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第一章

御剑乘风来,逍遥天地间!袁洪正在吟哦一番,却被马灵耀打断道:“得了,如来师兄,你这驾驶的可是佛门的钵盂

文学

,不是那神剑!”

马成听了,赶紧拉儿子一把:“怎么说话的?”

“咳咳,”袁洪也是无语,就问道:“灵耀,你的法号叫什么?”

“哼哼,我比你多一个字,叫妙吉祥!”马灵耀得意洋洋地炫耀道:

“老师说了,你是一个说来就来的意外,而我就不一样了,是本心善良,能从担忧自己父母安危,发大善心,推及北海民众,当有福报,具众福德因缘义,是为吉事之兆瑞,叫妙吉祥。”

“好吧,你开心就好。”袁洪不想看着这小家伙嘚瑟的样子,什么我是说来就来了,你就是吉祥如意?

一个是充话费送的,一个是二胎的宝贝?老师得了偏心啊!

袁洪虽然不是很在意这个,但忍不住有些醋意,就转过话题:“你们的地方快到没有,到了说一声。”

听了这话,马成自豪低头去看,自己得认路啊:“呕——”风驰电掣般的超音速飞行,幻影一般的景物流转,顿时让马成吐了出来。

袁洪赶紧解释:“你不要看近处,看远处,就不会恶心了。”不然,要是吐到自己钵盂上边,那就受不了了!

马灵耀在一边拍打着自己阿大的背部,一边看着山势的变化,笑道:“按这个速度,再飞个一两个时辰,就到了。”

还要再飞一两个时辰?袁洪真是惊了,这不得三四千里?袁福通,你是真敢封啊,几千里之外的地盘,你不知道是谁的,就敢一声招呼不打就封出去了!

怪不得马成一家到任后,发现搞不定了,那是人家凶灵的地盘吧?

“对了,那地方,叫什么名字啊?”袁洪忍不住问了一声,这马家父子俩,都是个不靠谱的,请人帮忙,到现在还不说是什么地方,有这么做事的吗?

“咳咳,”马成与马灵耀父子两个突然面面相觑,这事瞒不下去了,没得办法,只好开口道:“我听北海公说,那地方,叫逐鹿。”

“逐鹿,哦,逐鹿?!”袁洪的眼睛都瞪大了,那不是当年人王姬轩辕与蚩尤决战的地方么?

那里的凶灵,呵呵呵,祝融、后土、风后、雨师、应龙、魃,刑天、夸父、相柳、九凤、魑魅魍魉,那些个家伙,不是祖神,就是祖巫啊,怪不得你们父子两个都搞不定了!

我说呢,怎么求佛求到千里之外的梅山来了,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

哼哼,不过,袁洪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地府也好,佛门也好,都缺人啊,尤其是这种生前战力惊人,又相对淳朴的灵啊!

三观不正,转世一把就行了!

“马灵耀,看来师傅真的没有取错法号啊,你果然是吉祥如意!”看着马灵耀那懵逼的小脸,袁洪恨不得大笑三声,

别的人搞不定,但是自己肯定能够搞定啊,没有转世,在世间流浪千年,无所归依,自己去收了他们,也是妥妥的功德啊!

阿弥陀佛,果然自己不愧是天定的佛门之主,这如来的法号,没有起错啊,老师,我错怪你了。

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第二章

果然,郑伦说的都是真的。

确定了这是真的之后,马道初反而静了下来,默默的走到主座上坐下来。

许久,马道初才抬头,声音低沉:“韦师兄,是丞相让你在这里坐镇吧?”

韦护闻言有些尴尬的点点头。

“邓婵玉在哪里?带我去。”

马道初起身对太鸾说道。

几人来到邓婵玉帐中,邓婵玉此时已经躺在床上,皮包骨头,闭着眼睛,不知生死。

马道初叹一口气,从豹皮囊中掏出玄都大法师给的玉葫芦,往手心倒,倒出来两颗金丹。只有两颗。一颗还是杨戬的。

韦护在后面看到这两颗弹药,咽了咽口水。

马道初放回去一颗,一手捏着金丹,一手捏开邓婵玉的嘴。金丹碰到嘴唇,化作一道金流入内。

没有化成水,化成水喝的那是疗伤丹药,这是大还丹,不需要。当初马道初是因为在丹炉里,所以是化成水泼进去,助马道初修成肉身果。

老子炼制的九转大还丹,一颗就是大罗神仙,玄都大法师炼制的大还丹自然是不能比,但也能练凡成仙。

金丹入腹,马道初手指邓婵玉额头,传过去《五行道法》。邓婵玉虽然还未醒,但是外貌已经恢复如初。

马道初看了一会,走出帐外,静静的站在那里不语。

韦护等了一会,忍不住说道:“没想到师弟手中还有这等仙丹,邓婵玉已经步入修行,可喜!”

“洪锦在哪里?”

韦护一愣,急忙与马道初面对面:“师弟不可。洪锦已经归降,而且昨日已经和龙吉公主成婚,现在与我们同殿之人。眼下正是姜师叔金台拜将的重要关头,还望师弟以大局为重!”

马道初看着韦护呵呵冷笑:“韦师兄,我师父与你师父关系甚好,我也不希望落了咱两家的交情,上次你与师叔不远万里来救我,师弟依然记在心里。你确定要阻我?”

韦护摇摇头,后退几步,掏出了降魔杵在手中,盯着马道初没有说话,但是模样已经摆出来。

马道初呵呵一笑,手中亮出大戟,一指韦护。

韦护口吐鲜血,倒着飞出去老远,躺在地上,手捂着胸口,张张嘴,昏了过去。

马道初傻眼,刚才那一指只是示意,没有碰到啊!马道初心中也明白,韦护这是什么意思。对着韦护拱拱手,飞身上了小二,往相府去。

马道初走后,韦护才睁开眼睛,擦擦口中的鲜血,看着那周围目瞪口呆的兵将呵斥:“看什么!都散了!”

……

杨戬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回山的,顺便带走的敖鸾。

马道初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并没有去叫回杨戬。

马道初来到相府,只见相府门外站着很多人,李靖,哪吒三兄弟以及雷震子、郑伦和土行孙。

看到这个阵容,马道初呵呵冷笑,知道这是在拦自己。

李靖上前说话:“道兄,为何去而复返?”

“呵呵,李靖,吾的来意,你岂会不知?别装样子了,让洪锦出来!”

木吒见马道初提着大戟,早就忍不住了:“马道初,你是何意,敢直言吾父名字!”

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第三章

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对外宣布李建成与李元吉因谋反而伏诛,并尊李渊为太上皇,迎着许多猜疑的目光和纷纷的谣言登上皇位,改年号为“贞观”。

李靖在人间的使命已经结束,只待天门重开,便要返回天界复命,自然不会再掺和到天下之争里面,他将自己那片绝无人敢于侵犯的领地交给一众属下看守治理,然后便很不负责任地陪张出尘去遨游天下。

当李世民终于千辛万苦地将各方势力荡平,使江山重归一统,天下太平之后,那毁弃五百余年的四座天门终于重启。李靖将唯一独立与大唐之外的一片领土移交给早已望眼欲穿的李世民,然后携一众部属及精选的十万人马重返天界。

当年李靖在转生之前,已将本身修为封印在宝塔之内。再次经历一世人生之后,他对天地宇宙乃至自身的感悟认知也都有了极大的突破。回到天界摆脱人间对修为上限的桎梏后,他取回前世元神巅峰的修为后,终于踏出了最后一步,将纯阳元神散化之后寄托于真空,一跃而证天仙大道。

李靖证道天仙之后,诸天神明仙佛自然要来道贺。其间玉帝亲自到场,封李靖为“北极玄武大帝”,准其永掌北极天界,自主升赏杀伐,俨然已是自成一国。

此后天人两界又发生许多事情。比如大唐西部边界忽有一座形如手掌的山峰从天而降,山下压了一只据说是违反了天规的妖猴;又如不甘寂寞的张出尘聚集了一班剑修同道,在人间的峨眉山正式开宗立派;再比如李靖昔日的坐骑黑焰驹、如今的童子黑山偷溜下界,结交了一只名为木姬的树妖……

凡此种种,李靖都看在眼里,却没有多加干涉,毕竟那些都是属于别人的故事,别人的精彩……

后记

全书完。

终于写出这三个字,心里有些空荡荡的。

本书开始成绩尚算可以,但后来因为个人的一些原因,很不负责任地断更了一段时间,虽然后来又接着写,但总是没有了开始的感觉。对曾经以及现在仍关注本书的书友,在此要真诚的说一声“抱歉”。

不管怎样,终究还是完本了,对人对己都是一个交代。

再见了,同时感谢所有书友以及给予本书极大支持的编辑泥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