圣者么?”

“在下见是没有见过,但却听闻过三千年前左圣的传说!”余天极顿时回道,“当初妖族九王共世,而人族却只有左圣一位大乘!”

“最后左圣仅以一己之力,连诛妖族九王,平定了那场轮回大劫!”

“如若夜前辈也能平定轮回大劫,又何需布下此局,培养一位气运之子?”

听到这里,蜀洲和苍洲的老祖也都看向蜃影,余天极说的没错,这次夜前辈挑选血道弟子,显然是为了抗衡轮回大劫,培养出这个时代的气运之子!如果对方自己就能对付轮回大劫,那还需要什么徒弟?

“当真是无知者无畏!你们应该庆幸,我没有成为三千年前的天魔帝!否则的话,这天下还存不存在,都是两说!”

“三千年前的轮回劫,只是一场小劫,根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劫!”

“而此次的大劫,这个天下不但要面对一位真正的天魔帝,甚至魔界的四位古仙也会插手!”

“以我一人之力,对付一位天魔帝绰绰有余,但却阻止不了那四位古仙!尤其是现在的我非常虚弱,早已不复曾经的巅峰!”

“唯有两代圣者联手,加上时空商人的布局,此次轮回大劫,方有一线生机!”

说到这里,蜃影接着又道:“你们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

闻言,余天极等人全都呆愣了片刻,没有成为三千年前的天魔帝?魔界古仙?两代圣者联手?夜前辈的意思是,对方差点成了天魔帝?而且曾经也是一位圣者?这都说的什么?

“不可能!上代圣者是左冥,再上一代不知是谁,但时隔六千年岁月,即便是大乘期修士,也活不了这么久!”余天极心中暗道,但却不敢把这样的质疑当面提出来,他已经招惹过一位大乘,可不想同时跟两位大乘为敌!

蜀洲和苍洲的一众老祖也都差不多,夜前辈所说的内容太过惊世骇俗,他们一点不信!只不过,顾忌对方的修为,没人敢在这个时候跟对方争辩,现场立时陷入了沉默……

等了片刻,不见有人再次提问,蜃影顿时说道:“既然你们已经没有要问的了,那么……”

闻言,三洲老祖同时回过神来,不等蜃影把话说完,立时便有几人同时发问……

“余某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渡劫巅峰,应该如何引劫?”

“牧某有个问题要问,衡洲冰雪谷的冰妖王,对我人族态度如何?”

“老夫司空恒想问一件事,夜前辈想不想收第二个徒弟?我苍洲的血道天骄,远不是蜀洲能比!”

除了蜀洲之外,幽洲余天极和苍洲过来的魔门老祖,全都有各自的目的!

余天极想要的是,引劫淬身之法,这夜前辈修的不是血道,能够踏入大乘之境,定是掌握了类似的手段!当然,他不会天真的以为对方会把这样的方法白白告诉自己,他此行特意从幽洲带来了无数顶级宝物,只要对方开口,他就可以不惜一切!只有步入了大乘,他才有再次挑战那位仇人的资格!

而苍洲的一众老祖,距离大乘还远,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把这位半仙请去苍洲!一来是也想让对方在苍洲收一名弟子,二来么,就是苍洲的魔界界门到现在还没有封印,目前已经出现了很多合道境界的天魔!以苍洲现在的实力,想要封印魔界界门,定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而最省事的做法,就是请这位半仙帮忙!

“三个问题,我已经回答了两个,现在还剩最后一个!到底要问什么,你们商量好了再问!”蜃影顿时冷道。

牧九明看了眼余天极,又看了眼司空恒,顿时怒道:“余老怪!刚才前两个问题都是你问的,这第三个问题,该我们蜀洲问了!”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第三章

米小白方才还在为这件事情感到高兴,谁知道王令居然看见

文学

了米小白,他带着李大壮和身边的一个男子走到米小白的身边,一把搂住米小白的脖子,大叫道:“米小白!真没想到啊!你到现在还没挂掉!”

“王大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是那么轻易就能挂掉的人吗?”米小白问。

“呵,你还好意思说,明明都发生太阳系覆灭那么大的事情了,你居然还跟个没事人一样,作为美食家,一个人在外面晃悠,听李大壮说,你不久前还给黑暗料理界绑架了是吧,如果那时候没人来救你,你怕是今天就见不到我了!”

许久不见,王令挖苦人的功夫倒是见长了。

米小白切了一声,道:“得了吧,我自己能把自己照顾的很好,你就等着吧,信不信这一次,我会是跨阶最大的!”

“什么意思?你想跨到什么位阶?”王令问。

米小白拍拍胸脯,在来的路上他就已经想好了,他要跳级,精铁升白玉,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对不起米小白此刻的修为了,如果是精铁升淬火,也不怎么大气,既然要升阶,那就应该跨两个级别才够颜色。

他和王令对视一眼,道:“我要考翡翠!”

“……”王令先是沉默,然后忽然露出狡诈的笑容:“哈哈哈,好小子,居然和我想的一样,我也想考翡翠!”

“不是吧,你行不行,你现在才什么修为,就想考翡翠了!”米小白问。

王令拍拍胸脯,“我现在翡翠九层,瓶颈!你信不信这次美食位阶大会一结束,我就可以突破?”

米小白一听,方才出现在王令脸上的奸诈笑容一时间就出现在了米小白的脸上,米小白嘿嘿一笑。

“哼,翡翠九层啊!你可知我现在什么修为了!”

“你?你走的时候也就刚刚进阶了淬火,一年过去,你撑死是个翡翠一层!”王令和米小白是老相识了,关系也很铁,这么一见面,彼此挖苦对方都是好玩的事情,谁也不会记恨谁。

只是米小白找着乐子了,想不到王令这么小瞧米小白。

米小白呵呵一笑,又冲着王令大笑:“王大哥啊!你看人的水平见弱了啊!我米小白,现在已经突破乌蓝,已经乌蓝一层了!”

方才还在笑的王令在听到米小白说的这句话后,笑容逐渐凝固,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贴近米小白,十分诧异,然后问:“米小白,真的假的!才过一年时间啊,你就从淬火提升到了乌蓝!你这修炼速度也太快了吧!”

米小白用手指搓了搓鼻子,他此刻虽然嘚瑟,但也不忘要谦虚。

“这没什么好惊讶的,你觉得我这个修为,已经很厉害了,那你怎么不去看看李大壮?你知道李大壮现在是什么修为了吗?”

王令看向李大壮,他没从李大壮身上感觉到一丝一毫的气海波动,“李大壮感觉修为提升的不多啊,没什么波动,我感应不到啊。”

王令自然是感应不到的,毕竟李大壮完全没有摧动气海,他的气海就是闭合的状态,可米小白却看得很真切,毕竟米小白有系统给的那只透视眼。

不过米小白不说,只是对王令道:“你自己去问李大壮,等他说出来,怕是会吓你一跳。”

王令一愣:“真的!李大壮,你现在是什么修为了?你可别框我,实话实说。”

李大壮挠挠后脑勺,道:“哦,俺也不是个会说谎的人啊。”

“你别打岔,快说,什么修为了?”王令问。

“俺啊,俺现在乌蓝三层了。”

此语一出,犹如晴天霹雳,犹如天打五雷轰,每一下都正好打在了王令的头顶。

王令瞪大眼睛,他不敢相信。

“怎么会!你们一个个的,修为居然都比我高,我还以为我修为是最高的呢!”王令像是受了莫大的打击一样,很不舒服。

米小白上前挽住王令的脖子,然后对其安慰道:“哎呀,王大哥,这一点也不奇怪,谁让你家里那么大一个公司等着你打理呢,对了,我之前给你送过去那些武者,你有没有好好招待啊,我可跟你说,那些都是我罩着的人,你得照顾点啊。”

王令听完,点头,“放心吧,你把人送来后,我一点也没轻慢他们,把他们分派到了油水最多的地方,保证他们接下来的日子过得会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

……

“咳咳!”

米小白,王令,李大壮三人尚且还在叙旧,这个星球的上方就出现了一阵干咳的声音。

这个声音显然是经过电子设备放大过的,众人一听就知道。

而且这个声音环绕在四周,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

当然,众人也不去寻找他,毕竟他们都是已经成为美食家的人了,不会面临美食大会上那么困难的关卡。

只听见这个声音对众人说了一句:“首先,非常高兴你们能顺着邀请函的线索来到这里,各位都是非常优秀的美食家,在你们成为美食家的这些年里,相信你们对美食家都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认识,我现在要告诉大家一个数据,以供大家准备接下来的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