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把我的具含进、小说肉糜np

岳把我的具含进 第一章

文学

五阵魔术师,召唤!

魔术靴落上地面,其脚下扩散的魔力将地砖碾成了粉碎。魔术师的衣袍轻缓地起伏,绿色的法术圆环轻飘飘地环在四周。

法师站定在地面,法袍轻扬,魔法气旋四下游走。他毫无畏惧地仰面直视着那恐惧的魔神,身体释放出的魔力领域短暂地驱散了邪神的恐惧气息。

【五阵魔术师,攻击力4500】

神官马哈德瞳孔微缩,看向这位究极魔术师的目光不由有些复杂了起来。

恐怕在场也只有他能最准确地感知到,这位法师体内究竟蕴藏着何等强大的魔力。

马哈德被称为“世上最强魔法师”,甚至因为实力太强而不得不封印了自身一部分的力量。但就算如此,他也从未想象过竟会有人身负如此惊人的魔力,那种极具破坏力、不受拘束的澎湃魔力,当真是以魔法触及了神的境界!

“法老王何时居然已有如此强力的魔法师精灵了?”他不由想道。

“五阵魔术师的效果!”游戏喝道,“召唤成功时,对方场上所有卡片全部破坏!因为五阵魔术师是等级12的究极法师,所以这个效果对邪神同样有效!”

貘良面色阴沉了下去:“切,尽给我整出些棘手的东西……”

“去吧,五阵魔术师!”游戏喝道,“五重魔导爆裂!”

魔术师面色如钢铁般坚毅,站定在原地半步未动。他无声地念诵咒语,两根法杖在身前十字交错。

惊天动地的魔力被从四面八方调集过来,便好似全世界的魔力波动都接受召集被聚集了起来。五个法阵依次被点亮,它们飞速地旋转,大量的魔力在其中流通,威力毁天灭地但却凝而不散,破坏力强到极致,同时魔力驾驭的精细程度也只令人叹为观止。

五重法阵同时驱动,魔力波动宛如积蓄多年一口气喷薄的火山!

这种时候若是面对别人,貘良说不定还能口胡一下“你只能破坏所有卡但我场上没有卡只有石板”,但考虑到对方是口胡鼻祖级大佬,这种伎俩肯定不会管用。

四千五的攻击力,这发“五重魔导爆裂”得手,魔术师后续的攻击无疑便将直接一举翻盘!

但貘良瞳孔一缩,大喝:“速攻魔法‘我身作盾’!支付1500点生命值,把‘场上怪兽破坏’的效果发动无效,并使其破坏!”

【貘良,LP3000→LP1500】

半数生命值的支付同时伴随的也是灵魂被从体内掏走的痛楚,但貘良全然不在意这种痛楚,反而在仰头大笑。

金色闪电从他翻转的石板里爆发出来,剧烈撞上了五重魔导阵的法术冲击。金色的电光和魔力波动四下溢散,宛如激光的刀刃斩断了承重柱,炸开了王座下的台阶,将四周金碧辉煌的墙壁划得千疮百孔。

那闪电击散了魔力的波动,甚至去势不减继续向着游戏场上的五阵法师而去,似乎势要一鼓作气将这位究极法师也化为灰飞!

但只见五阵魔术师手腕一翻,一枚法杖前立即展开了紫色的魔法阵,像盾牌般稳稳接住了那道电光轰炸。

“‘五重魔术师’是最高级的法师,他不会被任何卡片效果破坏。”游戏道。

“哦?有点本事。”貘良哼笑,“但这样一来,你还是没能解决掉我的邪神哦。”

城之内攥拳:“但是攻击力的话,是游戏的五阵魔术师更高!毕竟五阵魔术师有着相当于青眼究极龙的攻击力,但是‘邪神·恐惧根源’仅仅只是和欧贝里斯克相当!”

(青眼究极龙/欧贝里斯克:……)

貘良嘴角一勾:“真的是这样么?”

【五阵魔术师,攻击力4500→攻击力2250】

黑暗的波动从邪神身下释放,无形间侵入进了魔术师的领域。若隐若现的黑雾将这位五阵魔术师环绕在了中间,这位法师身子微晃,只能勉强运转魔力进行抵抗。

“哈哈哈!这就是‘邪神·恐惧根源’另外的能力!”貘良笑道,“只要恐惧根源存在场上,除了它之外场上所有怪兽的攻击力、守备力全部减半!”

“纳尼!?”城之内大惊,“这也太作弊了吧?这样一来岂不是必须得有八千以上的攻击力才能打败了?”

“正是!所以邪神是无敌的,无论你做什么都没有用,哈哈哈哈!!!”

“另一个我……”表游戏咬了咬嘴唇,有些担忧。

暗游戏咬紧牙关,飞速地思考对策。

没想到居然连五阵魔术师的效果也被化解了。并且五阵魔术师已经是魔法师族中攻击力的顶点,堪比海马的青眼究极龙,没想到便是这样都不能和邪神抵抗。

但还有希望。

他依然没有放弃。

“我发动墓地中的魔法卡‘洗牌苏生’的效果!”游戏喝道,“把墓地里的这张卡从游戏中除外,选择自己场上一张卡返回卡组洗牌,之后可以抽一张卡!”

“这张卡……原来如此,和‘黑魔术师’一起被丢弃去墓地的卡么?”貘良很快了然。

决斗盘墓地区的魔法卡被弹出,游戏拿走后,指向了自己场上的“五重魔术师”。

“我把‘五重魔术师’返回卡组,从卡组抽卡!”

“喂喂,这样真的好吗,法老王大人?”貘良冷嘲热讽,“难得叫出来等级十二的最强法师,返回卡组的话场上就空无一物了哦。”

说话间,五阵魔术师已经化作一道魔力光束飞射回了游戏的卡组中。

这样一来他场上就彻底空荡荡的毫不设防了,他再一次不得不亲自直面邪神的无尽威压。

游戏没有理会,抽取了卡牌,随即目光一动。

这次是真正的最后一搏了!

“速攻魔法-魔法教科书!”游戏喝道,“这张卡发动后,必须把除此之外自己所有手牌全部舍弃!

之后我可以从卡组抽一张卡,如果是魔法卡,可以毋需代价直接发动。如果不是,就必须舍弃去墓地。”(动画卡)

虽然是没有实卡化的动画卡,但从描述来看应该和实卡化了的“命运英雄·钻石人”是相似的。如果抽到的是魔法卡,就可以将那张魔法卡的效果当做钻石人的效果发动,可以略过发动条件和代价。

事实上这个“全部手牌舍弃”的高昂代价,也确实值得这样的效果。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赌博,不成功便成仁。如果抽不到魔法卡,也就将直接宣判决斗的败北。

“哈哈哈哈!看起来你是真的穷途末路了呢,法老王大人!居然要把胜负全部赌在仅此一次的抽卡上么?”貘良大笑。

岳把我的具含进 第二章

虽说之前传出了些风声,可谁也没料到,盛皇会真的这般疼爱一个外姓郡主!

赐玉牌。

见之如见皇帝。

这可是真真切切的宠爱。

什么道听途说的消息也比不上这样的眼见为实让人信服。

紫芙一跃成了整个皇宫炙手可热的红人,人人都想跟她攀上关系。

皇子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去上将军府下拜帖,想要求得见上紫芙一的机会。

紫芙知晓这个小世界的男主是太子盛亭朝,有男主光环在身,最后继任大统的也只会是他。

见了这些人,若是让盛亭朝猜忌,岂不惹得一身腥臊?

权衡利弊之后,紫芙便闭门不出,称病不见外客。

只是这样,也抵不住那些想见她的人的心。

有些人,为显诚意,甚至是登门拜访,被两位暴躁哥哥直接轰了出去。

家里已经有一头觊觎仙女妹妹的猪了,可那是得小妹同意的,他们没办法。

不过这府外想沾染的几头猪,竟也想来觊觎小妹?!

出身皇室又如何?

统统配不上他们家的宝贝妹妹!

必须赶!

皇子们与紫家两兄弟完全讲不通道理,被气地险些跳脚,差点就动起手来。

只是还要仰仗紫家一门驻守边关,皇子们即便再气,也只能作罢。

转头在背后悻悻地骂他们粗鲁武夫。

称病之后,紫芙乐得清闲,在家琢磨各种药物的同时,陪自家小宝贝安静温书。

这期间,那上门投的赋文,也有了回复。

三位京城大儒,全部都回了举荐信,并且在信中对慕渊多加赞赏,甚至还流露出想与其见上一面的心思。

大儒的举荐信,在京城入考时,投递给考官即可,便能直接进场考试。

许多每年得到大儒举荐信的年轻人,都会在考前大肆宣扬一番,博得京城中人的诸多关注。

也有想要一鸣惊人的,憋到考试的那刻,才让其他人知晓。

只是……一次性得到三位大儒同时推荐,慕渊可谓是第一人。

毕竟,每个人喜好不同,研究方向也不同,并不是你觉得好的他也觉得好。

除非是能让大家都认同的绝佳好文章。

紫芙知晓慕渊是个不爱出风头的性子,事后也征询了他的意见,才将举荐信一事压了下去,没有宣扬开来。

慕渊尊敬做学问之人,他人有意想谈经论道,他便也写了回信,只是耽搁了几日没有送去大儒们的府上。

谁知就是这几日,京城内掀起了轰然大波。

三位大儒成名早晚不同,但时常在一起交流。

这次聚在一起,个个都喜笑颜开地吹嘘遇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之人。

然后……三人一对上号,才知道是同一人。

这一赋多投,他们还没来得及气愤,就一致发现那叫慕渊之人,竟都没给他们回信!

于是,在各番情绪搅扰之下,几位大儒联名在京城里寻找这位叫慕渊的书生。

能被三位大儒同时关注的人,自然也会被其他读书人关注。

知晓三位大儒齐齐给他写了举荐信后,慕渊这个名字,彻底在京城里火了。

岳把我的具含进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

文学

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