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欲盖弄潮全文免费阅读

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第一章

昆鲁旺波经过多方的打探,终于在草原深处的一处湖边找到了鬼母,昆鲁旺波奉劝鬼母回到雪山上去,不要来草原祸害牧民,鬼母自然不肯听,鬼母修炼多年,法力超群,而且见这昆鲁旺波就是一个少年,而且还是只身前来,打心眼里也没把他放在眼里。

但是她哪里知道,这昆鲁旺波修炼的是密宗的大金刚法,能破、清净、体坚、最胜、难测、难得、势力、能照、不定、主、能集、能益、庄严、无分别等十四德。

两人无法和谈,于是便只得大打出手,这二人从湖上一直战到天上,这场战斗打了两天两夜,到了第三天,鬼母也现颓势,这时,昆鲁旺波祭出金刚杵,只见万里晴空降下花雨,天边响起仙乐,虹光和虹幕遍布十方,一道金光自天空降下,化作一道绳索,将鬼母紧紧缚住。

鬼母一见此景,自知再在草原上斗下去,也不是昆鲁旺波的对手,于是化作一阵黑烟,挣脱绳索,跳上一面铜鼓,向着雪山深处飞去,昆鲁旺波哪里肯放过这祸害草原的鬼母,在后面是穷追不舍。

两人又在雪山之上缠斗了一日,昆鲁旺波终于降服了鬼母,再次缚住了鬼母,并将鬼母镇压在雪山上的一座山谷之中。

昆鲁旺波镇压掉鬼母之后,为了防止\”魔众\”的入侵,就在雪山之中修筑起一座坛城,邀请过去、现在、未来诸佛亲临作证,自此之后,九子鬼母便再已没有危害过草原。

巴桑说到这里,若有所思的看着这片雪中的庙宇发呆起来。

我道:“你的意思是说,这里居然是昆鲁旺波镇压鬼母的坛城?如果这里真的是镇压鬼母的坛城,那又为什么没有修完呢?”

巴桑也觉得有些奇怪,道:“我也觉得纳闷,如果这里真的镇压了鬼母,又为什么会修到了象雄王国的腹地来了呢?”

我道:“这没啥奇怪,就像风水一样,好的风水,谁都喜欢,没准佛家和苯教的都看上了这块地方了呢?”

巴桑道:“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看这里修建的模样,和现在的坛城区别太大,最先下来我们就把他当做了寺院,想来也是废弃了很久了。”

马柏道:“那为啥子他们会废弃呢?”

巴桑一时半会也无法解释,摇摇头不说话。

我思索了一下道:“是不是他们在修建这个坛城的时候,挖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我为什么有这个说法,相信在码头上听过说书人说《水浒传》时,都晓得第一回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那个故事。

那座镇压着三十二天罡,七十二地煞的小庙,被洪太尉打开后,那一百零八个妖魔便逃出升天了。

会不会鬼母?

巴桑也打了个寒颤,连连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要是真放出去了,那怎么经书里面一点记载都没有,天授的唱诗人也没有唱过?”

我道:“没准这就是一个巨大的秘密呢?”

我突然想起进山时,利亚姆提到的那个水晶头骨的事情来,会不会和那个有关系呢?

我对巴桑道:“你有没有听说另一个奇怪的事情?是关于一个玉石头骨的事情。”

巴桑突然身体一震,脸色变得有些异样,我以为他要说点什么,巴桑却结结巴巴的道:“什。。什么玉石头骨,我没有听说过。”

巴桑的这个举

文学

动,连贝恩特都已经看出了不对,不过却不知道为什么巴桑却矢口否认。

巴桑也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忙搪塞道:“这雪山里奇怪的事情太多,我。。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

我心道:“我他妈也没说是雪山里的头骨啊。这家伙真是愈描愈黑。”不过也不好就此点破。但是,我已经对巴桑知道这玉化的头骨的事情是深信不疑了。

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第二章

黑衣男子的尸体,已经躺在地上很长时间。

此前为了拖延时间,方浩曾经故意挪动尸体,避免长期保持相同的姿态。

按照他的猜测,一旦出现僵化不动的行为,就有可能被系统被判定为尸体。

正常情况下的人类,在睡眠休息的时候,都会有一些细微的动作出现。

如果长期没有任何反应,那就足以说明问题,必须要启动检测机制。

文学

类似于热成像或者其他设备,将会对人体进行探测,从而判断是否有生命体征。

若是能够确定,被探测目标已经死亡,系统就会启动尸体回收程序。

方浩已经准备妥当,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回收系统启动。

整个过程静默而无聊,但是方浩却有足够的耐心,等待那一刻的来临。

时间缓缓流逝,终于在头顶的天花板上,出现了一点微弱的红光。

如果不是光芒主动出现,居住者或许永远都无法知道,那里其实有机关存在。

不过仔细一想,居住者也确实无法知道,因为这光亮只有在居住者死亡时才会出现。

就在不久之前,方浩曾经见过类似的景象,所以并没有感到大惊小怪。

他默不作声地看着探测器落下来,停留在黑衣男子的尸体上面,然后光芒不断的闪烁。

只用10秒钟的时间,探针就缓缓收回,显然检测已经结束。

方浩深吸一口气,知道接下来就是自己上场的时间。

没有等待太久,就见此前紧闭的房门,突然被自动打开。

这是囚笼空间的操控系统,利用最高权限打开的房门,目的就是为了回收尸体。

就在房门打开的那一刻,方浩看到门外的通道上,迅速的出现了四名黑衣人。

两男一女,还有一个分辨不出性别,但是个个如同豹子一般。

能够如此迅速的出现,就说明他们一直都在这里,只是巧妙的隐藏了起来。

面对突然打开的房门,四名黑衣人自然要有所行动,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此前发生的异常,他们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并没有贸然冲入房间当中。

看着地面的尸体,又瞧了瞧站在旁边的方浩,他们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衣男子进入屋中,将一名试图反抗的居民消灭,所以触发了尸体回收系统。

只是这么长的时间,屋子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直到现在才打开房门?

虽然很想知道具体的细节,但是有很多的事情,却是能不问就尽量不问。

屋子里发生的事情,也会有专人进行询问,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就是规矩,任何人都要遵守,否则就会遭受惩罚。

确认目标被清除,四名黑衣人解除了警戒姿态,并且朝着两侧散开。

方浩看到这一幕,心头暗暗松了口气,原本他还在琢磨如何回答,现在倒是免去了不少的麻烦。

当然他不会掉以轻心,因为属于他的挑战,从现在才刚刚开始。

很快那具特殊的金属棺材,就出现在通道的上方,迅速打开并探出了机械爪。

机械爪探入屋子当中,轻松的抓住了地上的尸体,又拖入到金属箱子里面。

箱子重新关闭,装着黑衣男子的尸体,迅速钻入了墙壁当中。

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第三章

听说我出生那天,轰动了整个医院。

我妈赤身**的从手术室跑出来,大夫手里拿着麻药针在走廊里追。那时候十指全开,我的头也露出来了大半。旁边病房陪护的人纷纷探头出来看,最后半嘲讽半看热闹的回头说手术室跑出来个疯子。

生下我之后,我妈披头散发的坐在旁边直勾勾的看着,大夫来把她摁倒之后她又坐起来接着看。

两个小时以后,我成了没妈的孩子。

她从六楼的窗户毅然决然的跳了下去,楼下的那辆电动车被她头骨碎裂的声音震得直响。

而这些话,都是梅姑气急时抓着我的头发半咒骂半咆哮着说出来的。

梅姑是我爸的姐姐,她唯一的弟弟在强奸了我妈之后被判了七年,在我妈自杀跳楼了之后,法院把还不到一周的我判给了她。

而后的几年,她无时无刻都想把我弄死。但为了他弟弟托人每个月定时打给她的几百块钱,她还是勉强让我活到了能记事的年纪。

梅姑在一次喝醉之后问我她的打火机在哪,我没看见三个字刚说了一半,一个烟灰缸直接抡过来砸在了我脑袋上。

从那之后我成了个哑巴,加上一耳失聪。

一耳失聪是因为那一下把我的耳膜直接砸穿了孔,成了哑巴是因为我自己不敢再说话。潜意识告诉我说错就会挨打,倒不如不说。

梅姑的丈夫在娶了梅姑第二年下矿被电死了,她就成了十里八村出名的俏寡妇。

印象中她从来不工作,每天除了抽烟打我之外,最常见的就是把各式各样的男人领进自己的房间,每次男人走了之后,当天晚上的伙食就会好一些。

而我也从当初的目瞪口呆变成了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数着树上的叶子,等着屋里痛苦又压抑的喘息声慢慢平息。

当时我觉得,梅姑可能也是个做生意的,人家卖货,她卖自己。

后来有一天,家里来了个眼角带刀疤的男人,梅姑让我管那人叫爸,话刚出口她才想起来,哈哈笑着说,你看我都忘了,十五是个哑巴。

十五是我的名字。

男人眼神闪烁了一下,也看不出什么怜悯和心疼,只问到怎么搞的。

梅姑坐在沙发上点了一颗烟“我打的,用烟灰缸。”

男人沉默了一会“孩子我领走了,以后每个月给你打一千块钱。”

“得嘞,不送。”梅姑好像送走了什么瘟疫,转身回到自己的屋子,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离开村子的一路上,我都跟在男人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大太阳晃得我不敢睁眼,心里想着,这应该就是那强奸了我妈的爹吧。

在梅姑家的几年,我活的像是农村家养的土狗,开心了给我两口饭吃,不开心笤帚铁锹什么都能拿来打一顿。所以对于这个男人的出现,我感激大过其他,我当时以为他把我带离了苦难,却不知其实是被带向了深渊。

他那会刚出狱,东拼西凑的借了点钱,在一个小胡同里开了一家小旅店。

七情六爱。

粉红色的灯箱上,五颜六色的小彩灯拼着这么四个字。后来想想也颇觉得可笑,我这样的人这辈子最先学会的除了数字之外,竟然是爱情两个字。

不上学的时候,我都在旅店帮忙收钱。时常有带着纹身,浑身酒气的人来这找吴左。

八岁那年我知道自己姓吴,父亲叫吴左。

小旅店来来往往,各式各样的人都有。浓妆艳抹的女人,挺着啤酒肚的煤老板,穿着校服的年轻情侣。

吴左经常带一个个子高高的女人来,他们都叫她岚姐。偶尔也会带成群的男人开包房打麻将,把屋子里搞得乌烟瘴气。我端茶送水之间偶尔能听到保护费,追债这类的字眼。

我听见装没听见,从小我就懂得一个道理,装聋作哑活得久。

但是生活这东西,并不会因为你好欺负而少打你两巴掌。随着我上了初中,身体开始发育,长相上也较小时候也有了很大的不同,我能感受到吴左那帮朋友看我时眼神的变化。

有时吴左不在,他们一帮人也会在柜台前纠缠一阵子。有的借买水的蹭我的手,有的故意拿起柜台前的套套问我这东西是什么,能不能吃。

我在一群黄牙之中,恶心到快要作呕。他们倒是享受于我的窘迫脸红,哄笑的声音更大。但是吴左在的时候他们则会收敛一些,那也是我人生中少数觉得,有个父亲可能也是件好事的时候。

吴左有时会去外地追债,但他从来不和我交代目的地。每次走之前都会把旅店的钥匙留给我,还会留给我一个电话号码,让我有急事打这个电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