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第一章

第2425章幻想(5)

“是非曲直,大家自有公论!不需要这样洗白的!对吧?”赵完石又多说了这么一句。

“老公,你啰嗦了!”孙伟婷白了赵完石一眼。

“哦,不好意思呀。啰嗦了。你们宣传高嘉城,我不想多说什么,可是……”

此时,孙伟婷一直在扯赵完石的衣袖。

赵完石直接不说话了。

“对呀!晨星哥说的没错。既然这个高嘉城,不是那个为非作歹的高嘉城,你们就不需要这样大费周章!真的很没有必要的。”李减成也迎合着赵完石的话,如此说着。

“可是……”这些黑衣人(高哥)的人,也不想与这些人太废话了!反正,他们是一定要帮助他们主子去宣传的。

“你们非要替你们主子宣传?”

李减成此时,也有些无奈。

“是呀。我们真的不想让我们家主人背负一些不存在的骂名!”

他们很诚恳的这样说着。

现在,反正这个为非作歹的高嘉城,也快挂了!

这个时候,大家还真的不是那么太在意这种宣传。

“嗯!你们可以这样说:我们家主子,也叫高嘉城!但是,他并不是那个为非作歹的高嘉城!也不是那个抛妻弃子的高嘉城……如此一个模板,怎么样?随便拿起用好了!”

赵完石一耸肩,这样说着。

“哎!对呀!完全可以这样宣传的嘛!”他们一时,还真的没有想到,赵完石竟然有如此好的一个主意!

“晨星哥,你也太牛了吧?”李减成一听,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呢。

“额,小意思啦!关键还是看你们这些负责宣传的人啦!我……我就先告辞……”

此时,赵完石早已被孙伟婷捏着耳朵,给拉扯到很远的地方去了呢。

“额,晨星哥嘛!这样的事情,很常见的!大家就当没看见吧!”李减成赶紧替赵完石挡枪。

“对对对!我们就按照晨星哥的模板来进行宣传!这样,不仅可以将我们家主子与那个十恶不赦的高嘉城区分开!而且,还能达到预期效果!”

这个,可真不是在吹牛哦!

只要他们按照赵完石的方法来,再就是不能太惊动大家!

那么,这个模板,完全可以把黑衣人(高哥)给弄到没有被任何影响到的地步。

可是,他们竟忽略了一点!

那就是,黑衣人(高哥)与高嘉城,他们两个长得实在是太像了!

这一点,赵完石并不清楚呀!他要是清楚了这一点,还不会过来帮这些人了呢!因为,这件事,根本是无解的!

试想一下,高嘉城如果真的挂了,那么,黑衣人(高哥)肯定会直接站出来,找回自我!

但是,大家一看——嚯!一个脸上有“三角疤”的高嘉城,又他喵的回来了!??

这不仅不能起到稳定的作用,而且还会给大家心里增加更多的愤恨。

这一点,他们谁都没有想到。

……

“哦,吼!我们今天,算是遇到贵人啦!晨星哥,真的是好呢!他居然肯帮我们!出了这样一个好主意!”

“是呀,是呀!如果我们按照原计划来,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所以,我们今天,算是走大运啦!”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第二章

“梁州守护神,需要考虑吗?”

明括在梁卓面前表现的不卑不亢,微笑问道。

梁卓眉头拧起:“何因?”

“什么原因会让东海明氏的三当家跑来偏远梁州拿人。”

“我明氏后人明文,小辈中排行老六,师从仁和道人,早日明文跟随仁和道人在江中天长遭遇不测,一身筋骨粉碎,如烂泥一样,只能永远躺着度过余生。”

明括盯着梁卓,道:“这原因,够吗?”

“家中小辈遭遇不测,梁某人深表遗憾。”

梁卓抱了抱拳头:“这原因是够了,可,梁某人无法做主。”

“守护神说笑了。”

明括淡淡一笑:“你乃梁州守护神,在梁州,你说一不二。”

梁卓摇头。

明括神情一凛:“梁守护是要站到我东海明氏对立面了?”

“不敢。”

梁卓抱拳朝着东方:“明氏老祖宗那是活化石,梁某人可不敢与之敌对。”

“那么,就请让开。”明括收起了笑。

然而,梁卓不为所动。

明括终于浮现出来了怒色:“我家老祖宗几次告诫来到了梁州要拜会一下梁守护,这是我家老祖宗给梁守护的面子,也是我明氏给你的面子,这面子……你不接?”

“不敢接,不能接。”梁卓道。

“懂了。”

明括往后退。

突然!

明括亮出来了一张纸,这纸张上有一剑的图画。

剑,如真剑,栩栩如生,仿佛跃然纸上,似是要从纸上飞出来。

看到这张纸,梁卓大惊失色。

“此乃剑符。”

明括声音冷冽:“老祖宗花费百年时间钻研凝练而出,此剑符可斩开元之下任何人,梁守护如果认为自己拥有开元境的实力,那么,接这道剑符如何?”

“如若梁守护依然处于引灵之境,那就乖乖的给我东海明氏一个面子,同样是给你面子。”

文学

如何选择,我想不难。”

梁卓两眼中都有剑符的影子,非常清晰,他瞳孔猛然收缩多下。

这道剑符,给他带来了强烈的危机感。

“此栋大楼原本属于梁州苏家,现今在楼里办公的应该是杨凡的堂哥杨墨吧?”

明括道。

“你还想将杨墨带走?”梁卓声音低沉。

“不光杨墨,在下还要去一趟明月庵,再带走两人。”明括道。

“这是赶尽杀绝?”梁卓道。

“梁州苏家之所以崩塌,就是因为没有斩草除根,留下了天大祸端,最终,苏万之寿辰变成了忌日。”

明括说道:“我东海明氏,对待敌人,从来都是赶尽杀绝,所以,我明氏才可以一直延续至今,更何况……”

“小辈中老六被废成那般,一个杨凡可不能消除我明氏怒火,灭杨家一族,依然不能消除,这怒火……梁守护确定要引?”

明括手中的剑符高抬。

阳光照耀下来,刺眼。

仿佛有剑光闪现出来。

在梁卓的眼里,那就是有一把利剑随时要出鞘,可杀人的剑!

“梁守护有三条路。”

明括接着说道:“第一条,梁守护走进这栋大楼,将杨墨带到在下面前。”

“第二条,梁守护让开,在下自行去带杨墨。”

“第三条,梁守护不让,那就请接我手中剑符一击。”

“梁守护选择第一条,将会成为我东海明氏的朋友,选择了第二条,明氏不会为难梁守护,就当在下从未见过梁守护,如若第三条……梁守护恐要成为剑符之下鬼魂。”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第三章

挂了电话,丛副县长继续寻找着施救的办法,并且不停地呼喊着刘辰,同时继续将竹竿伸入湖中进行搅拌,不放弃任何一丝救人的希望。

然而就算丛副县长和秦思怎么呼喊,湖中除了竹竿搅拌荡漾起来的圈圈水波,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秦思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她的嗓子因为呼喊而变得嘶哑,瘫软地坐在了岸边,泪流满面地望着湖面,她奢望着刘辰还如曾经一次次躲过危机化险为夷,那次坠江事故都能够平安归来,区区一个平静的湖泊,怎么可能让刘辰永远回不来。

派出所的人及时地赶到了这边进行救援,一同赶来的还有常县长。

常县长当时正开完会,和县公安分局那边进行一些交流,正好听闻了此事,于是一起赶了过来。

常县长半路就给丛副县长打了电话,得知真的是刘辰坠湖,顿时感觉宁州县的整个天都暗了下来,刘辰的存在关系着整个宁州县的战略布局,突然出现这样的变故,所有的工作都都暂停或者变更,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的局面。

“刘总他怎么样了???”常县长来到现场即奔丛副县长面前,看到丛副县长瘫坐在地上,心急如焚地询问道。

丛副县长颤抖着牙齿说道:“常县长,他……他坠湖了……”

“多久了?”

“半个多小时了。”

常县长整个人懵了一下,在水下已经半个小时了,如果再不及时找到人,后果不堪设想,就算到时候找到了人,也只是一具尸体,一切都将无可挽回。

常县长转身对消防救援人员大声命令道:“赶紧下水去救人,一定要尽快把人救上来,一定!!!”

“是!”

消防救援人员接下命令,换上专业装备后,一个个前赴后继地跳入了湖中,钻入湖里进行搜索和打捞。

整个湖泊顿时热闹起来,不时地有救援人员探出脑袋来,但是岸上的人却出奇地安静,他们屏气凝神地关注着湖面,等待着好消息的到来。

秦思紧盯着湖面,她多么希望那些探出的脑袋中,会出现刘辰的那张脸。

常县长看到了悲痛欲绝的秦思,不管是出于男人对女人的同情,还是出于主人对于客人的照顾,他走到了秦思的身边,用一种坚定的语气说道:“秦董,你放心,刘总一定会没事的。”

秦思对于常县长的这句话无动于衷,她的眼神依然只注视着那一个方向,她的期待,只在于那一个人。

“我跟刘总也认识很久了,我了解他的能

文学

力,不会有什么事的,而且这个湖泊非常平静,他一定能够摆脱困境的。”常县长继续安慰着秦思,但其实他自己内心也没有多少底气。

正因为这是一个无比平静的湖泊,刘辰却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更有可能说明刘辰遭遇到了难以预测的意外,秦思的心反而揪得更紧了。

常县长陪着秦思继续望向湖面,这时救援队的队长探出了头,常县长马上询问道:“怎么样,还没有找到人吗?”

救援队长摇了摇头:“没有任何迹象,确定是从这边坠落的吗?”

“就是在这里,扩大搜索范围。”

“是!”救援队长转头向其他同事喊道:“扩大搜索范围,两组人员往北面两百米范围内扩散搜索。”

重新组织人员进行搜索后,众人似乎又都迎来了新的希望,大家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望向了北面,那一片还未搜索过的区域。

在一片安静与喧闹之后,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小时,仍然没有得到一个乐观的消息,后面常县长不再询问每一次每一个探出的脑袋,只要没有看到刘辰的身影,他都失望地叹口气,然后继续望向更远的方向。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他都是为了救我才掉下去的……”秦思突然干涩地自言自语起来,她眼睛里的希望之光渐渐熄灭,目光变得越来越呆滞,夹杂着强烈的自责、愧疚和后悔。

常县长再次安慰道:“这是意外,完全是意外,你不需要自责……”

此刻的常县长已经不会再去说什么一定的话,他试着尽可能地去安抚秦思的情绪,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要说责任,他觉得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毕竟这是自己选的地方,为了自己所谓的功业和政绩。

丛副县长则是一个人默默地沮丧着脑袋,他痛苦地回忆着那一幕幕,自责之情溢于言表,自己作为东道主,带着投资者实地考察,却不幸发生这样的事故,不管是对他自己的仕途还是对于宁州县未来的建设,都有着巨大的负面影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