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首弄青梅h全文阅读,38部杂交小说

垂首弄青梅h全文阅读 第一章

李道宗也道:“殿下放心,微臣定然盯着宗室诸王,若是谁有异动,绝不会坐视。”

宗室之内亲王、郡王无数,然则能够拥有篡位自立之资格者,亦不过一手之数。

而这其中,又以荆王李元景最为接近。

且李元景一直在背地里动作不断,虽然尚未显现其悖逆之意,然其不臣之心,却显而易见……

李承乾温言道:“宗室之内,多有不服孤者,其间固然有一些是就事论事,认为孤才具不足,难以胜任大位,但更多却是心怀叵测,觊觎大宝,便是父皇在他们眼中亦是悖逆之人……王叔忠勇赤诚,乃孤之臂膀,还望能借王叔之威望,施压宗室诸王,确保江山无虞。”

李道宗忙道:“此乃微臣分内之事,定当竭尽全力,殿下勿忧!”

他从来都看不上李元景,那厮固然乃是李二陛下之后宗室年岁最长,但是其威望、才略尽皆不入流。这样的人就算占据一

文学

个好位置,又有着勃勃野心,但岂能成就大事?

除了李元景之外,其余人等自然也有人觊觎大位,然则尽皆地位资历相差悬殊,根本毫无可能。

故而,想要将宗室诸王给盯紧了,倒也不难……

事实上,不止是他,李承乾、萧瑀、马周三人也皆知李元景有不臣之心,但是与李道宗的见解大致相同,都不认为李元景其人有着逆而篡取之能力。

关陇门阀不会铤而走险、施行兵变,李元景又才具不足、威望不够,余者即便兴师动众,亦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不足为惧。

当然,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准备妥当。

几人离开旋即离开东宫,返回各自衙门,严令部属加紧办理事务,一方面筹集更多的粮秣辎重运往西域,一方面调集长安各处城门的守将,严令门禁不得松懈。

整个长安城就在朝中官员以及贩夫走卒的惊愕之中,陡然风声鹤唳、气氛紧张。

*****

今日大雪。

锦帽貂裘的长孙淹率领十余名亲兵自崇仁坊长孙府邸而出,顺着长街往东出了春明门,直抵灞桥。

天下雪粉纷飞、簌簌落下,将灞桥装点得银装素裹,沿着灞河两岸栽植的杨柳皆挂满落雪,入目之处,一片洁白。

长孙淹在马背上呵出一口白气,松开缰绳将两只手都拢在袖子里,有些不耐烦道:“也不知是何人擅自动用家族密信,居然还让吾出城迎接,简直不知所谓。现如今,大抵是咱家越来越落魄了,以往的规矩都给忘了个七七八八,上下尊卑一塌糊涂……老五,你可知到底是何人?”

略微落后他两个马头的长孙温闻言嘴角抽了抽,淡淡道:“四兄如今代替父亲主持族务,这等机密之事你都不知,吾又如何知晓?”

他现在颇有些悔不当初。

谁又能知道长孙淹在那等必死之局势下,居然还能转危为安?结果便是长孙淹活着回到家中,对于在背后插了他一刀的长孙温恨不能一口咬死,饮其血、啖其肉,无时无刻不在找长孙温的麻烦。

偏偏长孙淹乃是兄长,占据着大义名分,即便长孙温心中再是不忿也只能强自忍耐。

而且如今长孙淹投靠了东宫,腰杆子很硬,父亲不在长安,谁还能治得了他?

只是不知这等时日还需要苦熬多久,万一自己一时不慎,说不得就要步上二兄、三兄、六弟的后尘,落得一下惨遭横死的下场……

长孙淹听到长孙温言辞不满之意,蹙紧眉头,瞪着他道:“为兄不过多问一句,你这是什么态度?是不是在阴沟里待得久了,连心肝脾肾都黑了,满肚子都是龌蹉心思,恨不能将吾这个兄长一刀宰了方才痛快?呵呵,未能将为兄推出去用性命承担罪责,将世子之位让给你,倒是教你失望了。”

长孙温气得肝儿疼,却也不能明目张胆的跟长孙淹作对,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弟弟……

只能忍着怒气,拱手歉然道:“此前之所为,固然有得罪兄长之处,不过小弟亦是为了家族着想。若是易地处之,为了家族传承,小弟定会义不容辞的挺身而出,还望兄长见谅。”

垂首弄青梅h全文阅读 第二章

“孙婆婆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王子安的心顿时就揪了起来,脸上现出一丝紧张。虽然与孙婆婆他们联系并不

多,但是在他的心里,孙婆婆他们就像自己的亲人一般。

“郎君不用担心,孙婆婆他们安然无恙——”

王子安闻言,不由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丝感激的神色。

“回去帮我转告几位前辈,王子安必有所报——”

谁知他话音未落,方正已经是一脸尴尬。

“不是我们——”

王子安有些不解地看着他,方正面色古怪地解释道。

“我们确实按照郎君的吩咐,在那宅子的附近安排了人手,暗中保护孙婆婆的

安全,然而昨天晚上,我们的人听得动静,赶过去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栽了——被

人一招致命,连多余的动静都能发出来,我们的人随即检查了两个人的尸体,没有

发现任何明显标志,根据我们的经验判断,多半是死士……”

王子安的闻言,脸上不由变得十分凝重。

能够充当死士的,岂能是寻常庸手?

就算是自己,想要悄无声息地在瞬间解决掉两个死士,都不一定能完成。这个

暗中出手的人,身手简直高明到可怕,至少是半步宗师,甚至是宗师。

有宗师在暗中保护着孙婆婆和阿旺?

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念头,把他自己都吓了有一跳。他跟孙婆婆接触过不止一

次,孙婆婆的言谈举止,一举一动,都是寻常的老妇人,怎么可能会有宗师暗中守护?

不过他也终于明白了方正为什么脸上古怪了,他能想到这些,方正这些天字九

卫出身的高手,怎么可能会想不到?

“也许是对方无意中路过,随手为之?”

王子安依然不敢相信这个可怕的可能。方正嘿然一笑,低声道。

“事后,我们仔细地查验过尸体,手法跟我们的一样……”

王子安默然,他自然知道方正话里的意思。暗中出手的那个人,绝对和他们天

字九卫是一路人,就是专门守护别人的高手。

王子安默然良久,点了点头。

“让兄弟们加派人手继续看着,以防万一。”

不管孙婆婆祖孙二人身上藏着怎样的秘密,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就是那

个孙婆婆,自己刚一穿越到大唐,就用大唐最大的善意接纳自己的孙婆婆。

这,就足够了。

把孙婆婆这件事,压在心中不提,王子安起身给方正拿了一份手稿。

“告诉徐先生,先把晚报上的《三国演义》停一停,换成这个——”

方正一头雾水地接过王子安递过来的手稿,转身而去。

徐子通接到文稿的时候,沉吟良久,才嘿然赞叹。

“我们找的这位小郎君,真是大手笔,不简单啊——”

见徐子通竟然也这么说,方正不由心中更加好奇,忍不住问道。

“二哥,我看那《三国演义》反响挺好的,如今就连这酒楼说书的都在说这个

了,为什么忽然要换这个?”

徐子通望着一脸

文学

不解的方正,忽然眨巴了下眼睛。

“老三,你自己猜……”

方正:“……”

徐子通瞧着方正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不由哈哈大笑。

“告诉过你多少次,要多动动脑子,你这都一把年纪了还是没学会——明天你到

垂首弄青梅h全文阅读 第三章

“这是真的?”朱玉宁一脸惊喜的大叫一声,眼睛也满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当然是真的,而且女方你还见过,就是上元节那天给允熥送手帕的那个少女。”李节也笑着解释道,他刚回来就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给朱玉宁,果然不出他所料,朱允熥的喜悦远大于震惊。

“原来是她,我记得那个少女是个圆脸,看起来挺活跃可爱的,关键是胆子大有主见,她的同伴都选你,但她却偏偏选了允熥!”朱玉宁再次兴奋的自语道。

正所谓长姐如母,特别是他们的母亲早逝,朱玉宁更是早早的担起母亲的责任,现在朱允熥终于有了喜欢的人,甚至日后还会娶妻生子,这让她也感觉肩头的重担一下子轻了许多。

不过在兴奋过后,朱玉宁却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当即面色凝重的再次问道:“对了,那个女子的家世怎么样?”

“不太好,范家小姐的父亲在鸿胪寺任主薄,虽然也算是官宦人家,但与允熥的身份还是差上许多。”李节实话实说道。

七品主薄已经与一县之长平级,而且以鸿胪寺的出身,外放出去最少也是一个上县的县令,对于普通人来说虽然高不可攀,但对于皇家来说却差太多了。

“只是一个小小的主簿,这可不行,就算允熥不介意,恐怕皇爷爷和父亲也不会同意!”朱玉宁这时也露出心疼的神色,对于自己弟弟能喜欢一个女子,她十分高兴,可身份上的差距却无法弥补,恐怕最后只能让朱允熥忍痛放弃。

“未必,其实在我看来,那位范家小姐却十分适合允熥!”李节这时却神秘的一笑道。

“什么意思?允熥可是皇孙,就算是娶妻,最少也要功勋之女,怎么会娶一个小小的主簿之女?”朱玉宁闻言却一脸不解的问道。

“就是因为允熥是皇孙,所以我才会这么说,如果你不信的话,咱们打个赌如何?”李节再次笑道,对于朱允熥与范家小姐的事,只要两个当事人没问题,他可是有着绝对的把握。

“好,赌就赌,如果日后皇爷爷和父亲不赞同允熥与范家小姐的事,那你就要给我写十部武侠小说!”朱玉宁闻言也狮子大开口道,自从李节给她写武侠小说后,她也已经迷上了这种快意恩仇、仗剑江湖的故事。

“十部?太狠了吧!”李节听到这里也吓了一跳,他现在除了那个短篇的《越女剑》外,剩下的《天龙八部》也才写了五分之一左右,如果要写十部,恐怕最少也得花上十几年的时间。

“怎么?不敢赌了?”朱玉宁却是用上最基础的激将法道。

“赌就赌!”李节却是信心十足,“我敢打赌,只要允熥和范家小姐彼此都认定了对方,陛下那里一定会同意,如果我赢了,那你就要……”

李节说到这里时,脸上也忽然闪过一丝坏笑,当即伏在朱玉宁的耳边低语了几句,结果惹得对方是又羞又气,追着李节打个不停,李节则是嘻嘻哈哈的毫不在乎,毕竟都结婚了,该不正经的时候就要不正经,否则生活中岂不是少了许多乐趣?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李节也偶尔陪朱允熥外出,目的当然是去找那位范小姐,两人自从第二次见面后,女有情郎有意,两人的关系也算是确定下来,当然双方都瞒着自己的家人,暂时只能私下里幽会。

当然了,所谓的幽会,其实也就是两人出来走一走,聊一聊,顶多就是相约去戏台看场戏,李节怀疑两人可能连牵手这种事都没做过,但这也并不妨碍两人的感情一日千里,他们也完全沉浸在少男少女那种甜甜的初恋之中。

只是幽会的次数一多,却也容易出问题,朱允熥这边倒还好,虽然他身边有不少的护卫,但只要朱允熥下了封口令,这些护卫也不敢乱说。

不过范小姐那边却不行,毕竟她进出身边都跟着侍女和下人,短时间内她还能约束一下,但时间一久,肯定会有人把这件事告诉她的父母。

也就是在这天下午,朱允熥与范小姐再一次幽会回来后,脸上却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这让李节也立刻问道:“怎么了,和范小姐发生矛盾了?”

“没有,芸儿那么善解人意,怎么会和我发生矛盾?”朱允熥却立刻摇头道,早在第三次幽会时,他就把对方的称呼改了,提到对方的名字时都是一脸的甜蜜,不过现在却多了几分愁容。

“那是怎么回事?”李节闻言也好奇的追问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