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床笫之欢 第一章

外面,酒楼里面的晏敏带着丫鬟离开,对于她来说,也就是言落在此,不然这场戏够无聊的。

言落进入县衙,直接找到张林海等人,而张林海正在和陈星交谈,更详细的把事情的始末交代清楚。不久,通过张林海的叙述,陈星很是确定真的有个神秘人,然后记录在案。

然后陈星便离开了,识趣的不打扰言落两叔侄的叙旧。当然,言落也没跟张林海说什么,只是拉了一会儿家常,让张林海先住在县衙自己的房间,再就是告诉张林海,自己一定会给他讨个公道!

把张林海带回言落住的院子,言落的房间倒是没换,孤家寡人一个,言落尽管是县丞之位,也没打算麻烦。

李县令已经在内堂等言落差不多半个时辰了,没有多少案牍劳形的他已经喝了不知几杯茶,但是对于他的修养来说,不算什么。

这时从院子离开的言落姗姗来迟,一脸微笑的对着李县令连连道歉。

李县令看着言落的表演,实在有些无奈,说道:

“算了,你别假惺惺了,我还不知道你,你没错。”

“说吧,有什么事?”

其实李县令本就猜出来言落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去找人家麻烦,但是自己手里没什么人。

你说一个没权没势的人,顶着个代县丞之名,但是没县丞之实。刚刚还大声嚷嚷要去收拾孙家,不用多猜,言落就是来要人的。

言落讪讪道:

“李大人,我能有什么事,就是来跟你报告一下孙远修得案子吗,这就是我分内之事啊!”

“你说这孙远修被杀,也有证人证明是被一神秘人所做下的,这就是定性了,只待陈星将神秘人抓来就可以结案!”

“是吗?”言落说了两句便被李县令打断,问道。

“呵呵,那言大人,你觉得陈捕头能不能抓到那位神秘人?”神秘人这三字被李县令特意的加重了语调,意有所指。

再观言落,随声附和道:“那肯定能,陈捕头可是县衙了数一数二的老捕头了,这事交给他,一定能行。”

李县令本就认为案子就是言落做的,不过言落不承认,他也不点破。原因呢?

其一是没证据证明是言落做的,但是论动机,实力,以及言落的表现,他猜了个八九。其二就是,孙远修死了,他更是乐见其成,本来自己就有杀孙远修之心,还和言落商量着要动手的。现在言落做了,更不用在麻烦。

所以,李县令没有再纠结这件事,心知肚明就好,也不愿再多说话,听着言落继续交代案情。

“李大人,现在就是我林海叔的案子了,他可是本本分分的百姓啊,这无缘无故的就被绑架了。”

“最让人寒心的还是绑架他们的人还是县衙高官,孙县丞,你说这以后我们县衙还能服众吗?”

“在百姓心中还有何威信可言,没有百姓

文学

信任和县衙还能存在意义吗?”

其实言落也很是疑惑,孙远修绑架张林海夫妇做什么,没价值啊,难道是因为自己?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言落的话让刚刚还有些感觉戏谑的李县令有了重视。

对于李县令来说,从老远的地方来到偏僻的穷县,带着取代土司制服的使命,本来就要争取这些普通的百姓。

床笫之欢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床笫之欢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

文学

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