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到失禁高H男男,裸睡的丹丹 番外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一章

前方战事告急,几万人马全军覆灭,夏临渊坐不住了。

当天在跟杨文槿道别之后,就亲自带着两万人马,搭乘着护道天宗安排的行天战舟前往西州。

荒海神殿本来人马就不多,有的只是海妖,而且这些海妖几乎都隐藏在神殿岛屿周围的海域里。

夏临渊这一下子就带走了两万,整个岛屿上除开巨章和敖影等十多个海妖之外,也就只剩下了当初涅槃岛过来的那些人了。

观海亭里,杨文槿依旧喝茶观海。

夏临渊只准她在后方待着,不让她掺合目前的这些事。

她倒是了的清闲。

“敖影。”

关于昨晚的事,她还记得,虽然夏临渊不让她掺合战事,不过帮着分析一下还是可以的。

她的声音刚落下,敖影的身形就出现在观海亭内。

“夫人,有什么吩咐?”

“坐吧,陪我聊聊。”

她亲自给敖影倒了一杯清茶。

“昨天听你说龙鲨一族的事,我还有些好奇,你对他们了解吗?能不能跟我详细说说?”

敖影并没有接话,而是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昨天她可是说了不少关于龙鲨一族的事。

“你也看到了,现在的局势很不好,荒海神殿需要力量,如果这龙鲨一族能在这个时候加入,对咱们来说可是一点大好事。”

“可是,到目前为止,龙鲨一族都没有什么动静。”

敖影点了点头,现在的情况她当然非常清楚。

“夫人您想知道什么?”

“我昨天听你说,这龙鲨一族已经许多年都没有出现过了,他们作为荒海领主留下的心腹难道不应该管理好海妖一族吗?”

“他们确实许多年都没有出现过了。”

敖影露出回忆之色。

“我曾经见过一次,还是在三百多年前。”

“那时候,我在荒海历练,偶然遇上他们运输物资返回族地。”

杨文槿点了点头,一个种族就算在封闭,在隐世不出,都会每个一段时间就会安排人外出采购物资什么的。

而在荒海底部,也同样有城池,也有贩卖各种物资的地方。

“他们虽然是老领主的心腹,不过他们却从来不会插手海妖一族的事。”

“用他们的话来说,除开领主和领主传人跟他们有关系之外,海妖一族如何都跟他们没关系。”

闻言,杨文槿的眉头不着痕迹的微微一皱。

龙鲨一族越是这样,她就觉得越不正常,既然心系领主和领主传人,为什么夏临渊出现了这么久。

他们却不出现一次呢?

“他们的族地在什么地方?”

“荒海深渊,那是曾经老领主诞生的地方,那里有一处巨大的宫殿。”

“龙鲨一族,在老领主时代,是霸族大将之一,只不过他们甚少会参与战斗,通常就负责后勤。”

“有点像现在的巨章,当时他们会处理荒海内的各种琐事。”

巨章在现在的荒海神殿,身份很是不低,就好像是大管家,负责收消息,还有处理下面的各种琐事。

“你这次安排过去的人,有见到他们吗?”

“这个…”

敖影摇了摇头。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二章

“扶苏,我好像……感应到了那个孩子的存在。”

某一日,荷华忽然间匆匆忙忙从蓬莱回到昆仑,一把拉住了扶苏的手,眉眼间都是激动。

扶苏也是一愣:“真的吗?”

那个孩子,始终是他们二人一直以来的心结。

明明可以平安诞生,但却因为……

“你知道的,母子连心……你陪我去看一眼好不好?”

荷华拉着扶苏的手,一下又一下地晃着,水雾朦胧的眸子溢满期待地看着他。

扶苏根本就拒绝不了荷华的要求。

何况……

他也确实很想去看一看那个孩子。

那个,一直以来就命途多舛的孩子。

他也没有想到,那个孩子竟然还能留下来。

在去往那个小世界的路上,荷华一直紧紧地抓着扶苏的手。

“扶苏……你说他会不会怪我?”

扶苏有些无奈又好笑地看着她,空着的手揉了揉她的头:“当年之事,也不是你有意的,何况,我相信我们的孩子会理解你的。不必那么紧张,嗯?若是他真的怪你,我便告诉他都是我做的,和你没关系。”

荷华闻言,一把甩开了他的手,冷哼一声。

“你这些年也够苦了,少把错误往你自己身上揽了,你根本就没有错,错的明明就是那群道貌岸然口口声声正邪不两立的卫道士。”

扶苏重新拉过荷华的小手:“当年的事儿有我的责任,若是我早一点到,你们就不会有事了。”

荷华白了他一眼:“少来了,反正都是他们的错。世间阴阳调和,有正就必有邪,永远都是一副要诛尽天下妖孽的嘴脸,实际上还不知道他们在背地里都做了多少恶心事儿呢。”

“就是就是。”

荷华的话刚说完,脚边就响起一道脆生生的奶音。

而后方,一阵的喧闹。

一听到那声音,刚刚还蹲坐在她脚边,附和着她的话的红毛小狐狸,一撒腿就打算跑。

却被荷华一把揪住了后颈,抱在怀里。

“扶苏,这只小狐狸好像有点麻烦,要不……你帮帮忙?”

扶苏看了一眼自家有了小狐狸以后都不再看他的小妻子,无奈地笑了笑,抬脚走远,把那些人都给处理了。

而荷华则是在翻找了一阵过后,取出几本修炼的秘籍,交给了怀中的这只红毛小狐狸。

“这几本秘籍是适合你们狐族修炼的,你好好用着,修炼的方法虽然有些阴毒,但看你自己把握。不过有些话我还是要提醒你,一旦你真的修炼了这功法,你便要好好地活。”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三章

傍晚时分,石城县衙的内堂里,正举行着一场隆重的接风宴会。

桓玄居中端坐,俨然是这里身份最为尊费之人,而赵亮则作为主宾位于他的近旁。陶思源、晨曦和刘裕依次落座在赵亮一侧,每人一席。荆州军的将领陈桐川,以陪席的角色和石城县令以及几位当地有名望的雅士坐在了他们的对面。

这宴席佳肴琳琅、美酒飘香,可是气氛却有些不太对劲。

方才宾主刚一落座,南郡公桓玄就命令周围一众仆人侍女全部退下。不仅如此,连在门口站岗的几名荆州军士兵,也一并被他轰走了。

陈桐川见状不禁有些意外,心里还寻思着,桓玄是不是有什么机密之事要跟大家讲,所以才并退了左右。不过,倘若事情跟荆州兵权有关,那么石城县令和在座几位文人雅士,又好像不太合适参与其中。

正在大惑不解的时候,陈桐川忽然察觉到了另外一个不同寻常之处:坐在对面的赵亮等人,连同南郡公桓玄,直到现在都没动过筷子,酒也没碰过一下!

我的天!陈桐川做贼心虚,顿时感觉情况有些不妙。

就在他疑神疑鬼之际,只听桓玄在结束了一番感谢众人给他接风的场面话之后,忽然话锋一转道:“诸位,想我桓氏一族,久镇荆州,靠的无非是州府百姓的忠心追随,以及文武贤达的鼎力支持。古语有云,惟楚有才兮。苍茫的荆楚大地,向来是人杰地灵,英才辈出,实乃上天于我桓家的恩赐啊。”

他这番话,等若是抬了陈桐川等荆州人士的面子,所以包括县令在内的几个本地文客,无不欣然点头。

桓玄接着又道:“家父在朝为官多年,阅人无数,自有一套观人选才之法,方能尽揽荆州豪杰名士,傲睨天下!他曾有一个关于品评人才的论述,名曰‘三忌’,诸公知否?”

县令旁边的一位老者闻言笑道:“南郡公,我等世受相国大人的恩典,岂敢须臾忘记他老人家的教诲?桓相选才,首看三忌,在咱们荆州,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另一个中年文士也连忙卖弄道:“所谓三忌者,是为人处世的三种大谬。其一,有亲不孝者,忌之;其二,背友非议者,忌之;其三,知恩不报者,忌之。说的就是,不孝顺父母双亲的人,在背后议论朋友坏话的人和承受恩情却不去报答的人,即便再有本事,也不能委以重任。”

桓玄听了笑着点点头,说道:“先生讲的没错,不过并不十分准确。”

县令等人闻言连忙纷纷拱手:“还请南郡公赐教。”

“当初家父教导我的时候,对这三种人,并非只是不能重用那么简单。”桓玄淡淡道:“不孝顺父母、背后陷害朋友、知恩不报,对于咱们平常交往而言,大不了疏远这些家伙,不打交道便好了。

文学

可是对于一方镇侯来说,这三类人留在自己身边,无异于养虎为患、自掘坟墓!”

桓玄的语气虽然很平静,但是其间的杀气却溢于言表,在座众人无不听得一惊,纷纷对视一眼,心中暗道:我滴个老天啊,南郡公分明是意有所指呐,这是说谁呢?!

陈桐川此时有些如坐针毡,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才好。他下意识的瞅了瞅大门外面,顿时冷汗险些冒了出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宴会厅堂的门口已经站了数名桓玄的亲卫和北府战士,一个个持刀挺枪,默然肃立。

“陈叔,你看什么呢?”桓玄忽然点到陈桐川,笑意盈盈的问道:“从刚才你就一直坐在那儿发愣,可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吗?”

发愣和有趣,完全就是两个毫不挨着的事情,桓玄故意这么说,显然是在当众戏谑老陈。县令和雅士们就算再迟钝,此刻也察觉出情况有些不对劲了,于是纷纷望向陈桐川,仔细观察他的反应。

陈桐川略显尴尬,皮笑肉不笑的答道:“请南郡公见谅。末将这几天贪嘴,吃坏了肚子,时不时的就想如厕。方才实在有些不舒服,又怕扰了南郡公的雅兴……”

桓玄闻言哈哈一笑:“原来如此啊,理解理解。我猜陈叔接下来会说,想要跟我告个罪,出去方便方便,对吗?”

“额……正是如此,”陈桐川满脸通红:“还是南郡公体谅下属。末将这年岁一大,身子骨愈发不争气了……”

“憋着!”

不待陈桐川把话说完,桓玄便收起笑容,冷冷的打断。

“啊?!”老陈不禁微微一愣,完全没能想到桓玄会是这种反应。他心里暗叫不妙,忽听对面的赵亮幽幽道:“陈将军想去上厕所也行,不够先得把我这几盘菜尝过再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