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汁小说,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乳汁小说 第一章

这里以琴酒指代本章的主人公。

一开始的时候,琴酒也不过是被组织收养的身世不明的弃婴而已,他唯一的方向便是顺着组织的路走下去,以活下去为前提,披荆斩棘。

集体体检过后一段时间,琴酒又恢复了自由行动,他天生不合群,也不会讨好上司,所以虽然他天赋技能很厉害,同龄的那几位却在短时间内爬得更高。

旁边的人炫耀自己的晋升,试图报复年少的委屈,被他揍了一顿之后放狠话离开。

琴酒没在乎,但后来应组织的命令和人组队搭档的时候被阴了一把,他差点没有被对方玩死。

没死成,还不如死了。

半死不活的琴酒被送入了研究所,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他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凭空产生了眩晕感。

一个脑袋探出来看他。

于是琴酒在研究所里认识了黑泽银。

琴酒本来并不想理会这个豆丁,但是奈何对方恐怕在研究所里呆太久,看见一个人形活物就忍不住喋喋不休,让他根本不能静下心来,于是他喊了一声闭嘴。

于是黑泽银停下了自言自语,不再重复自己的内容,他盯着琴酒一会儿,忽然笑了出来。

黑泽银猜出了琴酒进来的理由,他嘲笑琴酒不知好歹,组织里的秩序并非武力至上,学会讨好上层的垃圾借用人缘一步登天后有无数借刀杀人的技巧。

黑泽银让琴酒找个靠山,不会阿谀奉承,也做个样子表明对上司的恭敬,偶而藏拙——毕竟桀骜也是琴酒会被放逐的重要原因。

“你不如拿我做你的靠山?”

组织里活命最重要,琴酒还不准备死,但是一个穿着病号服被囚禁在研究所里的实验品,显然不能够让人信服。

事实证明黑泽银可以。

研究所待了那么久又不是白呆的,他熟悉研究所的一切人员流动以及规章制度,只有明面上他是困兽。

黑泽银拿来了药剂让琴酒安静躺了几天,琴酒在这几天欣赏到了包括但不限以下——谈笑风生来体检的熟人在短短几天内从竖着进来到横着进来的发展,得意洋洋渐渐被恐慌阴郁取代的情绪,春风得意的人才扭曲成了自怨自艾的淤泥,最后自甘堕落在研究所人的手术刀中。

琴酒没问黑泽银有这本事为什么不自己出去。

琴酒站在床边活动身体。

黑泽银托着下巴在旁边笑嘻嘻看着,询问琴酒的名字。

琴酒没有名字。

琴酒以后只会有代号。

黑泽银兴冲冲要给琴酒取名字,还自顾自冠上了自己的姓氏。

黑泽银热心推荐了“琴酒”这个代号。

琴酒没拒绝,也能力拒绝,就是稍微有些疑惑这两个名字的意义。

黑泽银捏住琴酒的脸,理直气壮:因为琴酒的发色和他很像,容貌也和他很像,从今往后琴酒就是他的金毛了,从里到外都要打上

文学

他的印记!

琴酒:“……?”

琴酒没忍住皮痒。

打闹一番,黑泽银最后只嘻嘻哈哈告诉了琴酒“阵”的含义。

琴酒接受了新名字,反正组织里也只有黑泽银会这么叫他。

至于代号问题——

“好了,你可以试着接一下悬赏。”黑泽银帮琴酒拆绷带的时候这么说着,“超棒的,他们曾经讨好的上司如今对你信任有加呢。”

不用问,问就是黑泽银一张嘴的颠倒黑白。

琴酒离开研究所,去了“上司”身边。

组织部分成员是在某知名榜单上有悬赏的,一般能榜上有名的人物不会太垃圾也不会太厉害,“上司”恰巧属于这个范围。琴酒将曾经同伴施加给他的技巧用在“上司”身上,完成了组织里的晋升任务,获得了“琴酒”的代号。

乳汁小说 第二章

@@@@

通知,这本书明日起将被删减章节,添加到斗罗之荣耀傀儡师里,如还喜欢这本书的书友,可搜索荣耀傀儡师续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乳汁小说 第三章

“很好!”

伊莱文打了个响指,冈格尼尔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詹妮弗,向战斗小组发出撤离指令,留下艾玛的侦察部队继续看守“试验场”,还有,准备好能量供应,我们要去打仗了!”

“遵命!领主大人!询问迁跃地点?”

伊莱文扭头看着阿道夫,轻声说,

“巨龙平原,帕坎以南,阿努曼彻骑士团国国度上方,坐标自己计算!”

“收到!迁跃模式充能中,防御模式准备收起,两小时后迁跃开始!”

詹妮弗清脆的声音消失在空气中,第七骑士从桌子上拿起自己的雄狮头盔,将其夹在胳膊下方,一脸好奇的问道,

“这是在干什么?”

“这个啊…你一会就知道了,不过别忘了你刚答应我什么!”

伊莱文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他打开窗户,赫尔芬纳斯什么都好,就是这股时刻不停的海风和稍显潮湿的环境,总是让他感觉衣服贴在身上,多少有些不舒服,不过阿苏塔纳港的风景确实很好,在海天一线的青色海面中,半月形的海港里几乎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帆船,在另一边,海妖们建立的五座船厂的生意也很不错。

据说海妖们改进了船只工艺,并且在船只上加入了一些海妖们特有的魔法,这种商船很快就被买光了,现在的订单已经排到了后年,而跟随海商而来的是大量的流动人口。

虽然仅仅建立了不到两年,但这座风暴海的港口城市,已经有了成为一座巨型商业港的雏形了。

“你到底要我和我的子民做什么呢?”

十几分钟后,和伊莱文漫步在充满了异域风情的阿苏塔纳港的街道上,第七骑士有些不自在的追问,而伊莱文则满不在意的用手折下了一节月桂树的树枝,拿在手上摇来摇去。

“我要成为阿努曼彻骑士团的首相,而且你的保证,在未来十年之内,整个国家都按照我的政令行事。”

阿道夫悚然一惊,然后摇了摇头。

“喂,这个要求未免有点太过分了吧?”

“不,一点都不过分,你很快就能看到,只是十年,就换来了多么强大的力量,是的,不要着急,你很快就会看到了。”

小莉亚的不辞而别给本就一团糟的洛达尔皇宫带来了更大的风波。

激流骑士团已经再次出动,全体前往了北疆战场,布玛公爵和凡尔赛将军作为领队者,几乎带走了皇城周围6支常备军团中最精锐的那些,再加上摄政王威尔士侯爵以铁血的手段大肆清洗皇子公主们经营的政治派系。这直接导致整个皇城的气氛变得极其糟糕了起来。

不过在时刻不离皇城的皇室守卫每日的巡查之下,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乱子,不过这么一来,原本皇城里到处可见的地下世界的帮派成员就到了大霉,只要被抓到,就被充军北疆的刑罚,战场上什么都缺,尤其是送死的炮灰。

在皇宫某一个角落的房间里,第三圣者麦吉特正在进行每日的日常冥想,就在他心思平静的思索魔法的奥秘的时候,小房子的大门却猛地被推开了!

闯进来的是银影,白石会目前的名誉会长,实际上,也只有他和玛尔法-肯特才有直接面见第三圣者的权力,这绝对是一件让所有的法师都很羡慕的事情,不过银影此时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悦,他手里捏着一张纸条,面色阴沉至极。

“圣者,圣白石堡…被攻破了!”

这是个天大的坏消息,圣白石堡现在在白石会的体系中,虽然已经不如数百年前那么重要,但它毕竟还顶着一个白石会大本营的称号,而圣白石堡被攻破,就意味着从第三纪元初期就兴盛至今的白石会,也终于出现了被人一巴掌将面子和里子全部抽飞的情况了。

而且,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

艾瑞克已经试过了,圣白石堡的空间被古怪的气息笼罩着,不管是传送门,还是传送术,现在都已经没有办法进入那座城市了,也就是说,敌人不但攻破了圣白石堡,更是堂而皇之的占据了那里,好吧,这已经不是一记耳光的问题了,这简直就是将白石会推进了臭水沟,然后还用臭脚踩在了身上。

“这…这简直是不可忍受的羞辱!”

艾瑞克低声骂了一句,不过第三圣者的反应却比他想象的要温和很多,几分钟之后,麦吉特才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了。”

艾瑞克没有回话,他在等待圣者接下来的命令,作为当年和圣者一起在兽人战争中大放光彩的奥术师,艾瑞克自然知道第三圣者真正的性格,他绝对不是那种受了欺负还要忍让的家伙,但足足等待了十分钟,第三圣者却还是一句话都没有。

银影面色古怪的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周围空气中的魔力波动,于是在他的精神空间中,一团不停的吸纳巨量的元素

文学

的人形光芒,就出现在了他的感官之中,这让艾瑞克的脸上,拉出了一个难看的表情。

圣者又进入冥想了…

“可是圣者…难道我们就放任圣白石堡落入那些胆大包天的家伙手里吗?”

又是五分钟之后,实在忍受不了这尴尬气氛的银影喊了一声,这动静再次将麦吉特从冥想中叫醒了,这下,就连这位不死者脸上,也出现了略微气恼的表情。

“唉…”

圣者将手中,用最好的魔晶石研磨而成的手串放在了桌子上,从那个、已经很旧的垫子上站起身,他转了过来,无悲无喜的看着艾瑞克,

“眼下我们还有足够的力量去和那些占据了圣白石堡的对手硬拼一记吗?”

“当然!”

总之已经是豁出去的艾瑞克也不再顾忌圣者的脸面,他大声回答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