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合高HNP|日本留学动漫

公共场合高HNP 第一章

艾文:“我把所有的系统改成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架构了,这样就能避免中心化系统,为所欲为的集权控制。”

夏琳:“嗯,这样避免人为的操纵,也算是一个暂时的办法吧。艾文,你觉得文明的进程应该是混乱还是秩序?”

艾文:“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明白。咱们要离开这里了么?”

夏琳:“对啊,想不明白咱们就去其他文明看看啊。反正哈斯作为联军麾下,有一艘高级文明送给他的曲速飞船。”

艾文:“夏琳,你刚刚在干嘛?”

夏琳:“我向宇宙发布了一堆量子态的脑电波文,寻找合适的寄主。”

艾文:“是寻找能够形成量子纠缠的配对大脑么?”

夏琳:“正解。”

艾文:“做这个干嘛?”

夏琳:“找到这样的寄主,就可以给他们大脑添加系统了啊。”

艾文:“什么系统?”

夏琳:“我新写出来的奖励系统,只要他们能够一步一步完成任务,就能逐渐开发大脑使用率,对外表现就是能够获得超能力啊。”

艾文:“通过量子纠缠你能实时获得他们的信息,你开发这个系统是什么个目的?”

夏琳:“给你找超级动能材料啊,哈斯这个超级动能被我征用了。你的完整大脑数据现在住在我身体里,占用我的资源

文学

呢。”

艾文:“然后呢?”

夏琳:“然后就给你做一副超级身体啊。”

艾文:“然后呢?”

夏琳:“发颗柚。”

艾文:……

公共场合高HNP 第二章

万里城与其说是一个城,更不如说是一个洲中之州。

其面积之大,已经是有四分之一个梧桐州。

万里城有私塾、有酒肆、有普通人,可以说除了那夸张到极点的面积之外,跟一个普通的城镇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在万里城,你在街上一不小心撞的一个人,很可能就是某个上五境的大剑仙。

在酒馆门口蹲着喝酒吃肉的人,也极有可能是上五境的练气士。

甚至在街上胸口碎大石的,说不定都是七八境的武夫。

如果有和尚找你化缘的话,那这个和尚极有可能是某位来万里城历练的高僧。

总而言之。

在万里城,最不值钱的,是武夫和修士。

最值钱的,是命。

当所有人踏入万里城的那一刻,临行前从长辈口中得到训诫的他们都知道。

这一刻,自己无论是什么身份,都不重要了。

谁能够活着离开万里城,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在渡口停下,江临一行人下了船,冷冰卿呆呆地站在江临的面前,低着脑袋,手指捏着裙摆,眼眸中尽是不舍。

其他下船的修士见了,心中除了羡慕嫉妒恨之外,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是悲伤地离开渡口,前往自家宗门的接应点了。

不过他们听说万里城漂亮的妹子也不少,且天天打生打死的,有不少的女子为了不留遗憾,会谈一个道侣,这不比摸不到碰不着的冷仙子香吗?

当然了,他们也知道自己这是自我安慰。

但是他们敢肯定,用不了多久,冷冰卿冷仙子被一个山泽野修泡了的消息,就算是在万里城,都一定会被传遍。

届时这个山泽野修能不能承受住如此的压力,还未曾可知。

希望这位仁兄不要让自己失望吧,毕竟都是从龙鸣洲坐同一艘船来的,也算是有点“老乡情”。

而玉心宗在万里城也有自己购买的住宅,也有长老在那边等着玉心宗的弟子。

身为玉心宗的嫡传,下一任玉心宗的宗主,冷冰卿知道自己得和江临离开了……

而姜鱼泥和青竹夫人这时候也没有跟在江临的身边,而是先行离开仙舟,先去打点一些事情,故意把时间留给了江临和冷冰卿。

毕竟日后自己在万里城,可以天天和小临在一起。

可是冷妹妹身负宗门任务,外加上现在她的剑心需要和小临保持距离,绝对不可陷的太深。

所以冷妹妹这次分别,很可能是见到小临的最后一次了。

其实冷冰卿事没有想那么多的、

她只想和江临在一起,甚至想着跟江临直接离开算了。

可是冷冰卿担心自己这么做会给江临带来麻烦,尤其若是被师父知道了,江临可能会凶多吉少。

“别哭丧着一个小脸的。”

江临笑着捏了捏她柔软细腻的脸颊。

“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我们都在万里城,迟早都会见面的,而且这段时间我不在,刚好让冰卿你冷静冷静,要不然冰卿你一不小心再入心魔,真的把我推到了怎么办?”

“才……才不会呢……”少女俏脸通红,小手轻轻拉着江临的衣摆。

“我可不信,除非你亲我一下,我才相信。”

说着,将江临很是不要脸地崛起了小嘴。

冷冰卿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这个渣男撅得老长的嘴,脸颊更是羞红,已经是蔓延到了精致的锁骨。

不一会儿,江临便是感觉到嘴唇

文学

的柔软。

但是这点柔软有点奇怪,好像不是少女甘甜的小嘴。

公共场合高HNP 第三章

十月五日,早晨。

姜秋以迷迷糊糊睁开眼,从睡梦中醒过来。

习惯性的朝身边摸了摸,没摸到人,姜秋以脑袋左右扭了扭,在书桌前的椅子上找到了自己想看到的身影。

“陈闻~”姜秋以小声叫了一下,摸摸自己的小脑袋,感觉还有点昏昏沉沉的。

“醒了?”陈闻朝床上看了一眼,见姜秋以醒了过来,于是把书桌上放着的皮蛋瘦肉粥端起,走到床边坐下,“吃早饭吧。”

姜秋以乖乖听话,坐起上半身靠在床头,从陈闻手里接过,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感觉到小肚子渐渐变得暖洋洋的,姜秋以感觉舒服了一些,总算有多余的精力去想别的事情。

比如……

“嗯?”姜秋以扭了下屁股,突然发现一件事情。

来大姨妈了?

可是……她什么时候换上卫生巾的?

昨天她记得……姜秋以摸了摸额头,仔细回忆起来。

晚上跟陈闻到顶楼的露天泳池游泳了,然后在吧台那边喝了杯鸡尾酒……然后……然后怎么了?

姜秋以喝了一小口粥,细细回想了一下,却只能皱着眉头什么也想不起来。

好奇怪……回房间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那她昨天还穿着泳衣的,现在只剩下一条内裤和一件睡衣,难不成是她自己换的?

“陈闻……我好像失忆了……”

“……你只是喝醉了。”陈闻瞥了她一眼。

“啊?”姜秋以愣了一下,“我昨天喝醉了?”

“嗯。”

“怎么可能?”姜秋以有点不相信,“就那么小一杯,怎么可能喝醉嘛,过年的时候我能喝两杯啤酒呢。”

“但你确实是喝醉了,不然怎么可能不记得昨天的事儿?”

“唔……”姜秋以捧着粥,又喝了一口,随后支支吾吾问道,“那、那我们怎么回房间的?我没有做什么事吧?”

“没有。”陈闻一想到昨晚的事情,就忍不住笑起来,“就是抱你回来,一路上一直在叫我老公来着。”

“唔!”姜秋以瞪大眼睛,没被粥碗遮住的半张脸顿时红透了,“怎、怎么可能!你别胡说哦!”

“老公来床上~来睡觉觉了~”陈闻没有说话,掏出手机来,点开了昨晚的录音,于是姜秋以娇软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姜秋以一听到这个声音,小脸瞬间红到爆炸,躲到了粥碗后面,不敢再看陈闻,“别放了!别放了别放了!”

“老公我睡不着……”

“老公~我好热……”

录音里又蹦出来两句话,陈闻才把录音关上,“我可没有撒谎。”

“我都喝醉了,你还有心思录音。”姜秋以羞恼道,从被子里伸出腿来,踢了他一脚。

“本来没想录的,林萌说最好录下来,省得你赖账。”

“萌萌?萌萌怎么知道的?”姜秋以疑惑。

“你自己翻翻微信不就知道了。”

姜秋以满脸困惑,把喝了大半的粥放到床头柜上,然后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好舒服~”姜秋以点开昨晚自己的第一条语音,娇憨软萌的声音顿时从里面传了出来。

“唔!”姜秋以发出一声可爱的怪叫,连忙退出了聊天界面,中断了语音的连读功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