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强制道具调教h:黑化肉羞耻play快穿

办公室强制道具调教h 第一章

湛蓝的天空了无纤云,骄阳似火,整个建筑工地罩在一片腾腾热气之中,像是个巨大的蒸笼,闷热得令人实在难以忍受。

柳翔宇正站在一架隆隆作响的搅拌机前,挥动着被阳光晒得黝黑的粗壮的胳臂,一铲接一铲地往搅拌机里抛沙石,眼光不时瞟向粘满水泥的铁斗。看到地面上积了一大堆黑乎乎的混泥土,他便停止往搅拌机里装沙石,上前一步,弯腰提过黑色塑料桶,用铁铲往里面装混泥土。

一口气装满了好几桶后,他抬头瞧见半空中一条粗大的铁索徐徐降下,不一会儿就停在齐腰处。他一手抓住给太阳晒得发烫的铁索,一手提起装满混泥土的塑料桶往铁勾上挂,直到把安装在绳索上所有的铁勾挂满了水泥桶,他才扯开喉咙冲站在八层楼顶上的人吼了声行。只听铁索咔嚓一声,吊了数只水泥桶的铁索缓缓上升,桶子在头顶上空悠悠晃动。

按常规这个时候可以歇息一会儿,因此柳翔宇一手撑着铁铲,仰面望着徐徐上升的吊索和水泥桶,拿右手擦了把满是汗水的脸庞,轻轻地舒了口气,感受到了一种短暂休息的轻松和愉快。但他知道这样的状态不能保持太长时间,顶多五分钟就得重新投入到劳累的工作中去,否则的话让监工老何发现了肯定得挨骂,甚至还要受到扣工资的惩罚。

柳翔宇是个面皮薄自尊心挺强的小伙子,挨骂已经是够难受的了,扣工资那就更受不了,因为他累死累活在工地上干,就是为了钱。虽然他并不是人过分看重金钱的人,但这辛苦钱还是舍不得让人随便扣掉,更何况他现在非常非常需要钱。因此,虽说休息是件很美的事儿,但他不敢超时享受,往往不到规定时间,他就重新投入到工作中去,而且干得很卖力。

由于天气格外炎热,又干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活儿,柳翔宇早就是汗流浃背了,身上的蓝色短袖衫都拧得出水来,那条浅灰色西装短裤也湿了大半个屁股,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在水里泡过似的。尽管他感到又热又累,但依然使劲挥动着铁铲往搅拌机里装沙石和水泥,汗水滑过被阳光晒红的脸膛,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落在泥地里。

这真的不是人干的活,可为了钱他不得不这么干,此刻他感觉到的不仅仅是劳累和辛苦,还有一种无法形容的苦涩和无奈。如果他是一般的民工,也许心里就不会产生这种感觉,但他是大学生,是所谓的天之骄子,有这种感觉也就不足为奇了。

是呀,柳翔宇这家伙不仅是大学生,而且读得是省重点大学,学的专业也不错,是当时相当热门的经贸专业。可惜时运不济,一毕业就遇上了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国内经济也

文学

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形势不怎么好,不少公司企业纷纷裁减人员,甚至倒闭,就连经济发达地区,也出现了某种程度的萧条。

在这种情况下,要想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毫不夸张地说,那简直是难于上青天。因此上,尽管柳翔宇手握大学毕业证,而且具有专业上的优势,但在人才交流中心忙活了好一阵后,结果还是两手空空,什么像样的工作也没找到,心情十分沮丧和郁闷。

办公室强制道具调教h 第二章

“艾弗森先生,你看到这个巨大的祭坛了吗?”

“……”

“这个祭坛是《只有神知道的世界》里,那个充满愚昧与自私崇拜的地方,而在这个祭坛里,我们看到了的荒凉的悲哀,以及来自远方,自由的呼唤……”

“……”

“我们知道我们活在一个正常的世界里,但是,我们的世界,真的是我们认知的世界吗?实际上,从《只有神知道的世界》开始,我们脑海中所想的东西,就只有“真相”两个字了,当然,除了“真相”以外,还有自由……”

“……”

“你看到这石碑上的字了吗?这些字,并不是因为要拍电影而雕上去的,而是从很久很久开始,就已经存在在这里了,艾弗森先生,不要触摸,这里可是有神灵之力的……”

“……”

曾经的白鹭村,此时此刻已经成为了华夏最知名的几个度假景点村之一……

曾经坑坑洼洼的泥泞路,已经变成充满着鲜花盛放,空气清新的柏油马路。

站在村口上方看去,你能看到这个村多了一些现代化的东西,但是,还保留着曾经村里的历史。

丛林探险、骑马打猎,荒野生存挑战,湖中泛舟……

许许多多的活动让很多人有种流连忘返的感觉,除了这些以外,每当夜里,还有特立独行的火焰祭祀仪式,所有人围着祭坛,唱着欢快的山歌,还原当初电影祭祀时候的情景……

特别是黄毛跟艾弗森聊关于祭坛历史的时候,艾弗森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他不知道沈浪安排自己到这里来干嘛……

等呆了两天以后,黄毛又带着艾弗森看了《逆袭》……

电影里面充斥着沈浪的高亢演讲与对梦想的追逐与渴望!

看完以后,艾弗森感觉自己鼻子挺酸涩……

他感觉自己见证了一个团队的成长,然后,艾弗森感觉自己的心中的火焰被点燃了起来。

看完电影以后,黄毛又带着艾弗森看到了一眼深圳的演员培训班……

总之……

四天以后,艾弗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中就种下了这个团队很牛逼,所有人身上都散着星星火焰,这股星星火焰比派蒙更有活力,更加光明的感觉……

最后!

艾弗森突然明白沈浪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

老美那边对沈浪的电影投诉依旧在扯皮当中。

无所谓……

反正不影响玩具的提成,更不影响《变形神话》的票房。

《变形神话》就仿佛是一根钉子一样,虽然扎得

文学

地方很微弱,暂时对海外的电影市场造不成太大的影响,但是,却是在不断地打下了用户基础。

三月五日。

沈浪的办公室里出现了敲门声。

敲门声过后,艾弗森眼神略带复杂地深深呼了口气。

“沈浪先生……”

“艾弗森先生,这几天玩得还开心吗?”

“挺开心的。”

“嗯,开心就好。”

“沈浪先生,你好像给我一个选择……”

《逆袭》这部电影很透彻地把沈浪的发家史重现出来。

艾弗森起初还是抱着疑问态度……

他开始非常认真地调查着沈浪的资料。

但是……

越调查得深了,艾弗森就越觉得沈浪身上散发着一种资本社会没办法散发的光芒,而且光芒无比璀璨与炙热,其中带着一种热血……

夸张得说,沈浪这个人的经历就如同一个神一样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他富有眼光,能把一个送外卖的硬生生给调教成大影帝,并且加入《魔戒3》的剧组成为正式的大反派,五年时间不到,能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大学生,变成了一个能拍摄出《变形神话》这样比肩好莱坞大片的电影,并且拥有华夏独立的特效大团队导演兼老总……

同时,身上具有善良、敏锐、沉稳、才华横溢等等数不清的优点,而且每一个优点里面,总有很多的口述,或者网络上的故事纪录……

艾弗森甚至觉得自己看的并不是一个人的成长经历,而是看一个传奇的诞生…

当艾弗森再次推开沈浪办公室面对沈浪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声音都变了。

无形之中,那种紧张感与压迫感更强!

“艾弗森先生,人的一生,不可避免有很多的选择,我们华夏有一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艾弗森先生,您现在才三十岁左右,浑身帅气,英俊,无时无刻都仿佛在提醒着很多人,你是一个俊杰,同时,你应该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沈浪看着艾弗森的表情以后,笑得很灿烂。

“沈浪先生,我……我能知道,你接下来的计划吗?”

“不不不,你现在还不能知道……”沈浪站起来摇摇头,慢慢地走到艾弗森的身边。

“我……我只有知道您的计划,我才明白怎么选择……”

“一块硬币,总有正面和反面,我选择的,从来都只有正面,至于反面的那一边,我不会要……”沈浪眯起眼睛,声音很平静,但是,这种平静的声音里面,却充斥着暗示。

办公室里……

艾弗森感觉自己的心跳声已经加速。

他越来越紧张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站在人生的岔道口里,明明本来不难选择的东西,但是,艾弗森却感觉自己非常地惧怕。

“我……”他突然想到了很多很多东西。

“你觉得,在好莱坞,你有多大的机会呢?”沈浪淡淡地问道。

“我……我……”

艾弗森拳头微微紧握。

他在派蒙,从来都是副导演,从来都没有正式地执导过电影。

虽然是副导演,但是,导演的活他全部都在做,而真正站在大荧幕上,奥斯卡典礼上,享受着掌声,享受着万千荣耀的全都不是他……

办公室强制道具调教h 第三章

第1849章鸡飞蛋打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鸡飞蛋打

“砰——”

在叶凡和杨耀东商量着大醉一场时,梵当斯正坐入自己的黑色保姆车。

坐入车里的他第一次收起了温润笑容,整个人变得如六月乌云一样阴沉。

接着他目光猛地一沉。

眼睛顿时如破土长刀一样迸射光芒。

光芒一闪而过。

挡风玻璃‘砰’一声多了一道裂痕。

裂痕中间,还有两个小洞,好像遭受了火焰灼穿,散发一抹焦灼气息。

挡风玻璃如果换成人,只怕早已经穿成两个血洞。

接着梵当斯又目光一转,盯向了一个车载香水瓶子。

“当——”

一声巨响,香水瓶子炸裂,玻璃四射,香水四溅。

梵当斯身子一软,满头汗水靠回了座椅。

他脸上流露疲惫,但情绪好转了不少。

“王子!”

安妮眼皮一跳,忙打开一瓶净水递了过去,随后把碎片收拾起来。

梵当斯抓起水瓶咕噜噜喝起来,急促的呼吸再一次平复了下来。

“放心,我没事,只是心中太多憋屈,发泄一下。”

他对着安妮微微偏头:“回梵国公馆吧。”

“是!”

安妮让司机往梵国公馆位置开去,随后轻声一句:

“王子的神控术已经能击穿防弹玻璃,还有余力进行对香水瓶二杀。”

“这种水平应该到了杀人无形的八星境界。”

“只是这‘凝聚成芒’太耗费精气神了,王子使用一次就要缓好几个小时。”

“如果王子的梵门金身也修炼到八星,神控术使用起来就不会这么疲惫。”

她露出一抹憧憬:“这次回去,王子可以让国师指点几下,早日突入梵门金身的八星级别。”

“回去?”

梵当斯闻言冷笑一声:“梵医学院这个样子,我怎么回去见国师?”

一股怒意不受控制腾升,梵当斯感觉气血翻滚,就忙端坐起来运功压制。

听到这一句话,安妮也下意识沉默起来。

是啊,亚瑟死了,梵医学院无法运营,高价挖的华医又被抓了,梵王子还被叶凡再三打脸。

别说梵王子了,就是她安妮也没有颜面回梵国。

“王子,这些神州人实在可恶。”

安妮想着叶凡得意的样子,俏脸止不住流露一股杀意:

“杨耀东再三刁难我们,让梵医学院无法开业,损失好几个亿。”

“叶凡当众毁掉十字符,杀了亚瑟,肆意羞辱我们,今天更是坏了梵医好事。”

“陈园园这个女人一样可恶,收我们礼物,受我们合作恩惠,却翻脸无情捅我们刀子。”

“现在梵医学院基本没机会开起来,咱们干脆跟神州撕破脸皮。”

“我们把梵医学院最快速度变卖出去,再让一万三千名梵医去梵国。”

“没了这些后顾之忧后,咱们就不惜代价报复叶凡他们。”

“我相信,只要我们全力以赴,肯定能杀掉杨耀东和叶凡他们。”

“杀完之后,我们第一时间跑回梵国。”

“叶堂再怎么有能耐,也不敢随便进入铁板一块的梵国。”

“而且咱们那位一百多岁的老祖宗也快突破出关了。”

她心中也憋着一股怒意,恨不得杀掉叶凡和陈园园他们出口恶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