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不要了np:妈妈的朋友6

求你们不要了np 第一章

“你…你也是神族?”

幻心尊者懵了。

他实在没想到,张奎会以这种方式反击。

那圆光乃是神灵特有标志,就像大乘境的虚影法相,眼前这家伙怎么会有?

而且,上面各种符文纷繁复杂,看起来比自己的更加高级…

幻心尊者忽然心中有些忐忑,眼前这家伙肉身比自己还强大,还有如此玄妙的圆光,莫非是什么隐藏身份的神灵大佬?

他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这条路,可不想莫名其妙得罪什么人。

“你猜!”

张奎一声冷哼,捏动剑诀,成百上千道紫色剑光顿时凭空出现,带着惊人的气息呼啸而出。

他也没想到,“长生”吞了那个神怨后会发生这种变化。

古老异种藤蔓、永生菌、怪异血色布条、封印蝗魔的白纱…“长生”吸收了太多古怪东西,进化道路已经完全不在他的控制之中。

不过现在哪顾得上多想,先干掉这个家伙再说。

千百剑光瞬间而至,幻心尊者脸色难看,飞速闪躲,同时身后黑色圆光不停闪烁,伸出一指大声喝道:

文学

“禁!”

然而,剑光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瞬间分散,从各个方向堵死了他的路。

幻心尊者脸色瞬变,“不可能,我的神通为何对你无用?”

张奎哈哈一笑,“因为我这是圆光祖宗,你那是圆光孙子,孙子见了祖宗哪敢放肆!”

“胡说八道!”

幻心尊者气得面孔越加狰狞,三双手臂伴着黑光呼啸而出,试图拍开袭来的剑光。

以他的神躯强度和已经转化后的神力,徒手对抗飞剑并不奇怪。

果然,轰鸣声炸裂不断,紫光四溅,一道道剑光被拍飞。

然而幻心尊者却脸色一变,身形飞速闪烁退后,看着手上剑伤周围血肉不断坏死剥落,眼中惊疑不定。

“这是什么东西?”

眼前这个人已经让他有些害怕,恐怖的肉身、能够抵消神通的圆光、杀伤力几乎变态的飞剑…这家伙还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底牌?

“死人没必要知道!”

张奎一声冷哼,双手顿时变换剑诀,没了神通限制,他各种手段多的是,只想早点料理了这家伙。

漫天飞舞的剑光突然停止,随后迅速排列,紫光连成一片,顿时摆出了五行封魔剑阵。

这个阵法对付蝗魔时,张奎用的最溜,摆出剑阵非是会冒火凝冰,而是用剑光演化润下、炎上、曲直、从革、稼穑五行特性,生化相克使敌难以逃脱。

果然,剑阵一出,幻心尊者顿感不妙,就像陷入泥泞沼泽,越动陷得越深。

同时,那充满放射性的剑光还在不断消磨他的血肉。

当神通无用,就连强大的神躯也被对方克制后,幻心尊者才猛然惊醒,想起了自己曾经也是一个强大的妖修。

他面色狰狞,忍着血肉不断被消解,先入金位随后入木位,再转回水位,行动范围竟然越来越大。

“咦?”

张奎先是一愣,才想起此人曾以幻术称雄东海,而且能将百眼魔君封印数千年生不如死,显然阵法修为也是不俗。

“好,再看此阵!”

张奎来了兴趣,再次变换剑诀转换阵法,五行旋转,阴阳二气滋生,互根互用,化作了巨大太极图。

却是曾经封印入魔山祖的两仪封魔阵。

幻心尊者再次被困住,顿时陷入疯狂,嘶吼着用蛮力开始挣扎。

张奎眼睛微眯,幻心尊者找到的传承他已看出,应该是用那祭坛向未知存在献祭,从此踏入某种古神道修炼。

这玩意儿明显后遗症太大,这幻心尊者又是怪笑又是不冷静,显然已处于半疯癫状态。

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到这儿,张奎不再犹豫,指尖突然出现鲜血,凌空画起了一道符箓。

符箓,召神劾鬼、镇魔降妖,这家伙既入神道,正好克制。

随着一道《四象诛神符》渐渐成型,惊人杀气冲天而起,幻心尊者也终于灵醒,眼中满是恐惧。

他咬了咬牙,身后黑色圆光忽然炸裂,乌光将其包裹,瞬间缩小消失不见。

神道圆光还有这作用?

张奎顾不上惊讶,因为对方竟然瞬移到了祭坛,猛然跪在地上不断跪拜祈祷。

祭坛之上,褒无心努力挣扎,眼中却越发绝望。

“找死!”

张奎一声怒喝,冲向祭坛的同时伸手一挥,血色《四象诛神符》顿时跨越空间,直接印在了幻心尊者脑门上。

轰!

仿佛一道惊雷,幻心尊者瞬间两眼呆滞,周围老阳、少阴、少阳、老阴四象变化,竟然渐渐有龙虎鸟龟虚影旋转。

张奎顾不上搭理,因为这祭坛已经嗡嗡震动,一道道血色符文亮起了微光。

洞天顶部,再次出现了星空和黑色的巨大漩涡。

“死开!”

张奎脸色狰狞,紫色剑光凝聚,黑紫色粒子不断向周围喷射,火花四溅,彻底消断了那些血色符文。

求你们不要了np 第二章

第744章

现在自己只有一个机会,要是旁边的女孩子可以被自己打动。那么自己就快要修成正果了,要不然可能她以后就再也不会理自己了。

自己没有多想,上前一步把少女拥入自己的怀中。看着怀中的少女一脸震惊的样子自己并没有多言“归儿,你要相信我。从小我的心里就被你填满了。现在已经再也装不下其他人,我这一辈子只能喜欢你一个人。”

看着自己怀中的少女,轻轻摸了摸少女的发生。少女的头发如同丝绸一般光滑;“现在我想郑重的和你说一声,晏归大小姐,我喜欢你。请给我个机会,我会对我今天的所作所为负责。”

如今时局虽说不是大乱,但瞧着也很是严峻,水灾加上边境之事,叫物价疯涨。国家兴亡,都是百姓受苦。我不像男人一般心怀天下,但好歹跟着一起读书,知道“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我替永王出了主意,也是希望他能借此事增进他在官家心中的地位,更是希望我能在他心中有一席之地。

这日收到了永王的邀请,我骑着马来到郊外的农田。永王应该也是采纳了我的提议,购买田地,让流民在田里干活,以此换取一日的口粮。我环视周围一圈,骑着马缓缓靠近永王。

:殿下。一切可还顺利?

如今外头灾情严重,有多少苦命人流离失所,与亲人分离,身为一届女子,她有心而力不足,帮不得太多,家里诸事需她照料,抽不开太多空隙。

念及一人,晏家乃医者,医者仁心,此次灾情晏家免诊费为难民发药,同难民接触多,应当是知晓难民现下所缺是什么。

着人去请晏家的回姐儿过君家一趟,一同商议为难民置办所缺物资,为难民尽一份心意。

紧张化作娇斥,言语中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带着女儿的娇俏,怒气早不知散到哪里了。用巧力挣脱开来,娇嗔斜视,自是明艳。“负什么责,你是谁,与我何干,油嘴滑舌的,小心我揍你!”转身低哝,且不看他,亦无法忽视身后几欲凝为实质的目光。“一辈子这么长,你怎知就我一人,日后若是有个娇俏可人又知书达理的小娘子,定会把我抛到不知何处。你惯是会捉弄我,这会儿又不知是想着什么法来捉弄,我才不信你。”

话虽这样出口,唇角却带着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兀自径直往外走,而后顿身停住,回首笑靥如花,“呆着干嘛,还不跟上,若真遇到豺狼虎豹,哪还有什么一辈子了。”

虽然少女的确满意花多大的力气,但是自己确实有点疼。小丫头从小习武,下次再自己动手动脚一定要做好准备。自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了摇,真是惹不起啊。

听到少女扬言又要揍自己,嘴角挂起一丝好看的微笑。“你说我还能负什么责,无非就是过几年把某个人娶回家啊。要是我拍拍屁股走人了,到时候你可不要哭着喊着来找我奥。”

听到少女后面的话自己神情变得严肃,“就算真的有又如何啊?我之前已经告诉你我的心已经被某个人装满了啊。那就当我是贱皮子,平时没有人打完我不舒服好了吧。”

听到少女叫自己才发现刚才身边的少女已经走远。自己连忙答应了一声,也跑了过去,“我倒是不害怕,要是我被豺狼虎豹抓走了,有人会来救我的。”

清风揉开云渺,将飞鸟的踪迹隐去,嫩绿溢于枝丫,口中哼唱不知名曲调,步履轻快,葱郁打翻露水,放任轻风裹挟沾湿裙角,袖间盈满的风灌满了少女跳动的芳心。身后的追随,是无意惹来的惊鸿,剑眉星目下的注视,是心中小鹿雀跃的节奏。

眼看旭日高升,眼看背篓近满,眼看少年额头尽是汗珠,却依旧满是笑意,耳边似是盛夏蝉鸣不绝,胸口懵懂情绪沸腾几欲喷薄而出。冷落脸色扔出香帕掷于少年怀中,四下环视,偏不看他。“哪里就累了,这么多汗,臭死了。回去啦回去啦。”

在少女的后面跟她一起捡着药材,一路上也不算特别累,但是自己也是大汗淋漓。而前面的女孩则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是额头上有些汗滴。

看到旁边的女孩停下了脚步,自己如释重负的停了下来。自己接过了少女的手帕,把额头上面的汗全部擦掉。“我可不是你,我小时候学的是经史子集可你从小是练武的好不好。”

自己脸色有些苍白“走吧走吧,轻轻拉着少女的手便向市区走了回去。”

略一沉思,他施然回曰。

:“正是这不同的解决方法,促成事情的多样性。事物本非唯一解,无论作何解决,只要结论合理,均是无可厚非。不妨称,这份不同,正是促进万事万物发展的引子。”

他举盏碰杯,饮尽盏中茶水。听闻对方问询,面色微展,道。

:“孃孃前日身体欠安,惟愿我还俗入族谱。爹爹将我入了族谱,孃孃的病便也好了。”

:“永王关心我孃孃,我不胜感激。”

近月,蜀地久雨未晴,泥沙俱下,河道淤堵,河堤坍塌,洪水肆虐。黎民饱受流离之苦。爹爹常说,世家皆受百姓供养,当廉政爱民。女亦谨记爹爹教诲,接连几日前往粥铺布施。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难民呜咽都无的惨象尤使我不堪直视。又逢边境战乱,此诚内外交困之危局。女心忧,却不足力。只能斗胆献言一二,尽微薄之力。

女愚见,一是朝廷应于安置区修筑收容所与学堂。孩童年幼体弱,最易受到伤害,安置区人口众多,鱼龙混杂。收留与双亲走散的幼童,留下发展之根基,利于凝聚人心,稳定社会。教育乃国之重器,一日不可断。二,请各个寺庙的大师去灾区传播佛法。经文最能安神清心,这点女深有体会。女每日晨起诵读,参悟佛法,只觉心境开阔澄明,心态舒缓和煦。若灾民能学习佛法,想来对灾情的忧虑也会减弱许多,有利于抗灾与灾后的秩序重建。

以上,皆为愚女拙见,若有失言,听凭爹爹责骂。

求你们不要了np 第三章

秦飞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不过这上面的字我却好像从哪里见过。”

卢小天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追问道:“师兄,你是从何处看到的。”

秦飞捏了捏太阳穴,有些不确定的道:“东西就在殿内,不过咱们想要去的话,得等一会出了小世界才行。但我也不确定,因为这上面的字,跟那石板刻的差不多,不过那上面刻的有点多了,我倒是一时不好确定。”

秦飞说着,顿了顿,继续道:“不过那个东西,如果你想要的话,你二师兄他曾研究过,他那有一整套的,没必要去殿里,毕竟殿里那个只是一段而已。”

卢小天听着,不由一惊,道:“师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不是什么稀有物品?”

“嗯!那个东西有石刻版的,主要是为了方便在凡间流通,除了石刻版,就是玉简了,你二师兄那里就是一块玉简。”

卢小天脸上闪过一缕失望,毕竟要是那些东西都烂大街的话,说明自己这玉牌也好不到哪里去。

卢小天落寞的神情,落在了秦飞眼中,秦飞微微一笑,安慰道:“你也别沮丧,我看你这玉牌应该是个稀罕物,不过问题就在于这上面的文字,你可知道那些流通出来的是从哪里来的吗?”

卢小天摇头,毕竟要是知道,他也不会问。

“这个是比咱们清风谷还要牛的一个门派,特意发出来的,听说这个文字的那些记载内容,是从一个大能遗府带出来的,而他们也试着翻译,但这文字压根不是什么古文,也没有任何途径可以找到相关信息,所以他们才决定将其中一些内容复刻成了玉简和石碑,流通于修真界和凡间,二师兄那块,就是他们放出来的完整版。”

“对了,师兄,那二师兄不是研究过吗?他研究的怎样?”

“瞎子摸象,两眼一抹黑,白费力气。”

卢小天听着,眉头一皱,此时的他,心中不由浮起一个念头,只不过一瞬间后,他便将其抛之脑后,毕竟只有拿到了玉简才能确定,自己现在想再多,也只是瞎想而已。

而就在此时,秦飞却拿着一堆法器放到卢小天的跟前。

“来!看一下,你还有没有看得上的,机会难得!”

卢小天望着眼前这堆法器,眼睛一眯,直接问道:“师兄,你的意思这里我随便拿?”

“嗯!随便拿!看上的都可以,毕竟这里都是我们用剩下的一些法器。”

卢小天眉头一皱,心底开始琢磨,这算不算是一个测试,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就算是真的,但自己也不能得寸进尺,否则还败了好感。

微微一笑,卢小天道:“师兄!我

文学

拿这么多也没用,兵贵在精,不在多,你见多识广,要不你帮我看一下,有没有什么适合我的。”

“行!你既然拿了竹锋剑,这个青衣甲倒是不错,是四师姐当年替换下来的贴身软甲,来!你闻闻!”

秦飞说着,拿着软甲直接放到卢小天的跟前,贱笑道:“是不是很香!”

卢小天尴尬一笑,道:“师兄,差不多得了。”

秦飞却不以为然,随后对着卢小天道:“这有啥事,师兄也只是实话实说。”

秦飞一边说着,随后灵力涌进青衣甲,只见青衣甲化作一道青芒,朝卢小天身上缠去,没等卢小天反应,这青衣甲便附身在了卢小天的身上。

感受着那冰冰凉凉的触感,卢小天不由想到一个画面,要是以前在地球上,自己大夏天,能穿这么个宝贝在身上,那得多爽,想到这里,他不由嘴角一扬。

等他回神,那秦飞却一脸贱笑的望着自己,又一本正经的道:“师弟啊!我跟你说,等你见了四师姐后,你就会对这青衣甲更加爱恋的,说实话,要不是你师兄我心系你六师姐,我是真的舍不得将四师姐这青衣甲让给你穿,哪怕这青衣甲对师兄我现在没有任何用处,但这不妨碍我感受师姐的余温,你说呢?”

望着口无遮拦的秦飞,卢小天只能点头应付,道:“师兄说的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