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女医生|很肉到处做1v1青梅竹马

风流女医生 第一章

日,肖遥在竹园之中,统一的把自己所有的火枪都收收缴入库,这是肖遥经常做的,包括所有的迫击炮,如今战事以定,一般来说再也没有什么大战争了,肖遥这些二十世纪技术的武器也开始了入库的过程。

而那些制作的工匠开始都被遣散,由于制作流程都是按照流水线作业,几乎无人知晓所有制作过程,倒也不怕其外泄,并且没有这里的设备是做不出来的。

正在监督这一切的肖遥忽然看到漪月快步走了过来:“相公,外面陆谦拜见,不知道相公是不是要让奴家把他打发走呢?”

“陆谦?这节骨眼上他来做什么?”肖遥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我也不知,估计这陆谦就是来给皇帝做说客的,相公不说回来之后,皇帝对相公的态度是急转直下么?”漪月笑笑。

“也对,这陆谦以前也算和我交好,派他来做说客倒也合乎情理,不过以陆谦的性格应该知道结果会如何,不知道他又当如何呢?”肖遥摇了摇头:“唉,无奈啊。”

“那我看相公还是见他一见吧。”漪月算是肖遥的贤内助,和其他几个不一般,她心思缜密,而且肖遥的心思是一猜一个准,自然知道肖遥的心意。

“恩,你让他去偏厅等候,为夫一会就到。”

“那我先去了。”漪月告辞,带陆谦来到偏厅:“陆大人稍等片刻,我家夫君一会就到。”

“哦,嫂子安心,陆某知道分寸。”陆谦说完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而肖遥地脚步依旧没挪半步。将所有枪支入库之后。吴勇陪着其在边上:“哥哥。你真地决定好了么?”

“我乃中华之人。中华子民。一生戎马。但是却从未想过要负朝廷。如今朝廷这般态度。却是叫我很是为难。而你等则按照我地意思。大家暂时先分开一下。岂不是更好。那也省心。又不会遭人口舌。”这时候肖遥穿回了原来自己一直穿地那件蓝大衫。衣袖之声在风中“扑鲁扑鲁”直响。虽然肖遥看起来还是那般地精神。但是脸上却多出了一丝阴云。

“都清点过了么?”

“是地。肖家竹园现在有白银一共十二万万两。黄金三万万两。零头皆已经分给肖家士兵。作为遣散费用。各大钱庄之内我们也一共有白银十万万两。如今已经把所有地金银存入钱庄。换取银票。不日即到。”

“恩。我知道了。黄金地话就放在仓库里。银子二十二万万两对么。我心里已经有数了。退下吧。”肖遥挥退吴用。但是吴用却没有走:“哥哥?真烧啊?”

“这些东西用地正当可以救国。用不正当可以判国。兵器。皆为凶器。如果被人掌握。日后就算是我也很难抵抗地住。还是销毁了吧!点火!”随着肖遥大声宣布。一大群士兵开始生起火来。所有地枪支大炮都将经过回路加工统一销毁。并无一枪一炮流传出世。

而肖遥在这里一直站到了傍晚,陆谦却也是在偏厅等到天黑,却依然不见肖遥前来。

不光是肖遥没来,也没有任何仆人招呼,陆谦上午来,到了傍晚,竟然连饭和茶都没有招待。

这时候漪月却出现了:“哎呀,陆大人还在这里,怎么相公来未来么?真是怠慢了,奴家真是该死。”说完忙召唤来两个下人:“你们也真是的,还不快点帮陆大人去准备点吃食,陆大人是朝廷命官,怠慢了你们的脑袋难道不想要了?”那朝廷命官四个字说的特别响,这时候陆谦只能摇摇头:“嫂子何等聪慧,这些小事岂会失误,其实在下来之前已经想到了最悲惨的事情,嫂子如此对待,已经是非常照顾陆谦了,陆谦明白的。”

“既然明白,陆大人又何必在此枯等呢?”漪月说完看着一方:“却说相公正在监工,估计自己都是忘了时辰,还请大人不要见怪。”

“哈哈哈哈,肖兄弟是什么人,连皇帝都敢撂在一边地人,这当今万岁都认他做了哥哥,我陆谦又有何胆子敢对肖王爷有什么意见呢?”

“好一个肖王爷。”漪月笑笑。

“嫂子莫要取笑,陆谦此次乃是受皇命而来,因故只得和肖兄以地位身份尊称其为王爷,此乃公事,公事公办嘛,这事,唉,私不了啊。”说完似乎也颇显无奈。

顺着漪月看的方向,陆谦一路走去,终于顺着火光走到了肖遥身前:“参见肖王爷。”

“哎呀,这不是陆大人么,在下忙于公务,竟然把陆大人忘记了,真是该死,来,陆大人还没吃过饭呢吧?来,我带你下去,叫贱内抄几个小菜,我们兄弟好好小酌几杯。”

“肖王爷,陆某此次是受了皇帝地命令来的,乃是公差,你不必对我讲什么兄弟之情,我很明白,也很了解。”

“看来陆兄还是那么的看似糊涂啊。”肖遥笑笑。

“可是终究没你聪明。”陆谦看了看那边:“肖王爷为何要把所有武器销毁呢?”

“姓赵的派你来难道你还不明白么?”肖遥冷笑一声。

“我知道,我可以回去交差了。”陆谦对肖遥行了一礼:“那么下官告辞了。”不过他转身完,却又忽然停住了身形,转过头来看着肖遥:“肖兄弟…”似

难言。

“陆兄只管开口,我知道你与我之间还是有兄弟之情谊的。”

“那我就开口了,肖贤弟记住,我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地。”说完转头而去,再也没有回头。

“唉,这又是何苦呢?”肖遥看着远去的陆谦地身影,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身在朝廷,身不由己啊…”

“相公,你这又是何苦呢?”漪月幽怨的看着肖遥,肖遥转身看着她,却发现其他三女也都已经到了自己身边,自己却是浑然未觉。

“是我辜负了你们。”肖遥言语中再也没有之前的那份洒脱了。

“二郎,如果无法,那就弃了吧。”

“恩,我会考虑的。”肖遥点了点头,把她轻轻的搂在了怀里。

工厂依旧没日没夜地开始熔炼枪支,这熔炼可是比制作快多了,很快,花了三天时间,肖遥所有地枪都被销毁了,而那些火炮则需要大约三五天时间,肖遥把工作交给了吴用和李逵,相信不会出什么纰漏,必定要把所有地都给销毁掉。

“前几日陆谦回来,说是自在王销毁武器,你怎么看?”

“万岁,我看这是自在王在假意示弱。”

“哦…你先下去吧,我知道了。”

“希望…祝三能够给朕带来好消息…”一个孤单的身影在昏暗地大殿之中独自惆怅。

另外边,也就是绣园,祝三早就到了肖遥府上,正和肖遥一起坐着吃酒。

“这皇帝派我来,唉,我家老爷说了,只需我来陪你喝一晚酒,明日上朝就说什么都不知道,他会保我。”

“多谢三哥了。”肖遥为他把酒倒满:“三哥,真是惭愧啊,若不是你帮我,我还真是有些为难。”

祝三摇了摇头:“这人心多变,这君心更加难以揣测,这天下都是你肖二郎打下来送给他的,到头来却对你防如虎狼,真是悲哀啊。”说完祝三拿起杯子:“不知道我明日命运如何,肖兄弟,你就当是为我送行,我也且当成是断头酒了,今天不醉不归!干!”

“好!三哥依旧如此豪迈,来!干!”

两人饮酒到天亮,天亮,祝三迈着摇晃地步子回去复命,但是他的脑袋依旧清晰,很显然,对与皇帝来说,又是无功而返。

这几日之后,又有人被派来,很明显,皇帝对肖遥依旧放心不下,却又不敢随意派人,怕得罪了肖遥,只得把那些和肖遥有交情的人全部一个个派过来打探。

终于,在连番试探无果之后,似乎肖遥也烦腻了这样地生活,直接把所有的钦差都拒之门外,一个都不让进。

风流女医生 第二章

程怀亮绕开家丁们就想向那女孩儿追过去,完全没有注意自己的行为动作有何不妥。

青年帅哥看到程怀亮的行为动作大急,没有再管家丁们的死活追着程怀亮去了。

程怀亮没有注意后面的人,在上马的一瞬间就被年轻小帅哥给拉住了,衣角被小帅哥狠狠的给拽住了。

“大哥,你要干嘛?光天化日之下强抢良家妇女?”

“滚犊子,抢什么良家妇女,哥我就是想认识一下。”程怀亮很淡定的说道,一边说一把青年的手使劲的从自己的衣服上挣脱,但是不知道小青年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力量,双手死死的拽着程怀亮的衣服,打死都不松手。

“大哥,你比强盗还要强盗,还什么认识一下?父老乡亲们你们说对不?”小青年扯着嗓子吼道。

“对,就是一个大流氓!”

“混球一个!”

“色胚!”

“…….”

周围的群众纷纷的议论了起来,大唐人民好武,可不会虚程怀亮的,大家对着程怀亮指指点点的不停议论着。

程怀亮顿时脸就红了起来,好久没有看到过美女了,有点失态!

看到引起了人群公愤,程怀亮嘿嘿的笑着摸着脑袋从马背上滑了下来,使劲的揉了揉小青年的肩膀说道:“我没其他意思哈,请我喝顿酒吧,刚误会。”

面对强权小青年无语了,不过只要他不再纠结去追自己的家人,其他都好说。

小青年肯定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马上有几个家丁沿着那女孩儿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程怀亮跟着小青年骑着马直奔县城去了。

都是年轻人,在路上不一会儿就全部都熟悉了起来,双方的隔阂在程怀亮的插科打诨中很快就消除,这个时候程怀亮才知道这小子姓雷,叫雷诺,是一个很好的年轻小伙,为嘛这样说呢?雷诺答应带程怀亮去县城最好的青楼。

到了县城以后程怀亮直奔驿站,写了三封信回去,还有就是让人带信去叙州府的大唐钱庄,告诉那些担心自己的人自己在哪儿。

程怀亮相信关心自己的人肯定会每走到一个地方都会去大唐钱庄问一下有没有自己的消息。

把信息发出去以后程怀亮就松了一口气,只要家里知道自己平安不要那么担心就好,毕竟这儿到自己的家有那么的远,回家还是需要时间的。

做好这些事情以后程怀亮就跟着雷家大少爷去放松放松去了。

当大唐钱庄收到程怀亮信的时候非常的激动,立马安排人往京城里面送信去了。

程咬金最先知道程怀亮的信息,在大唐钱庄文明程怀亮的所在地以后日夜兼程的直奔而来。

大个,猛男,猎人他们在山里转悠了很久很久,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线索,到后来线索全部中断,没有办法只得回成休整,例行的派了一个人去大唐钱庄了解信息,结果却非常的让人振奋,程怀亮已经从狼窝里面跑了出来,文明了地方,大个他们直奔县城而来。

游侠儿是最先知道程怀亮消息的,用最快的速度直奔那座小县城去了。

高阳一个人偷偷的溜出来,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只是听说程怀亮应该被抓往了南方,就一个人独自向南,再向南。

距离长安已经非常的遥远了,走到哪儿了也不知道,她不敢去大唐钱庄,怕被大唐钱庄的人给扣起来,送回长安。

所以她根本不知道程怀亮已经逃了出来。

这天

文学

,她也不知道走到了哪儿,只知道是一个小县城,这儿的人说话也不不怎么听得懂,据说是什么四川话,说慢一点还可以将就听的懂一点。

吃过早餐高阳随意的在县城里面逛了起来,对于找到程怀亮她已经不报希望了,只是按着自己的感觉走而已,随遇而安吧,打算过一段时间还是准备回去了,毕竟大唐这么的大,找程怀亮无异于大海捞针。

突然,高阳发现前面有一个人,穿着布匹衣服,身材高大魁梧,本来是仪表人才,但是看他走路,拽来拽去的,而且还跟一个公子哥模样的人搂着肩两人说说笑笑的往前面走去。

看背影像极了程怀亮,高阳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高阳张张口却没有勇气喊出声。

前面的人快要消失在眼前了,高阳赶紧跟上,一直在背后看着这道背影,一直猜测到底是不是程怀亮,在来的路上已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很多次了,每次都是刚开始满怀希望,最后都是失望。

前面的两人说说笑笑的走着,根本没有注意后面有人跟着,最后他们来到了一座青楼面前,直接就在老鸨的迎接下进去了,看样子完全是熟客啊。

风流女医生 第三章

宝应二十年.大唐皇帝李庆安巳登基二丰年.此时大唐人自己经突破八千万,国家强盛,人民富足,四海安宁。

六月,张掖弄王、河中道观察使兼军府大都督段秀实不幸在撒马尔罕病逝,朝廷休朝哀悼三日,右相、吏部尚书裴瑜举荐户部侍郎张知节为河中道观察使。

由十三名相国组成的政事堂三读通过了任命,并报皇帝李庆安批准,李庆安批准了政事堂的任命,并加张知节为御史大夫,同时他颁布皇帝令任命晋王李林接任河中军府大都督一职。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

九月的安西已是朔风四起,黄沙漫天,这天下午,在安西道拔焕州的西域大道上远远来了一支军队.约有三千余人,盔甲鲜亮,旌旗招展,被疾风吹得猎猎作响。

“张使君....你若抵不住....就进马车去吧!”

疾风中,李抟的声线被吹得断断续续,晋王李林是李庆安的第五子,母亲是惠妃独孤明珠,他今年异有十八岁,长得酷似其父,身材高大,两臂修长,从五岁起便拜羽林大将军南霎云为师,学了一身群武艺,再加上他箭法尤其高明,能开七石弓,几追其父李庆安,去年在三军比武大赛中箭术一举夺

文学

冠,被军队美誉为.小李广,。

这次除了出任河中大都督外,他还有三件事要替父亲去做.一件已经做了,在龟兹劝说皇姑高雾回长安养病,高雾十年前升为龟兹都督、云麾将军.是大唐军职最高的女将军,三年前高仙芝因病不幸去世,高雾便按照父亲生前的心愿将他安葬在龟兹。

高雾在父亲去世后便辞去了军职,在龟兹为父守墓三年,她终身未嫁,辞去军职后被李庆安封为安西公主。

今天春天,她母亲也不幸在长安去世,高雾因悲伤过度而大病一场,至今病体未愈,几个月前她写信告诉李庆安.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已经不能适应安西的气候,李庆安担忧之极.便让儿子借这次赴任的机会,替他劝说高雾回京养病。

高雾因为母亲安葬在长安,便决定将其父亲的灵枢l并迁回长安,和母亲共葬,她要为父母终身守灵。

李林另外还要去撒马尔罕祭扫俱兰公主之墓,这也是李庆安二十年的心愿.除此二者之外,还有第三件事,就在拔焕城。

张知节是张筠之子,张筠已经在五年前去世了.这次张知节以户部侍郎的身份被封为河中道观察使兼撒马尔罕政务主官,依照惯例,他将在在河中道任职五年,然后回京入阁,将成为政事堂相国之一。

按照大唐新六典的规定,大唐皇帝一般不过问政务,只掌军权,但军国大事必须经皇帝批准后方能实施,另外在人事任命权上,以正三品为界,正三品以下官员由政事堂任命,张知节的观察使是从三品衔,所以是政事堂任命,而御史大夫又是正三品衔,就由李庆安加任。

张知节身子有些单薄,被安西的秋风吹得瑟瑟抖,他也大声道:“好吧!我真不行了先进马车躲一躲!”

他钻进了马车,这时,李橡打量了一下远处,他远远看见了一座城堡,便对军队大声令道:“前方是粟楼烽城,大家进城休息一日,明早出!”

粟楼烽城就是从前的粟楼烽戍堡,戍堡还在,但已经成为军队教育设施,是安西新兵入伍必须参观之地,新粟楼烽城在戍堡北面约五里处,十年前修建而成,是一座有两千军队驻扎的上等军城。

三千军队的到来,使粟楼烽城立刻热闹起来,驻军郎将席骏前来给李株见礼,“末将席骏,参见晋王殿下!”

席骏是信德总督席元庆之子,今年也只有二十五岁,他十五岁从军,现在已经是十年老军了,去年升为郎将,驻守粟楼烽城。

李妆向他回一礼笑道:“席将军,我想去参拜圣石,将军现在可方便带我去。”

“现在就去吗?“席骏笑着问道。

李林缓缓点头,“对!现在就去。”

“可以,殿下请随我来。”

席骏点了三百骑兵带着李隶和他的亲卫向北一路飞驰而去,半个多时辰后,骑兵队约奔行了五十里.来到凌山山口,这里有一根石柱,上面曾经是烽火台,但十五年前烽火台已经拆除了,大石下有一个一人高的山渠,原来里面填满乱石,现在也清理出来了,李庆安封这根石柱为圣石,四周已用铁链包围,不准人轻易靠近,并专门修建一座戍堡,守卫这座圣石。

在圣石旁还有一座灵堂,供奉李庆安的父母,也就是昭敬皇太后,和昭远皇帝。

李林翻身下马,他从马袋中取出祭祀香烛,快步走到了圣石前,这是李庆安托他做的第三件事,替他祭祀圣石,李庆安之所以封这里为圣石,因为李庆安宣布这里是他的出生之地,他就在这座圣石下的山洞内出生,事实上,他就是从这块圣石走进了大唐,所有的秘密就在那座山洞里,这个谜他至今未解。

李糠点燃香烛,将它们放在圣石前的供奉台上,他缓缓地跪下,郑重地替父亲磕了三个头.并为他的皇祖父和皇祖母在天之灵祈福,祝愿他们安息。

(全书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