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

涨精装满肚子 第一章

也正如众人所看到的那样,陈平和唐胖子根本不打算插手这一次的战斗。

秦瑶的年纪和实力是完全不成正比的。

任何轻视秦瑶的人,最后必然会在秦瑶手中吃大亏!

就如同白山一般,干脆利索的就让秦瑶给下了一个契约,而且是单方面有利于秦瑶的契约。

另一边,欧阳旭等人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这小女孩,似乎不简单。”

欧阳旭身旁有人低语。

欧阳旭听到这话,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我们白虎皇族的颜面,不是一句她不简单就能够放弃的!”

话音落下,欧阳旭看向了秦瑶,眼神冷冽无比。

秦瑶眉头微微皱了皱,旋即看着自己坐下的白山,有些不满的说道:“你惹出来的麻烦,你自己解决去。”

说完之后,秦瑶直接从白山的身上下来了,一脸随意的朝着陈平等人走了过去。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瞬间懵了,这秦瑶,就这么肆无忌惮吗?

另一边,欧阳旭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这秦瑶,居然让他们一族的守护神兽和他对峙。

这件事情,让欧阳旭有些进退两难了。

就算是白山是因为有人控制,所以才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模样,欧阳旭也不能就这样打伤对方。

否则的话,族中神兽白氏,肯定会因此和白虎皇族发生一定的矛盾。

毕竟神兽白氏之中,像白山一样的天骄并不多。

他若是伤了白山,日后他就别想着再找神兽白氏一族的白虎结契约了,所有白虎神首都会抵制他的。

但是他若是不动手,又该怎么收回白山?

那小女孩明摆着就是不跟他们动手了。

“该死的。”

欧阳旭咬了咬牙,眼中的怒气越发的浓郁起来。

但是周围却没有一个人给欧阳旭以回应,一旁的君昊则是淡笑一声。

“这下子,欧阳旭该难受了。”

“他若是不顾一切对秦瑶出手,那么白山势必会重创他。”

“但是他若是不出手,那么白山这辈子,都要栽到秦瑶手中了。”

关于白虎皇族之中,欧阳一族和白氏一族的事情,他们饕餮皇族也是有所耳闻的。

而场中其他白虎皇族的人看到这一幕,脸色也全都变了,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复杂性了。

另一边,唐胖子却是一脸诧异的看向了秦瑶。

“秦瑶,你就这么放任他们两个打斗啊?”

秦瑶闻言满不在乎的说道:“放心,那家伙不会是白山的对手的。”

陈平却是面色怪异的看着秦瑶。

“白山只是九星初期,但是那个欧阳旭,可是九星中期,你怎么确定对方不是白山的对手?”

秦瑶闻言眨了眨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却又迅速消失。

“不知道啊,反正我就是觉得他打不过白山!”

陈平和唐胖子都没有看到秦瑶眼中的那一缕光芒,也就没有继续深究下去了。

反正,白山死了,也跟他们没关系,最多就是秦瑶损失一个坐骑罢了。

大不了再帮秦瑶找一个坐骑就是了。

涨精装满肚子 第二章

就在小小胡子决定回西方世界大杀四方的时候,在升天宗的宁苏也找到了大长老,毕竟有些事情不管升天宗开始是怎么想的,毕竟是有恩于一行人的。

在升天宗深处一个鸟语花香的地方,宁苏仿佛来到了世外桃源,在这里每呼吸一下,都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都能上升不少。

可惜的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宁苏的实力永远只能停留在普通人身上,只有身体承受能力能够承受,他就可以尝试着冲击一下子。

可是大圣爷也说过了,如果冲击失败,那就是Boom一下子炸了。

不管你是铜头铁骨,还是金刚不坏之声,面对这种来源于规则方面的破坏,是无法承受的。

当然,也有其他办法,复活,如果拥有大量原地复活的宝贝,那么可以没事尝试着玩玩。

宁苏也问过大圣爷,当到了怎么样的程度,才可以主动冲击的时候。

大圣爷竟然非常佛系的回答道,“随缘!”

“······”

“咳咳,宁苏小友,这次升天宗之难,还是需要多谢小友!”大长老咳嗽了两下子,还是决定用小友这个称呼。

毕竟宁苏前辈到现在还没有回天庭的准备,那么为何自己需要拆穿他呢!

宁苏有点尴尬,他大概好像了解了为什么升天宗众人这么尊重自己,可是自己该怎么解释,解释了是不是就是潜台词:你们都是傻子?

“客气了大长老,我还是要感谢大长老的帮忙,用了那么珍贵的洗髓液!”宁苏也是来的时候才知道,那一池灵液竟然是珍贵的洗髓液,可以说,就算一个普通人,在连续使用七天的洗髓液,就有了成为修士最基本的条件。

一个老狐狸和一个小白鼠,在大堂里绕来绕去,一个怕得罪人,一个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大长老,宁苏前辈,你们这是在打太极嘛?”

一直在内屋的小欧阳拿着小玉瓶走了出来。

本来非常和睦的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宁苏和大长老端起茶杯,不知道是遮羞,还真的是话说多了,渴了。

“我在和宁小友,谈论刚刚那神秘组织的事情!”

“对对对,那神秘组织不是一条心的,几万人都给献祭了!”

刚刚和小小胡子打电话的,两个人都没有主动挂机的习惯,到现在两个人手机还一直开着,可能这件事是两个暖男,经常劝别人喝热水的这种。

“······”

大长老震惊了,宁苏前辈说的,他绝对相信。

脑子灵活的大长老,突然意识到事情的前因后果,这一下子就理解了。

“大长老,你怎么不问问我这消息哪里来的!”宁苏感觉大长老竟然没有确定,就直接顺着这个思路思考下去了,有点慌。

“噢?宁苏小友能告诉我?”如果按照宁苏前辈的说法,那么一切就合乎逻辑了。

那狗屎一样的进攻,根本就是无意义的划水,如果不是那个破解自己护山大阵的法术,以及后期和自己对战的不死重甲战士,大长老甚至一度以为这是在拍电影。

“不能!”

“······”

不能就不能,也能理解,也许是涉及到了宁苏前辈的秘法。

“大长老不好奇,为什么不能告诉你嘛?”宁苏前辈拿着一个还在开机的电话,说道。

看着宁苏手中的手机,好像是世俗华为手机,不过这是什么意思,通话时间一个多小时了。

“为什么!和这个手机对面的人有什么关系嘛!”

“嗯,是有点关系!”

“······”

大长老看着宁苏前辈,是不是自己刚刚做错了什么事情,让宁苏前辈生气了?

“好了,小宁别闹了,那边是升天宗的大长老吧!我的身份不太方便透露,我只能说,那个破解你们护山大阵,以及召唤不死战士的,在半个小时前去教皇那里了!”

“······小欧阳,这里就交给你了,有什么找三长老,我带老二去支援宗主!”

说完,大长老就和宁苏拱了拱手。

在这里,可能就大长老和那个人交过手,所以也就他

文学

最清楚那个副官的真实实力。

如果只是那个教皇的话,宗主就足够了,可是多了一个那个神秘人,极有可能拥有五品以上的实力。

而且刚刚电话那边的人好像说,是副官,那么正主呢?这个时候不管怎么样,大长老肯定要赶过去!

看着大长老急匆匆的带着一群小弟,大呼小叫的乘着两艘战舰,往西南方向飞去。

“宁苏前辈,这边坐!”

这个时候,整个客厅,就剩下宁苏和小欧阳。

小欧阳可算是宁苏的忠实粉丝,看见了眼睛里带光的这种。

这不,现在就剩他们两个人了,小欧阳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

看到手无足措的小欧阳,宁苏似乎看到了女小娲的影子,也许他们在修炼有着极高的天赋,可是为人处事上还是那么的单纯。

“欧阳,你这手里是什么丹药?”宁苏笑着看着欧阳手里的小玉瓶,在来的时候,就听说过,升天宗百分之九十的新丹药,都是欧阳发明出来的。

听到宁苏前辈竟然咨询自己手里的丹药,小欧阳开心的眯起了眼睛。

“这个是大师姐让我做的,无色无味!”欧阳拿起一支笔来,边写说明书边说道。

“含笑半步颠?”

“······”

“一日丧命散?”

看着小欧阳摇了摇头,虽然这些名字听起来挺厉害的,可是自己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不愧是宁苏前辈,知道的这么多,自己也要加油了。

“这个是根据大哥的要求做的,名字也挺奇怪的,爱我大棒槌!”

欧阳只知道这种丹药的功效,可以加速人的血液循环,提高人的反应能力,可以说是战斗关键时刻爆发实力的不二人选。

说完,欧阳又拿了一瓶丹药。

“这里面是粉末状的,根据大哥要求,无色无味,入口即化,功效和爱我大棒槌差不多。不过使用的时候,是针对师兄弟们的被动使用!”

看着小欧阳一脸天真而又专业的介绍着手里的丹药,宁苏决定以后离升天宗宗主远一点,这个家伙太危险了,怎么能够做出这事情。

“欧阳,这些药呢!”

欧阳介绍的药越来越犀利古怪,宁苏感觉在听下去,鼻子就要流血了,立马转移了话题。

在自己偶像介绍自己的作品,小欧阳感觉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快,尤其宁苏前辈还非常配合的让他介绍另外一面墙的丹药,不由得暗暗开心起来。

“这个啊,这里都是大师姐和二师姐的私人订制,这次大哥去会那个老色狼,就带的这里的药!”小欧阳随手拿了一个大玉壶,举在宁苏面前,“大姐说这个药最针对那个老色狼了,七十年前那个老色狼中过招,这么多年来,我改版了,应该是6.0版本了!”

“·····”

那场战斗对华夏可以说是生死攸关的战斗,可当时升天宗,大长老以及其他长老,早就在各个地方和那些外来的修真势力进行生死厮杀。

而当年可以说是地球上最厉害的几个修真者的教皇来到了华夏的东北,准备配合军队,进行入侵。

可就是这么厉害的教皇,竟然栽在了三个女人的身上,这是谁都无法理解想象的。

“6.0,这里面究竟有何作用?”

宁苏托起这个大玉壶,如果是很珍贵的话,应该是很小的,毕竟对于四品高手,药材一定非常的稀缺,不可能做这么多出来!

小欧阳眯着眼睛,笑着说,“这个是佛家的一种丹药,服用之后,可以让人清心寡欲,心无杂念,非常适合闭关使用。”似乎在想什么有趣的事情,“后来大师姐又让我借鉴道家的秘方,我修改了很多次,可以在一年内巩固本元,无欲无求,非常适合闭关修炼!”

看着小欧阳那笑起来的月牙儿,宁苏不由得替那个教皇默哀。

这药从根本上来说,可以说非常的珍贵。

可是这种药对于某些人来说,简直就是毒药,尤其那些男性,当作战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变得那么的佛系。

内心无欲无求,清心寡欲,甚至自己的小兄弟都低下了高昂的头颅,内心会怎么想?

中毒了?中诅咒了?下半辈子怎么办?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家里老婆能不能接受?万一百年之后发现孩子长得不像自己怎么办!

“有才,那这一面墙,基本都是大师姐私人订制的?”

小欧阳点了点头。

“宁苏前辈,你有需要什么特别定制的不?三品以下的,我都没问题!”

小欧阳拍了拍胸脯,自豪的说道,其实四品她也能做,只是需要点时间,而且成功率也不是百分之百。

宁苏笑了笑,这怎么好意思。

“我看那洗髓丸不错,给我点!”

“好咧····诶诶诶···”小欧阳从第三面墙上取下一个玉瓶,可是随后脸色直接变了,因为她想起来,所有库存好像都给宁苏前辈身边那些人用完了。

“前辈,等我一个小时,我给你烧一壶!”

说完根本不等宁苏回复,直接一头钻进后面的炼丹炉,开始现场炼制起来。

更尴尬了,现在这里就剩宁苏一个人了,这也不太把自己当外人了吧。

尤其那整整三面墙的丹药,说不心动是假的,可是一想到升天宗奇葩的宗主和大师姐,还是算了吧,万一中间夹杂一些一辈子清心寡欲的那种丹药,那可不是害人嘛。

宁苏想和前辈们聊聊天,看看他们现在怎么样,可是随后发现前辈们都在闭关,这洗髓丸不是盖的,吸收完里面的力量后,所有人都在闭目调整最佳状态,随时渡劫。

就算是活蹦乱跳的女小娲,在玲花仙子的斥责下,和宁苏打了个招呼后,也乖巧的进行最后的调整。

“好无聊!”

如同烂泥一般躺在一个太师椅上,这应该是小欧阳平时午休的地方,不时有一阵阵幽香传到鼻尖。

“对了,我要去看看大娃!”

快睡着的宁苏突然想起来大娃,他回去的时候好像很生气,拉黑的那种生气。

闭上眼睛,宁苏发现回去的阻力似乎大了点,看来大娃还是生气了,得准备点礼物,看了看墙上的丹药,宁苏还是觉得那种清心寡欲的比较合适。

可是宁苏以为和以前一样,只是意识去那里,可是当他感觉到自己再次进入那个空间的时候,自己的身体竟然如同水里的倒影,晃动起来,随后仿佛没有来过这里,直接消失。

漆黑,宁苏感觉自己到了一个毫无光明的地方,每走一步都需要耗费非常多的体力。

“这个,大娃真的生气了!”

宁苏没有想多少,只是感觉自己好像对不住大娃,在那么危险的时刻,竟然还拖累了他,怪不厚道的。

就在宁苏准备大声认错,形式做到位的时候,突然一根呆毛凭空出现,在宁苏面前风骚的一甩,一甩的。

“快,傻子,抓住他,不然你永远出不来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这个空间里传出来,这个时候宁苏才意识到危险。

还是那熟悉的手感,滑溜溜的,宁苏一把抓住那根呆毛,随后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宁苏从这混沌中拉了出来。

出来后的宁苏再次看到了玉前辈,不过看起来玉前辈挺不开心的,侧卧在榻上,一脸无奈的看着宁苏。

“虽然我闭关只需要一天,可是我明明对你说十天的!你怎么来的这么准时!”玉前辈一脸的无赖,自己刚刚将那漫天的能量消耗完,想好好休息一下,可是这个小家伙准时的就过来,仿佛知道自己的作息时间。

“嘿嘿,这不知道前辈累了,送了点丹药过来!”

宁苏立马从口袋里掏出几粒丹药,丢给了一直抓在自己手里的大娃。

可是随后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这次他来的地方,好像完全变了一个样。

(参考修真)区别就是这里有一个门!

“这里是哪里?”

看着那泡在水里的大钟,宁苏总感觉在那里看到过,尤其那钟上面竟然还刻着一个门,虽然只是画上去的,可是宁苏感觉门里面总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绝望还是生机,或者两者皆有。

“玉前辈,这个是什么?”

宁苏看着这个大钟,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按照你们的话说,传送门?”玉前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本哆啦A梦的漫画书。

玉前辈,你这漫画书从哪里来的,你这段时间不是天天囔着要闭关的?

似乎看到宁苏眼里的怀疑,玉前辈赶紧咳嗽了两下子。

不知道为什么,玉前辈其实自己也很疑惑,他很确定,自己是一个很慵懒的人。

可是为何有着一种传送的本能,本能告诉他,自己的使命就是造一个门,可是至于有什么用,怎么用,他一直不清楚。

这不,这一天来,除了将大娃的空间独立出来,其他时间就光研究这个大钟了。

“牛逼了!这岂不是无敌了!”

在遇到强敌的时候,自己迅速潜入这个空间,然后通过传送门进行传送。这骚操作,想想就开心。

“想法挺美好的,可是你实力太低了,很多乱流空间,禁锢阵法,都可以空间锁定!”玉前辈拿着一本小说书,看了眼宁苏,又对比了一下小说的男主角,不由得感觉好像。

宁苏点了点头,根据他多年的经验,这玩意肯定根据自己的实力而增强,只要自己实力到了,那么就算再厉害的禁锢阵法,也只能默默流泪。

“不对不对,和你有毛的关系,这还是要看大娃,二娃他们,他们实力厉害了,这独立空间就厉害了!”

心碎了一地,宁苏突然不想说话了,没想到这空间,自己只有使用权,不过还好还好,大娃,二娃,等等。

宁苏突然惊醒过来,这个时候大娃正趴在自己的头上,死命的拽着自己头发。

那么玉前辈怀里的,那个肉嘟嘟的,简直就是大娃翻版的,是二娃?

“玉前辈,你雌雄共体?”宁苏将在趴在头上的大娃报了下来,放在手臂上,习惯性的开始撸毛。

玉前辈奇怪的看着宁苏,雌雄共体?这什么意思,待会查了看看。

“我也不太清楚,刚刚在消化那庞大力量的时候,我就顺便将第二个小家伙孵化了出来,很简单,给他足够的能量,他就能自己出来!”

说完,玉前辈学着宁苏,有点不习惯的撸猫,可是发现这种感觉真的很好,而在他怀里的二娃也舒服的发出哼哼声,真的如同猫咪一般。

“玉前辈,这传送门真的可以传送嘛,我现在想去看看大长老他们!”宁苏抱着怀里的大娃,满满的抚摸着,走到那池水边。

玉前辈点了点头,然后静静的看着宁苏,过了几秒钟,眼神慢慢的发生了变化。而从这个眼神中,宁苏感觉到了一种被鄙视的感觉。

“地址呢?坐标呢!”玉前辈感觉自己的鄙视似乎根本没有唤醒宁苏的智商,捂着脑袋说道。

听到这话,宁苏竟然无言以对,对哦,去哪里,最起码有个坐标或者定位,该死,自己怎么忘记这么简单的问题呢。

宁苏随后掏出手机,可是犹豫了一下,自己好像还没有他们的手机号码,通讯灵石更别说了,根本就没几个好友。

“唉,我来吧,在地球的话,我应该能够感受到!”

玉前辈好想闭关啊,真正的闭关,远离宁苏小友,实在是太让人操心了。

“好了,距离不远,你直接出发吧,不过记住,低调点!”

赶快把这混小子赶出去吧,待会等他走了之后,他还是要将这里建造一个大大的堡垒,门口要挂着:宁苏不得入内!

就在宁苏在私人空间里探险吃瓜的时候,华夏的西南方向,升天宗升某人也在开开心心的举着四十米长的大刀吃着瓜。

“升某人!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西方修真世界扛把子教皇,此时一脸惊恐的看着升某人。

在他小时候,他一直认为黑魔法,死灵魔法是非常不人道的法术。可是自从几十年前去了华夏的东北,才发现世界上还有更无耻下流卑劣的法术,让一个男人失去尊严的法术。

这不,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华夏的西南方团建,那么多手下,也该带出来玩玩。

身为西方世界的人,滑雪这个项目大家都非常喜欢,而来到世界第一高峰滑雪,那种刺激感,可不是你参加红牛特攻队就能够体会的。

可是他们还在雪山等待消息的时候,一把长达五百米的大刀,凭空出现,狠狠地向他们居住的宾馆砍了过去。

“神圣护盾!”

正在浴室里做着马杀鸡的教皇虽然有点好色,可是本事真的是一等一的,在那把五百米大刀出现的时候,立马使出了神通,一个薄薄的金色光芒出现在宾馆上方。

“轰!”

一声巨响,作为世界第一峰的珠穆拉雅锋也跟着发出巨大的怒吼。

一层层不知道沉静了千万的大雪在那巨大的冲击波中,怒吼着朝山下发出了死亡冲击。

好在教皇这次来度假,带过来的都是自己的嫡系精锐。

就算他们其中一些人在找乐子,也在第一时间拿着武器冲了出来。

“升某人!你找死!”

教皇拿着神器,静静的漂浮在空中,那些亲兵嫡系们也纷纷飞了过来,抢占几个关键位置,冷漠的看着那有点过分得瑟的升某人。

“呵呵呵,看这个!”升某人根本没有和教皇啰嗦,笑着拍了拍手。

“······”

“警戒!”

“神之守护!”

听到升某人那有点坏坏的笑容,教皇毛骨悚然,这种笑容,在这几十年里,不断的在自己的梦中重复着,多少次深夜,自己因为这种笑容而惊醒。

可是过了许久,至少对于教皇等人来说,这种等待时间越长的,大家越紧张。

“呵呵呵,来不及了,这里是华夏的领土,我是不会动大招的!”

升某人虽然平时品性不靠谱,可也算是升天宗的宗主。在修真的世界里,东方世界,尤其道家的修真人,基本上都是令出如法,说到做到。

可还没等教皇一众人放松下来。

一个极度美丽妖娆的身影从升某人身后渐渐的显示出来。

是她,就是她,明明有着极高的剑修天赋,偏偏喜欢诅咒这么冷门的女人。

“我老公说不会放大招,可是我没有说过这话哦!”笑容甜美的大师姐笑嘻嘻的如同小女孩一般,站在升某人的身后,仿佛做错了事情,躲在大人身后熊孩子一样。

在大师姐出现的第一时间,在场所有的男人都立马紧张起来。

文学

屏气凝神是最基本的,那些负责加buff的法师们,也根据早就定好的计划,疯狂的给自己的战友添加着各种各样的祝福。

看着那在天空四十几个几乎成为LED的众多修神者,升某人突然有点没信心了,毕竟大师姐和小欧阳只是三品修士,而基本都是三品修士,他还甚至看到教皇,疯狂的从乾坤戒指中掏出卷轴,不要钱一般。

“靠谱不?”升某人看着那越来越亮,快成为黑暗中的四十几个太阳后,感觉没啥信心了。

大师姐看到眼前那些修神者,有点不屑的笑道,“我这次用的诅咒是振奋,可以加快新城代谢,提高人的反应能力,提高敏感度!”

这个明明是有益Buff,怪不得对面那些人一开始的动作那么快,而且根本感觉不出来身体的不适。

“这次主要使用的是小欧阳的清心寡欲丹,她真的有着方面的天赋。竟然集合了道家,佛教以及苗家的特长,弄了一个无色无味,可以让人不知不觉,可以从全身毛孔吸收!”

说到这里,大师姐不由得暗暗的给小欧阳点个赞。如果说战斗力的话,小欧阳可能连女小娲都打不过,可是她对于这些丹药,真的有着迷之一样的天赋,自己只是说了下功效,她竟然就能够很快的制作出来。

“效果怎么样?对面老色狼可是四品巅峰,凭借身上三个神器,就算是我也只能慢慢耗死他!”

“你前段时间吃的是3.0版本的,这个是4.0版本的!”

大师姐的一句话,让升某人不由得全身一哆嗦,他决定回去就要将小欧阳找个婆家赶快嫁出去,留在宗内,实在是太危险了。

等等,3.0,4.0,那么1.0呢?2.0呢?这个药什么时候上架的?升某人突然回忆一下以前的经历,好像自从小欧阳来到升天宗后。

自己每次出去的时候,那段时间,特别的清心寡欲,无欲无求,如果不是一头秀发的证明,别人都以为自己是出家人。

“嗯,小欧阳每次改进之后,你就恰好要出门!”

这个时候不知道潜伏在那里的二师姐,静静的从虚空中出现,舔着舌头,妖媚的对升某人笑了起来。

可是教皇这里却疯了,他们感觉不出自己身上任何的不适,反而感觉自己的状态越来越好,心境越来越空寂。

“教皇大人,我怎么感觉我不爱你了····”一名身形清秀的男修士突然尖叫起来,之前一位来自于英格兰的修士詹姆。

身为英格兰人,他拥有着非常高贵的血统,对于英格兰的美好传统也是保留了下来。

从小时候他就非常崇拜教皇,可以说是听着教皇的故事长大的。为此他努力修行,成为了教皇身边的嫡系,可是就在刚才,他悄悄的看了一眼教皇,发现自己内心竟然毫无波动。

詹姆一声大叫,周围的人不由得老脸一红,你不爱就不爱了,大家都知道你有什么小心思,就算是教皇也早就知道了,可是干嘛这个时候喊出来。

可是大家也不由得看了一眼教皇,突然发现,自己内心似乎也有一点变化。

他们是正常人,对于教皇也只是崇拜之情,可是他们感觉曾经那种崇拜,好像····没了!

“坏了,我们都已经中招了!”教皇感觉自己的心境越来越空寂,如果平时闭关修炼的时候,这种心态也就罢了,可是现在要生死搏斗诶。

其他人也察觉到这种情况,不由得冷汗直出。

如果待会打架的时候,内心突然蹦出一个生亦何欢,死亦何乐的想法,那岂不是找死。

“他们眼神变了,好想起作用了!”观察最敏锐的二师姐,捂着嘴悄悄的笑道,没想到功效这么快,看来以后升某人再私自出去,自己和大师姐就不需要再担心了。

可是这个时候,升某人感觉教皇什么的,都不算个事情,就算今天白天的那些敌人,他都有信心去怼一怼。

可是身旁这两个女魔头实在是太可怕了,隔三差五让自己试药,这还是人做的事情吗!自己好歹是升天宗的宗主,还是需要点面子的。

不行,升某人暗暗下定决心,等这次事情结束后,他必须说服全宗的人,倾全宗派的力量,让两位夫人早点升级为四品。

如果几个长老不同意,他就决定让那几个长老,每个人品尝下小欧阳的4.0!

大师姐和二师姐看着升某人,总感觉他这个时候的笑容贱贱的。

涨精装满肚子 第三章

纽约,曼哈顿。

这是《鬼影实录》上映的前一天,9月25日。

下午五点多钟,录制完NBC的《杰·雷诺秀》,艾米·亚当斯和杰西卡·查斯坦就开始为晚上出席一场走秀做准备。

今年秋天的时装季在此前的9月19日开幕,首先还是纽约时装周,为期10天,目前已经进入后半段。晚上要参加的虽说不是CK这样的纽约时装周压轴大秀,同样也是最近一年来迅速崛起的一个时尚品牌,安娜苏。

显然还是隶属于梅丽珊卓旗下。

最近两个星期,两位在西蒙稍稍安排就被绑定在一起的姑娘可谓马不停蹄,电视、电台、网络、报纸的采访、拍摄杂志封面、出席各种圈子派对……总之就是争取一切可以曝光的机会。

这也是新世界影业团队为《鬼影实录》制定的廉价宣传策略。

效果很好。

当然,这一切的关键,还是丹妮莉丝娱乐或者说整个维斯特洛体系可以为两位女星提供足够的曝光资源,就像今晚安娜苏品牌秀的邀请函,就像各种媒体的采访,就像杂志封面,其他二三线电影公司根本没有这份人脉资源为自家片子如此操作。

安娜苏的走秀时间是晚上7点30分。

两位女星换上同样是安娜苏品牌出借的礼服,提前20分钟赶到布莱恩特公园,刚刚下车,周围的闪光灯就亮了起来,这是提前安排好的记者。

稍稍摆拍片刻,两女无视周围的提问,快步在保镖护持下进入附近的一次帐篷。

来得稍微有些早,帐篷内还没有多少嘉宾,两女在写着自己名字的前排位置上坐定,这次是WMA安排的助理莉娜再次为两女拍照,主要是发在两女的Facebook和Instagram社交平台上。

如此又是一番忙碌,终于可以放松下来。

目光觑着那位两人共用的助理莉娜走向后台那边,杰西卡·查斯坦快速从同样是借来的古驰手包里掏出一块巧克力,好像担心被人抢走般迅速撕开,塞进嘴里一半,才想起身边的艾米,递过来道:“这是你的。”

艾米·亚当斯下意识咽了下口水,同样瞄了眼后台入口那边,稍稍犹豫,到底还是摇头:“不要了,莉娜看到会疯掉的,然后又要跟杰森告状。”

相比杰西卡,艾米是比较容易发胖的体质,从签下《鬼影实录》合约后就开始被要求节食,一直到现在。

眼看最近事业即将起飞,艾米也就更加克制自己。

杰西卡不等艾米拒绝的话语说完,已经快速把剩下半块巧克力塞嘴里,根本不嚼就囫囵吞下去,这样嘴里不会留下太多可能被发现的气味。

哪怕不胖,杰西卡同样被要求节食。

不是她没毅力,这些日子每天工作都在十个小时以上,真的很饿。

吃掉巧克力,杰西卡又打开刚刚带进来的一瓶水,灌了几口,进一步消灭气息,看得艾米只想笑,笑着笑着又垮下脸蛋:“我觉得我们好可怜,以后不会都要这样吧?”

“我只是真的受不了了,又不像你还有脂肪可以燃烧,”杰西卡说着,被听到‘脂肪’这个词的艾米打了下,稍稍躲闪,说道:“其实你自己也明白,真的要吃,无论是杰森还是莉娜都管不了,不过他们会很失望罢了,而且,等你长成了一个胖妞,《鬼影实录》续集大概就是我来当主角了。”

艾米又想打人,顿了顿才道:“我觉得,丹妮莉丝大概就是这种想法,要不然这段时间也不会安排我们一起宣传。而且,剧情上,我在电影里估计是死掉了,续集如果想要继续这个故事线,很可能把你转正。”

杰西卡微微点头,她其实也是这种想法,因此最近同样期待,又看向身边艾米:“你觉得我们这部电影能拿多少票房?”

“说不好,不过,从最近的势头来看,肯定不会差。毕竟只是第一部电影,达到现在的程度,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也这么觉得。”

这么聊着,其他嘉宾陆续进场,很快看到以往只能在影视杂志里才能见到的面孔,位置比较靠近头排边缘倒是没人打扰的两女终究还是没改变心态地低声聊起来。

“安娜·温图尔啊,我总觉得好像所有时装秀里都能见到她一样。”

“这是你的错觉而已,安娜苏是梅丽珊卓旗下的品牌,安娜才会出席,人家可是大牌,《Vogue》主编。”

“我当然知道,”艾米说着,又悄悄示意:“‘超人’啊,布拉德真人真的好帅,嗯,他身边,我好像见过,也是一位女星。”

“看起来不怎么漂亮,和我们差不多。”

“和你差不多,”艾米毒舌了下,她仔细装扮一番,还是能有80分往上的,随即又道:“詹妮弗·洛佩慈也来了,哇,屁股果然很大,其实我去年差点要报名参加《美国偶像》,幸好没这么做。”

“我只是好奇,她怎么成为评委的,她比雪儿可差远了。”

“说不定……”即使身边没人,艾米还是凑到了杰西卡耳边,低声道:“西蒙喜欢这样的。”

杰西卡也反过来和艾米咬耳朵:“我倒是更相信西蒙喜欢雪儿。”

“西蒙,雪儿,”艾米念叨了一句,再想想曾经看过的一些八卦,露出天生带着点邪恶的笑:“好像,真是这样。”

“或许是洛佩慈和雪儿一起。”

“我得承认,杰西,你的想象力比我丰富多了。”艾米强忍着没笑出声,不过很快指了指刚刚在安娜·温图尔身边坐定的女人:“那个,杰瑞·霍尔,才是真的。”

“所以我说西蒙更可能喜欢雪儿。”

两女正八卦熊熊,耳边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扭头看去,才发现她们身边仅剩的两个空位被一双女孩占据。

明显的姐妹俩,电视真人秀里见过,希尔顿姐妹。

姐妹俩身旁还站着一个样貌普通的姑娘,也在那部《纽约娇妻》中经常出现,好像叫金,看样子没能拿到头排位置,很有情绪又不敢表示的模样,赖在姐妹俩身边似乎想要挤挤,可惜明显被姐妹俩嫌弃,丝毫没有给她让位置的打算。

打扮得漂漂亮亮还有些偏成熟的姐妹俩见艾米两人看向自己,相互点头招呼了下,因为艾米两个最近曝光率很高,姐妹俩很快认出她们,又很娴熟地多聊了几句,才开始自己的话题。

身边坐了人,两女不敢再多说。

反而是身边的希尔顿姐妹丝毫没有顾忌的意思,叽叽喳喳。

“我只是来看伊万卡而已,才对伊丽莎白不感兴趣,而且,等过两年,我再长高一些,同样能登台走秀。”

“模特都是像利兹这样从十三四岁开始的,帕丽,你现在都16岁了,再长高一些,也就到了直接过气的年龄,能登台才怪。”

“只要我想,肯定能的。”

“那你就多想想。”

帕丽斯·希尔顿乜了妹妹一眼:“我是说,等我想了,可以找西蒙帮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