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书坊;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霹雳书坊 第一章

.

修真界在数十万年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修真大派,名字叫做\’机甲宗\’.没有人知道机甲宗的山门在哪里,因为传说中,机甲宗的山门是一个到处漂流着的悬空岛.而岛的名字,就叫做仙机山.另外,修真者们也知道,这个机甲宗的门人,修炼的功法和他们所修炼的功法不一样.甚至连走的天道,也都是不一样的.

修真者们,有修剑道的剑修者,天道的修真者,魔道的修魔者,舞道的武修者,丹道的丹修者,器道的炼器者.可是这个机甲宗的门人,是以锻造元婴,修炼成一个叫做机甲的东西机修者.他们管自己的元婴叫做元机,比剑修者的元剑还要强大,比修真者的元婴还要强悍,甚至比武修者的**还要坚硬.

一个新的宗派,一个新的道路,引导出了一个新的神话.

而此刻,最神秘的机甲宗的山门,仙机山上,那一片常年积雪的山顶初,一个看起来约二十多岁的少年,有点邪气的躺雪堆之中,把玩着手中一团小小的火焰,眼神盯着虚空中的星辰.脸上挂着淡淡的邪气,眉宇之中带有一丝傲气和自负.仿佛天下完全的握在自己的手中一样,整个人带着强大的自信.

忽然,一个黑影出现在了少年的旁边,站站在那里,看着少年,问道:无忌,你在这里干什么?

这个被叫做无忌的少年一握拳熄灭了手中的火焰,伸手在空中握了握,说道道古尼拉叔叔,你说父亲他们在无尽天地中过的怎么样?到底什么是超脱?可是我为什么就不明白呢?父亲离开的时候,把四个宇宙本原的力量,全都传导了给我,为什么我依然领悟不了超脱这个存在呢?哎,看来,我应该好好的出去历练一下了,在这里,我永远不可能领悟什么叫做超脱的.

霹雳书坊 第二章

“怎么了,菱菱?”越利愣住了。

莫菱菱转身便走,越利不知所措地追上去。

莫寒笑着摇了摇头。

这时,徐小文、严昊几个人也走了过来,看着厉炎身后的丧尸团,倒是没有像其他基地的人那般吃惊,但是他们却对厉炎抱着的小宝宝感到万分惊奇。

“天呐,我都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小的宝宝了?”徐小文爱心爆棚,眼里充满了无限欢喜,“好可爱哦!!”

小乖看了看厉炎,又看了看徐小文,顿时笑的跟花儿一样,甜甜地喊道:“妈妈!”

厉炎的脸霎时黑了,眸光一沉,冷声道:“她不是你妈妈!不准叫!”

小乖被吓了一跳,可怜巴巴地瑟缩在他怀里,“爸、爸?”

徐小文看的不忍,柔声道:“对不起,我不是你妈妈,不过你这么可爱,你妈妈一定很漂亮很漂亮。”

小乖笑了,眼睛弯成两道月牙儿,像是听懂似的点了点头。

“这位便是厉首长吧,真是失敬,有失远迎。”从对面走过来一群人,当先的越天打了声招呼,等走到近前,他笑着朝厉炎伸出手:“幸会幸会,早就听说厉首长威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厉炎神色淡淡,抱着小乖,并没有和他握手的打算。

“是我唐突了,厉首长抱的这宝宝是?”越天好奇地问道,之前可能听说过有这一茬。

“爸爸!”小乖像是感到威胁似的瞪着越天,更加搂紧了厉炎的脖子。

“哦?”越天颇感兴趣地扬了扬眉。

这时,卫凌扯着傅华过来了。

霹雳书坊 第三章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在我们鲁南这一代,人死以后有烧纸人纸马金童玉女的习惯。意思就是活人希望死者在阴间能过上好日子。随着社会的变迁,这些风俗习惯并没去掉,相反变得更加的繁盛了。人死之后,孝子贤孙们除了找人扎些纸人纸马金童玉女之外,别墅汽车彩电冰箱等等也应运而生了。甚至有的人连小三秘书什么的都给配上了。

这一切在我看来,只是风俗习惯而已。没人知道人死了以后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的。

我家祖传的扎彩手艺,特别是我爷爷那一辈,手艺到了精妙绝伦的地步,有人说我爷爷扎的金童玉女都会眨眼睛。这是传言,不可信,我也没见过。

我毕业于曲阜师范大学美术系,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就暂时给家人帮忙。我不会扎彩,但我会画,平时就帮着他们画屏,也就是在他们扎好的别墅上面画些树啊草啊等等什么的。但最让我感到骄傲的就是我画人的五官,用爷爷的话说,

文学

我画的比他要好多了。

六月初六这天,爷爷带着爸爸妈妈去日照九仙山了。他们三个每年都要在最热的这几天去待一周,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干吗?总之是这几天要我一个人在家里。

爷爷临走的时候说了,生意能做的就做,做不过来也别牵强,临走前的几天,一家人赶制了一批货,只是没有画屏开眼,如果有客户需要,我现场画上眉眼也就完成了。

爷爷走后,也没什么大生意,只是偶尔有人来买个花圈什么的。这天晚上,天阴的厉害,挺闷热的,我坐在三楼的房间里开着空调玩手机。

新家住在镇上,是沿街的三层楼,一层主要是工作场地,扎彩,画屏什么的都在这里完成。二楼是储藏间,很多的成品半成品都放在这里,三楼就是我们一家人生活的地方。

我正玩的起劲,楼下的铁门哐哐的就传来声响了。我急忙把手机放下,跑了下来。开门过后,看见章峰站在门口。

章峰是我初中同学,学习不好,给人感觉挺痞的,初中没毕业就退学了,后来拉一批人在青岛搞装修,做的有板有眼的

文学

,前几天在镇上搞了个初中同学聚会,所有的钱都是他出的,开着辆二手宝马,挺拉风的。

我虽然不太喜欢他那张扬的性格,可人家站在咱家门口了,我还是客气的招呼他进来坐。

“叶箫,我就不进去坐了。纸人有没有?女的,年轻点的。”章峰喘着粗气说道。

“有!你们村里又人走了?”

“叶倾城今天下午在水边玩自拍,结果不小心就滑下水了,淹死了。”说这话的时候,章峰的眼圈红了,一脸的伤心惋惜。叶倾城也是我的初中同学,老家东北的,后来搬迁到我们镇上,穿的很洋气,长得也漂亮,很多男孩子都喜欢她。这次聚会的时候见到她了,出落得更加漂亮了,肌肤白皙,身材曼妙突兀。怎么会跌进水里淹死了?太可惜了。

“怎么会这样?”我心里也挺不舒服的,她今年也就二十岁,太年轻了。

章峰说跟叶倾城的家人协商了,因为是横死,所以不能厚葬,还不能进祖坟,买口棺材埋了也就行了。但是家人怕闺女在那边受委屈,就想买几个纸人的女童到那边伺候着。这种事经常见,一般都是买纸人女佣,图的个安静,要是买纸人男佣,很有可能作怪的,欺负主家也是有可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