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一杯奶H阅读、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睡前一杯奶H阅读 第一章

这件事情也就这么定了下来,在疯老头的坚持下,阴山月成为了我们这一脉,山字脉的传人之一,也是我们的师兄。

就在疯老头和师伯师叔们商量拜师时间的时候,有个人小心翼翼地拉了拉我的衣服,我低头一看,原来是了宏大师的徒弟。

我这才开始细细打量起来这个小孩。这会儿可能是屋子里暖和,也可能是刚才哭得全身发热,他已经把毡帽拿了下来,露出了一个光溜溜的小光头,上面还有一些细小的汗珠。

这小孩圆嘟嘟的脸,加上一双黑不溜秋的眼珠子,一副很萌、很可爱的模样,很是讨人喜欢。

我抬起手在他的光头上转了一圈,问道:“小光头,你叫什么呀?”

小光头把小嘴一嘟,不耐烦地喊道:“哥哥!我不叫小光头,我叫了色。”

了色的声音不小,并且很是尖锐,原本还在和师伯师叔们商量阴山月入门时间的疯老头,听到了色的回答,顿时戛然而止,手上的动作也悬浮在半空,只有视线缓缓转到了色圆圆的脸蛋上。

接着就是客厅里爆发了一连串的笑声。

笑得最欢乐的自然是我们这一辈的人,哦,还有疯老头,他笑得最放肆!毕竟老一辈的除了疯老头,都见过了了色,自然也是知道他的法号的。

和了色这么一闹,客厅里的气氛一扫之前的悲伤,逐渐欢快了起来。

我的肩膀别人拍了拍,我一边笑一边回头,看到红军已经在我身后笑弯了腰。

他一手叉着腰,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笑到整个人都在不停地抽搐着,然后一边大口吸气,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正……正一……不行,我……笑……笑岔气了!哈哈哈哈……咳咳咳”

说完他因为岔气,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看到红军,我顿时反应过来了,原本的笑容也瞬间止住,惊诧的问道:“你咋在个里?(你怎么在这里的意思)”

这一惊,我下意识的说了句方言。

红军也被我问得一愣一愣的,止住了大笑,也同样用方言回应:“我一直都在个里啊!(我一直都在这里的意思)”

听到红军这样说,我想起来,红军一直都是在我身后的,用于我的身高比他高,再加上我旁边的是正为,我们两个人正好完全挡住了红军。

想到这里,我突然感觉背脊发凉,额头也开始冒起了冷汗。这意味着,刚才蒋师伯说的话,这小子一字不差的全部听到了!

文学

我记得疯老头曾经千叮咛万嘱咐我,一定不能除我父母以外的普通人知道我们的身份。当时为了让我记住这句话,疯老头还说了,如果谁知道了,谁就要抓去枪毙!

所以我才瞬间被吓到出了一身冷汗,赵红军是我最要好的哥们儿!之前蒋师伯说的那些话,他全听到了,也知道了我的身份,这不就意味着他会被疯老头抓去枪毙吗?

想到这儿,我眼泪又一次下来了,我赶紧跑到疯老头面前,“咚”的一声给他跪

文学

了下来,一边哭一边为红军求情:“师父啊,红军不小心听到的,您不要抓他去打摆子啊!”

疯老头看到我这样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往他身上蹭,满脸的疑惑,但是很快他就想起来了什么,扶起我,啥也不说,直径走到红军面前。

“你都听到了?”疯老头摆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问道。

红军从来没见过疯老头这么严肃的样子,再加上刚才笑到岔气,根本这会儿就说不出来话,只得迟疑的点了点头。

疯老头给了宏大师使了使眼色,继续对红军说道:“现在好了,了宏,抓他去打摆子吧。”

睡前一杯奶H阅读 第二章

“这不够,”我立刻说道:“只要活着,还有希望!”

铁蟾仙丑恶的头,已经越来越干枯,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睛也逐渐无神:“神君记着,他们,不想你回去……”

“轰”的一声,这个地方,整个坍塌了下来。

周围是一片天女的尖叫、

我回过头来:“程狗,带她们出去!”

程星河已经站起来了,赶鸡一样,赶着那些天女就要往外走:“你们还等什么呢?”

有些天女早就想离开了,跟着程星河就跑。

“可是……”还有一些天女犹豫了起来,转脸看向了铁蟾仙:“那他怎么办?”

铁蟾仙无神的眼睛看向了那些天女,阔嘴咧开,露出了一个丑恶极了的笑容:“你们走吧,不过,答应本仙一件事儿。”

几个天女立刻围了过来:“什么事儿?”

它的阔嘴,声音越来越低微:“忘了本仙——尤其,忘了本仙现在这个样子。”

那几个天女怔住了,有几个,大哭了起来。

“轰”的一声响,前面坠落了大量的砖石瓦砾,冷云杉木,金丝白鹿砖,都是最美丽的材料。

现如今,跟铁蟾仙的美貌一样,分崩离析。

“不好……”程星河甩出了凤凰毛,把一大片要坠落在他头上的大理石整个打碎:“咱们不好出去!”

苏寻想摸清楚这地方的阵法,可这地方的阵法不是凡人能搞清楚的。

大汉挡住了虞儿,伸手掀翻了好几块石头:“虞儿你快走!”

“你不走,我也不走!”虞儿拉住了他:“要走一起!”

可大汉回头看了我们一眼,说道:“上次,我已经丢下他们一次——不能再有第二次了。”

可留下来,也没用——大家都出不去。

土地神的声音也一紧:“这铁蟾仙一死,所有的活物,全会活埋……”

白藿香也不走,面对着面前纷乱的一切,她只看着我,镇定自若。

“白藿香,你还愣着干什么——去找程星河!”

“我不去,”她梗着脖子说道:“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我撑住!”这个时候,苏寻忽然说道:“你们快点!”

这个时候,洞府的崩塌勉强停住。可苏寻的鼻子,开始淌血了——这不是肉眼凡胎该动的阵法。

哑巴兰的生魂缓过来了:“洞仔,那你怎么办?”

苏寻没吭声。

我站起了身来,掏出了怀里的一个东西。

这是红姑娘临来的时候,给我的红色信封。

说是——等到遇上麻烦的时候,这个东西能帮我。

打开了信封,里面露出了一片红色——好像,是一片红绸。

那个红绸从信封里探出来,却跟活物一样,奔着前头就飘了过去。

“这是……”大汉认出来了:“引路神的带子!”

只要跟着这个,就能找到生路。

是红姑娘提前给我们预留的生机。

“跑跑跑!”

那些天女还要回头看铁蟾仙,可程星河推着她们,没回头:“管好你自己吧——也许,你们管好自己,就是它的遗愿。”

她们被程星河他们连推带拥,全跟着红色的带着跑了出去。

“七星!”程星河扬起了声音:“知道你要告别——快点。”

我答应下来,回过头,看向了铁蟾仙。

它的手已经松开了。

“这样,也挺好。”它缓缓说道:“得偿所愿,什么都值——托赖神君,我得到了很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这一瞬,他那双越来越干枯的眼睛里,流露出的幸福,不是假的。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古今流传的一个妄想。

可是,癞蛤蟆,就没资格有爱美之心吗?

“你听我的,”我抓住了它的手——那些黏糊糊的东西,全干涸了:“给我个寄身符……”

铁蟾仙笑起来:“我不,我不拖累神君……不是我的,终究留不住,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每天,都拜神君,盼着神君好……”

对了,它每天,都会拜北斗星。

在他心里,那是我的象征?

“我罪孽深重,这一天,是报应,”它抬起眼睛看着我,忽然说道:“但是神君,这一次,要提防白潇湘。”

我的心里陡然一震。

小心,潇湘?

我倏然想起来,一开始他看着我那张跟潇湘相似的面孔时,出口就是“白潇湘”,一点当年的敬意也没有。

“潇湘,她做什么了?”

“是她……是她害的你……”

睡前一杯奶H阅读 第三章

@@@@

不知道还有人没有……新书【颤栗深渊】已经发布。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