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一章

此时的西博,在食脑虫的发作下,不停的出冷汗,长袍都湿透了,脸色惨白,说不出的凄惨。

呵呵…

听到岳风的话,西博冷笑一声,随即从身上摸出几粒白色的药丸,塞进了口中。

这些白色的药丸,可以压制食脑虫,西博能弄来食脑虫,自然有压制食脑虫的解药。

解药?

看到这一幕,岳风微微一笑:“没用的!”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一脸的悠然。

刚才给西博酒杯中放食脑虫的时候,岳风还放了一个真话丹,真话丹,顾名思义,人吃了之后,有问必答,绝不会说假话。

这种真话丹,在无极丹术中,本是一个捉弄人的小玩意儿,而且,有效时间不超过十分钟,算不上极品丹药,但对付眼前的西博,最是适合不过了。

啥?

听到这话,西博心头一震,随即冷笑反驳:“风涛,你少跟我装神弄鬼,我….”

刚说一半,西博只觉得脑子彻底混乱,几乎是一片空白。

看到这情况,岳风知道,真话丹开始发作了,当即大声询问道:“西博,昨晚上,你是不是暗算我,准备给我服用一种食脑虫的东西?”

“是..是的!”西博满头冷汗,下意识的回应。

说这些的时候,西博脸上的表情,精彩至极。

怎么回事儿?

自己怎么就承认了呢?

此时的西博,一下子陷入了惶恐,他心里的意愿是要否认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嘴巴好似不停呼唤了。

哈哈…

听到回答,岳风露出一丝笑容,说不出的兴奋。

没想到,这个真话丹还挺管用啊。

哗…

看到这一幕,不管是女王,还是周围的众人,都愣住了。

昨晚西博要暗算风涛,而且还亲口承认了?

这时,岳风继续冲着西博问道:“我再问你,十天前蒙翼造反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参与了?”

声音不大,却充满威严。

唰!

这一瞬间,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西博。

跟着蒙翼造反?这可是砍头的大罪啊。

尤其是女王,坐在那里看似平静,心里却说不出的激动。

若是西博承认的话,那就太好了,说真的,这几天女王一直在发愁,怎么找到西博造反的证据,却怎么没想到,岳风会以这种方式,在大殿上公开审问。

“我…”

此时的西博,瞬间冷汗淋漓,支支吾吾的想要否认。

这事儿绝对不能承认啊,不然的话,自己彻底完了。

然而他不仅服用了食脑虫,还吃了真话丹,嘴巴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点头道:“是的,蒙翼造反的那晚,我也参与了!”

哗!

话音落下,整个大殿,瞬间炸开了锅。

“什么?西博他…竟然和蒙翼一起造反?”

“真没想到,西博如此野心勃勃。”

“难怪当时的蒙翼,如此嚣张跋扈,原来西博是他的同党….”

众人的议论,你一句我一句传来,西博面如死灰,一下子瘫坐在地上,颤抖不已。

完了。

这下彻底完了。

可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自己怎么把真话全都说了出来?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二章

夏沫说完话,两个人就开始寻找起来。

这些旧书的保存可以说十分不完善,再加上被雨水泡过,大部分都成了纸糊,一掀开书堆就发出一股刺鼻的霉味。

万柔柔皱起眉头,嫌弃的用两根指头捏起一本,看看封面然后丢到一边。

“这么找,我们要找到什么时候去?”她忍不住抱怨一句。

实际上,当初为了找出那一本关键的日记,夏沫也花费了不少功夫。

“这一堆几乎都是课本,要不然你看看最里边那堆,日记本的封面肯定和课本差距不小。”他有意无意的暗示着。

万柔柔没什么头绪,也只能根据夏沫的提示去做。

她小心的从几堆旧书中间挪脚走进去,半人高的书堆,蹭脏了裙子的一角,让她眉头皱的更紧。

夏沫跟着走过去,看着万柔柔掀开几本书以后,突然叫一声:“等一下,就是这本!”

万柔柔迟疑的看了一眼刚展露出来的,一本被虫蛀出不少小洞,上边还尽是霉斑的厚本子,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你确定?”

“那个年代的笔记本都喜欢在上边画些贴画,你仔细看,上边是不是有个蝴蝶?”夏沫笑着解释道。

“还真是……不过,就剩半边翅膀你都能看出来?”万柔柔惊奇的问道。

“眼睛好而已,快打开看看是不是日记。”夏沫随意的解释了一句。

在夏沫的催促下,万柔柔将信将疑捏起来,用指甲挑开封面,眼睛盯着扉页仔细看了好久,随后露出犹豫不定的神色。

“运气不错,倒是个日记本,可惜看不清名字。”

听到她的话,夏沫挑了挑眉头。

这一句运气的背后,可是他整整三个循环付出的努力。

好在东西是找到了。

“快拿过来看看。”

夏沫从万柔柔手里接过笔记本,扉页上写着几行小字,不过墨迹都已渲染,看不清楚。

幸好扉页下方有一处还没被斑驳波及,仔细辨认,还能看出日记本三个秀气的小字。

翻开日记挨着打量一遍,最后能看清楚的只有三页。

每页上都被写满小字,记录几天内容。

看起来,这无疑是个勤俭节约的人。

【1941年,9月18日,周四。】

【入学已二周,学习起来有些吃力,不过今日所有一年级学员被文老师召集到体育馆,除去衣衫后测量体型并摄影。虽有羞涩,但那黑色的盒子“咔嚓”一声便录入了人像,实在是新奇又让人觉得有趣……】

夏沫念着上边的文字,万柔柔听完之后咂了咂嘴:“无法理解,居然真有这种事。”

“那时候的人见到相机谁不新鲜。”夏沫回应一笑,念起第二篇日记。

【1941年,12月8日,周一。】

【今日地质课刚开个头,教室们就被几个穿着暗黄军装的小胡子撞开,命令我们所有人去礼堂集合,赛得利先生没有理会他们,给我们讲完最后一堂课,道了声保重,然后目送我们一个个离开。】

【赛得利先生是为数不多得我之敬重的先生,他是个好人,可晚些时候同学们都在传,先生已经走了……】

读到这里,万柔柔和夏沫对视一眼,都陷入到沉默中。

那一年国际动荡,珍珠港战役成为改变世界命运的一战。

而在此之下,无数普通人的命运也在被改写。

“战争或许能够带来和平,却绝对不是唯一的途径。”

夏沫感慨的说一句,接着念起下一篇来。

【1942年,10月1日,周四。】

【听林先生说,学校在蓉城复学了,今日就是开学典礼,兴许这是近日来最好的消息罢,听闻有几个男生已经决定南下,我亦心动,可母亲尚不同意……】

万柔柔有些困惑:“回到自己的学校不是理所应当吗,为什么会不允许?”

“那时候几乎所有通道都被敌人封锁了,寻常人想要离开都要接受重重排查,尤其是南下的路更是封闭,或许这会儿就是打个车的事,那时候的人却要付出几个月的脚力。”

夏沫解释一句,继续往下。

【1944年,5月17日,周三。】

【素来喜好挑灯夜读的陈先生突然双目失明,虽然只上了寥寥几月的史学课,但先生的学问都令我们折服,的确称得上教授之教授的名号,因此我们都自发来医院为先生看护……】

万柔柔听着听着,突然像是想到什么。

“突然双目失明的教授……史学……这个陈先生难道是……”

“教授之教授,历史上除了那位国学大师还能有谁当得起这个名号?”

夏沫肯定了她的猜想,让万柔柔忍不住激动起来。

“这感觉太奇妙了,没想到居然能看到这种历史上的大人物,真有一种面对面的感觉!”

“脱去历史的外衣,其实国学大师也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一样要吃饭睡觉,你之所以激动,还是因为你在直面这段历史,这也是历史的魅力所在。”

夏沫耸耸肩膀,接着继续看向日记。

除开这两页以外,剩下的页数几乎都模糊看不清,唯一能看清的那一页,已经跳到了日记末尾。

【1983年,5月16日,周一。】

【明日就是远渡重洋留学的日子,我还是有些忐忑,今日去和尚街看了挚友素梅,带了她最爱的酥油果子,她告诉我,她已铁了心这辈子留在蓉城,让我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可我总担心被人发现,心里一直跳个不停……】

关键点来了!

夏沫猛地一抬头,正好对上万柔柔的目光。

“没错,老太太当年曾经去过美利坚留学,那时候我爸都上初中了,我爷爷都想不通老太太为什么要去!”

“一个留学,一个留在蓉城!”万柔柔目光有些激动,不由自主握紧手,“这就是老太太要找的那个同学!这本就是老太太的日记!”

而这也是日记本上最后一条记录,似乎是那年老太太特意回来一趟,把日记本留在了这里,或许是想将青春的回忆一起留在这里。

如今三十余年过去,这本日记再次将两个人生命运截然不同的人连接起来。

可惜她们再也不是那风华正茂的女大学生,而都成了银发斑白的老太太。

激动片刻后,万柔柔冷静下来,拿出手机搜索片刻,再次皱眉:“但是这个和尚街在哪儿?地图上都找不到。”

夏沫挑了挑眉头:“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随着城市化建设,必定有不少老地名消失,不过这和尚街我有所耳闻。”

“这你都知道?”万柔柔满脸难以置信。

“嗯,我在图书馆考证文献的时候,查到过一本关于老蓉城的建设规划方案,这个和尚街因为在大慈寺附近得名,当时觉得好玩还多看了几眼,没想到今天遇上了。”

万柔柔听完话,立刻毫不犹豫的往外走。

夏沫看过去:“你去哪儿?”

万柔柔转过头来,一脸认真的说:“还能有哪儿,大慈寺,走吧!”

这丫头就这么相信我说的话了吗?

夏沫哭笑不得点点头,跟着往外走去。谢过老修女后,两个人直奔大慈寺。

距离万金泉给出的三个小时期限还有两个小时,夏沫顾不得跟万柔柔去停车场取车,直接开着早就停在路边的冰蓝奔过去。

就连万柔柔都有些疑惑。

毕竟这是万家的家事,她忙上忙下是理所应当,夏沫硬是把这件事当成自己的事来办了,这就太够意思了。

对于她的疑问,夏沫也只能推脱于他所谓的研究上。

而真正的原因,当然是超过这三个小时以后,他的任务就要宣告失败。

这坑爹的一点也是他在上个循环才发现的,一旦完成和万金泉的对话后,他的任务面板就会跳出一个三小时倒计时。

昨天他最后只差一步完成的时候,就因为超时被宣告任务失败,还让他郁闷了一会儿。

今天把前边的步骤都快速完成,剩下的时间肯定够了。

只花费半小时到达目的地,夏沫把车停好,万柔柔看着外边都有些吃惊。

“这里不是……太古里?”

“没错,大慈寺就在里边一隅,想不到吧,日记里记载的老地方,今天都发展成这样的都市了。”

“我真有些恍惚的感觉了。”

“这就是岁月的伟力,它在不停推动着时代进步,同时也会留下时代的记忆。”

两人闲聊着,逐渐来到大慈寺外边。

这座寺的历史悠久,而且规模宏大,高僧辈出,已经有1600多年历史,经过考据最早可追溯到魏晋时期,沉默无声的见证着蓉城千年变化。

外边是太古里的时尚聚集地,里边是袅袅香烟青灯烛火,这种景观也就能在蓉城看到。

“如果我没记错那张规划图的话,和尚街现在应该是对面那条小吃街。”

“这么大个小吃街,咱们去哪儿找?”

“过去看看不就知道咯。”

夏沫迈步前行,万柔柔赶紧跟上。

这条小吃街整体上还保留着古街的风格,但还是能看出来不少现代建筑的痕迹。

据说是当时把这里拆迁以后,后来的人又觉得丢了老蓉城的特色和魅力,又重新修了一条。

用夏沫的话来说,这就是把真古董给销毁了,又去造个假古董。

走在目接不暇的各种小吃铺外边,来往的游客时不时会把目光聚集在万柔柔身上。

毕竟一身都是价值不菲的奢侈品,裙子上却还有不少污渍,的确有些违和。

万柔柔倒是满不在乎,反正有的是钱,一会儿直接去太古里买套全新的就行了,旧的这套她也没考虑穿第二次。

真要说起来,她的性格和李若兰差不多,都是十分豪爽的。

不过李若兰和她比起来,就要成熟的多了。

“这个味道不错哎!”

“等下,我试试这个!”

或许是眼看中午,肚子有些饿了,万柔柔看到什么小吃都要往上凑凑热闹。

而她买来的东西往往都吃不光,索性直接交到夏沫手里,笑嘻嘻的说一句。

“今天辛苦你了,请你吃的!”

夏沫也只有无奈一笑,为光盘行动献出一份力量。

逛了一会儿,还是没找到什么头绪,万柔柔有些急了。

“咱们真能找到吗?”她看了一眼手里吃不完的串串,又看了看夏沫手里的盒子。

“其实刚才我们就已经找到了。”夏沫戳起一个麻圆,咬一口酥脆飘香,点了点头。

“找到了?在哪儿?”

“你还记不记得日记里说,那个素梅最喜欢吃什么?”

“酥油果子?”万柔柔记忆力还是不错。

夏沫把空盒子丢到垃圾桶里,用餐巾纸擦擦嘴巴:“没错,你再想想刚才卖麻圆那个店叫什么?”

“老北京酥油果子?”

“这不就对了,燕大旧址就在北京,你家老太太和这位也都是北京人,一路走来我看了就只有这一家店,还需要别的解释吗?”

夏沫冷静分析,推理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结果。

万柔柔听得眼前一亮,笑眯了眼睛将手里装着串串的盒子放到夏沫手里:“你说的太对了!超好吃的串串给你作为感谢!”

说完话她直接转身,豪迈的挥手:“出发!”

夏沫看着她的背影,哭笑不得的把盒子放在垃圾桶显眼的上方,保证乞丐之类的能够一眼看到,随后跟了上去。

五分钟以后,他们出现在酥油果子铺门口。

卖酥油果子的是一对四十岁左右的夫妇,生意还不错,看起来有些忙碌。

不过当万柔柔豪爽的拍出两千块钱说明来意后,夫妇二人表现的很配合。

听完夏沫的话,老板娘微微一皱眉头:“我外婆的确叫郑素梅,也是北京人,不过她不是什么大学生,就是一个做酥油果子的啊,这手艺还是她当初和外公传下来的。”

夏沫皱起了眉头:“你确定吗?她从来没有提过燕大的事情吗?”

“什么燕大鹅大的,我们一家人都没读过书,就盼着一个儿子能上大学,往上哪儿有文化人。”

老板娘的语气十分肯定。

夏沫陷入了沉思。

昨天就是摸查到这一步超时了,任务失败后时间直接被重置,所以他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这就是高级任务的难度,比起之前的中级任务来,难度直接提升了一个阶级。

“或许是我们找错了?”万柔柔试探着问。

“应该不可能,所有的线索都总结到这里。”夏沫摇摇头,看向老板娘,“方便问一下您外婆现在所在吗?”

老板娘一摊手:“她老人家都走了快十个年头了。”

夏沫一挑眉:“不好意思,很抱歉提起这件事。”

“没什么,她老人家八十五高龄走的,喜丧。”

“方便问一下,她老人家葬在哪儿吗,如果有可能我们希望去祭拜一下。”

“就在八宝山上……”

问清楚地方以后,夏沫和万柔柔又一刻不停的赶往八宝山,花费一个钟头以后终于找到一个墓碑。

墓碑上贴着一个和蔼的老太太的黑白照片,不知道为什么,夏沫看到的第一眼就能确定,这是他要找的人。

不为别的,那种书香气质尽管隔着照片,依旧能够让人感受到,这是一个极有文化修养的老太太。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老太太会甘愿放弃大好的前程,而做一个炸酥油果子的小店主,不过夏沫坚信他没有找错人。

“郑秀梅,原来是这个姓啊。”万柔柔把手里的花束放到墓碑面前,仔细的打量着上方墓志铭。

这是个不小的家族,光是直系子孙的名字都有十多个,算是人丁兴旺。

墓碑面前打扫的很干净,没有一点杂草,看来经常有人过来拜祭。

来太太应该走的很风光。

“夏沫,你看这里!”万柔柔指着最下方的一行小字招呼一声。那是一行清秀的小字,应该是对照着人的笔迹刻上去的。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苏轼的定风波。”

夏沫盯着那行小字看了好久,耳边传来叮咚一声,片刻后才长出一口气,眼神复杂。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万柔柔疑惑抬头:“你明白什么了?”

“一会儿再说,老太太快到了吧?”

“对哈!我给爷爷打个电话。”

两个小时后,下午一点半,天气变得阴沉起来,下着蒙蒙的小雨,山上气温开始降落下来。

两辆黑色的商务奔驰缓缓开过来,后边一辆车下来几个保镖和一个秘书模样的男人,走过来为前一辆车开门。

紧接着一个穿西装的约四十的中年男人从车上走下来,撑开一把黑伞,另一个穿旗袍的中年女人

文学

也走下来,撑开了一把黑伞。

五分钟前还叼着烟和夏沫有说有笑的万柔柔,此刻变得十分老实,站的笔直打了个招呼。

“爸!妈!”

男人当然就是现在万事集团的继承人,也是万金泉的大儿子,万建国。

旁边是他的结发妻,林慧茹,万柔柔的亲妈。

他们看向万柔柔的眼里有一丝温柔,冲她点了点头,随后又冲夏沫笑了笑。

紧接着万家老爷子万金泉,这才扶着一个满头白发,身材瘦小,眼神却十分慈祥的老太太走下来。

这就是万家如今最年长的老祖母,秦素芬。

她穿着丝绸的旗袍,耳边带着珍珠,胸前还有一个朴素的黑色小十字架,身上带着那个时代特有的文人气质,傲气却不咄咄逼人。

万建国夫妇二人给老爷子和老祖母撑着伞,一步步朝着夏沫和万柔柔走过来,有两个保镖也贴心的走过来给他们二人撑起伞。

走到墓碑前,老祖母笑着看向夏沫:“这个小朋友,就是夏沫吧?”

这老太太也太可爱了。

虽然被叫做小朋友,夏沫却一点反驳的意思都没有。

在这位九十多岁高龄的老太太面前,他还真是个小朋友。

“秦先生您好,很荣幸见到您。”

夏沫按照那个时代的称呼叫一声,老太太立刻笑了起来。

文学

“是个懂事孩子。”

老太太接着看向万柔柔,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柔柔丫头,好久没来看祖母了,长大了啊。”

万柔柔一吐舌头:“前两天不还给您老人家打了视频吗!”

“那可不一样哟,哈哈。”

老太太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面前的墓碑,看到那黑白照片的一刻,整个人怔了一下,眼睛里有一瞬间失神。

整个山头上安静下来,没有一个人说话,连呼吸声都变得小心翼翼,似乎怕打扰了老太太。

好久以后,老太太看着墓碑下方的一行小字,苦笑着摇了摇头。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