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儿子的特别大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一章

云轩不得不又重新走回到那条狭隘的通道上,窄窄的夜空中已开始微微泛白,带来死亡和恐惧的夜晚,终于迎来了第二天的光明。

一名身穿高级军装的守卫从后急步而上,来到涂辽耳边,急促地说了一番话,涂辽一对细长的眼睛顿时闪出了亮光,直到那名守卫走后,涂辽眼珠一转,边走边对云轩说道:“夏启修士你是聪明人,相信也猜到了吧,先前的仙狱暴动正是某些人为了妄图取道友的性命为引发的。”

云轩冷淡回应:“涂辽大人,你是不是在暗示我,单廷龙那个混账东西专门策动了昨晚那场惨烈的闹剧,其真正目的只为了取我一人性命?”他转头嘲讽地看了看涂辽,冷冷说道:“若真有十足的证据,那么恭喜你了,涂辽大人,你将升职为监狱长了。”

涂辽和蔼一笑,说道:“真相是什么,我现在还不敢轻言判断,不过,昨晚仙狱大阵为何会突然切断阵眼的阵源,确实是来自单廷龙大人的命令。”

“哦?”云轩对于为何会中断仙狱大阵阵源如此之久一事,也颇感疑惑。

涂辽眯了眯小眼睛,沉声道:“守护阵源处的老头子已经愿意出来作证,因为单廷龙大人这个莫名其妙的命令,令云州仙狱里起码死伤了过万名囚犯,近四百的守卫兄弟……”

云轩微微皱眉,想起了昨晚混乱中四周那若隐若无的混乱元素,如今再听一出事,就有守护阵源处的老头子愿意来指证,他恍然大悟,仙狱大阵迟迟没有恢复阵源供应,原来是有有心人参与其中了,云轩不由得冷笑道:“谁说云州仙狱的内外系统缺乏沟通呢,我看涂辽大人就与好些人有着紧密联系呢,譬如说某些守护阵源处的重要人士。”

涂辽的脸色终于变了变,但立即又恢复了常态,笑道:“夏启修士果然是位非常人物,只凭片言只字,就能联想出如此多的事情来,这毕竟不能等同于事实啊,嘿嘿!”

云轩仔细打量着涂辽身上精工细作的行头,以及手指上那几枚一眼就知是价值不菲的戒指,不禁又多联想到了一些事情,低声说道:“如今云州仙狱的几万犯人总是在白玉灵矿里挖掘那些值不了几个钱的石头,可见多浪费人力物力啊,假如能由擅长经营的涂辽大人来管理的话,这数万个免费劳动力在手,或是换一种工作方式,那可以创造出多少惊人的财富呀,哈!”

仿佛被人看穿内心的某些想法,涂辽的脸色不由得再次难看起来,他强颜一笑,说道:“夏启修士说笑了。”

云轩将涂辽这份难堪看在眼中,心中掠过一丝快意,但很快又被另一些负面情绪所取代了。

……

广场上尸横遍野,浓郁的血腥味道充斥着每个生者的嗅觉,不少伤者正在广场边缘上做着救护处理,呻吟声处处可闻。

老霍林替代了涂辽的位置,继续引领着云轩前进,当绕过一群伤者时,云轩赫然在其中看到了昨晚第一个对他发起袭击的豪猪,只见对方伤痕累累,体无完肤,但即便如此,在众多伤者中也只能算是普通重伤,医修人员甚至还没能腾出手去处理他,只能任由豪猪坐在地上干哼哼着。

云轩不由得对他牵了牵嘴角,没想到昨晚全场第一发动进攻,身陷敌阵的他竟然死不了,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后者似乎感应到了云轩的目光,回瞪着云轩,但他已经没有发怒的力气了。

走进石屋群后,老霍林好几回头看看云轩,欲言又止,直到最后将云轩送回囚室,他才低声说了句:“谢谢……”

云轩无声叹气,只是在靠窗边的墙壁上,又是划了一划,不知不觉,那里已经画了密密麻麻的“正”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正如所预料的那般,云州仙狱先是展开了内部调查,内防多名高层人物和狱卒都受到牵连,不少犯人也遭受了惩罚,宛州珍宝阁和帝都皇城派来了特殊人员进行监督,务必要对云州仙狱的管理系统进行一次严格的清洗。

原本就“走火入魔”的单廷龙大人,在此情此景下,伤势就更重了,他那位倒霉的副官起码为他承担了过半的责任,看来单廷龙下台是迟早的事,但新任的监狱长到底是由涂辽接任,或是另

文学

有其人,珍宝阁和帝都的人员仍在斟酌之中。

在此期间,九州的人族内战继续如火如荼地进行,主战场大多集中在无常阁这片抱遭摧残的土地上,以慕容杰为首的势力一边对靠近幻象森林和南海一带的国土进行变革,实施仁政,一边抵抗外敌,且战且退,无常阁的领土面积在短短几个月内,丢失了起码一半!

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无常阁阁主慕容杰采纳了副阁主秦小天的建议,将无常阁的修士大军主要集中在了北面,计划先将正天门击退。而副阁主秦小天则统率着无常阁的三支修士大军,与正天门门主许蒋尤所率领的主力大军,在无常阁北面领土上,展开了寂静时代末期的第一场大战役,双方参战的修士都超过了二十万。

由于许蒋尤的错误决定,首先与无常阁撕破脸皮,本来是打着来支援盟友的军队旗号,顿时变成了不仁不义的小人之师。相对的,无常阁马上成为了保家卫国的正义之师,开战以来,整个九州世界的舆论还是第一次站在无常阁这边,指责正天门的不义之举。

相比起来,玉衡宫的做法就聪明多了,他们的修士大军进入无常阁所属的领土后,仅仅是接管城池和防御要塞,从未降下无常阁的旗帜,对外仍是宣称帮助盟友镇守,不像正天门门主许蒋尤,打着来支援盟友的旗号,明目张胆地更换上正天门的旗帜。

其实两者之间并无差别,目的都是一样的,只是所使的手段不同,因此才就会有不同的结果。

在这场空前规模的战役中,无常阁新一代领军人物秦小天锋芒毕露,以骄兵之计诱敌深入,重创正天门主力军团。于九隆山脉的决定性一战中,更是亲手斩下了过于冒进的正天门门主许蒋尤的头颅,此致,秦小天一战成名,威震当代!

一颗新的巨星冉冉升起,意味着另一颗巨星的陨落。

几乎同时,正天门内顿时乱成一团,军中剩余的各大小修士统领经过短暂商议后,很快便如潮水般溃退出了无常阁的领土,宣告退出了此次内战的行列。

继承人之一的许天正趁此机会,立即开始了夺权行动,而远在云天宗的许木惊闻父亲阵亡,匆忙赶回正天门,维护自己少门主的地位,当然,他做梦都不会想到,当年云天宗里,那个仅仅只是外门弟子的秦小天,竟然有朝一日成为了自己的杀父仇人。

正天门的权势争斗,令他们宗门内的形势变得严峻起来,这对于无常阁而言,无意是件大大的好事,至少不用再顾忌正天门,可以放手对抗剩余的强敌了。

帝都皇城中的女皇听闻正天门门主许蒋尤的阵亡,甚是怅然,同为当代九州人类的领袖中,不成想,最早回归轮回的并不是自己,而是正天门门主,在兔死狐悲的忧郁下,李清水做出惊人决定:“朕,要御驾亲征!”

帝都女皇亲临前线,顿时令帝都大军士气大振,人人奋不顾身,全军更是势如破竹,直往无常阁的心脏——无常峰插去,无常阁才刚获得短暂喘息的机会,形势便又一次紧张起来,不过幸运的是,当初白素和秦小天私下达成的协议,终于开始慢慢起效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二章

章继承界主云飞不是不想弄死古飞云,而是没有弄死这家伙的必要。真要弄死了,他还要跟古家人扯皮,云飞表示自己现在没有这个闲工夫。古飞云听到了云飞的话,如蒙大赦啊。此时不跑,更待何时?真的,古飞云马不停蹄的就跑了,一点都不带犹豫的。云飞又没有真的伤了古飞云的性命,所以古家人也不会难为云飞,甚至都没有出面的意思。当天晚上,云飞悄咪咪的在系统的房间内开始挖坑。白天他可不敢有所行动,万一被古家人给发现就不好了。“我倒要看看这系统玩的是什么花样,竟然藏在了地下。”云飞有点佩服系统的手段,以他的实力都没有发现任何的猫腻,这要不是他对系统的意志很敏感,就算地面被砸,他也不会发现。一路下潜,在系统房屋下方深度五十米的地方,云飞见到了一个完全由特殊金属打造成的小屋子。这屋子确实很小,长度高度只有两米,也就刚好能够进去一个人。“系统,能不能活,这就全看你自己了。”云飞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打开了门。还没等云飞进屋,他就定在了当场。此时云飞面对的是一个没有眼珠的龙头。龙头大小与这屋子差不多,虽然这龙头明显是个死物,但云飞却感觉他还活着。不知道与这龙头对视了多久,云飞已经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每当他的心脏跳动一下,这龙头在云飞的眼中仿佛就更加鲜活了一分。“我的血,能激活这个龙头。”不用别人告诉,这是自然而然出现在云飞脑海里的想法。云飞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精血与鲜血全部涌向龙头。在云飞不记成本的努力下,很快云飞的血液就把这个房间完全填充满了。龙头在吸收着云飞的血液,很贪婪的那种吸收。当他吸收到了足够多的血液之后,龙头空洞的双眼爆发出了很强烈的光芒。“吼!”震天动地的龙吼声出现。这是真的震天动地。不仅仅是古家人能够听到,人族疆域的生物也都能听到,兽族疆域的生物同样能够听到,甚至就连被灵族控制的地方都能够听到。这是响彻古界的声音。声音虽然响,但却不会对云飞造成任何的伤害。甚至云飞还有种很亲切的感觉。“我的继承者,你来了。”单个的一个龙头竟然开口说话了。云飞感觉自己的眼睛有点刺痛。无论是真实之眼还是毁灭之眼全都如此。“你是谁?”云飞本来是想来复活系统的,谁能想到竟然搞出了这么一个龙头来?这考题有点超纲了。“我是混沌神龙,此界,界主,而你,是我选定的传承者,不用怀疑,无论罪血,或是系统,都是我的化身,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更快的成长起来。”“既然你已经找到了这里,那么你就将继承我界主的身份,希望你能让古界变得更加强大,你准备好了么?”我的天,云飞表示自己没有准备好啊,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虽然云飞自认为很强,但目前也才阳神级别的实力,用这样的实力统治古界?开玩笑呢吧?“不要疑惑,不要迷茫,你要相信自己的实力,去吧,代替我把灵界的那些小崽子全都杀死。”混沌神龙仿佛能够洞悉云飞的心声,根本就不用听云飞的回答。这到是跟天悦的能力很是相像。“接受我的一切吧。”混沌神龙的头颅突然消失,而后这房间内的鲜血开始逆流。这并不是云飞主动操控,完全是由混沌神龙主导,鲜血倒灌并没有让云飞感受到多少痛苦,但这些鲜血中蕴含着的信息到是惊讶到了云飞。“原来,我所做的一切你都知道。”云飞从这些信息中看到了自己的一切,自己一直都在被混沌神龙关注着。其实不仅仅罪血与系统是混沌神龙的化身,就连天悦都是因为混沌神龙才能得到逆天的天赋。这一切都是混沌神龙算计好的。云飞很愤怒,他感觉自己就是一颗棋子,是被人操控的那颗棋子。不过他又很庆幸,因为混沌神龙对他没有任何的恶意。此时,混沌神龙已经彻底的陨落,再也没有了复活的可能,混沌神龙界主的身份也真的交给了云飞。当云飞了解到什么是界主的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混沌神龙会认为有能够统领古界的能力。因为界主是超越始神的存在。并且,云飞现在已经是始神了,混沌神龙龙头内蕴含的所有力量全部因为鲜血的逆流而回馈给了云飞。就在云飞在这里接受着混沌神龙一切的时候,古家正在发生着一场大战。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灵族对混沌神龙的吼声太敏感了。这一刻,所有潜伏在古家附近的灵族都不淡定了。他们全都冲向了古原的小院,他们要找到云飞,杀了云飞。因为他们不想看到古界诞生新的界主,这会要了他们的命。当初,古界与灵界爆发战争,混沌神龙与灵主对战,最终灵主陨落,混沌重伤濒死。不过确实是混沌神龙还活着,古界开始吞噬灵界。两界发生的战争让两界生物损失极大,在进入修养生息的阶段,灵族占据了上风,虽然两界已经融合,但灵族却因为能够更快的恢复生息而占据了主动。他们开始攻击古界生物,并且试图寻找混沌神龙,他们要让混沌神龙彻底陨落。只有混沌神龙彻底陨落,古界才能够诞生新的界主。这也是灵族一直都在图谋的大事。如今混沌神龙重新出现,这对灵族来说不是一个好的结果,所以,战吧,不战就是死,战了或许还能活,并且活的更好。灵族要杀云飞,但兽族的那些强者可就不愿意了,他们比古家人行动的更快,提前来到了古原小院上方。“杀,一个人都不能放进来。”兽族始神全部恢复成了真身,无论是人还是灵族,全都别想靠近这个小院。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三章

柳牵浪漫长的魔魂游忆持续了数十万载,然而他仍旧魔思扬飞,心中无底,似乎最根本的东西还没有触及。

这种感觉让他有些抓狂,因为继续狂想狂念着……

柳牵浪蓦然想到通阳洞。

……

柳娟,宋震,寻暗王子,暗香公主,月兰,小星儿和洁儿,以及两个小红点儿,已经焦急的等待了阳世一日一夜。但仍不见柳牵浪回来,也不见二十一位混沌精灵报信,各个心中忐忑不安。

“震弟,你的七殇泉和占星尺之卦可算完了,藜月娘娘和星柳飞升,以及牵浪平安与否?”

柳娟看到宋震盘膝漂浮在血麒麟身上一直扭着黑白二眉在忙活,知道又在占卦,故而问道。

“冥裂天露!?”

宋震黑白二眉扭成了一股绳,一直盯着七殇泉之上漂浮着的一座小小的黑山卦象,只见黑山之上像闪电一样撕裂着道道裂痕。而占星尺之上生出一座奇异的宫殿,宫殿有东西南北四门,而北门竟然破败不堪。

宋震的脸色充满惊愕,十分不解的惊叹,然后又道:“从卦相看,天宫门败,自然藜月娘娘和星柳兄弟得以入天。飞升一定成功了,且三哥安全无忧。

不过天门大漏,却不知为何!至于这座黑山,正是我们此刻所在通阳洞所在的穿金山,出现裂纹很好理解,因为出现过缝阳冥裂。”

“那国弟舅舅和二十一个混沌精灵弟弟什么时候回来?”小红点儿挺后悔这次没跟国舅弟弟去通阳洞外面长见识,很想详细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回来倒是快了,不过这次为了藜月娘娘和星柳飞升,怕是三哥惹了大祸!”宋震看着占星尺之上光华凝成的宫殿破败的北门,脸上布满担忧。

“震弟是说,那损坏的大门是牵浪他们所为?”柳娟感觉出了宋震的意思。

“恐怕是!若真是如此,三哥除了那年拒绝苍山全魂飞升,这是第二次冒犯天威了,怕是以后三哥仙途走的会更加艰苦,甚至遭到天界故意打压!”宋震坦言。

“呵呵,我当是什么。真如你所说,我还真为弟弟大胆之行感到骄傲了。幽冥地狱如何,天界又如何?咱们走的就是逆天之路,戮鬼珠仙是我们不得不经历的仙途。况且并非天界仙神都是大善之辈,有的该杀!”

柳娟听到宋震的忧虑,并不在乎,反而白皙的脸上布满冰霜,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嘴角一丝不屑,一丝冰傲。

……

此时此刻,二十一位混沌精灵把霹雳神欺负到北云门之内后,正想穿门而入,继续玩儿痛快,突然被柳牵浪叫住。

“呸!你们这些遭瘟的人间修士,怪不得大鬼一族想方设法联系仙神收拾你们,你们天生就该死!

都怪女娲娘娘多事,造什么人类!我看,大鬼一族不应该让你们人类自由成长,干脆圈到笼子里才好!”

霹雳神躲在北云门内骂骂咧咧,柳牵浪心中一直有个谜团,那就是幽冥地狱是否和天界有联系。现在听到霹雳神的话,顿时印证了自己的猜测,霎时满腔怒火燃遍全身。

狂啸一声,踏着混沌鼎,身外龙珠,修炼狂龙缠绕,便呼啸着飞至北云门。

“仓啷啷!”

文学

“嗷呜!轰——”

一阵九天仙缘剑剑啸后,柳牵浪猛然劈出道道九天仙缘剑剑龙,顷刻间就把云宫北云门给劈出一个巨洞。然后追进去,就要劈死霹雳神。

霹雳神见了,吓得屁股尿流,踏着团团火云一路狂奔,划一道火虹狂遁。柳牵浪紧追不舍,不断在其身后劈出群群嘶吼狂龙。

“主人!别追了,皇后妈妈她们还困在通阳洞等我们回去呢!”柳牵浪正追得兴起,突然听到飘忽在身侧的混沌精灵提醒。

“嗯,好!今日先放过这个火东西,他日碰到决不轻饶。走,我们先回去!”柳牵浪又劈出一群剑龙后,停下了身形,看着霹雳神抱着脑袋渐渐逃远了,觉得也是。

反身经过北云门的时候,柳牵浪余怒未消,哐哐劈出片片殷红剑幕,把北云门又是一通狂劈。可怜云宫威严霸气的北云门竟然变成了断壁残垣!

“嘻嘻!让他们嘚瑟!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小看咱们,走了,国弟舅舅!”

“对了!国弟舅舅,我们能进到通阳洞。可是你的幽灵舟好像不可以,下面的穿金山可是迷光石山,时光舟如果强行进入,会迷失的!”

“嘿嘿!你们忘了,我们不是把霹雳神的天雷锤抢来了吗,用它们砸呀!把迷光石穿金山砸裂了,顺着裂缝,我们自然都可以进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